第178章 小妞被别人看上了!很生气/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这样的,现在我们村里的……所以,我需要利用一下李伯伯的影响力,将各村的村长唤来大家协商一下,如若同意,我就派人到镇下面的各村庄去教他们育苗,栽种,等等。我也是想将太平镇的经济带动起来,让大家都富裕过上好日子。”唐黛将自己的计划向李老爷解释了一番。

“这没什么不能帮你的。你这是办好事啊,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前些时间可是有别村的村长,还与我提过呢,说是想向你们村里人学种那辣椒,又怕你不肯教。我正想着哪天抽了空去你家一趟,找你说说,没想到你今天就找上门了。”

“啊!那太好了。那就定个时间,让各村的村长都去了我唐家村,去参观参观我的辣椒作坊,眼见为实。李伯伯,你也正好顺便去我家看看,我热烈欢迎你。我认识白姐姐这么久了,都没邀请过你们,这次算我邀请李伯伯。”

“哈哈……好啊,好啊,得到你的邀请荣幸之至。因为还要通知各村的村长,那就将时间定在正月二十三这天,这样来得及通知,毕竟太平镇范围还不小。”

“可以,那就说好了,定在正月二十三上午,让各村的村长去唐家村参观。那天我就在家等着李伯伯和众位村长啦。”

“好,一定准时到达。”

“谢谢李伯伯,那我就告辞了。”

事情办好了,唐黛高兴的带着小青出了李府,往马车走去。凤容若听到脚步声,忙替唐黛打起了马车帘子,伸了头出来。

“事情办好了?快上来歇歇,可别累着了。”

“……”唐黛。这么关心她?

“……”楚陌。

世子这成了啥?成了啥?居然做奴才做事,替唐姑娘打马车帘子,他看不下去了,实在看不下去了,呜,呜——,他得找个地方哭哭,哭他的高冷主子妙变妻奴(虽然还不是妻,但也快了!)

“镇长答应我了,正月二十三去我家,我在家等着就好。”进了马车坐下,唐黛才回了凤容若的问话。

三人回了唐家村。

正月二十三,这天天气还不错,唐黛早早的起了,跟着师傅练功后,再跑跑步,冲了个热水澡,感觉身上一下子清爽了,心情好了起来。吃了早饭,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边等客人。

九时过后,村外,牛车,马车,驴车……一辆辆的排着队进了唐家村,走在前面的是一辆马车。

“老爷,听说唐姑姑娘家在这村里最富有,不用问,应该村最尽头那幢大房子了吧!”赶车的车夫回头问马车里的人。

“那是当然,往那驶去。必是她家。”

里面的人掀了帘子,头探出了车外,原来是李老爷。他看了看,断定那幢大房子是唐黛家。于是,马车在前面带路,带着身后的众人朝唐黛家驶去。

“小姐,应是客人到了!村中的路上,许多牛车,驴车,马车的。”小青从院外走了进来,对着在乌龟晒壳正晒得舒服的唐黛道。

“是吗?我出去瞧去。”唐黛忙起了身,走到院门处,李老爷的马车已经到了。

“哈,唐姑娘,老头子我猜测没错,这里果真是你家!”马车停下,李老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对着站在院门迎接他们的唐黛道。

“那是李伯伯你眼光独到,哪会有错呢?”

“哈哈……”

二人对话间,后面的驴车,牛车,也都一一到了,唐黛忙吩咐了贺柱子将院门开了,两只毛球牵走,让众人的车都赶进了自家的院子,院子空间大,够放下。

车子停好,大家纷纷走进了大厅,七嘴八舌的惊叹着这房子的新潮,设计得好。唐黛带着王小敏,小青,倒茶水,上点心招待。

拿眼扫视一圈,瞥了眼人数,除了李老爷外,共有二十个人,一个村派一个代表,也就是说太平镇除了唐家村外,还有二十个村,镇的规模倒不小。

今天来的目的,李老爷已经在通知他们时就说清楚了。所以大家歇了一晌后,由唐黛挑头将话题挑起,众人协议商量,有什么问题,建议,都一一作了商量,大家都没有意见。

唐黛告诉他们,给大家辣椒种子,教大家育苗,都得签了协议,按着她的要求来做,免得让心怀不轨的人浪费了辣椒种子,又浪费她的人力物力。各村的村长与她签协议,直接对她负责,下面的村民又与村长签协议,对村长负责。

流程就是辣椒从种子育苗,分苗,分棵栽种,再到挂果,辣椒收购,她都会派人下到各村手把手的教会。她办的辣椒作坊,在哪个村里选种了地方盖了,就在哪个村里招人,不够再到外村招等等全部说明清楚。

唐黛带着一众人参观了辣椒作坊,看着里面的做工的人都是统一着装,精神十足,干劲十足,个个都“啧啧”赞叹不已。作坊外,村里大部分人家都盖了新房,家里都有养鸡,养猪,养鸭,日子过得是那个红火,看得那些人满目的羡慕。

个个当下都表示要跟唐黛签了协议,将村里的辣椒种起来,要向唐家村学习,将村中的日子过好,也是他们这些当村长的政绩。而各个村里生活好了,那整个太平镇的生活水平就提上去了,镇长的功劳也不小,听了大家的议论,李老爷高兴的摸着下巴上的三根胡须,心里则满意的不得了。

一众人参观完毕,又回到了唐黛家,唐黛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合约,一式三份,双方签字或是按手印。然后唐黛备档一份,对方村长备档一份,别一份则是给了李老爷,镇上备档一份。二十个村庄全部签完,大家聊了一会天后,就纷纷告辞了。

镇长李老爷被唐黛留了在家吃饭,另外还一个姓韩的村长,看着也有些老爷的作派,自动留了下来,来者是客,唐黛也热情的招呼他,留了他吃饭。重新上了茶水,唐黛坐在大厅陪着二人聊天,说说话。

“唐小姑娘,恕老夫冒昧问一句,您今年多大了?”那韩村长问唐黛。

“呵……韩村长,我今年十二啦!”

“哦,是还小着呢,离及笄还得四年。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如此能为啊!不但会栽种辣椒,还将辣椒作坊经营得有声有色,连老夫都不得不敬佩服。后生可畏啊,我们老咯!”

“是啊,我们老啦,这天下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啦!”李老爷也接了口说。

“两位伯伯过奖了,我也只是会种点田地而已,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唐姑娘过谦了!”

“小妞,晌午饭了好啦,可以开饭了,可别让客人等饿着了!”李氏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

“知道了,来啦!李伯伯,韩伯伯,请。”唐黛起身带了二人去了饭厅。

凤容若也从自己的房间里了走出来,李老爷,还有那韩村长见他长得如此俊美,气势不凡,不禁惊讶的看了一眼,但是二人很有修养,且都活了一把年纪,见过些世面的,并未追着问。小姑娘如此厉害,她们家内也是藏龙卧虎,说不定是什么了不得人物,免得多问,得罪了贵人还不自知。

桌上的饭菜很是丰富,二人一看,心中已是连连点头了,唐黛拿了自制的好酒,李老爷说自己有旧疾,酒是不能喝了,那韩村长倒是个好酒的,见了酒比见了桌子上的好菜还高兴。

这桌上的人凤容若不能喝酒,李老爷也不喝,李氏与唐黛也不多喝,所以二人敬了他一盅后,他就自斟酒自饮,怡然自乐。倒是个性子爽朗的,其他人看着他笑了,也不管他了,各自吃自己的饭。

但酒过三巡,吃了几杯后的韩村长放开了性子,话渐渐的多了起来,说到最后竟说到唐黛的亲事上了。

“李夫人,你家这小闺女啊,老夫着实喜欢得紧。不知可有订亲,或别的?”

“韩村长说笑了。孩子这么小,我哪会那么早给她订下亲事,早着呢!”

“那倒是。不过,我有一个小儿子,今年才十三岁,但是去年就考取了秀才,现在在县学念书,小子聪明,又肯用功,在学堂里可是名列前茅呢,而且小子,长得也不错,白白净净的,眉目清秀,很得夫子的夸。”

“那是韩老爷有福气,有如此争气的儿子,你应该高兴。”李氏谦虚了一句,但某世子似是听出了点什么意思,脸黑了。

“夫人若是不嫌弃,我将我家犬子带来走动去动?!夫人,我可告诉你啊,结亲当门当户对,才能结得好亲事,两个孩子也过得幸福。我家大儿子也在外为官呢,而且我家的家产也丰余,与你家可是旗鼓相当。”

“呵,韩村长说话直爽。只是,我家大闺女已是订亲了,不知,韩村长的意思是?”

“夫人,我就直话直说了,我今天之所以留下来,就是看中了你家的小闺女,孩子聪明懂事,长得齐整,又能干,若是嫁到我家,我必不会亏待了她。而且,我看我小儿子,与你家小闺女甚是登对。虽然二人都还小,但是可以先定了亲,等你家小姑娘及笄再成亲也行啊。”

“这……”李氏未料到韩村长是看中了小闺女,而且说话也不拐弯子,想啥说啥,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话。

某世子,随着韩村长的话,不但是脸色黑了,已是浑身放冷气了,拿眼神看着唐黛,委曲,幽怨……啥情绪都上来了。小丫头才这么小,就四处招惹桃花,这提亲都提上门了,他好憋屈!

唐黛被凤容若无辜的眼神一瞧,抽了抽嘴角,好似自己果真是犯了啥罪,成了负心的那一个,拿眼瞅瞅凤容若,瞅瞅韩村长,再瞅瞅自己娘亲,心虚的低头吃饭,没敢说话。

“夫人不用觉得为难,现在就回复我。我太喜欢小丫头了,所以现在与你提提,我有空带了我家小子过来,让你们瞧瞧。如若他们二人有缘份,那是千好万好,如了我的愿。如若二人没有这个缘份,咱们也算是相识的缘份,也很好。再说,我们村里的辣椒种植,还得唐姑娘多多尽心呢。”

“呵……韩村长说的是。两个孩子还小,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认识认识也不是不可以的。”

“好,好,夫人快言快语,那就这样说。你家这酒真是不错,也是唐姑娘自己制的?”

“是的,也是小闺女自己想的法子。”

“唐姑娘,你这酒这么好,我倒是奇怪你为什么不建造酒坊呢?”韩村长问唐黛。

“谢韩村长的赏识,我酿酒也只是凭心情,酿一些家人喝喝,没有想着要去卖。”

“唐姑娘,我家有一个酿酒作坊,如果你不想自己费脑筋管理,我倒是有个建议,你可以与我家合作,你出酿酒的技术,我家出力出物。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谢韩村长,我会考虑的。只是,近些时日我得忙种辣椒,辣椒坊的事,得过了这阵子,我想好了再找您。”

“好,好。”

只是唐黛说这话时,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某世子的眼神要戳了千百万个洞了,把“好啊!”改成了“考虑”,她怕自己说出来,某个人会直接将她拎下饭桌,然后再示威一番。

饭后李老爷,韩村长二人就告辞走了,李氏去了豆腐坊。唐黛偷偷瞅了眼凤容若的脸色,还好,好像没有再黑下去。

“黛黛!”

“啥,啥事?”

“去你书房,陪我下盘棋去。”

“你让我师傅陪你下就是了,我还有事忙呢。”

“黛黛……小妞……”

“哎,哎,知道了,知道了,我陪你下!走吧。”唐黛一瞧,情况不大好,赶紧的答应了。

二人走入书房,唐黛狗腿的将棋拿出来摆好。

“世子大人,请!你要执黑子,还是白子?”

“不要,两样都不要。”

“咦,是你说的要下棋啊?这棋摆好了,你又不下了,你逗我呢?!”

“唐小妞……我生气,我很生气!”

“我又没招你,惹你,你生哪门子气?”

“你不但招了,还惹了!”

“凤容若,我哪招你了,哪惹你了?说清楚。不说清楚,我还生气了呢!”

“你招峰惹蝶,还有,还有,你说你,你哪来的那么多桃花?恨不得比欧阳清那家伙的还多,到处都是!还有,明明知道别人心怀不鬼,你竟然不知道避着点,还打算跟觊觎你当儿媳妇的人家合作。”

“哈哈……凤容若,你又吃干醋啦?!哎哟喂,这满书房的酸味哦,真是难闻!”

“黛黛……不行,你得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心痛,啊,好痛……”

“凤容若,我真怀疑你还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凤世子。你这样子,比无赖少年还无赖。唉……”

唐黛抽了抽嘴角,看着凤容若耍无赖,不为所动的说了两句,这家伙从开始对她毒舌,变成现在每日必找她撒次娇,耍回赖,她现在对此都有免疫力了。

凤容若一见今天耍赖失效,来硬的了,脚下一动,将书房门关好,锁上。抱起唐黛,就狠狠的亲了下去,臭丫头,非要他来狠的,才会认识错误,向他求饶。

“唔,唔……放,放……开”

凤容若哪里理会怀里小丫头的挣扎,将打翻的醋缸子,化作浑身的力量,在丫头的眼睛,脸庞,嘴唇,长脖上……留恋不舍,轻吻慢咬。

吻得唐黛最后是娇喘连连,浑身发软,出声求饶才放过了她。临了了还捉弄了她一次,就在唐黛以为凤容若放过了她时,他却低头轻轻含住了唐黛精致白晰的小耳垂,用力的吸了一口,唐黛被刺激得浑身一颤,在凤容若的怀里呆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