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凤容若回京,作坊成功运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后还敢招峰惹蝶,到处招桃花不?”凤容若满意的看着唐黛的反应,戏谑的问了句。

“我……不……不敢了!”唐黛被刚才那*的一下给吓到了,呆呆的回了句。

“呵……这才乖,这才是我听话乖乖的小丫头。以后自己犯错了,还跟我伶牙利齿,就这样惩罚你。”

“乖,来,这次真陪我下棋啦!我知道你棋艺好,还没领教过呢。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我家小丫头的高超棋艺!”

“哦!”

终于回过神来的唐黛,应了声,又白了一眼凤容若,他这是给一棒子又安慰一下呢!哼。但还是不敢反抗,乖乖的陪着凤容若下棋。

接下来的日子,唐黛一门心思都扑在了辣椒的育苗上,她在村里选了二十个种辣椒种得好的能手,再由她与贺柱子带队,双管齐下,到那二十个村庄里,一家家的,手把手的,教会他们育苗,种子都是唐黛家免费提供的。

等这一忙完,已经是二月中旬到了,天气已经开始慢慢回暖,早开的杏花都已经绽放枝头了。她一忙,就早出晚归的,没有多少时间陪凤容若,凤容若又不愿意了,每天看她的眼神,就像受了委曲的小媳妇一般,唐黛无奈,只好又陪着他上了白云山外围,摘摘刚冒头的野菜,采采山里早开的兰花,凤容若才开心了。

一个月过去了,仙僧告诉凤容若,可以恢复运气,慢慢恢复自己的武功的时候了,于是每天清晨,唐黛起来跟着仙僧练功的时候,他也起来一起锻炼。

日子在忙碌却充实中飞快流逝,辣椒分棵,栽种过后,唐黛才开始闲了下来,再开始到各村寻找适合的地方,建造辣椒作坊。而凤容若的武功也一天天在恢复。

农历三月,阳历四月,最美人间四月天,春光灿烂,暖风吹拂,花红柳绿,凤容若的武功也彻底的恢复了。

京城的欧阳清在担心凤容若身体的同时,又焦急的来信询问表哥什么时候能回去,表哥不在,京城的事让他疲惫不堪,皇上也已经问过他几次凤容若什么时候能回去。

凤容若准备要走了,想到那时答应过小丫头的话,在春天陪着她去一次仙蝶谷,看看那只大彩蝶是不是回来了,于是,与唐黛商量,他带她去了仙蝶谷后,就回京城了。

仙蝶谷,二人坐在开放的百花间,不远处,楚陌,影卫,暗卫,全隐匿在大树上保护着二人。

“凤容若,你这就要回京城了?”

“恩,必须回去了,再不回去,欧阳清要撑不住了,我怕会出事。”

“你这一回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呵……我的小丫头开始知道牵挂我啦!你放心,只要有时间我就过来看你,好吗?”

“恩。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

“傻丫头,你要想我了,就写在信上,然后让小蝶将信传给我,我会立即回信给你的。”

“哦……好吧。”

与凤容若相处了才么久,两人一起经历过生死,这一次唐黛是的舍不得离开凤容若,虽然他答应了会写信给她,有空会来看她,可是她还是开心不起来。

“来,丫头,高兴点,我陪你去找你说的那只大彩蝶,走吧!”凤容若牵着有些闷闷不乐的唐黛,缓缓的走在开着野花的草地上。

他高兴小丫头终于开始在乎他的存在,但又舍不得她不开心,想着法子试图安慰她,逗她高兴。

但不管唐黛再怎么不舍,从仙蝶谷回来后,凤容若还是走了,大彩蝶没寻到,那个宠她的人也跑了,唐黛在家恹巴了两天后,又开始忙她的辣椒作坊。

唐家族长那也传来了消息,祠堂的修缮已经差不多了,可以去为唐老爷在祖坟那挑地,等祠堂修好就可以迁入了。唐黛与李氏商量,可以先挑好地,坟茔修好,到了今年腊月,大哥,三哥一起回来后再迁入合理些。李氏想想,的确不急这几个月的时间,孩子都在家了,二贵哥哥才会高兴,也就答应了唐黛的建议。

五月末,唐黛的四个作坊都建好了,地契也全部批了,送到唐黛的手里。建作坊的建筑队都通知唐黛去验收作坊,结算银子,于是唐黛又去了外公家一趟,请了三舅舅过来,带着贺柱子去验收接手作坊。

作坊的设备配置,大小规模,招工的人员数都是按照唐家村的作坊来的。作坊在建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人员招工也在作坊所在的村庄,叶子村,猫尾庄,南充村,南阳村这四个村的村长的配合下精挑细选的人员,这些人都是勤劳朴实肯干,爱干净没啥恶疾,没有偷鸡摸狗的爱好,手脚麻利,做人正派的。

只是作坊的管理人员,着实让唐黛费了一番脑筋。小舅舅已经熟悉了这一套管理流程,就不让他呆在唐家村了,而是选了离李家庄最近的村庄叶子村的作坊,派小舅舅过去管理。

其他三个村庄,唐黛想了半天,在唐家村的作坊里挑了三个最出色的三个人出来,派了过去。而唐家村本村的作坊,唐黛则去请了唐柱子,刚开始唐柱子怀疑自己的能力,不敢答应,但在唐黛的劝说下,并答应他前期唐黛自己也会在作坊里一起管,等他熟悉了,她才撤,唐柱子才答应了。

唐有望见儿子废了几十年后,这身体慢慢的好了,现在竟然还能去作坊里当管事,高兴得眼眶都红了,偷偷的跑到老伴的坟前烧了纸,告诉她这让人高兴的事,且大哭了一场。

李桂花更是激动的拉着唐黛的手不放,感谢的话说了一大堆,直到唐黛不好意思了,才放开她。

而祖屋的唐三贵自那没脸的事后,也慢慢休养恢复了精神,听说小侄女不仅在全镇上开始种了辣椒,还又开了四个作坊,五个作坊里就有四个是本村的人做了管事,但他这个侄女却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个三叔,让他也去做了管事,心中对唐黛的不满越发多了起来。

唐黛家的作坊开张运营,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四个作坊的开张时间都在六月,但是时间上却是错开的。叶子村的定在六月初二的好日子,猫尾庄是六月初八,南充村六月十六,南阳村六月二十。看着这排得紧密的日子,唐黛自己都不禁笑了。

六月,天气变热,镇上所有人家的辣椒都已经挂果了,就等辣椒作坊开张后开始收购,在各村跑着忙着的唐黛明显的被晒黑了,也忙瘦了,看得李氏是心痛不已,但是又无奈,小闺女小脾气可是倔得狠,她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得好好的,不会松懈一点。

六月二十,南阳村的作坊开张后,工人也进了作坊,有序的忙碌起来。至此,所有的作坊都顺利开张了,站在作坊外的唐黛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只要后面作坊的运营顺利,那明年她在长安县全县种辣椒的计划就可以实现了。

“唐姑娘,现在可是忙完了,这天太热,到我家休息一会,喝口水吧。”

走来的人是韩村长,招呼着唐黛。

“好,这天是热。”

原来在唐黛定作坊位置的时候,这精明的韩村长主动的找到了唐黛,说是自己村里有一大块空地,适合造作坊,只要唐黛全是在村里招人,作坊的地皮前三年免费给唐黛用,三年后唐黛再付钱买下就行。

唐黛听了,非常欣赏他的想法,觉得这人的商业头脑灵活,做个村长屈才了。怪不得家里几个孩子培养得好,家业也不少。既然可以免费使用三年,她何乐而不为,立即就答应下来将一个辣椒坊放在他南阳村。

唐黛与小青跟在韩村长的身后,朝他家走去,一路上引得村人纷纷侧目,现在大家都知道这小姑娘可厉害了,不但会种辣椒,还会开辣椒作坊,不知道将来谁有那福气将她娶回家去。

“唐姑娘,快请坐。”

二人走入韩村长家,立即感觉变得凉快起来,凉丝丝的,唐黛一看,原来韩村长家今天已经用冰了,看来这个韩村长家的家业的确不可小觑啊,她自己家里都还没开始用冰呢,何况她用冰还不花钱。

“韩村长,你家好凉快啊,你这是用冰了?这时候的冰可贵了!”

“哈哈,是啊,人老了,特别怕热。所以今天这一热,冰就用上了。还行,我这是冬天贮藏的冰,我家造了一个大冰窖,存放的冰足够这最热的时候用。”

“我说呢。韩伯伯,你这叫未雨绸缪,看得远,想得也远。”

“哈……小丫头就是会说话,听得人心里舒服。老婆子,老婆子,人呢?家里来客人了,快点倒些凉茶来。”

韩村长开心的与唐黛说了一句,扭了头,对着房间内扯着嗓门大声叫着自己的媳妇。

“爹,娘刚刚出去串门去了,我来倒吧。”随着一声话落,一个十三岁年纪,眉眼清秀的少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哦,那你倒吧。先来跟客人打声招呼。唐姑娘,这是我家最小的小子,今年十三岁,在县学里念书,大名韩彬,现在正是半年沐休,所以在家。韩彬,这是唐家村的唐黛姑娘,村里辣椒作坊的小东家。”

“韩小哥哥好!”唐黛立起身,礼貌的施礼。

“唐姑娘好。你先坐,凉茶马上就来。”那韩彬也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转身走进了厨房。

一会,就拎一个大大的茶壶出来,另一只手拿了三个碗,放在爹爹,唐黛,小青面前,认真将茶壶的茶注入茶碗中。

“唐姑娘,请喝茶。这是我在山中找的金银花,再添了少许薄荷叶子,一起煮的凉茶。夏天吃些解暑气。”那韩彬不急不燥的向唐黛介绍这茶的好处。

“恩?韩小哥哥对这药草方面也有研究?要不然怎知薄荷,金银花有去暑气的效果!”

“是的,我平日里除了看科考的书,也看些杂书,尤其对药草感兴趣,但也只是对药草感兴趣,对行医并没有兴趣。”

那韩彬见唐黛问他话,也在桌边坐了下来。而一旁的韩村长见两个人一见面竟然有话题,心下暗暗的高兴,但脸上并不显。

“这是为何?”唐黛追问了一句。

“没有特别的原因,仅是喜好而已。再说,如若真能将百草都弄懂了,也是了不得的一件事。我有时想,如若我不能像大哥那样走了仕途,我就回家种药草,耕种于田园,陪着爹娘,也是很怡人的事。”

“没想到韩小哥哥,小小年纪,想法却如此成熟淡然。佩服,佩服!”唐黛没想到这十三岁的小孩竟有同年龄人达不到的淡然心境,心中诧异。

“呵……唐姑娘,你过奖了。这孩子,从小就这样,想法有些怪。你没被他吓到,还夸奖他,真是头一个。别的人都把他的话当作异语呢,要不是他做学问,平日里做事都正常,可不要被别人的唾沫子淹了。”唐村长在一旁接了句。

“呵……怎么会呢?!我看小哥哥聪慧无双,想必他未来要做的事,一般人难能达得到他的境界。谁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小哥哥的想法与一般人的想法,略有不同罢了。就像我这样的,刚开始不也引得别人惊奇,可是习惯了就好了,不过是比那些平凡人的同龄人稍聪明些罢。韩伯伯大可放心!”

“有唐姑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刚开始他说些奇言怪语的,也着实吓了我一跳呢。”

“爹爹,我就说是没有人同我的想法一样,他们就觉得我奇怪了罢,你听听唐姑娘说的。唐姑娘小小年纪,做了那许多事,她是深有体会的,所以她说的话准没错。”

“好,好,爹爹知道了,我以后不再唠叨你了,你只要好好的做学问,其他的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偷鸡摸狗,我都不会管你的。按你的性子去做就是了。”

感觉自己身上已凉爽下来的唐黛,起身告辞,谢了韩村长的留饭,带着小青回了唐家村。

此后,韩彬则将唐黛引为知己了,有啥事总会逮着机会总得请教请教唐黛,唐黛见他与同年龄人不一般的一些想法,但是她能接受,也乐得同他探讨探讨。

幸甚是的凤容若不在身边跟着,并不知道她还与那觊觎他媳妇的人交往上了,要不,醋坛子可是得翻了天的酸了。

四个作坊从开张到慢慢走上了正规,经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看着从各个作坊里源源不断的往外运送的辣酱,辣子,干辣椒粉……唐黛心里乐开了花,这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呀!好兴奋,有没有?!

八月十六是二姐唐华的出嫁日子,唐华已经提前一个月从绣铺里回来安心的待嫁了。店铺里暂时由贺离照应着,唐黛自己不时去看看,监督管理。她另外再给姐姐买了一个丫鬟,并一个嬷嬷。说来也巧,唐黛那天去牙行本是想买个丫鬟就好了,因牙行老板熟悉唐黛,就向她推荐了这个嬷嬷。

嬷嬷跟着原主家姓,姓杜,听说是因为原主家犯了事,主家人都下了狱,他们这些奴才全部被放卖出了府,这卖来卖去,就被卖到长安县来了,听说原主家是大户人家,所以这嬷嬷极是稳重规矩,礼仪皆是上层。

唐黛与嬷嬷聊过后,甚是满意,想着姐姐以后可是白府的少奶奶,要常与富贵人家打交道的,可不能一点礼仪规矩都不懂,免得别人看了笑话。所以,立即将杜嬷嬷买下,带回了家里,教唐华规矩礼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