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赠四色镯,唐华出嫁/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氏也在小闺女的帮助下,连轴转的给大闺女准备嫁妆,因在请期时唐黛就说了,二姐出门子必须得有六十四抬全抬的嫁妆,才过得去,当时将李氏吓了一大跳,担心银钱不够用,唐黛让李氏放心,她就只有唯一的一个姐姐,这点银钱她必须拿出来。

房内从床到桌子,梳妆台,红橱,床前橱,衣架,春凳子,马桶……等已经在请期后就开始准备了,现在已经全部完成,红红的嫁妆,辟了两个房间才堆下。

其他的,被褥,箱笼,器具,四季衣裳等也已经在准备了。嫁衣则是唐华自己绣的,精工细琢,绣了大半年,这都还没完成呢。所以待嫁的一个月,唐华便呆家房间里绣嫁衣,要么跟着杜嬷嬷学礼仪。

唐黛本想给姐姐弄一套凤冠霞帔的,但想到古代等级森严,对衣着的穿戴也极注重,还是没想惹事。去了银楼给姐姐打了一套极为奢华的黄金作底,宝石珍珠镶满的精致华丽的头面,二姐出嫁的时候好戴上撑面子。

在古代,嫁妆是女子安身立命的根本,虽然白次对姐姐不错,不会计较嫁妆的多少,但是毕竟白府不是他一个人的,还有其他人的人在,她要给姐姐一个无后顾之忧,所以,托了关系在县郊买了五十亩地,一百亩水田,又在长安县的闹市区,买了两个铺子,其他稍偏的地方再买了三个,加上本有的团圆绣铺,已经有六个铺子了。

又想到在现代,女子出嫁,车房是首要的,又跑去给唐华买了一辆精致豪华的马车,车夫也当既买好,只专职负责唐华的出行,侍候唐华,其他的事万事不管。

在白府不远的街道上,买了一个大院子,管理院子的下人也买好配备上,这院子就是唐华的,唐华若是不同意,就连白次都不许去院子里住。

当唐黛把这一切办好,唐华成亲的日子也快到了,李氏手中的那些繁琐的物什也配好了,从吃喝用住,首饰一有应有。加上白次家送来的彩礼正好是六十四抬整抬的嫁妆,唐黛家放嫁妆的房间堆放得是满满当当的。

唐黛在几个房间里晃悠,满意的看着准备好的嫁妆,虽然她给不了二姐十里红妆,但也差离不了。

八月十四,团圆节的前一天,唐风,唐绝都从外地赶了回来,回来给唐华送嫁,唐华的嫁衣也缝上了最后一针,再过两天,她就要嫁作人妇了。

八月十五,晚上一家人吃完团圆饭后,都坐在大厅里没走,因为明天是唐华出嫁的正日子,大家心里都舍不得,心照不宣的坐下来陪着她说说话。

看着气氛很不活跃,唐黛先说话了,倒没说唐华的事,而是问唐风正月走后,在宁府订亲的情况,虽然唐风来信中有说,但是极其简单,只说了订亲成功了,具体事宜并没说。

“大哥,你正月在宁府订亲诸事还顺利吗?”

“算是顺利,宁伯伯同意,就是有事也会没事的。”

“恩?我听你的话,咋觉得还是不顺利呢?有谁在其中使了幺蛾子不成?”

“就是宁知府的那几个姨娘,在江姨娘的带头下,劝说宁伯伯,说是我们家是乡下人家,让未雨嫁了我,太丢面子什么的。”

“又因她是姨娘,不能管了未雨的亲事,所以还将宁伯伯的大哥,老宁府的长子,给挑拨了来,也不知道她对那位大伯说了啥,我们进宁府后,那大伯比我们后来一脚,一来竟然当着媒人和我的面,不给宁伯伯面子,对着宁伯伯大发脾气,摆大哥的威风,说他是宁家的长子,得对家族的荣衰负责任,意思是未雨嫁了我,就没尽她宁家女儿的身份,给家族带来荣华利益,话里话我都是嫌我家势微没权。”

“我去,还有这回事!那时我因为要照顾受伤的凤世子,要不然我得去怼了他去。自古婚嫁就是父母之命,他一个大伯管什么?!还找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出来!那宁姐姐中毒时,宁姐姐快没命时,他这个宁家的长子在哪?他这个大伯又出了多大的力助?现在见我家求亲去了,又看到了宁姐姐的作用。我呸……不要脸!”

“当时宁伯伯气得脸都白了,又是自家大哥,当着我们的面也没脸,忍着气将他大哥拉到了内屋,估计是劝说了一番,说了什么,出来后,那位大伯才没有吭声,勉强的与我们这边的一众人打了招呼,表示将未雨嫁给我他没什么意见,就走了。”

“那是没脸再呆下去了吧?不了解实际情况,不问三不问四的就发了脾气,这种耳根子软的当家人,宁府的未来,着实让人感到堪忧啊!宁姐姐那时还在家吧?”

“未雨在家的。宁伯伯将订亲的事都与她说了,知道我们家会去下聘,所以在家等着,就等订亲后,又回了北方她舅舅那里。她娘亲不在,还有一个随时想要了她命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她是极不愿在宁府呆着的,若不是过年想回来陪陪宁伯伯,她过年都不会回这边。”

“是,其实宁姐姐是挺可怜的,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哪怕身份再尊贵,也是没人宠,没人喜的。”

唐黛听了,感叹了一句。

“大娃子,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请期?可与宁知府商量过?”李氏听了,在一旁接了话。

“当时因为时间紧,又发生了那不愉快的,也就没有谈到请期上去。娘,小妞,你们觉得什么时候合适?要不,趁我这次来家,把这事办了也好。回去后,我就马上要参加秋闱,时间紧,没空考虑这事了。”

“哎呀,我当然是觉得越快越好咯。这明天大妞就出嫁了,家里再进来一个才好呢!”李氏接了一句。

“哈……大哥,你就别问娘了,娘心里可是比你更着急,她是恨不得明天二姐嫁了,你后天就将宁姐姐娶进来才好。”

“哈哈……”大厅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冲淡了唐华明天出嫁的不舍情绪。

“大哥,以你前面说的,我觉得你这时候去请期不太适宜。既然他们老宁府瞧不起我们,那我们就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大哥,你这次秋闺有多大的把握能中?”

“小妹,在国子监,不管是学子,还是夫子,那都是个顶个的,我听人说,以往的每一年秋闺不中者也就百之一二,也就是说在国子监里学习的,只要不是差到名列榜末,都能中。我在这一批里的,前两年因为要出去跑,所以要稍差些,但是今年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做学问上了,所以大哥我在这不是夸海口,在国子监内也是名列前茅的,虽然我不够聪明,但是我肯学。”

“大哥,那就等你秋闱放榜后,今年过年回来再去吧,你现在就全心全意的看书做学问。你现在去请期,我估计宁伯伯这只老狐狸也不会将婚期定在年前,也要定在年后。既然都要等到明年,那就不急现在去,还是年末去了。而且你一旦秋闱中了,马上就得准备明年春闱,时间紧。”

“行,那就听小妞你的,我不急。”

“三哥,你今年的秋闱有没有打算参加?”说完唐风的事,唐黛又转过头问唐绝。

“没准备参加。”唐绝回了句。

“为啥,你学问跟不上?”

“也不是,我觉得我还小,要是中了,得马上参加明年的春闱,春闱一中,得马上做官。我不想那么早就做官,一点儿自由都没有。”

“……”众人。人家是怕考不上,他是怕考上了没得玩,唐黛也抽了抽嘴角,对这三哥无语了。

“还有,就是我想再好好学个三年,将学问基础打扎实了再参加。因为,我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中举当官,要么不考,考就要考最好的,我盯着的可是头名状元的位置。”

“啊!哇……三哥,你这志气倒是不小。行啊,小妹我支持你,你有这远大的目标,远大的理想,全家人都支持你,就等我家三年后出个状元郎咯!”

“嘿嘿……小妞,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中的。”

“哈哈……”家人又都笑了,前面那沉闷的气氛彻底的消失了。

“二姐,你这明天就要成亲了,心里很紧张吧?没事的啊,新嫁娘都这样,你也不要想许多。呐,这是我上次去京城的时候,就给你准备的出嫁时带的镯子,你收好,明天走时一定要带上。”

唐黛说完从怀里掏出那只长平公主为欧阳清道歉赐给她的“福禄寿喜”四色玉镯子,她买的那只被大公主推她时摔碎了,这只长平公平公主赐的,她回家后就一直收得好好的,就等着今天给二姐了。

“小妞……我,我不要,你对二姐这么好,已经花费那么多银钱为我撑面子,我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修到了你这个妹妹。这镯子又花了你不少钱吧?”

唐华说到这里,眼眶都红了,前天小妞就把嫁妆清单给她看了,还有那些房契,地契,当时她一看都傻眼了,小妞这是要将自家的家产随着她搬到白府去啊!

“二姐,只要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花点钱算啥?不管是大哥,还是你也好,这人生的大事,我这做小妹的这时候不出力,什么时候出?来,我给你戴上。恩,还不错,很好看!娘,大哥,三哥,你们瞧瞧,好看吧?”唐黛将镯子帮唐华套上,又侧了头问一旁的三人。

“好看!颜色样式很是另人惊奇呢,在长安县的银楼里可是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李氏瞅着是好看,点头说话。

“那是必须的!你们别看这镯子,这可是长平公主戴过的呢,噢,就是欧阳清欧阳公子的娘亲。那次送大哥去京城,我去公主府拜访她时,她赐给我的。你们看,这镯子有四种颜色,这四种颜色分别了代表着福禄寿喜,寓意非常吉祥,我特地留给姐姐出嫁时带的。”唐黛向众人得瑟着说,只是并未将大公主摔了她买的镯子这事并未说出来。

“小妞,这是长平公主赐给你的,我更不能要了,你自己戴,二姐不要。”唐华一听,更推辞了。

“二姐,你再推,我不高兴了!”

“哦。我戴,我戴。”唐华一见妹妹要生气了,就不惹她抽风了。

“大妞,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妞的脾气,她给你,你就收下。这是长平公主戴过的,那这镯子可是沾了皇家的福气,大妞,你戴上以后都别取下来,有了皇家福气的庇佑,嫁过去一辈子福寿安康,与白次过得好好的,要孝敬公婆。知道吗?”李氏说着说着,眼眶红了。

“娘……我,我会的。”唐华眼泪也落了下来。

唐风,唐绝心里也不舍,将自己买的送给唐华出嫁的礼物也拿了出来,唐风的也是一个玉手镯,唐绝刚是一块金锁。唐华又含着泪接过大哥,三弟的礼物,与二人谢过。

唐黛又将杜嬷嬷,贺离,新买的丫鬟秋儿叫到大厅,对三人叮嘱了一番,意思是到了白府万事以大小姐为重,要机灵着点,不能让大小姐受了委曲,要是白府有人对大小姐不好,不管是谁,就回唐家村禀报给她。

三个人立即答应了,并发誓,一定对大小姐忠心耿耿,好好侍候大小姐。唐黛给三人训了一番话后,夜已深了,大家都去休息了,因为明天大家都得早起。

唐华则与李氏睡一个床,娘俩要说一番体己话,最后李氏拿了自己出嫁时,唐黛外婆给她的压箱底的东西,转给了唐华,轻声细语教诲了唐华一番,唐华虽然看了那东西后,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红着脸仔细听娘亲说,最后点点头,说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全都起来了,为唐华请的两个全福妇人,一个是李桂花,还可一个是大舅娘也都一大早就到了。

唐黛见唐华眼睛发困的样子,笑了,二姐这昨晚跟娘亲不知道说了多久的话呢?!看着桂花婶子手上拿了棉线在唐黛脸上夹来夹去拔绒毛,心里感觉毛毛的,天呐,这痛不痛啊?等她出嫁,可不要这样!

“桂花婶子,你这,这是在干嘛?”唐黛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问李桂花。

“呵呵……你还没见过吧?这叫开脸!每个女孩子出嫁时都要开的,就像要挽上妇人头一样。”

“哦,这样啊,二姐,那,那你痛不?”在唐黛的印象中应该会很痛,活生生的给毛给拔了,能不痛吗?

“有一点点痛,就像被蚂蚁咬一样,又有一点麻麻的。”

唐华笑着看了看脸色不自然,有些担心的妹妹,笑着回答。其实,拔以前,她也紧张的,怕很痛,但是拔了也就那么回事,稍忍忍就好了。

“哈哈……小妞,你是不是担心你出嫁时也会这样?怕痛!”大舅娘笑着逗唐黛。

“我啊?嘿嘿……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啦!不痛就好,就好。”

“哈哈……”三人看着唐黛害怕的小样,都笑了起来。

这时,李桂花给唐华开脸已开好了,再次净完面后,就准备给唐华上妆了,看着桂花婶往唐华脸上死扑白粉,然后还抹了一个大红唇,唐黛看着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二姐本来长得挺好看的,这么一捯饬,唐黛看着太辣眼睛了,可是又不能直接不给桂花婶面子,说难看。

转了转了眼珠子,等二人将二姐的头发挽好,嫁衣穿好后,唐黛找了个借口,叫二人下楼去吃早饭去,再等一会,村里的,还有相熟悉的人家可就要来添妆了。等二人下了楼,唐黛让贺离端了水来,将厚粉大红唇洗了,自己重新给二姐画了个妆。

“二姐,你看,现在是不是好多了?比前面的好看。”唐黛望着镜子里的美人,得瑟道。

“是太好看了!小妞,没想到你还擅长妆面呐?二姐怎么没看你给自己画过?”

唐华惊喜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柳眉如黛,杏眼含波,流转风华,粉面桃腮,红唇轻点,绿鬓如云,耳坠摇曳,大红嫁衣一衬,显得妩媚风流,柔情万种。

“哈……我啊?长的也就那个样,妆扮也改变不了,所以不想费神。”

唐华一听,嗔了唐黛一眼,小妹长的可是比她经看多了,还在那瞎说。

“大小姐,你这平日里不妆扮,可这一妆扮,真是美人儿一个。这今天到了白府啊,掀盖头的时候,白姑爷可是要看痴咯!”贺离见小姐果真是好看,也在一旁逗趣。

“哈,哈……贺离说得没错,我就是要让白次姐夫啊拜倒在我姐姐的石榴裙下,以后啊,一辈子都听我姐姐的,翻不了身,哼。”

“两个死丫头,乱说啥呢!”唐华一听唐黛改口叫白次姐夫了,脸一红,不痛不痒的责怪了一句。

而我们的白次童鞋,此时却是从长安县往家唐家村赶,来接他心心念念的媳妇呢,要知道未来的小姨子已经将他的命运都拿捏好了,估计又得泪流满面呢!

“你姐妹俩在说啥呢?说得这么开心”

李桂花与大舅娘已经在楼下吃好早饭,上楼来了,远远的就听见房间里几人在说笑。

“哈……没说啥,说我那未来的姐夫呢!”

“咦?大妞,你的妆面咋换了?”

“哦,桂花婶,你俩走后,我二姐想着今天要出阁,哭了一场,将妆面哭花了,我没法,为了哄她,只好给她洗了脸,重新画了一个,我这也是瞎画的,桂花婶你们要看不上眼咯。”

“小丫头,还谦虚着呢,你这比我画得好看多了,婶子我可是瞧得出来的。早知道,婶子我偷会懒,前面就让你化了。哈哈……”李桂花倒没在意,说笑了一番。

二人说完,又忙着给唐华戴上了头面,全妆扮好了,就差盖大红盖头了,唐黛说晚一点再盖,因为盖了就不能取下,太早盖了二姐盖着不舒服,二人听了唐黛的建议,等迎亲的人来了,再盖上是一样。

唐黛见没啥事了,就下楼吃早饭去了,村里给添妆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村人因这两年跟关唐黛发了财,手上也富余了,而且也很是感念唐黛发财不忘记大家,所以各家来人给的添箱倒都不少,最差的也是银簪子,银耳坠啥的,好的就是金器,玉器了。

唐华一一谢过大家收好,因为她没盖盖头,大家看着头上那黄金打底,上面镶着宝石的头面,都“啧啧”惊叹不已,听说是白次家看重唐华,在彩礼中一起送来的,又都感叹唐华嫁了个好人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