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三哥,你要陪着我一辈子/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李郎中走得急,寿衣,棺材都得去现买,坟地也得现挖,还有其他的一切应用,该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唐黛怕银钱不够,向姚氏说了声,同唐绝,李氏三人又回了家,与家人商量,拿了二百两银票给了姚氏,告诉师娘不要为了银钱缩手缩脚,要给师傅办得体面些,要是不够,她再拿些来,姚氏抱着唐黛又大哭了一场,接了那二百两,说是够了,家里也还有些存银,不用再拿了。

按唐家村的习俗,要请了人看停灵在家的时长,最后定的停灵在家的日子是七天,还好的是大冷的天,停七天没什么影响。

这七天,姚氏让人请了高僧来为李郎中超度,唐黛也日日在那,看哪需要帮忙就帮一帮。看着小师妹小小的人,戴着长过腰的白色孝帽,心痛的抱着她,在唐黛怀里,李静一双大眼含满了泪水,抿着嘴,终没流下来。师姐说了,爹爹走了,她要学会坚强,学会照顾娘亲!

七天下来,姚氏为了活命才勉强一天喝碗粥,有肉眼可见的速度的瘦削下来。看着她,唐黛仿佛看见便宜娘亲李氏,便宜爹爹走的时候,怕也恨不得跟着去了吧。

师娘只有小师妹一个,而便宜娘亲却要忍着悲痛,受着被赶出祖屋的侮辱,拉扯兄妹四个长大,也着实太不容易了!

李氏当然是感同身受的,有空就过来劝劝姚氏,让她为孩子一定要坚强起来,要好好的活着,李老弟九泉下和得以安息。

七天后,李郎中的后事,顺顺利利的办完了,棺材入了祖坟。从坟上送完葬回来,唐黛也累瘫下了,回家好好的沐浴,睡了一觉,才把疲劳消散了一半。

而从坟上回来的姚氏,看着家里空荡荡的屋,抱着女儿李静,母女抱头痛哭了一场后,姚氏就病倒了。九岁的李静也在一夜中长大了,用稚嫩的双肩挑起了家里的重担。

从前从未进过厨房里的她,学会了做饭,做给娘亲和自己吃,给娘亲熬药,看病。还有家里爹爹李郎中留下来的药草,医书……全部慢慢的接手,她得给爹爹看好了药铺。弄不懂的,就来找师姐唐黛问。

李静的长大,唐黛,唐绝看在眼里,心里又是欣慰,又是心痛!特别是唐绝,看着李静因为瘦弱显得更大的黑白分明的双眼,恨不得她还是那个不知世事艰辛,整日里缠着他让他陪她玩的那个小静儿。

可是世事沧桑,苍海变桑田,就在不经意间,短短数日,她,就长大了!

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日子还是流水般往前走的。十二月初五,在李氏的伸头盼望下,唐风也终于从京城赶回了家里。经历一年官场的熏陶,唐风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

“大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再不回,家人都要急死了。”唐黛担心,又埋怨唐风。

“是啊,大娃子,这腊月初十就是你爹爹迁坟的正日子,可把娘也急死了。”李氏也说。

“娘,小妞,知道你们担心,我也着急。但今年天气特别冷,凤南国到处下大雪,京城到家里,一路上好多地方都被大雪封路了,马车走不快,我幸甚早走些,听说后面的官道都被官府封了,怕出事,不让走。”

“是啊,大哥,你这到了家就好了,大家终于可以放心下来。凤南国本是属于温暖的地区,这都下这么大的雪,天这么冷。那什么凤北国的,大华国的,估计得惨了。”

“看这样子,凤南国要受雪灾了,急自己国家的事都急不过来呢,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国家。”唐风笑着看了看了小妹。

“嘿……是我瞎操心了。不过大冷后必会大热,明年热天估计得热死了。大哥,你这回来了,咱们就得开始准备迁坟的事。”

“恩,我下午歇歇,明天我去请专为人迁坟捡尸骨的人。还得为爹爹请了高僧回来,为爹爹超度一番,让他的魂灵进了祖坟安歇。”

“娘,大哥,这些风俗我是不懂的。需要怎么样做最好就怎么做,不需担心银钱。族长那来信了,是说那边的祠堂也修缮完工了,请我们去看看。”

“这些我与你大哥,还有三哥会操办的,你不用操心。你忙你的。”李氏也点了头道。

“对了,大哥,这说了半天要给爹爹迁坟的事。还没问你呢,你今天秋闱考得怎么样?可是中了?”

“对啊,大娃子。我们这没问,你也不说。这么大的事,你没信来,回家也该提一下啊!”李氏被小闺女提醒了,嗔怪了唐风一句。

“嘿……这不是你们没问嘛,我就不好意思自己主动说了。考上了,是在我的意料中,算不得什么了不得大事。不是还有明年春闱,要是考上了进士,那才好说一说。”唐风憨笑着摸了摸头。

“切,大哥,三哥,发觉你们对自己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三哥说要考状元,你中举了,不算什么事。不过,我高兴。哈哈……”

“呀,中了!中了好啊,我盼星星,盼月亮的,我们家出了个举人官老爷啦!那要不要摆喜宴啊?”李氏惊喜的看着唐风,心里是无比的自豪,她的儿子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娘,还是不摆了,我们家里人自己庆祝一番就好。这师傅刚刚过世没多久,我们就这样,不大合适。哥,不摆酒席,你没意见吧?”唐黛见娘亲问,回道。

如若李郎中是村中不相关的人家,他们摆宴也无所谓,但是,他是唐黛的师傅,师傅如同爹爹,他这刚走就大摆宴席,怕师娘心里不舒服,村人也会说。

“没意见,刚刚我进村时,就听到别人在说你师傅的事,我就想好了,等到明年中了进士再摆也是一样。”

“小闺女说得对,是我没考虑周全。那等腊月二十大娃子生日那天,将大妞,次儿也请了来,大家一起在家庆祝一下。”

“好,我没意见。三弟,三娃子,你怎么了?”唐风见他回来后,唐绝除了叫了他一声大哥,就一直坐在那安静的不说话,不发表任何意见,不似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三弟,疑惑的问了声。

唐黛一听大哥问话,瞅了瞅三哥,抿着嘴笑了。

“啊!没,没怎么,我不是在听你们商量嘛,你们怎么商量,我就怎么做,我没有意见。”

“哈……大哥,咱三哥长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他怎么会同你讲!你别问他了,他那叫故作深沉。”

“小妞,你为什么总挤兑三哥我呢!我说话吧,你们嫌我话多;我这不说吧,你说我装深沉。唉,这人啊,还真难做!”

“哈哈……”大家看着唐绝一脸无奈的模样,都笑了起来。唐绝听着大家的笑声,学着妹妹无语的耸了耸肩膀。

“三哥,三哥!你在家吗?”大家笑声未落,门外传来李静的声音。

“三哥,你的克星来咯!”唐黛朝唐绝挤眉弄眼,唐绝脸一红,朝着妹妹瞪了一眼。

“我在,静儿,你有事?”唐绝见李静已走进了大厅,正了正脸色,装作不在意的问她。

“三哥,我家大门坏了,晚上我睡觉害怕,怕来坏人,水缸里也没水了,柴火我也搬不动,呜,呜……”李静一进门对着唐绝就哭了起来。

“啊?那你早说啊,我帮你修去,我要是修不好就叫木匠来修。没水了,我去担点,柴火搬不动了,我也可去帮你搬嘛。别哭啊……静儿乖!”唐绝一见李静大眼全是泪,哭得梨花带雨瞅着他,手忙脚乱的安慰。

“三娃子,那你快去帮静儿弄弄,可怜的孩子。静儿,以后需要帮忙就过来说,别哭啊。你娘好点没有?”

“没,她总是想爹爹,一想就哭,哭得眼睛都快瞎了,身体哪能好起来。我开的药也没用,她心情好一点就吃一些,心情不好了,就发脾气不喝,将药倒了。婶,我该怎么办?呜,呜……”李静一见李氏问她娘的事,憋在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抱着李氏大哭了起来。

“好孩子,乖,唉,多好的一个家,一下子变成这样了。你这孩子以前可是一点苦头没吃过,你爹爹宠你宠得过分,他这一走,可是苦了你了!不哭啊……”李氏抱着李静,给她擦眼泪。

等李静哭了一大场,安静下来,唐黛牵了她的手。

“走吧,静儿。我跟三哥,去你家看看,让三哥帮你担水抱柴,修门。师姐我去看看你娘亲的病,劝劝她。静儿一定要学会坚强,学会照顾自己和娘亲。”

唐黛,唐绝陪着李静回了家,看着这原是一家三口温馨的家,现在变得冷冷清清,死寂的安静,唐黛心下一酸,叹了口气。

唐绝在李静的带领下,帮她搬了能用好些时间的柴火放在院子里,又帮她担了一缸子的水,将大门修好。唐黛也去看了姚氏,躺在床上的姚氏已是瘦得不成人形,皮包骨头,两眼窝陷,头发篷乱,哪是以前那个要好看,打扮得精精神神的师娘。

唐黛走到床边,替姚氏把了脉。姚氏见是唐黛来了,转了转眼珠子,看了眼唐黛,没有打招呼。

“师娘,你太不爱惜自己了!身体都被你糟蹋坏了。师傅走了,可是你还有静儿啊,你这样子,你让静儿怎么办?她毕竟还小,而且,你们以前宠着她,家里的事都没让她问过,什么也不懂,不会做。这突然全部都要她自己来做,还要照顾你,她做得了吗?师娘,你替静儿想想吧,孩子多可怜。”

听了唐黛的话,姚氏流了泪出来,从她干瘪的脸庞上滑过,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什么。

唐黛出了房间,去了厨房,熬了点白粥,让李静端了,一同进去,盯着姚氏,让她必须吃了。唐黛告诉她,她若是再不振作起来,这粥不吃,她就不管她了,随便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她将师傅的药房卖了,将师妹带走了。

她刚刚把过脉,姚氏身体上没有毛病,完全是心理这一关过不去,自己糟蹋自己的身体。在唐黛话语的刺激下,姚氏勉强的将李静端着的粥喝了大半碗。看娘亲终于知道吃了点,李静高兴的拿眼看着师姐。还是师姐厉害,几句话,娘亲就吃饭了!

姚氏吃了点粥,又喝了药,躺下了。唐黛与唐绝才准备回家,走的时候唐黛叮嘱李静,有什么事就立即去家里找她,李静含着泪点点头答应了。

二人脚刚刚跨出院门,一直站在院子里看着二人背影的李静突然又开口叫住了唐绝。

“三哥!”

“静儿,还有事?”唐绝看了唐黛一眼,示意妹妹不用等他,先走,又转身回了院子。

唐黛见没自己什么事,静儿现在依恋三哥比依恋她还严重,想必是刚刚没了父亲,男子在她的心里更让她有安全感。也就没有等唐绝,自己先行一步。

院内,静儿小脸一脸纠结的看着唐绝,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

“三哥,我……”

“静儿有事就说,不用为难,三哥能帮你的都会帮你。”唐绝向李静走近了一步,看着她纠结的小表情,想说又不敢说,摸了摸她的头。

“三哥,你在家时,能不能多来陪陪我?屋子里太静了,我真的好害怕。特别是晚上,娘亲现在病得日夜不分,晚上大半夜的爬起来喊爹爹……呜……”李静想到娘亲半夜披头散发的起来叫着爹爹的名字,身上抖了抖,又哭了。

“我……好!三哥答应你,只要三哥在家,我就来陪你。可是,静儿,过年后,三哥就要去书院了,那时你怎么办?”唐绝掏了帕子,替李静擦了泪,安慰她。

“我也不知道!呜,呜……三哥,我也要跟着你去书院,我不要在家,我不要离开你。”想到这事实,李静受不了了,爹爹走了,三哥又不能常陪着她,还得去书院,抱着唐绝又哭了起来。

“好了,静儿乖,不哭了。三哥去书院,是没法带了女子去的,懂吗?等到过年后再说,先不想了,我一会回去后,与你师姐商量商量,看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好不好?别再哭了,哭了静儿就变丑了,不齐整了。”

“哦,那我不哭,我要齐整,长得好看。这样等我大了,三哥就不会娶别的女子,就会一辈子陪着静儿了。”

“傻话,不管静儿怎么样,都是三哥的静儿。就算三哥以后娶了别的女子,也还是照样会对静儿好的。”

“三哥……不许你娶的别的女子!”李静一听,红着眼跺了脚道。

“……”唐绝一时语塞,看着李静,不知道怎么回了她。

“三哥……你不说话,是不是嫌弃静儿了?呜,哇……”

“没,没嫌弃你……真的没有,别哭了,等会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是三哥在欺负你呢!呀……别哭了,别哭了啊……”看着李静抱着自己,眼泪不要钱的大声哭着,唐绝吓得求她。

“那你说,以后都陪着静儿,不娶别的女子,我才不哭。”

“我……静儿,你现在还小,三哥也还小,以后的事怎么知道呢?三哥不敢乱答应你。”

“你就是嫌弃我,不喜欢我。呜,哇……”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别哭了,三哥答应你,答应你。总行了吧!”

大冬天里,唐绝急得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家里也有个亲妹妹,可是怎么也没像她这么难哄,又哭又闹的,可愁死他了!

可是静儿刚没了爹爹,算了,不惹她了,先答应她再说,以后的事谁说得清。她这丁点儿,哪知道嫁不嫁,娶不娶的,他这都还没弄懂,没有喜欢的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