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竟然是泻药,黔驴技穷?/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娘知道了。”

“大哥,你选择明年什么时候成婚?要不,多定两个,由宁伯伯挑。娘,你等下去找村里那个为大哥宁姐姐合八字的那个老先生,多给他点银钱,让他今天就将明年适合成亲的日子挑两到三个出来,再帮我们写了请期礼书。”

“看先生挑的日期吧,明年最好的一天就行。”唐风回道。

“好,我这就去。”李氏也马上站起来,拿了银子,走出了大门。

“娘,别忘记了,春季的日子不要,大哥要参加春闱,来不及,选春季后面的日子。”临了了,唐黛还对着娘亲的背影叮嘱了句。

“知道了,娘亲知道。你个小操心婆!”

腊月十二,由小白赶车,小青,唐风,唐黛三人坐在马车中,一行四人往府城去。到长安县后,又将上次去定亲的媒婆一起接上,将红笺写的请期礼书给了媒婆。

三天后,到了宁府门外,守门的小厮是个生面孔,应是新来的,对唐风不熟悉,将几人拦在了门外,问清几个人的姓名,来自哪里,说是他得进去禀报了才行。

几人也不计较,姓甚名谁,家在哪,来宁府做什么,都一一的与小厮说了个清楚。小厮一听说是来向宁府请期的,忙告诉几人道,大小姐在北方还没回来,老爷也还在府衙,但得去跟夫人禀报一声。

唐黛一听,皱了眉头,难道宁伯伯将那江姨娘扶正了,府里现在居然有夫人了!还是说,宁伯伯续弦了,他们在乡下,所以不知道。心下虽有疑惑,但没多问,说麻烦小哥进去禀报一声。

几人坐在马车里,在外面等着。

结果等了一炷香的功夫,那小厮才出来,却已是换了一副轻视的面孔,斜眼看着几人。

“我家夫人可是说了,我们宁府没有什么泥腿子亲戚。几位认错门了,哪来的回哪去吧,如若不走,让我将你们打了出去,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要我动手?我看你们还是自己走吧,免得脸上无光。”

“就一只看门狗而已,也不看看我家小姐,公子是谁,是你能轻贱的?我让你狗眼看人低,我一剑杀了你这狗东西,你也没地儿申冤去。”小青一听火了,拿着剑指着那守门的小厮。

“小青……别跟他计较,他也只是听上面人的吩咐而已。小白,走,去府衙等宁伯伯去。”唐黛拦了小青愤怒的剑,吩咐小白。

“小哥,敢问你所说的你家夫人是哪位?据我所知,这府里的夫人可是几年前就去逝了。”马车启动,唐黛撩了车帘,探头问那守门的小厮。

“是江……江夫人。”

“江平儿?她是江姨娘吧?我待会我可得问问宁伯伯,他什么时候将那江姨娘扶了正,称作夫人了。还是说,江姨娘她,在你们这些下人面前狐假虎威,自称是这宁府的女主人,私下让你们称她为夫人?”

“这……我……”那小厮没想到,还真是认识宁府的,而且还是对府内甚是了解的人,一时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复,任由唐黛的马车离开宁府大门。

唐黛用怜惜的眼神冷冷的瞥了眼这小厮,他能在宁府做下人的日子,已经做到头了,还不自知!为讨好上面的人嘴上伶俐点不是什么错,错就错在分不清时候,看人下菜,势利太过。

唐黛的马车大约行了三百米远,另一辆马车逆向,向他们行来,看样子也是到宁府的,唐黛掀了马车帘子一看,正好对方也掀了马车帘子,二人都朝对方望去,对视一眼后,双方的眼神都闪出惊喜。

“宁姐姐……小白,快停车。”

“小妞……停车,快停车。”

两辆马车停了,车上的人都下了马车。

“宁姐姐,你可想死我了!我还以为这次见不到你了呢,你家的守门人说你在北方还没回来。”唐黛跑过去,一把抱住宁未雨欢呼着。

“哎呀呀……小妞啊,宁姐姐我也想你呢。我说我怎么在那边心急如焚的要回来呢,原是与你心有灵犀,知道你要往我家来呢。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在府门口碰上你了。”

“宁姐姐,你与你心有灵犀的怕不是我,我看呐,是另有其人哦!还有,哪巧呢,可是一点也不巧!我这都被你家下人给赶走了,不让我们进你们家府门呢!”

“死丫头,又挤兑我呢!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拦了小妞,姐姐等会就将他发卖了,不委屈,啊!”

二人松开了拥抱,宁未雨摸了摸唐黛的头,安慰她。

“未雨,你回来啦!路上还顺利不?”唐风好不容易挤了个空关心的问了句。

“都好,一路上很平顺,没啥事。”宁未雨害羞的看了眼唐风,回他。

“小姐,外面风大,进府坐着说话。”宁嬷嬷提醒宁未雨。

“哦,对,大家都快进府去。我这一高兴,就站在这忘记了。”

宁未雨拉着唐黛上了她的马车,往府里去。到了宁府大门,马车停下,宁未雨拉着唐黛下了马车,门边守着的除了刚刚那小厮,另还有一位,正是上次凤容若来,向宁知府报信的那个,宁知府因为他办事伶俐,升了他做守门的头儿,他倒是认识唐风的,开玩笑,这府里的未来姑爷,可不要记着点!

“大小姐,你回来啦!早晨老爷出门时还念叨小姐呢,说是该到家了。没想现在就到了。”

“恩,刚刚是谁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将客人拦在门外?”宁未雨拉了脸,看着二人。

“拦客人?没有啊!哦,我刚刚去上了趟茅房,没在。是你吗?你拦了客人?”守门的头儿扭过头问那小厮。

“我……我问过夫人,夫人说是府里没有这样子的泥腿子亲戚,让我赶了走。小姐,小姐,请饶了奴才吧,是奴才有眼无珠……”那小厮一见不好,跪下向宁未雨求饶。

“夫人?呵呵……我娘去世几年了,哪来的夫人?宁嬷嬷,给我掌嘴!”

宁嬷嬷走上前,朝那小厮狠狠的掼了几掌。

“没眼色的东西,连府里未来的姑爷都识不出,你还长着这双眼珠子干什么?”宁嬷嬷边打边骂。

“小姐,请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的,饶了小的有眼无珠,是江姨娘,江姨娘……”

“宁嬷嬷,歇了吧。这种没眼色的,卖出府去,我们宁府用不上。”

“是,小姐,我会将他交给管家的。先进府吧,你这一路上累了,不值得为这种没眼色的在这受累。”

宁未雨惩罚过守门的小厮,带着唐风,唐黛一行人进了府。而府门口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江姨娘江平儿的耳中,气得在房间里摔了一只上好的瓷器茶杯。

小贱人,这是有了靠山,翅膀开始硬了,借着打卖下人向她示威呢!眼里闪过一股狠毒的光,叫了自己的侍女过来。

“小红,过来!”

“夫人有何吩咐?”

那叫小红的丫鬟,站在外室听着姨娘在里面发了火,摔了杯子,这又叫她,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低着头回话。

“将头抬起来,看着我!”

“是,奴婢遵命。”那小红将头抬起,看着江姨娘。

“恩,长得还算清秀,虽少了几分让男人心动的韵味,等你被男人疼过了,时日一久也就慢慢的滋润出来了。不过,现在要诱惑那种书呆子,还是足够。来,这个拿好。”

江姨娘说完,从手边的条桌上拿了一个小药瓶,从里面倒了一粒粉色的药丸出来,递给了小红。

“夫人,这药丸是要用在谁身上?”

“呵……用在啊……我们府里那未来的好姑爷,老爷的乘龙快婿,那小贱人的心上人身上去!哼,我要她没成亲,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同别的女子风流快活,你说她,要是看见你与那泥腿子激情无限的搂在一起,那贱人心里会不会伤心?这一伤心啊,二人心里就起了膈应,有了膈应,就会产生矛盾,有矛盾那日子还能过得好吗?哈哈……我要让她郁郁而终,像她那贱人娘一样,早死早超生!”

“夫人……我,我不敢!老爷和大小姐会杀了我的。”

那小红一听,身子都在颤抖,听说今天那未来的姑爷是来请期的,在这种时候她使了手段爬上未来姑爷的床,大小姐不要恨死她,杀了她才怪!

“哼!怕她杀你!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我会让你死得无生无息,像一条狗一样,仿佛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你不是还有一个比你长得更水灵的妹妹?你说,我要让她来,她会不会愿意呢?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去,要么你妹妹去。我这几年一直在教你怎样去媚惑男人得了他们的心,好为阁里做事,这就要用得上了,你说你害怕?”

“姨……夫,夫人,我去,我去!你别动我妹妹,我求求你。”小红颤抖着手接过药丸,她妹妹才刚刚十岁的孩子,她宁愿自己下了地狱,也要护好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

“恩,这才不负我的培养!为了你能成功,这个点心拿了去,就说我知道未来的姑爷来了,是我送去招待他的点心。那小贱人现在是防着我了,这点心她必不会让他们吃,甚至是还会检查一番,他们确定这点心里下了料,一门心思都会防范在吃上,必不会想我还留了后手。”

“那,夫人,我怎么样才能接近他?”

“按以往惯例,今天他们来了就不会走,肯定会住在府中。府中会派下人去侍候客人起居饮食,到时我将别人换成你,这点小事,老爷不会过问。你近身去服侍了,找什么机会下药就看你自己的了。我给你的药霸道,只要男子食了一点,就算武功高的人,也控制不住,必要与女子交合,否则会经脉全断而死!他一介弱书生,逃不掉的。”

“是,夫人,奴婢明白了。”

“恩。你尽管放手去做,我会派人暗中协助你。等事成后,为了压下丑事,那小贱人必得还是会嫁了他,你呢,我会让老爷给你个交待,让那未来的姑爷纳了你做妾,天天在小贱人身边膈应她去。你也不必觉得好似亏了自己,以你的下人身份,能嫁给一个中了举,被皇上亲赐了官的官老爷,且这官老爷还是一个十八岁如花的俊美少年,已是很好的归属了。你能不能把握自己这一辈子的幸福,就靠你自己了!”

“谢夫人成全提点,我这就送点心去了。”小红欠身谢过江姨娘。

“送点心我另安排人去,你就不必去了,免得那未来姑爷见过你,对你起了介心。叫小云来,让她送了去。”

小红叫了小云,让小云将一份点心送到宁未雨的院子中去。她自己替江姨娘收拾了房间的碎瓷片后,关了门,听那江姨娘再细心教她媚人之术。

宁未雨的院子里,唐黛,宁未雨,唐风几人顾不得坐车的劳累,高兴的问着彼此的近况,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啥啥的。

“宁姐姐,你这两年一直在呆北方舅舅家,那里好玩吗?”唐黛两眼星星的问宁未雨。

“小妞,你还是小孩子问话,我哪里是为了好玩才呆在那的!还不是为了……”宁未雨笑笑回了,没说下去,停了嘴,小妞懂的。

“嘿嘿……我懂,我懂。我问的意思是,好玩的话明年你要再去,也带上我一个呗。这大哥,三哥都不在家,二姐也嫁了,我在家呆着憋得慌。每天还要被那死头儿逼着学医术,练功……好想逃了,出去逍遥一圈啊!”

唉!在现代她经常出去玩,可是穿越到了这个时空,她咋就变了劳碌命一个呢!好悲催,她好想去玩玩啊!

“哈,你师傅那也是为你好。不过呢,你要真是想跟我去,也不是不可以啊!带你去看看北边的风土人情,散散心,开开眼界。”

“真的?!宁姐姐,你太好了,我要去,我要去。”

“小妞,你有时间去吗?你不是说明年要在全长安县将辣椒种起来,开更多的辣椒作坊?”唐风见妹妹开心得忘乎所以,两只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隙了,虽不忍打击她,但还是出语提醒。

明年他就得与未雨成亲了,可不能让不着调的小妹将未雨给拐跑了!到时候他还得出去寻媳妇去。

“大哥……你真扫兴!能不能让我先偷偷乐一下嘛?哪壶不开偏提哪壶,真是没劲,我明年不种就是了……”果不其然,听了大哥的话,唐黛恹巴了,嘴里还嘀咕着。

宁未雨看着兄妹二人,掩着嘴笑了。这时,院外的丫鬟走了进来禀报。

“小姐,江姨娘那派了人来,说是知道姑爷来了,送些她亲自做的点心,招待招待客人,表示她的一点心意。”

“她派来人来做什么?让她回去,我们自己有点心招待姑爷。”宁嬷嬷看一眼自家小姐道。

“嬷嬷……算了,让她送进来吧。”

“是,小姐。”

那丫鬟转身出去,不一会那小云就端了点心走了进来,朝众人施了礼,将点心递给了宁嬷嬷,将江姨娘的话传来,退了下去,自回去向江姨娘禀报去了。

“这点心外面看着倒是好的,就是啊,不知道里面的心是不是黑的,我得找个刀子切了看看。”宁嬷嬷将手上的点心置于桌上,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呵……宁嬷嬷倒不用这样子麻烦,给我看看便知。”

宁嬷嬷将点心递给唐黛,唐黛接了,放在鼻下闻了闻,拈了一小块,放入嘴中尝了尝,立即吐了出来。

“呵……还真是不死心,三番两次的下料。这里面下了什么?小妞”宁未雨冷笑,一点也不意外。

“这次倒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而是一般的泻药。宁姐姐,她这是黔驴技穷呢?还是因为怕被发现了,你爹爹会处罚她?弄了这个不伤我们的性命的,最多是我们误吃了,跑了几趟厕所,对她再多些不喜,她知道我们绝不会为了这点子小事去告诉你爹爹。”

“不知她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她应该知道,我身上的毒去了,对她起了防心,就算她送吃的来,我们也不会吃的。这还巴巴的送了吃的来,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别有用意!”

“宁姐姐,看来我们不能大意了,这两天我们都会住在你家,怕她还有后手。她这样做,绝不会是没事找事,肯定还会有别的深意,只是我们现在想不到她到底要干嘛?!”

“行,那我这两天让院子里的下人,吃住上都精心着些,不会上了她的当的。”宁未雨侧头让宁嬷嬷吩咐了下去。

下人送了饭菜到宁未雨的院子里,三人简单的用了后,唐黛在宁未雨的院子里安排的房间里沐浴后休息了,宁未雨也歇下了。唐风则跟着府中的管家,被带到男客房小院里,沐浴休息。

傍晚,宁知府回府了,听说唐风,唐黛来了,在女儿的院子里,立即叫了管家,去府里厨房里说声,要好好的做一桌子菜招待客人。

那管家将守门的小厮慢待了唐黛,唐风二人事,与宁知府禀报了一遍,宁知府皱了眉头,问小厮人呢,管家说小姐让发卖了,宁知府说卖了好,女儿做得对,这种没眼色的做宁府脸面上的事,哪天得罪了权贵,可要给宁府招了祸。

管家去了厨房吩咐了一番,宁知府踱着步子,去了女儿宁未雨的院子。

“小妞,雨儿,风儿。”宁知府走进女儿的院子,就听见里面的说笑声,加快了步子,走进屋内,向正在说笑中的三人,打了声招呼。

“宁伯伯。”

“宁伯伯。”

“爹爹!你回府了啦!”

三人站起来也一一打了招呼,宁未雨走上前去,拉了自家爹爹的衣裳,给他让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自己则端了个凳子坐在他身边。

“你们都坐,小妞,到了宁伯伯家可不要客气哈,想吃啥喝啥跟雨儿说,让厨房里做。就是厨子没有你做得好吃啊,宁伯伯我自你家回来后,别的不想,就想吃你做的菜,你酿的好酒啊!”

“好哎,好哎,这次小妞,还有大哥可是会在府城好好呆些时间,只要宁伯伯不嫌弃了,赶我们走就好咯!宁伯伯,你想吃啥?小妞明天就给你做。你喜欢的酒,小妞也带了两坛子来了,在家走的时候就想着宁伯伯家里啊,啥好东西没有,就没买别的,知道宁伯伯喜欢喝我酿的酒,就带了两坛来。”

“哈哈……还是小妞记得宁伯伯我啊,居然还带了酒来,今晚我得好好喝两杯,解解馋。宁伯伯我啊也不想吃别的,就想吃你做的那个水煮鱼,水煮肉。哎,那个又辣又香哦,哎呀,不说还好,这一说,宁伯伯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哈哈……”屋内的人都笑了起来,那些个丫鬟都不禁诧异,老爷平日里都是一脸严肃,没想到这说笑起来,随和得狠。

“爹爹,你在家身子骨还好不?在家没老是熬夜做任上的事吧?”宁未雨自正月去了北方后,这都要一年没见着爹爹了,看着爹爹,关心的问。

“身子骨好得狠,你爹爹我可是正当盛年,平日里江姨娘总是变着法子的给爹爹进补调养,你放心。熬夜免不了的,任上的事忙起来,就没个日夜的,没办法的事。”

宁知府见女儿孺慕的眼神的看着他,关心她,很是高兴。

唐黛听说江姨娘给宁知府进补,敏感的拿眼盯着宁知府,观察后,见宁知府脸色红润健康,没有中毒的迹象,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这江姨娘只是针对宁姐姐和她的娘亲,倒没有对宁伯伯动不轨的心思。估计她自己和她自己的儿子的荣华富贵,还得靠宁伯伯,应是要盼着宁伯伯身体健康,百岁长寿呢!

“爹爹身体好就好,我就放心了。”

“风儿,你这次秋闱考试考得还好吧?”

“宁伯伯,还算好,已是中举了。”唐风回了宁知府的问话。

“恩,你小子看你第一眼时,就觉得你颇有潜力,为人做事稳重,算不上顶聪明,但是肯钻研,知识面广,也有深度。能中举也不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明年还得春闱,希望你继续好好发挥。”宁知府拿手摸了摸下巴上不存在的胡须,微笑着叮嘱唐风。

“是,宁伯伯,风儿一定会尽自己的努力去考的,因为我要给雨儿一个好的生活,不让她受委屈,受苦,受穷。”

“恩?哈哈……你小子!好,好,你终于敢在我面前说出你的心里话了!”

“爹爹……”宁未雨一听,红了脸朝爹爹撒娇。

“宁伯伯,你这是见我大哥第一面,就看上了我大哥做女婿啊?是不是在家巴巴的等着我家来向你家提亲啊?哈哈……”唐黛凑趣道。

“哈哈……小妞,还是你快人快语,宁伯伯就喜欢你这种性格。我是没有比你大的嫡子,若是有,我准得给你娶到我家做儿媳妇。”

“哈哈……”房间内又是一阵笑声。

站在院外不远处的江姨娘,听着院内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心里嫉妒得发疯,老爷很少对她和她的儿子笑,这小贱人一回来,他就笑得那么开心!

他心里一直还是有那老贱人的,要不这么多年,她对他那么好,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同意将她扶了正,让她儿子成为嫡子!

“雨儿,那爹爹先走了,你们年轻人聊,我得回书房去,还有点事得处理。等晚饭好了,去前厅吃饭,大家在一块吃热闹。小妞,你带给宁伯伯的酒,在哪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