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唐风中媚药,性命堪忧!/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宁伯伯你真逗,不会忘记你的酒的,在马车上呢。吃饭的时候肯定给你搬过去。”

宁知府一听酒在车上,放心的跨脚出了院子。宁未雨笑着摇了摇了头,爹爹也只是在她和她的好朋友面前,才会这样放松的像小孩子一样吧。

“宁姐姐,咱俩是朋友,我有话直说。我们今天来,可是为了你和我哥哥的婚期来的。对于成亲的日子,你有啥意见不?”

“我……我没啥意见。只,只是希望那时候天气暖和点,就,就行了。天,天太冷了,穿衣服好难看的。”宁未雨红了脸,害羞的瞄了眼唐风,结结巴巴的回了。

“哈哈……咱们的宁姐姐是想做个漂亮的新娘子啊,我同意你的意见。也正好呐,明年的两个最利成亲的日子,一个是五月二十,一个呢是九月十六,都是很暖和的,而且还不热,宁姐姐,你想穿得怎么漂亮都行。这明天就让媒婆找了宁伯伯定了,到于选哪天,就看宁伯伯选择哪个咯。”

“小妞……”宁未雨红着脸,跺着脚。抬眼见唐风微笑着,眼含深情的望着她,脸更红了。

“小姐,带客人去前厅用膳了。”宁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总算是无意中给自家小姐解了围。

“好,小妞,风哥,走吧,吃饭了。”

宁未雨起身,一众人朝前厅走去。

晚上的饭菜甚是丰盛,唐黛从家里带来的酒,也让小青去马车内抱了过来,宁知府一见,忙让唐风给他倒了一杯,闻着久违的酒香,乐得嘴都咧开了。

江姨娘看了,盯着唐黛,唐风的眼神更加阴深,想着自己的计划,心中又得意起来。小贱人,让你现在笑,明天你就得哭了!

宁知府高兴,唐风便陪着他多喝了两杯,最后宁知府喝得走路都有些摇摇摆摆了,还想喝,被宁未雨拦住了,不许他再喝,才作罢,被下人扶回房间休息去了。唐风也喝得脸色绯红,半醺半醉,被小白扶了回客房。唐黛,宁未雨二人也回了院子。

天气冷,晚上大家都早早的睡觉了。此刻,客房的院门口,出现了一个小巧的红色人影,推开了院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妹妹,天太冷了,你早点去歇着,我来接班照顾客人。”红色人影对在客房院内值班的小丫鬟说。

睡在唐风隔壁的小白,还没睡着,在黑暗里侧耳细听,见是丫鬟换班,也就没在意的又闭了目养神。

“有几位客人?”红色的人影例行的问了句。

“两位,一位是咱们未来的姑爷,在右边的屋里歇着,你可要精神着点,他晚上多喝了点子酒,刚让他喝了醒酒汤睡下了。你得当心他晚上醒酒后口渴要水喝。另一位是姑爷的随从,在左边的屋里歇下了,倒不用另外侍候什么。”

“谢谢妹妹提醒。姐姐知道了,你放心吧,这天冷得狠,加紧了去睡吧。”

“好,那姐姐精心着点,我走了。”那丫鬟一一交待后,出了客房院门。

唐风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酒醒了,但是感觉口渴,就叫了侍候的人,说是想要喝水,隔壁的小白听到声音也醒了,听了听动静,见是唐风要水喝,值夜的丫鬟也应了,就又躺回了床上,盖了被子,眯着眼没睡,侧耳关注隔壁的动静。

正迷迷糊糊想睡的小白,突然听到隔壁“呯”的一声响,然后听着唐风嘶哑的一声“你给我吃了什么?快滚!”,募的惊醒了,睁开眼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往隔壁掠去。

来到屋子内借着微弱的灯火一看,只见唐风脸色绯红,双眼也是猩红,喘着粗气,撑着最后的一丝理智,瞪着眼前的丫鬟。

那丫鬟已褪了红色外衫,内衣半落,白晰的长脖下已露了一大片的如凝脂般的肌肤,双峰诱惑的高耸,且在唐风的眼里这诱惑是无限的扩大……她的脚下,杯子碎了一地。

小白一看,挥掌就朝那女子打去,那女子应声倒地,嘴角流出了血,低下了头,却一声不吭。幸而是不会武功的!

“大公子,你怎么样?你哪里不舒服?”

“我,我中了药,快带我去找小妞,她有办法!”

小白顾不得地上的女子,为免她逃跑,给她点了穴后,拿起地上的一块还有水迹的碎片,背起唐风就往宁未雨的院子奔去。

未免惊扰了别人会坏事,小白用轻功跃进了院子,绕过守夜的下人,进了屋内,敲里间的大门。屋内,唐黛,小青,宁未雨,宁嬷嬷三人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全醒了。

“嬷嬷,你去看看,看样子是有急事?只是,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宁未雨从床上坐起,披了衣服对着同样也起了床的嬷嬷道。

“小青,你快出去看看,谁出了什么事?这么晚,敲门这么急!”唐黛也披衣坐起,吩咐小青。

小青与宁嬷嬷同时开了房门,正要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小白感觉到背上的唐风已经像烧红了铁似的烫人,嘴里还一直在叫嚷着“好热,好热!”,已经等不及,自己推门进来了。

“小青,快,快,公子中毒了!小姐在哪?快让她救公子!”小白对着开门出来的小青急得直嚷嚷。

“中毒了?公子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会中毒?”

“一时半会说不清,等会再说。”

“小白,快将大哥背进来。”屋内的唐黛已经听见了二人对话,穿衣起来了。

宁未雨忙也将自己的衣裳穿好,随着宁嬷嬷一起走进了隔壁唐黛的客房中。屋内,唐黛已经在给唐风把脉。又接过小白手上的瓷片闻了闻,脸色黑了下来。

“小妞,风哥这是怎么了?中了什么毒?”

“小青,小白,你们二人去门外守着。宁嬷嬷,宁姐姐留下来,将门关上。”

“宁姐姐,我……小妞要对不起你了!大哥中的是最恶毒的媚药,没有解药,无法可治,必须与女子交合才能解了他的毒,否则大哥的性命就危险了。我现在必须让小白去给大哥找个女子,给他解毒。宁姐姐,对不起!”唐黛红着眼抱着宁未雨解释了一番。

“唐姑娘,这怎么行?……这,我们小姐心里会很难受的。”宁嬷嬷一听,心中不舒服起来。

“嬷嬷住嘴!风哥的性命重要……这时候还计较那些干什么?!”

“宁姐姐既然同意了。那小妞我……”

“慢!将你大哥抱到我房间里去。”

宁未雨想到什么,狠狠心道,风哥救了她的命,又赤诚待她,这身子迟早都会给他的,也不在意是今天,还是洞房那天,更何况是要救他的命。

“小姐,不可……你不能这样做!万一成亲以后,因此事姑爷轻慢点,你们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宁嬷嬷明白小姐要做什么了,忙跪下求她。

“宁姐姐,你……我……”

此时的唐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若她爽快的就答应,那就太不近人情了,为了救自己的大哥,不顾宁未雨的贞洁和想法,因为她必毕是古代的女子,同样将贞洁看得重过生命。如若不答应,真的替大哥找了别的女子,大哥醒来后,肯定会愧对宁姐姐的,宁姐姐会不会由此心里起了隔膜?

“你们二人不必说什么,我主意已定。嬷嬷,你快起来,还跪着干什么?”宁未雨打定了主意,将宁嬷嬷从自己脚边拉起。

“小姐……但愿姑爷以后能对得起你对他的这一片真心!……”宁嬷嬷知道劝不动小姐了,站在那抹起了眼泪。

此时在唐黛床上的唐风已经忍到极限了,一丝理智也无,嘴里叫着热,双手撕扯着身上的里衣,胸膛上肌肤都裸露出来了。

“小白,小白……进来。”宁未雨叫守门的小白。

小白推开门,探头看着屋里,他耳力好,屋时商量的事,他都听明白了,眼神有些钦佩看了眼宁未雨。

“将你们家大公子抱到我房间里去!”宁未雨说完抬脚出了屋,回到自己房间里。

小白再拿眼看着小姐,不知道是抱还是不抱,见唐黛对他点头,忙将唐风抱了放到了宁未雨床上,低着眼皮,快速的退出了屋子。

宁嬷嬷心里叹了口气,从床头柜子的底层拿出一块洁白的布,给了宁未雨,叮嘱了她几句,将房门关紧,退了出来,不放心的守在门口。

隔壁的唐黛坐在房间里,也无心思问小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焦急的等着隔壁的情况。小白,小青二人也垂着手站在唐黛身后,都不说话。今天大公子在他们的保护下,竟然着了道,他们无法向小姐交差辩驳什么。

房间内,宁未雨替唐风脱了衣衫,咬咬牙,将自己的衣衫也褪了干净,爬上床主动抱住了唐风。已经是神智不清的唐风,浑身热得似在火中烤,这突然一片阴凉靠近了他,似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凭着人的本能,压住了宁未雨,在她身上啃咬,肆虐……

听着房间里传出宁未雨大声的喊痛声,宁嬷嬷一脸老泪,心痛得揪在一起。姑爷在这种中了药的情况下,肯定不知道怜香惜玉,只管自己的感觉,小姐又是第一次,要受老罪了。小姐的命怎么这苦?!

夜太静,隔壁的三人也听见了宁未雨凄厉的叫喊声,唐黛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救大哥,却让自己最好的朋友了受着罪!坐在那心中也难过的不行,用双手烦躁的抱了头,她定要让那下药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难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宁未雨的声音哑了下来,不再喊了。外面等着的四人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而在院外值夜的丫头,却一点没有发现屋内出了事,正偷懒睡得香甜。影子在暗中守着,也没人能过来偷听。

屋内,唐风的动作停了下来,满身的汗水如雨淋过,毒素随着他的汗水排了出来,身上的高温也降了,脸上,眼睛内不正常的红色也消失了。此时,正一脸苍白,眼睛茫然的看着身下的人,眼睛半天也没法聚焦,脑子里也没有了思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自己又是谁?

“风哥,风哥……你好些了吗?”宁未雨只觉全身被千锤万砸过般,痛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还是忍着痛,担忧的问唐风。

“我,我这是……在哪里?”唐风依旧没有回过神。

“风哥,风哥,是我啊!我是未雨啊……你不认识我了?呜,呜……”宁未雨见唐风竟然不认识她了,又害怕得哭了起来。

“未雨,未雨,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在你这儿?”看到宁未雨的泪流下,唐风心痛了起来,思维慢慢回了脑子,眼睛动了动,不相信的看着*着的自己,还有身下同样*着,他心心念念想要娶回家的女孩。

“你中毒了,是小白将你背到这来的,你吓死我了,风哥。呜……呜……”宁未雨也顾不得身上的痛疼,趴进了唐风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唐风脑子短暂的短路后,终于想起来了,他喝多了点酒,然后醒来时,感觉到口渴,就让外面守夜的丫鬟倒水给他喝,可是水喝下没一会,他就觉着不对劲,然后那个丫鬟就在他面前脱了衣裳,他感觉到浑身燥热,想去抱住她,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他会对不住他的未婚妻未雨,于是他挥手打破了喝水的杯子,然后……好像小白来到他的房间,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未雨,雨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别哭,别哭,我吓到你了。是小白将我背到这的?”唐风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侧身躺下,心疼的将宁未雨紧紧的搂入怀里,问她。

“恩,是小白背你来的,他背你过来时,你已经不认识人了,好吓人!……”

宁未雨将事情的经过,以及唐黛的建议,她的决定全部都跟唐风说了一遍。唐风感动的将宁未雨紧紧的抱着,心中的幸福无以言表。

“雨儿,我嘴笨,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表达此时我心里对你的感激,虽然你是我的未婚妻,但你可以选择不救我,你救了我,我绝不会恩将仇报的在婚后为此事轻慢于你。我唐风发誓,这辈子只对宁未雨一个人好,一生一世一双人,如若起了二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风哥!……我,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如果我让别人来救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听着唐风在耳边的誓言,宁未雨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虽然遭了罪,但是她完完全全的得到了风哥的心。

“雨儿,解毒时我……我是不是很粗鲁?你,那,那儿会不会很痛?等会,让,让小妹给你弄点药涂涂,知道吗?”唐风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结结巴巴的关心着怀里的他的女人。

“恩,好痛!你一点也不温柔,像要将我撕了似的!我又痛,又害怕……”唐华害羞的红了脸,羞答答的看了眼唐风,在他的怀里状告着他的罪状。

“对不起,雨儿,我让你遭罪了!我能再好好的亲亲你吗?”唐风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宁未雨,轻声的询问她。

宁未雨害羞的点了点头,唐风心中激动,带着无限的歉意,轻柔的吻上了宁未雨的双唇……

房间外的宁嬷嬷,唐黛听见里面有宁未雨的哭声,都急得抓耳挠腮,但又无法进去看里面的情况,只得在外面干着急。后面又听到二人轻声的说话声,似还有唐风道歉的声音,几人心上的石头落了地。

毒解了,唐黛放了心,接下来就是得好好将那始作俑者,拎了出来,鞭打,刀砍,剑刺……娘的,我不犯人,人却来犯我,给姐我好好等着!

“小白,你现在可以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唐黛冷着脸瞥了眼小白一眼。

“小姐,是这样的,半夜里我听到大公子的声音,是找守夜的丫鬟要水喝……那个丫鬟受了我一掌,被我点了穴道扔在那了。”小白将发生的事,一一的仔细的跟唐黛说了一遍。

“小青,你轻功带我过去,走,看看是何方神圣,敢算计我大哥!”

小青,小白二人运了轻功,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唐黛回了客房小院,进入唐风睡的房间,但里面却是人去楼空,除了一地碎碗片,提醒着三人,的的确确发生了这件事外,地上的人却跑了!

“小姐,他们有暗中协助的人,看这事情败漏,我们又没人守着,悄悄将人带走了。”小白看了看空空的地上,对着唐黛道。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能熟悉掌握府里情况的,必定是府里的人。而府里对我们心生仇恨的,想算计的,也就那些人。既然人跑了,我们先回去。我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

三人又悄悄的回了宁未雨的院子,进门后,听见宁未雨叫了宁嬷嬷进房间,然后宁嬷嬷出来告诉唐黛,唐风没事了,让小白去将唐风依然背了回去,回去沐浴换了衣裳,好好休息。小白随着她进了房间,唐风自己已经将衣裳穿上了,等着小白扶他回去,那药太霸道了,他浑身软得没力气行走。

小白将唐风背在背上走出了房门,唐黛走过来,安慰哥哥不用担心,一切等他休息恢复了身体再说,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回客房去,不要让其他人发现了异样,损坏了宁姐姐和他的名誉,唐风朝妹妹点了点头,示意他都懂。

唐风被小白背走了,宁嬷嬷也打了热水为宁未雨擦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被褥,心痛的扶她躺下。

唐黛走了进去,拿了一个小瓶的药膏,给了宁未雨,在她耳边轻轻的叮嘱了一句,说是用了,那里就不疼了,宁未雨红着脸说她知道了,打开瓶盖子,用手沾了些,躲在被子里将那里全涂上,果然半晌后,火辣辣的痛就消除了大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