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折腾了大半宿,大家都累了,唐黛爬上床,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第二天,唐风,宁未雨都未起床吃早饭。借口是唐风酒喝多了,宁未雨身体不舒服,要歇着。

宁知府问唐黛,二人要不要紧,唐黛说她给看过了,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宁知府听说没大碍,也就没再追问,出了府去了府衙。

唐黛吃完饭,带着小青,又去了客房院子里看了看唐风,见他还是睡着的,没惊扰他。

江姨娘回到自己的院里后,又发了一通脾气,直骂两个废物,药都灌下去了,还没得手。

两个废物,一个指的是丫鬟小红,还有一个就是诛魂阁派来协助的她的人。

这一个没有前一个会哄她开心,受她宠,所以做点事,老被她挑三挑四的,这次让他办点事,又办砸了,没用的东西!办事没用,其他的事也没用,整个就一块木头疙瘩。

还好的是,这次发生的事,她发现了唐家兄妹的实力,原来二人身边都有高手保护,而且那村姑竟然会医擅毒,要不然,吃了那药,不及时发现必须要用了女子解毒才行,就算他被救走了,不死也会成了半个残人,以后再不能行人事,让小贱人守一辈子活寡。

今天那两人都没起床吃早饭,哪是喝多了酒和身上不舒服,必是昨天那随从救了他后,小村姑发现得找女人,小贱人心里舍不得,就舍了自己相救。呵,小红虽没有得手,但也算是让小贱人吃了一顿苦头。

怪不得小贱人身上的毒解了,怪不得小贱人怎么突然跟一个村姑那么要好,那时还跑去那住在她家,住一个月后,就躲到了北方去。小贱人那时肯定是躲去那村姑家解毒去了,才对她起了防心,所以这些年才躲得自己远远的,也所以才会对那村姑感恩戴德,还要嫁给她大哥!要想法子除掉这小村姑,不能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坏自己的事。

唐黛从唐风院子里出来后,回了宁未雨的院子,宁未雨已经醒了,只是身上酸痛,不能起床,还躺在床上。唐黛进去关心的问问她后,又跟她说大哥还在睡着,那药伤身体,回去得给他调养了,又让宁未雨自己也得吃些调养的东西。

“小妞,昨天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知道了么?”宁未雨谢过唐黛的关心后,问了心里疑惑的事,唐黛便又将昨晚的事,从头到尾的给她细说了一番。

“那丫鬟竟然被人带走了?小白有没有说,那丫鬟长的什么模样,是什么样的穿着?”

“他说,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在换班时,前面的丫头应是认识她的,叫她姐姐。”唐黛根据小白的描述,向宁未雨描述了一番。

“是江姨娘身边的丫头,叫小红。呵……她现在知道我防着她,向我下手难了。所以,趁昨天你们才刚到,我也才刚到家,大家不防备,将手伸到风哥身上去了。”宁未雨冷笑一声。

“又是她!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人?!她还真以为,老虎不发虎,当我是病猫啊!他娘的,她找死,姐姐我送送她!气死我了……不行,我得想想法子,让她没了脸,被宁伯伯赶出府去,这样宁姐姐你,我们大家才安全了。这整天的,睡榻边有只毒蝎子威胁着,真不是滋味。宁姐姐,我真是想不通宁伯伯怎么纳了这么一个不容人的在府里。”

“我爹爹还不是还没有发现她的真实面目。而且,她对我爹爹倒是好的,只是看不惯我,看不惯我娘,挡了她,她儿子的路罢了。”

“那我要让你爹爹看一看她的真实面目是何种样子,将她的伪装撕破了,看她还能怎么装?”

“小妞,那你得当心点,需要我,或府里人帮忙的,你说声。将她赶出了府,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恩,你放心吧,我自有主张。”

唐黛在自己的房间,想着怎样才能在不伤害其他无辜人情况下还了回去,解了宁未雨,也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思索半晌后,她突然想到那次在唐家村时,她联系的黑衣人,那这次她也肯定是有黑衣人相助,那就怪不得她将二人凑成双,一起干掉。

唐黛将小白,小青叫来,主仆三人合计了一番,又将影子叫了出来,也交给他一部分任务。府中需要人相助的,叫了宁嬷嬷。宁未雨,宁嬷嬷听了唐黛的计划后,立即答应了,他们老早就恨不得吃了那人的肉,喝了那人的血,帮这点小忙算什么!

商量好后,晚上,小白和影子拿着唐黛白天准备好的东西,向着黑夜出发,干活去了。唐黛也没睡,带着小青去了唐风的院子,看看的他情况如何,再就是怕小白不在,怕有些人贼心不死,大哥现在身体虚弱,再中了手段就玩完了。

一个时辰后,小白,影子二人回来了。

“小姐,果不出你所料,那江姨娘身边果真有高手联系她!我和影子在那隐藏了大半个时辰,见有一黑衣人从府外匆匆入了府,然后朝江姨娘的院子里行去,我与影子便跟随了上去,等那人进了江姨娘的院子,便将其堵在里面,抓了起来。此人的武功不俗,我与影子合伙才将他拿下,然后给二人都吃了你给的东西。现在药性已发作了,两人在床上……”小白向唐黛禀报。

“很好,那接下来就该让宁嬷嬷出面,惊动府内的人,无意间发现这事,然后让管家报给宁伯伯。呵,呵……江姨娘,整日里打雁,总有一天会被雁啄瞎眼睛的!走,回宁姐姐那。”

小白留下来照顾唐风,影子又回了暗处,唐黛,小青回了宁未雨的院子,告诉宁未雨,宁嬷嬷,接下来该府里的人出面了,宁嬷嬷应了声,手里拿着宁未雨从北方带来的土特产,精神十足的往江姨娘的院子里走去。

只是,看着宁嬷嬷出去的背影,某黛暗搓搓的想着,她好想去看看那江姨娘狼狈的模样,还有,那,那激情四射的……肿怎么办?她好想去啊!可是她的轻功还不足够她稳稳的飘了去,还不被人发现。于是,扭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小青。

“小青,我想去看热闹!你带我去,好不好?”

“小姐,你要看热闹,等一下再去,现在不行。”小青跟着唐黛这么久,怎么不知道抽风的小姐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

“小青……好小青,你带我去嘛,我现在就想去看!”唐黛噘嘴,向小青撒娇。

“小姐,不行,这我不能答应你。你是小孩,看了长鸡眼。再说,要让大公子,夫人知道了,我小青以后就不能跟着你了。”

“小青……你好小气。哼!”

唐黛见撒娇都不行,一扭头,假装生气了。小青看着耍了小脾气的小姐,抽了抽嘴角,但依然,果断的不妥协。

就别说夫人,大公子知道了会怎么样,这要让凤世子知道她带着小姐去实地观摩春宫图,她的小命可就没了。

“小妞,你非得现在去看,为啥?”宁未雨疑惑的看着这主仆二人,一个非去看,一个非不让看,还闹别扭了。

“嘿嘿,宁姐姐,你去不?我俩一起去看?让你看了保证解气,心里的恨也没了。”唐黛耍赖不成,又心生一计,诱惑宁未雨一起去。

“雨儿小姐,你别听我家小姐的。她人小,孩子气,对什么都好奇。想凑热闹,又不急在这一时,等宁嬷嬷回来了,我们不就可以去看了。”说完,还俯首在宁未雨耳边轻声说了两句。

听完的宁未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黛,这小丫头,脑子回路与别人的就是不一样!居然要去看江姨娘与男子……,要去看那事!这小丫头片子,还知不知道害羞二字怎么写?啊!

“噗……小妞啊,小妞,我真是服你啊,你这小丫头就是什么事都敢做敢想啊!”宁未雨看着正在拿眼瞪小青的唐黛,“噗嗤”笑出声来,好笑又无奈的摇了摇了头。

“小青,你竟然出卖我?你以后不要跟着我啦,你跟着宁姐姐去。哼,臭小青,死小青……不带我去,还丢我的脸,我不理你了!”唐黛见宁未雨笑了,没脸的嘀咕着,抬起屁股,侧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下决心,再也不要理小青了!

宁未雨与小青对视了一眼,促狭的笑了。小青知道小姐一会就好了,也不跟进房间哄她,随了她去。

一晌后,宁嬷嬷的声音出现在房外,唐黛立即忘记了自己在与小青赌气,一听,抬起脚就往外跑去。

“宁嬷嬷,事情怎么样?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唐姑娘,事情按照你的计划顺利发展着呢,我装作送土特产,进了她的院子,她呀,正在床上与那人……我走时,管家来了,去请老爷去了,现在估摸着老爷也快到了,半个府里的人也应该都知道了。”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宁姐姐,宁嬷嬷,走,我们以关心的名义瞅瞅去,不要让宁伯伯对我们起了疑心。”

一行人施施然,往江姨娘住的院子,慢慢行去。小青在前面掌着灯带路,晕黄的灯光在黑夜里明明灭灭,闪闪烁烁,散发着神秘的光芒,似猜不透的人心。

一行人,刚至了院外,就听见院内有吵嚷声,唐黛一听,是宁知府大发脾气的声音。

“江平儿,你这不知廉耻的女人,竟枉顾妇德,在府里私会男人。我要休了你,滚回你江家去……”

唐黛一行人走进院内,院中丫鬟婆子已然跪了一地,那江姨娘披头散发,赤着脚,身上为了遮羞,裹了一床被单,正低着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任宁知府咒骂,并不出声求饶。

因为她知道求饶,任何的辩解都没用,老爷一来,给他们二人堵在床上堵了个正着,他的属下还是被愤怒的老爷从她的身上掀了下来,二人在床上的情形,老爷看得是清清楚楚。

她的左边,跪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同样身上未穿衣服,低着头不说话,只下身裹了条亵裤遮羞,脸上身上都是女子的指甲抓挠出来印痕,看来前面的战况极为激烈,是江姨娘兴奋所致吧!

“爹爹,你消消火,就一姨娘而已,爹爹喜欢,再纳一个年轻漂亮的进府就是,不值当为了这种事这种人伤了自己的身子。嬷嬷,端条凳子给爹爹坐下。”宁未雨接收到唐黛的眼神,上前力劝宁知府,顺便火上添油了一把。

“雨儿,你来啦!唉,这不要脸,妇德败坏的女人,让你爹爹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宁知府就着宁嬷嬷端来的凳子,坐下,伸手拍了拍女儿安慰他的小手。看来,他一直坚持不给这不要脸的女人扶正是对的,整个府里也只有雨儿对他这爹爹是真心关心的,还有雨儿的娘,才是最爱他的女人,才值得永远坐那正妻位置。

“小妞,让你看宁伯伯的笑话了!”

宁知府看着女儿身后的唐黛,一脸怒色缓和下来。

那低着头的江姨娘,抬起头,一双眼睛阴毒的看着唐黛,她醒来就知道坏大事了,一不小心着了这小贱人的道,若不是这村姑有这个势力,府里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她和自己的属下下了药,还让老爷亲自来捉奸。

唐黛瞥了眼江姨娘,挑了挑眉,回了她一个眼神,挑畔,这事就是姐干的,怎么样?这味道还不错吧?这药可是她费了一下午的时间才配成的,给了你舒服的享受,是不是得感谢姐一番!

江姨娘看懂了唐黛的眼神,心中恨不得此时就将唐黛撕了,可是为了让宁知府不看出她的异样,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低了头,只是没人看到她低垂的眼帘下,闪过一道杀机!

“宁伯伯,说什么话呢。我们不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宁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宁伯伯家的事,也是我家的事,哪有谁看谁笑话的。”唐黛机敏的回了宁知府。

“好,好,有小妞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管家,将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捆上,等江府来了人,女的让他们带回去,男的卖了。还有这院里的丫鬟婆子,也远远的卖了吧。”

“是,老爷。奴才这就办。”

“爹爹,走吧,咱们回去。这天冷,你可别冻坏了身子,明天还得去府衙里忙呢。管家会处理好的,走,我扶你回去。”

宁未雨扶着宁知府出了院子,宁嬷嬷在前面掌着灯,体贴的送了宁知府回了自己的主院,一如夫人在世时,宁知府晚归一样,宁知府心里泛过一股不明的滋味,心中更是恨那无耻的江姨娘。

唐黛却未跟上去,留在了院子里,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院中跪着的二人。院子里跪着的丫鬟婆子也被管家吩咐了其他的下人,给带下去关了起来,等明天发卖。院里就剩下管家,唐黛主仆,还有那二人。

“管家伯伯,我想与江姨娘私下说两句话,不知道方便不?”唐黛客气的与管家问询,征求他的意见。

“唐姑娘,你尽管问,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到院外守着,你慢慢问,不急。”管家就是管家,他怎么不知道今天这事有内幕,宁嬷嬷可是暗中与他隐晦的打过招呼了,主子间的斗争,他不问,只管干活吃饭。

“谢谢管家伯伯。”唐黛道谢。那管家果真转了背,走出院门,还体贴的将院门带上了,守在门外等着。

“江姨娘?哦,以后不能叫姨娘了,你被宁伯伯要赶出宁府了,不是这府中的姨娘。恩,对,你叫江平儿,江平儿,怎么样?这报复你的手法,你是不是感觉到很熟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