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天这么冷,夜这么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个贱人,泥腿子,你以为你这样,我江平儿就认了输?你放心,就凭这事,你赶不了我的,等江家人来了,我还会留下的。不会如了你的愿,趁了你的心。”

“呵……是吗?那我杀了你两个呢?你觉得就凭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再加上你身边有个二流武功的下属,你能逃得掉?”

“呵……唐小妞,你这小村姑是想用死威胁我吗?我江平儿可从不怕死,此时,就算你杀了我两个,也有人为会我们报仇的,不会让你的日子好过!你,还有你的家人,可得当心头上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会被人拿掉了。”

“不怕死!恩,诛魂阁里出来的杀手,当然不会怕死,也当然会有人替你们报仇。只是啊,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既然你们对我,我的家人动了杀心,我为什么还要放过你?不过,我还得提醒你啊,你在这府里的儿子,不知道是不是宁伯伯的?还是说,是眼前这男子的,亦或是别人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二人是诛魂阁的人?你个贱人,杂种,你不得好死!所有的事都是我做下的,我的儿子是无辜的,你如若动了他,我就是死了,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动他,也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二人偷情被宁伯伯抓了后,觉得没脸活在这世上,所以,双双谢罪自杀。如果你二人做到了,我就答应你,不动你的儿子。但,也得他以后好好的做宁伯伯的儿子,不给宁姐姐,宁府惹事,不犯到我手上来,否则,我也不会心软的。怎么样?你是选择保住你儿子自杀呢?还是等我们杀了你?不过啊,我既然能弄清楚了你的真实身份,我可就不会怕了你那什么诛魂阁!”

唐黛因凤容若与她详细了的说过诛魂阁的事,又因白少奶奶表妹下毒的事,对江姨娘的身份也存了怀疑的她,看她无所畏惧的样子,大概断定她会是诛魂阁的人,没想到她猜测是准确的,听她这一说,江姨娘已是方寸大乱,直接就承认了。

“……”江姨娘与那男子,二人都沉默着。

谁不怕死呢?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她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年华没有度过,还有大把的福没享受过,她还没有爬上宁府夫人的位置,她的儿子还没有成为宁府的嫡子。她不想死,她一点都不想死!

唐黛也不催,抱着手站在夜晚的寒风里,冷冷的看着二人,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尤若从九冥之地爬出来的索命使者,从没有让人会觉得她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就连站在她身侧的小青,也感觉到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从来不主动去害人,但是她有自己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她的家人。谁动了她的底线,那就得做好被她疯狂报复的准备,她准备动手报复了,从来就不是轻的,她会要了你的命,没有要你命,那你不死也会脱层皮,只余下半条命,苟延残喘!

“想好了吗?我的耐力是有限的。天这么冷,夜这么黑,风这么急,我得回去裹着我的大被子,睡暖和觉呢!”

“我杀了你这贱人!是她招惹了你,我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害我,还要我死?”江姨娘身边的男子抬掌向唐黛拍去。

只是他的掌风还未拍向唐黛,只见黑影一晃,暗处的影子已经飘到他的身边,接了他一掌,三招过后便点了他的穴道,制住了他。

“你个蠢货,她能这样不费力的就将我二人算计了,你以为她身边就一个会武功的丫鬟吗?”江姨娘不屑的看了那被带累的下属一眼,骂道。

“呵……我跟你是无仇无怨,但是我跟你们诛魂阁有啊!你们诛魂阁的人,三番两次的刺杀我,害我。还有,你刚刚不是准备要杀了我吗?那们现在就是有仇有怨了,是一掌之仇!行了,我也没时间跟你们瞎扯了,到底怎样,给个痛快话。还以为诛魂阁的人,也至少算得上是个枭雄!可是啊,远闻不如见面,这面对生死磨磨蹭蹭的样子,我看呐,倒像极了狗熊!”

“不许你侮辱我们诛魂阁!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男子一听,愤怒,却无可奈何,装腔作势一番,又沉默不说话,低了头。

“唐小妞,希望你说话算话,我用我的命,换我儿子的命,他是无辜的,他还小,什么都不懂。我用我的命还了你我的恩怨,若是你以后有什么仇怨,尽管去找诛魂阁报仇,不要伤我儿子。”

“我说话算话。我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是我也会一言九鼎!你死了,我二人的恩怨立即了结。至于怎么死,你二人不用我教吧,要死就得死像了,不要让宁伯伯,管家怀疑到了什么!否则,我的话,也不会作数的!”

“在我死前,我要再见我儿子一面,你们将他带到这来。这点要求,难不倒你们吧?”

“当然可以,这请求不过份,我会安排人带他来见你。”

唐黛说完,让小青将管家请了进来。

“管家伯伯,二人就交给你了,我与他们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我回宁姐姐的院子休息了。”

唐黛说完,带着小青走出了院子。

“唐姑娘慢走!”

管家送二人到院门口,关了院门,返身回了院内。他得给二人关进房间里去,再派人看着,免得他俩私奔了!唐黛要知道此时管家伯伯的想法,估计得要笑抽风了!

唐黛回到宁未雨的院子里,宁未雨,宁嬷嬷也回来了,二人高兴的走上前拉着唐黛的手,直夸唐黛的小脑子聪明,这计策简直天衣无缝,爹爹彻底相信了,说是在回去的路上爹爹一路上还气愤的说,一定要将江姨娘休了,这女人太让他丢脸了!

这下,她们也不用担心,身边整日里有个人盯着,日防夜防的,提心吊胆,为了避着,还得离家背井的去了北方。这明天就要赶出府了,二人怎么能不高兴?!

唐黛见二人高兴,身上的戾气也早消散了,微笑着看二人一脸开心的模样,叮嘱二人今晚好好休息,明早起来看好戏,会有一场意外的惊喜等着她们的,宁未雨二人以为是看江姨娘被赶出府的大戏,也就没有追问唐黛。

唐黛叮嘱完,也回了自己房间。宁姐姐二人想得还是太过简单了,江姨娘岂肯那么轻易的就被撵走,所谓蛇打七寸,若不是掐住了她的儿子这条命门,她怎么会肯轻易就范!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唐黛还未起床,外面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吵嚷声,忙穿衣起了床,看是不是她预料中的事?小青比她早起,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正如你所料,江姨娘果真在房间内用被单撕成的布条自缢了!你昨天就问了她孩子是不是宁知府的,还是其他人的,她就害怕你动了她的儿子,而且真的乖乖的寻了死。那是不是就可以断定,这孩子真不是宁知府的?而且,不是宁知府的,会是谁的孩子?”

“其实,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正中靶心!我昨晚,后面没再问关于孩子的事,是因我知道问了也白问,她不会说的。所以我拿她的命来赌,没想到我赌羸了。当然,她做到了,我也会信守我的诺言,孩子的事暂时不告诉宁伯伯。因为她自己的拖累,宁伯伯不会看重这个孩子的,宁府的一切都与他无缘了,说不定宁伯伯还会将他远远的送走,免得在他的眼前晃,就想到江姨娘给他戴绿帽子的事。这府里又不止他一个庶子,另外还有两个姨娘也为宁伯伯生了儿子,宁伯伯不缺儿子!”

“小姐,没想到,你昨天就想到了这么多啊!预料江姨娘一定会屈服。”

“小青,我也是没法子。她三番二次的害宁姐姐,我早就有除了她的心思了。只是那时也不过是想,想个法子将她赶出府去。直至这次她对我大哥动手,而且我她对我,对我的家人起了杀心后,我不能再对她手软了。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狠心!”

“不过,小姐,那男子却是强行冲破了影子给他点的穴道,逃走了,但肯定受了重伤。因为影子的点穴手法极重,一般人是冲不破的,那人为了捡了条命,自己的武功毁了都不管了。”

“逃了就逃了,没有武功逃走了,也是废物一个!与他没有深仇大恨,我也没想一定要要了他的命!”

“小妞,小妞,你还没起来啊?你知道吗?江姨娘竟然畏罪自杀了,那男的也不管她,也自己跑了!”宁未雨急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着唐黛就嚷嚷。

“恩,我听小青说了,她作恶太多,这东窗事发了,害怕宁伯伯知道得更多的,干脆死了,也是好事。”

“哦,你知道了,好吧。”

“宁姐姐,你今天身上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这一听那个恶毒的死了,我就全好了。”

“呵……那就好,也不知道大哥今天怎么样?昨天一天都在昏睡着。”

“他啊!也,也,好多了。我已经去看过他了。”宁未雨红着脸结结巴巴道。

“哈……还是宁姐姐关心大哥,我这做妹妹的不够称职啊,这时候还在床上睡懒觉,我也得起来了。江姨娘那边怎么处理的?”

“我爹爹也已经知道了。让管家伯伯通知江家人来看,将事情说清楚后,就让管家伯伯派人拉去埋了。她一个姨娘,又不会办什么花样。再说,她做的事,江家人也张不开口说啥,她在家江家又不是什么正经嫡女,也是姨娘生的庶女,不受重视。”

二人再说了会话,唐黛起来后就去了大哥的院子里,唐风已经醒了,唐黛为他把了脉,媚药的毒素已经解除干净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当天,因为江姨娘的事,宁知府没有去府衙,江家人的来了,宁知府将整个事情说了,然后再带着他们去验了江姨娘的尸体,的确是自己自杀后,江家的人也没脸提什么条件,只说了后事任由宁知府处理,来人就全部离开了宁府。

等宁知府将江姨娘的事情处理完毕,唐黛瞅了空,就让媒婆带上了请期书,去找了宁知府,宁知府也没有为难,或是说什么话,自己将两个日子进行了对比后,选择了五月二十这天做为唐风与宁未雨成亲的日子,并亲自写了复书。

收到复书的唐黛,唐风高兴的去了街上,买了礼烛,礼炮,喜饼等送回了宁府,宁未雨见二人喜饼都送来了,知道于归的日期爹爹定在了五月二十,更是害羞不已,见到唐风,那含情脉脉的小眼神,看得唐黛赶紧逃了,让二人你侬我侬去了。

事情都办好了,本以为这次能在庆安府好好逛逛的唐黛,因为江姨娘的事,也提不起兴趣逛街了,再说唐风的身子暂时还不能太劳累,也就不辛苦大哥陪她出去了,第二天,就与大哥向宁知府,宁示雨告别起程回长安县。

宁未雨虽然依依不舍,但是又没有法子留二人,这快过年了,小妞回去家里还有许多的事要做。就一直叮嘱唐黛,年后春天暖和了,有空一定要来庆安府找她玩,江姨娘死了,她也不用避着,再往北方舅舅家去了。

腊月二十二,在一场大雪前,唐黛一行几人终于赶回了唐家村,李氏见儿子闺女回来了,放下了心里的担心,因为天上的雪前面还是飘着雪絮,这一会就下得像鹅毛般的大小。二人若是今天没赶回来,说不定要被大雪堵在路上,过年都归不了家就麻烦了。

又听说请期顺利,宁知府将日子定在了明年的五月二十,高兴的咧嘴笑了。再过几个月,她就有儿媳妇了,而且还是她喜欢的!

“娘,今年家里的几头猪是没法留了,有五个辣椒作坊要发福利,猪肉都要不少啊!这两天家里人都要帮我忙,要不然来不及腊月二十六前,福利准备好,发完,全部让他们歇工回家过年。”

“需要几头就杀几头,家里养着就是为了用的,免得拖了银钱出去买。要帮什么忙,你就说呗,有你大哥,三哥,还有我,大家一起帮忙,会忙得过来的。”

“好,大哥就不让他忙了,他这几天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我等会还得给他开副药调养调养身子,等他身子好了,他得看书做学问,要准备明年的春闱,宁伯伯对他可是寄予厚望呢!。娘,三哥呢?我这回来一个时辰了,也没见着他的人。”

“恩,不差你大哥一个,让他忙他的。你三哥去静儿家了,这些日子除了家里办年货,让他陪我着去了两趟长安县城,他都在那陪着静儿,白天在那看书,只回来吃三顿饭,晚上也是在那睡。”

“哦,静儿和师娘好点没?”

“静儿因为有你三哥陪着,性子倒是恢复了些。只是你师娘,太弱了,还是不管静儿,心情稍好点,就吃点,心情不好,两天也不进一粒米,自个儿给自个儿的身子糟蹋完了。我劝了两次,不听劝,后面我也就不劝了。不是我说她,我要是像她那样,你这几个孩子有没有命在,都难说呢!这些年,我不也撑过来了,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哪能完全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也要替别人着想着想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