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唐黛为凤容若庆生辰/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安府属于比较温暖的地区,虽然雪比往的下得多,下得大些,但无大碍,并未成灾。”

“挺好!”唐黛放心的点点头。

二人又聊了些其他的事,唐黛去了厨房,又亲自下厨房,给凤容若做了些他爱吃的菜。这一顿饭凤容若吃得很香,比平日里多加了一碗饭,在京城时,特别想吃丫头做的饭菜。本不挑食的他,在唐家村养伤的那一段时间,丫头总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他,把他的胃都养刁了。

腊月三十,唐家村家家户户都忙着做年饭,吃年饭,享受一年辛苦的劳累成果和家人团圆的快乐。

唐黛家里,也各忙各的,凤容若铺了红纸,唐黛磨墨,在写对联。李氏,王婆子,小姨李竹在准备年饭,唐华则由白次陪着,坐在那做一些手上的活,帮小妹缝红包荷包袋子。李静则被唐绝也接到家里来,正与小双两个人在院外玩雪,堆雪人。

唐风,唐绝二人则忙着里里外外的一些琐碎的事,仙僧则是老样,不是坐在书房里翻翻佛经,就是研究研究棋艺,或者叫小徒弟给他弄点好吃的上去。

唐大贵今年也还是在唐黛家过年,祖屋,唐老头,钱老太几个一起过,他不想回那去,回到那里会让他心里总是感觉难受,好好的一家三口就余了他一个。这在唐黛家过了几年,后面又跟着唐风在京城住,眼界开了,见识也多了,人也有了变化,不再是当初颓废,再后来的沉默寡语的性子。

在唐黛家,帮着做做事,和大家说说话,感觉也很好。只是眼睛时不时的朝唐黛的小姨李竹扫过去,李竹刚开始来的时候,他正一起帮着唐黛小舅在作坊里管理,也就与李竹接触的多些,他觉得她对人很温柔,为人处事也很大方,到后来她在这住久了,才知道她是与相公和离了,具体原因他不大清楚,呆是感觉她人,真的很好。

不知道他对自己……,算了,等过了年,小妞有空了,我得问问她,看有没有那种可能?她小姨虽带着孩子,可是他不嫌弃,只要她愿意为他生孩子,双儿他一起养着就是。

唐黛家每年过年人都不少,今年吃饭又是分两桌,两桌还是大圆桌,若是那四方的八仙桌都会坐不下了,大家忙好,开心的吃年夜饭,照往年那样想睡觉的睡觉,想玩的玩,然后再迎春,唐黛今年选择了睡觉,因为子时起来迎春后,她就不准备睡了,大年初一是凤容若的生辰,去年在这她只是送了个简单的礼物,今年她好好的准备了一下,要为他做一个大大的生辰蛋糕,需要的材料她这两天都准备齐全了,只等着做就好。

子时十二点,大家都起来吃了饺子,放了鞭炮,发了红包。发完红包,其他人都在大厅内玩唐黛教的纸牌游戏。唐黛则一头钻进了厨房,做她的蛋糕去了。

“小妞,你忙什么呢?”凤容若也跟着进了厨房。

“我做个新鲜的吃食,等我做好了你就知道了。唉呀,你出去歇着去,别跟着我在厨房里。”唐黛想给凤容若一个惊喜,不让他在一旁瞅着。

“我为什么就不能呆在厨房里?我什么也不做,就看着你,不碍你的事。”凤容若见小丫头竟然撵他走,挑了挑眉道。

“君子远庖厨!你懂不懂?去,去,出去,别在这碍手碍脚的。”唐黛正在晃动着小手在努力的搅打着蛋清。

“我不是君子!你手上这事,我就可以帮忙,看着你这么吃力,我难受,拿来,我来打,你告诉我注意什么就可以。”凤容若听了唐黛说的话,嘴角不由又勾起一个大大弧度。

“对,对,你不是君子,是小人!你真要帮?那行,这个过程很关键,中间是不能停的,手会累,但得坚持着哈,要不然前功尽弃,来,你来打蛋清,我来加砂糖,开始了啊,朝一个方向搅动……对,就这样。”唐黛站在一边指挥着凤容若打蛋清,开始放了少许盐后,然后了隔些时间,就加些砂糖。

蛋清终于搅好了,凤容若停了下来,惊奇的看着盆子里浓浓的液体状的东西。

“黛黛,做这个好像挺有趣的!你那小脑瓜子,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些新奇的做法。”

“哈哈,有趣吗?我也觉得很有趣的。……你不是一直知道的,我聪明啊!有啥我想不出来的。”唐黛对于凤容若的好奇打着哈哈。

余下的事,唐黛自己亲力亲为的做了,凤容若还是被她赶了出去。一个时辰后,一个大大的蛋糕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外面裹着一层白色的奶油,奶油上面唐黛还用红色的食用自然色素在上面标了四个大字“生辰快乐!”,还用胡萝卜雕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小老虎,站立在蛋糕上面,旁边有绿色的胡萝卜叶衬着,看着就又看又好吃的样子。因为凤容若的生肖是虎,所以唐黛才雕刻了这么一只可爱的小老虎。

“来,来,大家都过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个大大的圆圆的吃食呢,叫做生日蛋糕,是为了庆祝生辰时吃的,我也是偶尔在一本书上看到,学了下来。今天呢,是我们凤容若凤世子的二十二岁生辰,所以我做了这蛋糕庆祝他生辰快乐!祝他年年有今朝,岁岁有此时,一生快乐,顺意!”

“哇,这大大的蛋糕好漂亮啊!就是不知道好吃不?祝大哥哥生辰快乐,年年有好吃的,好玩的!”一边小小的双儿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蛋糕在吞口水,但还不忘记祝福凤容若。

“啊哦……好好看,师姐,为什么静儿生辰师姐不给我做这么好看的蛋糕,等今年生辰,静儿也要这漂亮的蛋糕,要比这还要漂亮,还要大!祝大哥哥生辰快乐,祝大哥哥找个漂亮的大姐姐做媳妇!”

“小徒弟你这也太厚此薄比了吧,师傅我住在你家三年,你每次都小气巴巴的做点小个儿的蛋糕给我吃,怎么没见你给我做个大蛋糕过个生辰啊!虽然老头儿我早就不记得自己的生辰是哪天了,可是你随便挑个日子给我过嘛!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不过,臭小子,我虽然非常非常的羡慕和嫉妒你的好命,但是还得向你说句,生辰快乐!”

“祝凤世子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朝,岁岁有此时!”唐黛家的一众人都向凤容若道贺。

“祝世子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朝,岁岁有此时!”凤容若的属下,楚陌一干人也忙祝贺主子的生辰。

“谢谢大家,谢谢黛黛丫头,小双儿,静儿,师傅……谢谢大家!”

凤容若开心的向大家道谢,满脸的笑容,哪是大家平日里看到的那个给人感觉清冷淡然的世子,此时的他,就是一个洋溢着幸福和帅气的大男孩。

凤容若谢过大家后,朝唐黛感激的瞥了一眼,原来小丫头辛苦的忙碌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给他过一个难忘的生辰!怪不得前面小丫头问他生肖是什么后,就动手刻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小老虎,还骗他说是她没事刻着玩的!

“哈哈,大家分吃蛋糕啦!寿星过来,这蛋糕要由你切开分食的。”

凤容若走到蛋糕旁边,唐黛教他将蛋糕切了,第一块切开给了仙僧,第二块给了李氏,第三块让他自己切了给自己,凤容若却将那块放到唐黛面前的碟子里,说她做蛋糕辛苦了,理应先给她,接下来才给自己切了小小一块,放在自己面前的碟内。

蛋糕虽大,但是经不住人多,等众人一一分下来,一只大蛋糕就分完了,大家都说好吃,特别是仙僧,直叫吃得不够,让小徒弟必须给他也挑个生辰,给他做个蛋糕,唐黛看着师傅恨不比在那乖乖的吃着自己那一份的双儿,还要小,还要吵人,不禁眼角抽搐,怕被他烦,只好答应了,到时候再给他做一个,仙僧才作罢,闭了嘴,还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还没吃完的,恨不得流了口水,唐黛无奈,只好将自己的那份切了大半,给了他。

凤容若见唐黛碟子里没了,将自己的也切了一半,放到她的碟内。唐黛接下他的蛋糕,看着他笑了笑,说以后有机会再给他做一次。

因为唐黛的用心,做了这个蛋糕,凤容若的这个生辰过得不仅他是快乐的,连带着大家也一起开心着。大家分食完蛋糕,天也大亮了,新的一年来到了,但因为下大雪,外面积着厚雪,大家也就不去踏春了。

吃完早饭,望着外面的厚雪,唐黛决定带着大家出去玩雪,堆雪人,又跑回自己房间里,拿 了她特地找木匠做的滑雪板,扛着下了楼,然后呼朋引伴的,双儿,静儿,都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跑去。

于是,唐风,唐绝,包括凤容若,楚陌也被她们吸引了,跟在几人身后,要看唐黛又玩什么花样。唐黛找到一个小山坡,站在木滑板上试了试,然后身姿优美的跃起,从坡上滑了下去,大家看着她英姿飒爽的模样,衣角翻飞,青丝飞舞,都傻了眼,还有这种玩法的?!

凤容若看着唐黛尤若一只小精灵,在雪坡上,在天空下飞舞旋转,美得让他忘记了她是一个凡人,疑是天上派来的天使仙子。一旁的楚陌也不得不惊叹,这唐姑娘什么事要么不做,要做的都会闪瞎了他的眼。你看看世子,看着唐姑娘的呆雁样,魂魄都被她勾走了!

唐黛玩了半晌后,停了下来。

唐绝,李静,双儿都抢着上前去,争着要先玩,唐黛便让几人排队,一个一个的学,其他人的也不要干等着了,在边上堆雪人,打雪仗玩。顿时雪坡上下欢声笑语,热闹起来,将村中的孩子都引过来了,唐小郎也跑了来,跟在李静几人身后,规矩的排着队一起玩。

娘可是说了,小妞姐姐照顾他们家,又照顾姐姐草香,才让家里有钱让他去镇上学堂读书,爹爹又不管他们,整天在外游手好闲不赚银钱,全靠娘一个人挣钱,他得乖一点,听话点。

看着大家玩得热闹,凤容若顿时玩心大起,从雪地上抓了一把雪,扔到唐黛身上,唐黛一瞅,呆了一晌,凤容若这高冷的,装逼的,竟然也会跟她们一起打雪仗?反应过来后,也从地上抓了两把雪,一把扔向凤容若,一把扔向凤容若身边的楚陌。

唐黛现在可是练过的,手头很准,扔向凤容若的一把,因为他有准备,急跳开了,而扔向楚陌的那把,楚陌可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实打实的雪全灌进了他的脖子里,被身体的热度一融化,变成了冰水流进身上,冷不防的他,惊得哇哇大叫起来,所有的人被他狼狈的模样,逗得大笑。唐黛更是笑得直打跌,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岔了气。

凤容若见小丫头这么开心,于是为逗红颜一笑,又随手抓了一把雪,扔进了刚刚清理完自己身上冰水的楚陌脖子里。楚陌没想到自己竟然跟了这么一个坑下属的主子,没有防备的他,再一次大叫了起来。

结果就是大家又笑翻了,楚陌却快哭了,看向凤容若的的眼神,一脸的幽怨,世子,这你是见色忘属下,哼!凤容若却无视他的眼神,脸上笑得正欢快,朝唐黛走了过去。

“黛黛,那个东西你是怎么滑的?也教教我,我瞧着很好玩,我想试试。”

“你也想试啊!可以啊,走,到坡顶上去,我教你。”

二人走到坡顶,正好是唐绝在玩,听凤容若想试试,就让给了他。唐黛将诀窍一一的教给了凤容若,还做示范滑了两次给他看,凤容若按唐黛教的要领,只滑了两遍,就会了,唐黛不得不感叹凤容若不愧是武神的关门弟子,什么事一教就会。

凤容若一身白衣,黑发如缎,脚踏在木滑板上,在雪坡上下穿梭,时而凌空飞起,时而如瀑布直滑而下,帅气,俊雅,仙气……看得唐黛两眼冒红星,“嗷嗷”大叫的叫好,为凤容若加油!

凤容若一回首,见小丫头看着他激动,痴迷的模样,心下一动,木滑板离地而起,滑到唐代面前,伸手一抱,将唐黛捞入怀中,带她一起滑。

在凤容若的带动下,二人如雪中的仙子,若雪中的精灵,是那样的和谐,般配……霎那间,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堆雪的也不堆了,打雪仗的也不打了,就呆呆的看着二人,看这美景如画。

“三哥,师姐和大哥哥在一起好美啊!我也想你这样带着我滑雪……三哥!”李静拉着唐绝的手,仰头希翼的看着自己的三哥。

“静儿乖,三哥现在的武功,还不能带你这样玩,等三哥武功再好些带你玩,好不好?”

“哦!那静儿等着你,三哥,你要努力了哦。”李静一听,鼓着腮帮着为唐绝打气,唐绝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在雪中如飞仙的二人,却是没有感觉到周围的异样,凤容若低头一眼深情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小丫头,而他怀里的唐黛则是满脸迷醉的看着凤容若,眼睛一动也不动,思绪飞扬。

唐黛:我是何德何能,哪辈子修来的缘份,竟让这惊才绝艳,世属无双的公子用了心,动了情?

凤容若:我是何其有幸,让这聪明无双,灵动如精灵的女子,付了真情,动了凡心!

二人紧紧相拥,深情相视,仿佛这世界上只余了他们二人,此时此刻他二人的世界,谁,也走不进!一眼万年,这一对视也万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