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意外听到神秘偈语之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往常一样,正月初二,初三一家人都出去拜年,初四唐风要起程回京城,所以初三大家都回来得早,李氏要替唐风收拾行李,唐黛没啥事,坐书房内看书。

唐大贵来到唐黛家,听李氏说唐黛在三楼书房内看书,上了楼,找唐黛说心里的想法去了。走进书房,见凤容若也在,看了凤容若一眼,挠了挠头,觉得当着他的面不好开口。

凤容若明白他是有话单独与唐黛说,就起身出了书房,将空间让给了他与唐黛。唐黛也疑惑的扫了自家大伯一眼,有什么秘密的事,还得单独与她说,凤容若不能听的。

“大伯,你有什么事想要找我说?”

“小妞,你大伯娘也走了几年了,这些年因为你一直照顾我,让我跟着你,跟着你大哥,我也看到了不少事,也慢慢的想通了。所以,我想再找个女子,跟着我过日子,再生个我自己的孩子。你知道的,那大郎不是我的儿子,菊香是个女孩,而且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我这大房没有香火,我老了也没人送终,也不是个办法。”

“大伯,你能接受现实,想通了是好事。你想找个女子,大家不会笑话你,反而会支持你的。所以,大伯你不用来跟我商量,你去请媒婆去帮你寻个合适的成亲就是,银钱方面大伯不用担心,除了你帮着家里做事得的工钱,我还会添加一部分,让你风风光光的娶了亲。”

“小妞,不……不是的,不用找媒婆,我有看上的女子了!”唐大贵红了老脸,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道。

“咦,真的?大伯,是哪家的女子啊?哪个村庄的?长得好看不?家里是什么情况?还有,还有,一定要对大伯你好的,要不然,长得再漂亮大伯你可都不能要啊!你吃赵芬那么大的亏,可得要吃一堑长一智,不能再糊里糊涂的被人骗了。”

“我……”唐大贵不知道回唐黛哪个问题好了,侄女一下子问了那么多的问题!

“嘿嘿,大伯,我听说你有看中的人,这一激动问多了,你慢慢说,慢慢说,我不急。”

“小妞,我说了,你不许笑话我,如若你觉得行,我就拖媒人去找她说,如若你觉得不行,我就再慢慢找,反正大伯我听你的。你脑子好,眼光也不差。那,那个……我看中你家小姨李竹了。”

“啥?谁?我小姨?大伯,你没搞错吧?!你竟然看中我小姨了!……”唐黛目瞪口呆的看着唐大贵。

她大伯这是什么命?看中的女人……唉!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姨的那些事,她又不能往外了说,李竹这些年倒是守了诺言,收了心,没有作坊内勾其勾八的,给她惹事。双儿小表弟性子像小姨父,很乖巧懂事,在村里也不与其他小孩打架,闹事。

如若小姨真嫁了大伯,彻底收了心,为大伯再生个儿子,也不是没有日子过,可是她那性子,她实在不敢做了担保啊。

“小……小妞,怎么了?是不是你小姨看不上我啊?我的年纪比她要大许多。我是,是有些配不上她。”唐大贵以为唐黛不赞成,嗫嚅着嘴唇,有些丧气。

“没有,我没这想,只是觉得惊讶。你这想法,只是你一个人有,还是说,我小姨也对大伯有想法了?”

“我不知道,应该只是我一个人有,我是觉得你小姨人温柔,大方,又漂亮,还和离了一个人过,所以才会有这想法。小妞,你觉得你小姨会同意不?”

“大伯,这事我现在不能回复你,我得问问我娘,还有我小姨的想法,才能给你回答。但是,大伯,你明天就得跟着哥哥去京城了,这事恐怕要拖下,到今年年底你才能回来。”

“小妞,大伯很感谢你为我考虑,对我好。但是在京城呆了一年后,我觉得我不适在京城里帮你大哥,你大哥的官越来越大了,他需要一个得力的管家帮他打量府中的事务。你大伯我的能力不够,在家帮着你打理打理田地的事还行。所以……要不,今年我就不去京城了吧?”

唐黛沉思了半晌,唐大贵说得对,今年大哥与宁姐姐成亲后,京城的唐府以后会越来越大,事情也越来越多,有些复杂的事他在那,应付起来,是吃力。而且今年,家里她又要在全县发展辣椒,也需要更多让她能放心得下的人帮她一把。

“大伯,你不想去京城也可以,你说的也是实际,也就不为难你了,你今年留下来再继续帮我管理田地里的事。我晚上与大哥商量一下,让他在京城重新寻个差不多的人管理府里的一应事宜。”

“好。小妞,那大伯与你说的事,你帮大伯问问,问好了再同我说。行不不行,我都等着。那大伯走了啊,你忙。”唐大贵说完,离开了唐黛的书房。

望着唐大贵离开的身影,唐黛发了一会呆,左右为难,不知道这事该不该与娘亲,还有小姨提提,听取他们二人的意见,还是直接就回了唐大贵,说是不行,让他把心思收了。

想了想后,唐黛去了二楼大哥的房间,因为娘亲李氏在大哥房间里为大哥收拾行礼。

“娘,你还没收拾完呀?……这大包小包的,你这是又准备将家让大哥搬到京城里去啦?”唐黛看着大哥房间里满床满地的大小包袱,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哪里将家搬去啦?这不就你大哥的一年四季一些洗换衣服。咋了?找我有事?”

“喏,这是被子,喏,这是啥?哎哟喂,大哥对你也是没法,这被单被褥的,京城满街都是,大哥不知道买啊?你去年已经让他带了一床去,这今年你又让他搬这么重的东西?家里的马,也是可怜,都要被你装这么东西压死了。”

“去,去,没事就出去,我装些东西,你大哥还没说呢,你倒是比他啰嗦。”李氏嫌弃的挥了挥手,示意唐黛有话快说,没事快滚,她得安心打包裹。

“娘……我当然是有事啦!没事我才懒得来上赶着被你嫌弃呢!”唐黛不开心的噘嘴。

“恩?真有事啊?有事你说。”李氏停了手上的动作,在床上找了了空坐了下来,准备认真的听女儿说。

“娘,刚刚大伯来找我,说他看上了小姨,我又不能将小姨的事说给他听,你说怎么办嘛?自大伯娘被赶了出去,用了几年时间,他才好不容易恢复过精神头来,又不能打击他。真不知道大伯是啥眼光,每次看人都看表面,也往里子里看看啊!”

“啊?什么?大贵看上了李竹了,这是啥时候的事?是不是李竹这没用的东西,又朝他使了什么手段?你问过你大伯没有?”

“我问了,这次不关小姨的事,小姨这两年在作坊里,倒是安守本分的做自己的事,吃自己的饭,没有勾三搭四的。是大伯他自己怜惜小姨母子,对小姨生了想法。这事小姨还不知道呢!”

“李竹若是能收心跟了大贵,日子也不是没得过。大贵人老实,又疼媳妇,以前他对赵芬多少好。唉!”

“是啊,现在不是担心小姨嫁给大伯没日子过。就是怕小姨那性格,万一又出个啥事,大伯可受不起再一次的背叛,大伯会死的!越是老实人,越是死心眼。”

“那这事,我俩就不在中间掺和了。免得两头为难,还不讨好。与你大伯说,这事还得他亲自去找你小姨说,成与不成,都是他们二人的事。你小姨她自己看着办吧,如若同意的话,收心就能好好过日子,不能收心,那也是她的死期到了,你和我再了管不了她,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行,那就这样。明天大伯来了,我就这样说,让他自己找小姨说。小姨的姻上的事,二嫁她自己做主,别人都管不了,她同意就行。”

唐黛母女商量一番后,意见达成一致,李氏继续在唐风房间里为唐风收拾东西,唐黛则出了房间,回三楼自己书房去,路上路过唐绝的书房,见门是半掩着的,就推开了瞧瞧,里面没人,师傅仙僧哪去了?

想起自己有两本书被师傅拿了来,放这好久了,应该看完了,这两天自己没事,正好拿回去看,于是走进了房间,走到书架旁边,埋头找书。书还未找到,门口传来仙僧的声音,是在与别人说话,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是凤容若的声音。

唐黛看见书架后面的一个空隙正好藏了自己,准备来个恶作剧,吓一吓仙僧和凤容若,于是一闪身,迅速的藏匿到那个空隙里,还扯了两本书挡着自己的脸,用师傅教过的武功,屏起了呼吸,心内暗搓搓的笑着,等会吓你们两个一个大马趴!

门外的二人,并不知道有个人要弄个恶作剧等着他们呢,二人进了书房,楚陌守在门口,凤容若将门关紧,二人坐下后,在说着什么事,唐黛正准备站了出来,吓吓二人,但这时候仙僧开口说话了,听了师傅说的第一句,就一时有些好奇,侧耳细听。

“凤世子,你这样谨慎的找了我问,是要问那个事吧?”仙僧看了一眼凤容若,似知道他要问什么。

“仙僧你老人家猜测的没错。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想知道那偈里面到底藏匿的是什么玄机,我也去找过鬼僧他老人家,但是他不肯说,我也无法。仙僧你老人家一直在外云游,我也没机会问。后来你来到唐家村,我当时就猜测到了你老人家的身份,但是因为心境的改变,我也就没急着问。但近期,朝堂上并不平静,且今冬又大雪受灾,兆意不吉,钦天监对皇上说,说今年凤南国必有大旱,要早做了预备,怕大灾导致朝堂生变。正好我来到了唐家村,看到你老人家,我这才又想起那事,想问问你老人家的想法。”

“世子,你去找鬼僧的事其实我早就知晓,那老家伙虽然荒诞不经,但对你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只是他的那首偈语,我也只因当时的流言,知道个大概,世子诚心相问,我也诚心相答。方便的话,将那偈语告诉我一二,老衲观看观看,看是不是能看出几分出来。”

“你老人家,我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更何况你现在是小妞的师傅,我相信你。那偈的内容是:白云深处,因缘再续,凤鸣龙跃,双簪合璧,无可阻挡,天下归一,携手大归,再侍佛前。”

听了偈后的仙僧,眉头微皱,沉思了半晌。

“世子,这偈其实很明白了,只是你纠结于这里面所说的物与地,想探得先机罢了。其实,这先机不要也罢,世间事任其自然便好!”

“是,您老人家你说的没错,且不说后面几句。就偈的第一句,这十几年来,家父与我,一直在寻找有白云二字的地方或物什,不知这白云深处,到底指的是凡世的哪个地方,亦或是虚妄之地。或是什么物件!”

“那世子,你可是找到了?亦或是寻到了什么?”

“别的没寻到,倒是被我寻到了长安县这里的一座山,也就是这唐家村村后的白云山,因山奇险,倒让我觉得有几分巧合就是说的这儿。但是,后面的那句因缘再续,让我颇费了心思和周折,这因不是姻,是因果的因,不是姻缘的姻。但后来发生的一系事,我也就不再想了,管它是因与姻。我还是找到了这个属于我的因果。”

“世子,所指的事是?”

“我发现了小丫头,也是你小徒弟的一些秘密,小妞在几年前受过一次伤,就是在白云山山上的树上摔了下来。当时正好我路过,我本发现她已经死了,但是后来,她又活了过来,所以对她起了好奇心,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事在召唤我。于是,我就派人日夜盯着她,果然被我发现了,她醒来后,与之前的那个唐小妞是不一样了。可是人还是那个人,我也搞不懂。仙僧您老人家活了百余岁,就没有发现你的小徒弟有与别人不一样之处吗?”

“所以,世子认定,这偈中的他当然指的是你,而另一个她就是小妞。那么这样一来,前面两句也就解说得通了。”仙僧也想到了那次寻紫芝,蝴蝶排成凤形的事。

“是啊,如若小妞就是那个人,那一切就是命中注定的,我也不必再往别处寻找了。只是,后面的又难倒我了,不知道这所谓的双簪,到底指的是真正的簪子,还是什么?我也没见小妞有什么特别的簪子。”

书架后面的唐黛,听到凤容若与仙僧说到此处,想到自己的来处,想到那带着她来到这里,现在被她收藏得好好的绿簪,身上开始颤抖起来,原来,她才是那个大傻缺,自以为是的大逗逼!

人家老早就知道她与原主不同,还派人监视着她,亏她还觉得凤容若对她是一片真心,而她也将一腔真情赋予给他,终不过,一片真心又要给狗吃了。

从她穿越到这来的第一天,她就被凤容若盯上了,她所有的秘密,他都掌握得滴水不漏,他一直在看她的表演,她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在台上尽力表演自己的,以为台下的人不知道她是谁?却是不知,台下的观众却是心明如镜,甚至还陪着她一起表演!那人心里一定在笑话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