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黛若二人起争执/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泪从眼中落下,唐黛不再屏着气息,第一口气刚呼出,凤容若与仙僧就同时发觉了这房中还有第三个人。

“谁在那里?出来!”

“……”

“谁?再不出来,我动手了!”

凤容若眼里闪着冷芒,冷喝一声,手上已凝了气,准备挥掌击出。然而,当他看到从书架后面缓步走出来的人,愣住了。仙僧也怔住了,刚刚一番话全被丫头听到了,这下二人有得闹了。

“黛黛?你怎么在这里?”凤容眼里的冷芒消失,手上也放松了,轻声的问了句。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唐黛两眼含泪,目光冷凝,看凤容若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冷冷的回了句后,别开了眼光,不再看他,打开房门,抬脚迅速的离开了。

“黛黛,我……”

凤容若被唐黛看他的陌生的眼神刺痛了,但又不知道从何处解释。他也知道监视她,查探她的秘密是不对的,可是还没等他找到机会与她说明,竟然被她无意中听到了,这下好了,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

“世子,你还是快去解释一番吧,以我对丫头的了解,小丫头这次可是不会轻易就会原谅你。快去,快去……没说完的话以后再说。只要丫头没出师,我都在这儿,你有的是机会问我。”

“好!我去了……”凤容若话未说完,就急急的出了门,追唐黛去了。

楚陌看着唐黛从书房里出来时脸色不对,还流着泪,世子随后就追上去了,知道这又是世子惹到唐姑娘了,忙也抬脚跟了上去。

“黛黛,黛黛,开门,你听我解释,别生气了,好不好?……”

凤容若追到三楼书房时,唐黛已经进了书房关上了门,并从里面锁上了,凤容若敲不开门,只好出言相求,又怕被其他人听见,只得压低了声音。

随后来的楚陌见自家世子吃了闭门羹,不禁也担忧起来,上次因为世子招惹了唐姑娘,为哄她开心,深夜带她去看星星,结果导致世子遭遇刺杀重伤。这次又不知道是出了啥事,竟然比上次还厉害,唐姑娘连理都不理世子了。

看着还在敲门,求唐姑娘开门的主子,楚陌突然觉得世子越来越傻了,不知道自己的功夫是用来干嘛的?!强行进去啊,呆子!

“世子,你是叫不开的,从窗户那进……”楚陌伏在凤容若耳边出了个计策。

对哦!凤容若也觉得自己是傻了,给了楚陌一个赞赏的眼神,转身下楼,跑到书房后面,使了轻功飞进了唐黛的书房。楚陌被自家主子的眼神看得是尾巴根子都痒了,主子居然表扬他了!主子可是少有的会表扬他们这些下属的。

书房内,唐黛正坐在椅子上默默的流着泪,发着呆。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窗户外闪了进来,吓了唐黛一跳,抬眼一看是凤容若,脸就拉了下来,别开脸不看他。

“黛黛,对不起,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机会与你说这事,可是我就是怕你会气我,不理我,所以一直没敢与你说。”凤容若走至唐黛的身边向她解释,看她哭了,心痛的想要伸手抱抱她,可是却伸不开手,怕她拒绝。

“凤世子,你还是叫我唐姑娘吧,我当不起你这世子爷这样称呼我这小村姑。我很抱歉,这一直以来我麻烦了你许多事,这块玉佩和这根金钗还了你吧!我送你的玉佩,也是不值钱的物什,也请你还我罢,不还也行,随便你弃于何处,免得污了凤世子的眼。”

唐黛站起身,并不听凤容若的解释,冷静的的擦了泪,到书房的一个小柜子里,锁了几层,打开后,拿了凤容若第一次来到她家走的时候扔给她的那块玉佩,后来才知道,这块玉佩是代表凤容若的身份的,见玉佩如见其人,她早准备还了,一直未还;另外一根金钗,是去年过年时凤容若以红包的形式送她的过年礼物,今天正好一起物归原主。

“黛黛……你!你真的不想听我一句解释吗?黛黛,我承认刚开始时,我是因为对你好奇,才接近你的,也是为了查探你的秘密,才接近你的;可是后来,就不是了,我是真的被你的聪明睿智吸引,你是那么的独特,那么的让人欲罢不能,刚开始我也很怕这种感觉,我害怕你成为我的软肋,我害怕我接近你后,你会因为我遇到危险,我害怕你是那样的突然的来到我的世界,然后又突然离开我的世界……黛黛!真的对不起,我应该早早的与你解释清楚的,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任何事都绝不隐瞒你,好不好?”凤容若说到最后,嗓子都嘶哑了。

“凤容若,你让我怎么原谅你?原来,你从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接近我的,竟然还一直派人监视,我说那时怎么老有感觉有人拿一双眼盯着我似的,我今天才明白,我的直觉都是准的,向来没有出过差错,果然是有人在监视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在你面前从一开始到如今,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裸的的难堪。我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跳给你看!”

“黛黛,我只能说,我真的抱歉,因为那些事我都做了,我没法向你辩驳。可是,后来我派人在这,都是为了保护你,而且,我对你的心,到现在你都看不明白吗?没有掺杂一点假心假意。真的没有!黛黛,你原谅我,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凤世子,你出去吧!这两样东西带走。你的真心,我这小小村姑真的无福消受。你明天要与我大哥一起回京城,还是早点去收拾收拾,准备走吧。还有,你派的两个护卫,影子,小蝶你也可以带走了,我这里不需要。”唐黛依然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黛黛……就算你生我的气,不理我,赶我走,但是他们二人不能走,难道你不顾自己的安全,家人的安全你也不顾了吗?”

“这里有小白,小青就够了,我没你想的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多人会来刺杀我!就算的确有危险,我会让小白与欧阳清联系的,让他再派两个人来足够了。”

“唐黛,唐小妞……你生我的气,宁愿不要我的人,也要欧阳清的人,是吧?你的心是什么做的?冰做的?石头做的?”凤容若一听唐黛提欧阳清,心中也起了气。

“那你的心又是什么做的?你自己做错了事,我还不能生了气?你与我嚷嚷什么?我唐黛卖给你了,还是嫁给你了?你走,你走,走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唐黛见凤容若竟然又吃莫名醋,发火了,心里的气更盛了,泪又下来了,让凤容若滚。

“我……对不起!黛黛……”凤容若见唐黛满脸泪,心里一痛,语气又软了下来。

“你走啊!你快走啊!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你不走,我走!我走,好吧?”

唐黛也不管家人听不听得到了,哭得声嘶力竭,赶凤容若。

“好,好,我走,我走,你别哭了,别哭了……”凤容若怕惊动了唐黛的家人,不好解释,只好又从窗户里走了。

家人没听到,小青却是听到了小姐的哭嚷声,走到书房门口,见楚陌在守着,便出声相问。

“楚侍卫,你家世子也在里面?我家小姐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我也不知道!”楚陌还不知道凤容若已经从里面离开了,还守着门。

“小姐,你怎么了?”小青敲着门焦急的问。

房间门被唐黛打开了,一脸泪的拿着凤容若送给她的东西,伸手就塞在楚陌手里。

“还给你家世子,我这小村姑用不起。”说完后,拉了小青进门,又将门关上了。

楚陌见里面主子不在了,拿着手上的两样东西不知道咋办?还吧,门关上了,他又不能随便扔在门口;不还吧,拿回去世子准得骂他蠢。看看紧闭的门,为难的还是收了起来,准备给凤容若,这下唐姑娘生大气了,连世子给的东西,一样不落的还回来了。等他们两个合好后,让世子重新送给唐姑娘吧。想到这里,转身下楼去找凤容若去了。

书房内。

“小姐,你这是咋的了?怎么哭成这样?你看眼睛都哭红了,快别哭了,要让夫人看到了,又得心里难过了。走,去房里洗洗脸。”

小青哄着唐黛,回了房间,将她的脸洗干净,还稍捎的扑了些胭脂和粉,遮了她苍白脸色。晚上,唐黛没有下楼吃饭,说不舒服。凤容若也没回来,又去仙蝶谷看星星去了。

半夜,凤容若回到房间,想想又去了唐黛的房间,然而,唐黛的床上却是空空的,没有人。原来,唐黛知道凤容若半夜又会偷偷来她的房间,为了躲开他,向李氏撒娇,说不舒服怕晚上冷,跟着娘亲去睡了。

凤容若呆呆的坐在空空的房间里,呆坐了半晌后,叹了一口气,小丫头这次是真生气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哄得好?他明天又必须得走了,一是为了保证唐风在路上的安全,二是为了回京城向皇上复命,禀报他年前巡视雪灾的情况,这事十万火急,拖不得。明天一走,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来哄好丫头!

不舍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从怀里掏出楚陌转给他的玉佩和金钗,放到唐黛床上的枕头下,又顺手在桌上顺了丫头绣的一个荷包,荷包上绣了两个人,白衣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在雪中旋转,那白衣的男子,应该是他,粉衣的女孩儿,应该是黛黛。只是绣的两个人身体很小,头却很大,看着有些怪,但是很可爱!

将荷包放入怀里,凤容若离开了唐黛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小丫头在生他的气,还不原谅他,凤容若失眠了!

今夜失眠的不只是凤容若,唐黛也失眠了!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其实她情绪之所以那么激动,并不完全是因为凤容若刚开始监视她,因为他对她有了好奇,甚至是怀疑,那时他又与她不熟悉,采用跟踪的手法,也情有可原。主要还是因为凤容若发现了她的秘密,虽是一知半解的,但也让她感觉到后怕!

他竟然亲眼看到原主摔死了,然后她复活了。他与她该是什么样的缘分,才会于千万年中发生了一次穿越,却在千万年中的这穿越的一秒,他就在她的身边!

还有让她生气的是,两个人的关系现在应该说是很亲近了,就像他说的,就差等她长大,然后顺其自然的成亲,生子。可是,他却将这么大的事情,一直没有告诉她一声,如若他坦诚的与她交心说了,她也会告诉他她的秘密,她的来处,让他知道,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是,他没有做到,归根结底,他还是不够爱她,不够相信她!

明天,他要走了,就让二人都冷静冷静,分开好好想想吧。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她是他的唯一,他是她的不可分离。

“白云深处,因缘再续,凤鸣龙跃,双簪合璧,无可阻挡,天下归一,携手大归,再侍佛前。”

这句偈到底有什么样的深意呢?

难道正如凤容若的猜测,白云深处就是指白云山深处!因缘再续又是什么?是指她与凤容若吗?只是这因却不是姻缘的姻,是因果的因,那她与凤容若之间又有着怎么样的瓜葛因果呢?凤呜龙跃又是什么意思?双簪合璧?簪若是指真正的簪子,那肯定是带有奇异功能的簪子,她自己的那根古玉簪应该算一根,那另外一根在哪?按偈中所言,那应该就在安王府,可是为何凤容若却不知道?后面的无可阻挡,天下归一,说好理解,但也难理解,天下,指是凤南国的天下,还是放眼整个天下?后面那两句携手大归,再侍佛前,就更难理解了。难道是预示着这偈中提到的相关之人最后的命运?!

可是这偈中所指的人到底是谁?凤容若,她?她可从未想过要每天过那打打杀杀的生活,想过要怎样的荣华富贵,只想种点田,赚点银子过平淡生活。也更没想要什么拯救苍生,天下归一的事!她不希望她是,也不希望凤容若也是,如若二人真的有缘在一起,她倒是希望二人能平平淡淡的过过小日子就好。

也怪不得当时王府会将这偈的内容隐藏起来,不让世人知道,要是让有图谋不轨之心的人知道了,那岂不是要想千方设百法的寻找与这偈有关的人和物,然后掌握他们,以图天下!

想到这的唐黛突然打了寒战,她的簪子她还是藏好了,簪子的秘密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连师傅都不能说。那样她就安全了!

想到各种各样的可能,又惊又怕的唐黛,村中公鸡开始打鸣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只是,她又做那个梦了,梦见她穿着暴露,不是现代的衣服,而是古代青楼女子穿的衣服,与那个青年公子在一起把酒言欢,但是她却看不到他的样子,也不是上次做的那个梦那样,他已经死了,躺在床上,然后还有一个似他母亲的人,骂她,说她有罪,这次二人只是喝酒,然后,他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她好想看清他的模样啊,可是却总也看不清!

李氏起来时,没惊醒她。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唐黛想起昨夜的梦,发了一阵子呆,才穿衣起了床。下楼后,李氏在厨房忙着,唐黛问了娘亲,才知道凤容若,大哥唐风早就走了。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投的月票:临渊羡鱼2  开心的亚美  楚楚可懒  892825235  694574542

也要特别谢谢好窈窕,木九公子等送的钻石和花花!

另致qq书城的读者们,谢谢你们的精彩评论与支技,感谢hero小仙女的打赏币币。

谢谢你们,有你们的支持与陪伴,我将更加努力的码字,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