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拜访县令府王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凤容若早晨走的时候,没看见唐黛,故意问了声李氏,李氏说小丫头不舒服还在睡觉,也就不好再问其他的。

凤容若带着一颗失落的心,出发回了京城,以前小丫头总会叮嘱他在路上要注意安全,要当心,祝他一路平安,一路顺风。可是现在却在生他的气,送都不来送他了。

唐黛吃完饭后,又回了书房,召了影子出来,影子像往常一样立即出现在唐黛面前,凤容若果真没将他们带走,于是让影子将小蝶也叫了来,吩咐二人以后不用再跟着她了。

小蝶与影子为难的看着唐黛,凤容若没有召他们回去,他们自己回去了,会受罚的。但唐黛主意已定,告诉二人,至今天后,她不会再使用二人,赖在这不走也没用,在与不在都对她没影响。

昨晚她也想过了,自认识凤容若后,她许多的事其实都在依赖他解决,她不能形成这种依赖的习惯,她必须真正的强大起来。小蝶,影子二人被唐黛告知退还给凤容若后,无奈只得写了信与主子联系,告诉凤容若唐黛的决定,因为唐姑娘主意已定,他们留在这也没有用处。

事情决定后,唐黛又召了小白与小青来,告诉二人,她要准备开始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以后只听她一个人的号令,能为自己所用的人。无论以后是家中的人,还是她自己,都不能将自己的安全保护交在其他人手上。

“小姐,这种人的培养,都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就像我与小白,都是自小就被选进了天星楼。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培养出一个人来的,而且所费的银钱也不会少。”小青听了小姐的计划,提醒她。

“恩,我懂的,一切都得慢慢来,有机会你们就替我物色几个孩子,不问男女,也不要很多,十个左右就可以。至于银钱的事,我现在还是能支撑得起的。”唐黛朝小青点点头,示意她明白。

“好,小姐既然有这打算,我与小青定然尽力协助你。”小白也答应了唐黛的要求。

小白与小青二人出了书房,唐黛则在书房里再次沉思考虑自己未来的规划,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她很想安然的过自己的日子,可是按现在趋势这只能是她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她必须早做准备。

唐大贵这次没有跟着唐风去京城,在家与贺柱子二人一起为唐黛管田地的事。正月初五,天气很好,唐大贵与贺柱子将家里辣椒种都拖了出来,放到院子里晒晒,为育苗做准备。

因为辣椒作坊还没开张,李竹还是住在唐黛家,帮李氏做一些零散的事,在院子里进进出出的,唐大贵的眼光,不时的扫过去,见她没有什么异样,搞不清楚是不是唐黛没与她提,不知道,还是唐黛提了,看不中他,所以没有一点表示。

唐大贵心里一急,晒完种子后,又跑到唐黛的书房里寻了唐黛,问她有没有跟她小姨提,小姨是什么意见?

“大伯,这事我找我娘商量过了,她的意见是大伯你自己去问小姨,看她的想法是什么,我与我娘如果掺和进去,会影响小姨的想法,对你们不利。你直接去问了,她同意就是同意,以后就是你二人过日子,好与坏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怪不了别人。如果她不同意,那就不用说什么了,大伯重新再相个好的去。”

“这……这样啊!那我找个机会直接同她说说?”唐大贵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的。

“对,你直接找小姨说,我和我娘不发表任何意见。毕竟你是我大伯,她是我小姨,我们帮哪个都不好,有些为难。”

“好,那我找她说,她同意便好,不同意也罢,大家还是亲戚。”唐大贵下了很大的决心道。

正月十六,衙门开印了,唐黛带着小青,去了长安县。

因为今年准备在全县开展种辣椒的计划,唐黛得王县令出面推广,她只提供种子与技术,全县面积太大,全靠她一个人的力量,可是忙不过来。

唐黛带着礼物,先去拜访了刑老夫人,家里每次办喜宴,王县令都去恭贺,甚至是刑老夫人亲自上门去,她却来得少。所以这次除带了几样贵重的礼物外,还带了两样新鲜的吃食,小蛋糕,雪媚娘,这两种点心松软,甜糯,正适合老人吃。

守门的小厮禀报后,立即带着二人往府里走去,至一处正院,有个穿着粉衣的丫鬟迎了出来。

“两位姑娘请,我家老夫人在里面等得着急呢。巴不得早一点见到姑娘才好。”

那丫鬟笑着跟唐黛主仆二人道,又忙走在前面带路。

唐黛随着那丫鬟进了院子,三人刚刚探头,就听见刑老夫人大声相询。

“小粉,客人到了没?是不是唐家村的唐姑娘?”

“老夫人新年好啊!是我呢!祝老夫人新年快乐,身体安康!”唐黛未等那丫鬟回话,快走了几步,对着正在大厅里翘首以盼的刑老夫人道贺新年。

“哎呀呀,真是你啊!你这什么时候想起了老婆子我啊?叫你常来,你也不来,最多让人捎点吃食啥的给我。”刑老夫人一见果真是唐黛,高兴的嗔怪。

“哈哈……老夫人见谅,小妞我来得少了。你看,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嘛。老夫人,这位姐姐是?”

唐黛与老夫人打着哈哈,瞥了眼刑老夫人身边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看着气质文静端庄,脸面清秀。

“这位就是我的大孙女王雪,雪儿,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与你说的,唐家村的唐黛姑娘,这孩子性子直爽,你就叫她的小名小妞就好了。我可是喜欢她喜欢得紧,要不是你那弟弟才八岁啊,我都想给娶回家做孙媳妇呢!”

“老夫人……你又取笑我了。雪姐姐好,初次见面,我这没带啥礼物,这玉饰也不是啥值钱的物什,就赠给姐姐了,一点心意,劳烦收下。”

唐黛想起刑老夫人送给她的玉镯,从脖子上取下自己平常戴着的一块玉佛,送给了王雪,她知道刑老夫人与王雪也极信佛,这个虽然不是很贵重,但也算是送人礼物投其所好。

“小妞妹妹好,我常听祖母说起你,说你能干又长得好看,这一见面果不其然,的确得长得好呢。二位,快快坐下,小粉,快为客人送了茶水来。只是,小妞妹妹,你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王雪也立起身,同唐黛打招呼,并吩咐下人倒茶水,上点心,见唐黛手上的玉佛玉质亮透,不肯收,并拿眼看着自己的祖母。

“小妞妹妹送你的,你就收下吧,沾沾你小妞妹妹的福气。这孩子可是个有福气的,因为她家育了双季水稻,你爹爹可是得了上面的不少的赞赏,按理,本早就要离开长安县了,这都让你爹爹连任了一届,这一届今年到期后,说是会升职呢。”刑老夫人倒是大大方方的让孙女接下,感激唐黛给他们家带来的好运。

“是,谢谢小妞妹妹。小粉,你去我房里找小珠,让她将我匣子里的一对新得的宫里赏来的珠花拿来,告诉她我要拿来送人。”王雪接下了唐黛的玉佛。

“老夫人,今天来因为是找王县令谈些事,所以也没带啥礼物给你,我昨天赶做了一点点适合你们老人家胃口,松软的点心给你,你尝尝,看喜不喜欢吃?”

唐黛从小青那拿过点心,递给站在老夫人身边另一个侍候的丫鬟,那丫鬟接过,按老夫人的示意,打开后,递给老夫人和王雪一人一个小蛋糕,一个雪媚娘。

“嗯,嗯,好吃,不错,这种特别软,入口即化,不用牙齿嚼,我们这种牙口不好的,正好吃。还有这个白白的点心,看着好看,入口也软糯,香甜可口。你这孩子,还说没有带礼物,还要带什么礼物?这种用了心的礼物才是最好的礼物,老身我很喜欢。这两种点心叫什么名字啊?”

“老夫人,这种软软的淡黄色的,叫蛋糕,而这种白色的,很好看的,叫雪媚娘。是不是很好听?哈哈……”唐黛笑着为刑老夫人解了疑惑。

“哈……是呢,这名字有点怪,但是好听。雪儿,你呀,这做吃的方面你可得向小妞妹妹学习。”

“是,祖母。我以后有机会定向小妞妹妹学,做会了,回来做给你吃。”

“你呀,怎么仅是做给我吃?学会了,得做给你未来的公公,婆婆吃,要讨得他们的欢心,你在那府里过得好了,祖母才放心。祖母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可是你是个女娃子,也陪不了祖母一辈子。等你出阁了,还是得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才是首要。”

“祖母……孙女不急嫁,要多陪陪你。”

“怎么不急?这成亲的日子都定了,再一个月你于归的日子就到了。多想想自己,祖母老了,陪你们的时日是过一天少一天咯。”

“祖母!”王雪一听,眼圈红了。

“呀,下个月雪姐姐就成亲了,恭喜,恭喜啊!不知道雪姐姐的婆家是在哪呀?可是在长安县本县。”唐黛忙打了岔,恭喜王雪。

“是本县城的严家,这严府在本地是有几分威望,家产也丰厚,而且祖上有位是在京城当过大官的,雪儿过去,也过不着穷苦日子。但我就是担心呐,她爹爹今年若是升了,离开长安县,她就一个人在这了,不放心她啊!她的性子柔和善良,到那时还得小妞你看在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她爹爹的份上,能对她照顾一二啊!”刑老夫人有些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孙女,托付唐黛道。

“老夫人放心,若真是如此,小妞我定然不会袖手旁观,有任何事雪姐姐派人到唐家村寻我便可。”

“老身谢过小妞了。”

“谢谢小妞妹妹。”

刑老夫人与王雪同时起身向唐黛道谢。

“哎呀……老夫人与雪姐姐不用如此客气,快坐下。这大礼,我可不敢当。”唐黛忙起身扶了二人坐下。

那叫小粉的丫鬟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着嫩绿色的丫鬟,手上捧了两朵精美的珠花,珠花用一个同样精美的匣子装着,只是盖子是打开的,看样子还是崭新的,无人戴过。

“小姐,珠花拿来了。”那手捧珠花的丫鬟对着王雪禀报。

王雪伸手接过装珠花的匣子,放在身侧,用细嫩的手指,拈起珠花,走到唐黛身边,戴在唐黛的双丫发髻上,颜色正好与唐黛今天穿的衣裳配成了一色,很是漂亮精致。

“恩,不错,很是好看,比我戴得好看。这珠花就送给小妞妹妹你了,虽说不值几个银钱,但胜在是宫里传出来的东西,又别致。”

王雪退了一步,盯着唐黛的头上珠花欣赏着道,又吩咐丫鬟拿了铜镜来,让唐黛自己看,一旁的刑老夫人也直夸好看,别致,衬得唐黛本就灵动的小脸更加灵动可爱了。

“谢谢雪姐姐,你这好不容易宫中得来的东西,竟然送给我了,小妞我就不推辞了,感谢雪姐姐的一番心意。”

“不用谢,这珠花你戴得比我好看多了……”

“小姐,老夫人,未来的姑爷来了!说是来看看老夫人。”

王雪的话还未说完,被小粉的禀报声打断了。

“小粉,快请姑爷进来。”刑老夫人一听,立即吩咐。

与唐黛说着话的王雪则是忙回到老夫人的身旁,一脸害羞安静的坐着,也不与唐黛说话了。唐黛好笑的看着慌慌张张坐回去的王雪,对着她挤眉弄眼的逗她。王雪看着唐黛逗她的神情,脸更红了,刑老夫人看着二人的互动,开心的笑了,年轻的女孩子就是容易玩到一起,这才刚见面呢,就像认识了许多年一般。

“拜见老夫人,问老夫人安。”

一着青色长棉袍,外披同色披风的青年走了进来,乍一眼看上去约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面皮白净,眉眼风流,墨色长发高束于顶上,身材高挑,下穿黑色长裤,脚蹬鹿皮黑色半帮靴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公子,温文尔雅里则带着三分调皮,与雪姐姐的温柔端庄倒是登对,和谐。

稳步走进大厅后,拱手向上面坐着的刑老夫人行礼问安,礼节周到,看得出家教规矩不差。

“平儿来啦!这天气严寒,你怎么还过来了?小粉,快端了凳子,让姑爷坐。”

“这年节刚过,在家也是无事,不甚忙。想着老夫人,就来看看。”解下身上的披风,给了身后的小厮,又就着小粉端来的凳子坐下后,回了刑老夫人,眼光却看着坐在那含羞带怯的王雪一眼。

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夫人,雪姐姐,这有贵客来了,小妞我就不打扰了,我这就去寻王伯伯去,与他商量了事,还要去白府看看我二姐。”唐黛起身告辞。

“小妞,你这就走啊?!那你办完了事,回府里吃饭。”刑老夫人道。

“不了,我在我二姐家里吃,与她说好了的。”

“那行,下趟再来府里,定得吃了饭去。”

“那雪姐姐,老夫人,小妞告辞!”唐黛起身,向二人告辞,又向那王雪的未婚夫严平礼貌点头示意后,带了小青,出了县令府,往县衙里走去。

身后,严平看着唐黛头上那对精致的珠花,若有所思。这珠花可是他从宫里得来,送给未婚妻的,小姑娘与这府里关系不一般,要不然,未婚妻王雪也不会将这珠花送给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