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路遇八乞儿,赠食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哥哥,你送我的两对珠花,这对颜色不大配我,所以我送了人。这小姑娘我要是说她,你也必定知道。她就是帮着爹爹建立了政绩的,唐家村的唐黛姑娘,所以我这珠花送了她,也不算是埋没了平哥哥送我的一番心意。”

见严平看着唐黛头上的珠花,若有所思,没说话,王雪也觉察到了,忙向严平解释。

“呃……原来是她啊!早听过她的大名,我以为她的年纪就算不比我们大,也总得差不多,可是看样子,还小得狠,都未及笄呐。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少年出英雄!我都要自愧弗如了。”

“平哥哥就很好啊,别自谦了。”王雪赞美了一句,害羞的低了头,严平则一脸笑意盯着她看。

唐黛去县衙后,将自己的计划与王县令解释了一番,王县令觉得这又是一个有助于他政绩的事情,很爽快的答应相助唐黛,会以官府推广的明义,向长安县辖区内的各镇发出通知,到了时间,唐黛派出技术人员,带上种子去教会他们便可。

唐黛谢过王县令,又与他畅谈了一番后,出了县衙往白府去,去看二姐唐华,在行走的路上,唐黛心血来潮,掀了车帘,想看看长安县的变化,只是这一看,却发现县城内多了许多流浪人员,拖家带口,在沿街乞讨,心中不由感觉奇怪,长安县一直属于较富裕的县城,流浪的,以乞讨为生的人极少,平日里街道偶尔碰到一个,不是因为肢体残废了不能靠自己之力为生,就是因为眼瞎了,或是些痴傻的人。

进了白府,唐华正在秋儿的服侍下在院中散步,因团圆绣铺不能缺了人,所以那里现在就完全交给了贺离掌管,唐华安心的在家待产,偶尔在白次的陪同下去团圆绣铺看看。

唐华见是妹妹来了,忙迎了上来。

“小妞,你今天咋来县城了?”

“我来县衙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这段时间感觉还好不?肚里的宝宝乖不乖,有没有闹你?”

“挺好的,我没感觉哪里难受,胃口也好,能吃能喝。虽然偶尔会吐一吐,府医说正常。他说,别的人前三个月孕吐厉害的,可是吓人呢,吃啥吐啥,喝水吐水的。宝宝是个乖宝宝呢,一点也不闹我。”唐华高兴的抚着肚子告诉妹妹。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反应厉害,就像府医说的那样。来,我给你把把脉。”唐黛扶着唐华回了房间,坐下为她诊脉,的确像她说的那样,都很好,也就放了心。

“娘在家还好吧?”

“她好啊,能吃能喝,能忙,哈哈……。对了,二姐,我刚来的时候,发现长安县城内多了好多流浪的人在乞讨,你可知道是什么情况?”

“哦,过年前后就开始有了,最近才更多了起来。我听白次说,是那些雪灾严重的地方过来的,好多都是北方来的。因为家里遭了灾,房屋了压塌了,银钱没有了,家里又没有多少田地的,只好往我们这些没有受灾的地区逃难了。所幸的是,流浪者不是很多,长安县城容得下,要不然想想就有些可怕。”

“雪灾导致的流民?我听凤容若说,只有往北方方向的地区比较严重,而且朝廷年前就派人去赈灾了,怎么还会有流民往我们这来呢?”

“是啊,朝廷咋不管呢?那些人好可怜的,拖儿带女的,大冷的天沿街乞讨,吃冷饭剩菜不说,还穿得破破烂烂的,有的我看只穿着一条薄裤,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晚上就睡在人家的屋檐下,或是破庙破屋里。白次怕一不留神,会被那些人冲撞上了,都不许我出去。”

“姐夫也是为你好,你这前三个月里,一定得注意,就少出去。铺子里有贺离在,让姐夫多跑两趟就行,要是想买什么,就让姐夫给你买回来。千万别一个人上街,知道吗?”

“恩,我知道的,不会一个人出去的。”唐华点了点头,为了肚里的孩子,这时候少点自由不算啥事。

“姐夫呢?我来这么久,怎么都不见他的人影?”

“他啊!早晨跟着公公出去了,说是得去谈笔生意。现在公公到哪都带着他,家里的生意让他以后要慢慢接手,以后会更忙了。”

“哦。”唐黛点了点头。

“你晌午饭在我这吃吧?我让秋儿去厨房说声。”

“恩,在你这吃。县令王府那留饭,我没应。”

唐华吩咐秋儿去了厨房,让多加两个菜,端到她的院子里来,她中午不去前面吃饭了。姐妹二人说了会子话,吃完晌午饭,唐黛离开了白府,准备去豆腐坊,长青酒楼转一圈,这几个地方都开业了,今天第一天应该很忙。

豆腐坊里,大舅娘正带着唐瘦子夫妇在忙得热火朝天的,打豆腐,做香干,不时有人来买豆腐,豆干,豆芽。唐瘦子夫妇,现在是人不如其名了,以前是真的瘦,但自从来豆腐坊,赚的银钱多了,生活好了,人就慢慢的胖了,估计不用多久,就可以改名叫唐胖子了。

三人见了唐黛来,忙互道了新年好,生意兴隆啥的,就又去忙了。看着几个忙得不可开交,唐黛就让大舅娘专心的进去点豆腐,她与小青在外面看着店铺。

没一晌,就有十几个人来买豆腐,乐得唐黛手忙脚乱的,嘴上还与客人们打着招呼,说着调皮话,逗得几个买豆腐的人哈哈大笑,问她是不是东家老板娘的女儿?

刚开始唐黛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明白,却原来是她来得少,感情大家都将在这管店的大舅娘误为是东家老板娘了,唐黛也不解释,将错就错的笑着答,是呢!

甚至还有人问她有没有寻婆家,有没有订亲,有合适的到时候来找她娘说说,说和说和。把唐黛与小青二人逗得哈哈大笑,乐成一团。

在里面点豆腐的大舅娘不知道是出了啥好笑的事,忙从后面跑到前面来问唐黛,唐黛又将客人的话说了,将大舅娘逗得也是哈哈大笑,说是她要有唐黛这么个女儿,她做梦也会笑醒了!

“小姐姐,我饿,能给点吃的吗?”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放豆腐的桌外传了进来,坐在桌里的的唐黛正在与小青说话,听了声音朝门口望了望,并没看到人,疑惑的朝四周望了望,以为自己是因为今天看到乞讨的流民,有些幻听了。

“小姐,是个乞讨的孩子,没桌子高,所以你那看不见。”小青站着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那孩子,知道小姐是在找什么,向她解释。

听了小青的话,唐黛站起来,绕过桌子,看到一个大约五岁左右的小孩子站在那,头发蓬乱,身上的衣服也脏得看不出颜色,小脸,小手也因为脏,都是黑乎乎的,分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只一双眼睛大大的,黑白分明,正怯生生的看着唐黛。

“小姐姐,我饿,好饿……你能给我点吃的吗?”孩子大约是饿狠了,或是以为唐黛没听清,再重复了一遍。

“你是小妹妹,还是小弟弟?你的爹娘呢?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要吃的了?”唐黛朝小孩子蹲下,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问。

“我……我是男娃,是小弟弟。我爹爹和娘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我好想他们,呜,呜……”

听了唐黛的询问,那小孩年龄虽小,回答倒是口齿伶俐,只不过听唐黛语气温柔的问他的爹娘时,倒忘了肚子饿,两眼含泪,对着唐黛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弟弟,别哭,来,进来,姐姐给你买吃的去。小青,你去对面买几个包子来。”唐黛心里一酸,拉着孩子的小黑手,进了豆腐坊,又让小青去买包子。

“谢谢小姐姐。”那孩子一听有包子吃,停了嘴,不哭了。

唐黛看着他黑黑的小脸,被眼泪一冲,黑一条,白一条,变成了小花脸,不禁抽了抽嘴角,将他带到豆腐坊的小院里,打了一盆水,拿了巾子,帮他把小手,小脸洗干净。

洗完擦干,唐黛瞅了瞅,顿觉得小家伙顺眼多了,虽然瘦弱,但是干干净净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更加出神,长大了必不会丑。

小青将包子也买了回来,唐黛递给小家伙一只,又替他倒了一杯热开水来,免得他噎着了,小家伙一连吃了三个包子,喝了一大碗水,才停下,说吃饱了。

“吃饱了!小弟弟,你住在哪,你自己知道吗?我送你回去。”

“知道,就在那边不远处有个破房子,我就住在破房子里。小姐姐,这个我能带走吗?”小家伙手往店的东面指了指,又瞅了瞅还剩下的几个没吃完的包子请求的看着唐黛。

“可以啊,这买来了就是给你的。走吧,我送你回去。”

唐黛想去看看小孩子住的地方,这大冬天还不知道住的是什么样的地方,没有爹娘,这今天遇见她有吃的,没饿着,后面没人管他,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心生怜惜的唐黛决定帮一帮这个不知道爹娘去哪了的孩子。

“好,谢谢小姐姐。”

孩子又礼貌的道了声谢,可以看得出来,家里爹娘教得甚好,只是那有教养的爹娘,也不知是死了,还是走散了?小家伙道过谢后,伸手将桌上装着剩下的包子的包袱紧紧的抱入怀中,带着唐黛出了店门,往他刚刚手指的方向而去。

唐黛本以为离豆腐坊很近,就没有让小青驾马车,二人跟在小家伙身后走,可是大约走了三刻钟后,才远远的望见孩子手指的地方。

原来这一段是长安县的贫户区,住着的都是穷人,房子都很破旧,甚至是有些房子没有主人家,已经是破败不堪了,看着小家伙不叫累,吃力的抱着几个包子在前面努力的走着,为二人带路,心中不由得又酸酸的,伸手拿过小家伙手上的包袱,要替他拿,小家伙却摇头说是不用,这马上就到了,他拿得动。

“小姐姐,到了,我就住在这。”

再走了十分钟左右,小家伙在一幢破烂不堪的房前停了下来,唐黛抬眼一瞧,大门只有半扇,还是破烂的,上面有个大洞,冷风呼呼的从洞里往里面灌去,不时还发出哨声。另外一扇,却是没有了,一眼望得到里面,里面是一个小院子,小院内杂草丛生,隐隐约约还传出有小孩子说话的声音。

“小弟弟,你就住在这?你一个人住这?”

“恩,就住这,不是一个人,还有好几个。小姐姐,走,我们进去吧。他们肯定也饿了,包子正好给他们吃。”

小家伙应是走累了,喘了一大口气回唐黛。然后带着唐黛进了小院子。院内有几间房间,也是破破烂烂的,瓦片都坏没了,就剩下几堵墙。

“你们都出来啊,你看我要到了什么?有个好心的姐姐买了好几个包子给我,你们快出来吃。”小家伙看了唐黛一眼,又邀功似的朝里面大声嚷嚷着。

唐黛笑了笑,心中又有些感动,没有想到他找她要剩下的包子,不是自己吃,却是为了自己的小伙伴。

听到他的声音,“呼啦”一下从里面跑出一串小孩出来,有高有矮,有男有女,有大有小,唐黛数数,加上小家伙,足有八个之多。幸甚的是小青买了十个包子,小家伙吃了三个,还余下七个,正好一人一个。

“小五,你真厉害,我还以为我们今天又要饿肚子呢,没想到你出去就要到了这么多包子!”其中看着应该是孩子中最大的一个出口夸奖小家伙。

这孩子大约有十岁的模样,头上用两根黑黑的带子,胡乱的扎着两个羊角辫子,一个竖上了天空,一个耸拉了下来,盖在耳间,显得有些滑稽,从声音和一对辫子上,唐黛得已分辨出是个女孩,那女孩看着小家伙并夸奖他,小家伙被夸得笑眯了眼。

“呐,是这位小姐姐心好买给我的,你们快谢谢小姐姐,我才分包子给你们吃。”

“谢谢小姐姐,谢谢小姐姐……”众孩子一听,忙异口同声的道谢。

“不谢,大家都饿了,快吃包子吧。”唐黛微笑着看着他们。

孩子们都饿了,一个包子哪里够,几口就吃完了,还不舍的舔着小黑手上流下来的汁水。吃完后,又眼巴巴看着唐黛,但没有一个出口找她要。唐黛看着他们的表情,心内却是赞赏的点了点头。

忙又吩咐小青再去多买一些,她在这同几个小孩说说话。小青听了,让唐黛注意安全,她快去快回。

“小弟弟,小妹妹,你们的爹娘呢?”唐黛再次温柔的出语相问。

“我们都是北方逃难过来的,有的是爹娘病死了,有的是爹娘在家中就被雪灾压塌了屋压死了,他们几个小的,还不知事,只知道爹娘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我们都是尾随着逃难的大人来到了这里,然后大家又都没有爹娘,为了不害怕,我们就结伴在一起了。”那最大的那个女孩回了唐黛的话。

其他的七个,包括小家伙在内,听唐黛问他们的爹娘,都红了眼,又懂事的憋着泪不让泪流了下来,他们在这来了好几天,天天出去乞讨,碰到心肠好的,会给他们一点,但也吃不饱,碰到不好的,甚至还打骂,撵他们走,这好不容易有个漂亮的小姐姐给他们买吃的,还关心他们,他们不能哭,吓着了小姐姐,小姐姐就不理他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