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得一方小院,享一世清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告诉他,他只要竭尽自己的力量教会便可,至于八个的武功能达到什么境界,是他们的自己造化。她收留他们并不是完全要他们拼武功,以后她还会教他们其他的东西。

小白点头答应,说他会尽力的。自此,八个孩子的未来命运,就在这一刻彻底的改变了,一生与唐黛紧密联系在一起,息息相关,一荣皆荣,一损俱损。

小白住了下来,一心一意教孩子们武功。唐黛与小青回了唐家村,准备接下来田地里要忙的事。

正月二十,唐黛正带着贺柱子,唐大贵在培训村中被选出来,要派到各镇上去教村民们育苗,种辣椒的技术人员。小师妹却哇哇大哭的从家里跑来了,见到唐黛就扑进唐黛怀里,哭得是泣不成声。

“静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唐黛一手搂着她,一手轻拍她的背安慰她。

“娘亲,娘亲……她……她……呜……呜……”

“你娘亲咋了呀?又不吃饭了,还是又对你发脾气了?”

“不……不是,娘亲说不出话了,我推她,她也不应我。早晨我叫她,她没理我,我以为她在睡觉,可是刚刚我去叫她,她还是不理我。她是不是死了,死了啊?我又不敢给她把脉,怕她骂我。”李静抽噎着告诉唐黛。

“别急,我陪你去看看,你不要怕,啊。”唐黛轻声劝慰着李静,让她冷静下来。

“贺叔,大伯,你们继续,我去看看。”

唐黛牵着李静的手,她的小手冰凉泌骨,心中不由得痛了一下,人家是没娘的孩子像根草,静儿这是没爹就失了宠爱,有娘与没娘一样,自从师傅走了后,师娘就走进了死胡同,任凭谁劝都听不进,反反复复的不是发脾气,就是不吃饭,不喝药,将静儿折腾得没了以往的活泼劲儿,三哥在家陪着她还好点,三哥一走,静儿就三天两头哭到她这儿来。唉!

二人来到小院内,小院已不复师傅在时的温馨,冷得像个冰窖,唐黛直接去了姚氏的房间,看着床上姚氏的脸色不对,走近一看,呈死灰色,唐黛心里格登了一下,忙伸手探了探姚氏鼻息,已经没气了,又拉起姚氏的手,脉搏也已经不跳了。

“师姐……娘亲是不是?……”一旁的李静看着师姐的动作,学医的她岂会不明白,眼泪落了下来,但还是问了唐黛,存了最后一丝希望。

“静儿,你娘亲走了。对不起……师姐没能帮到你。”唐黛满怀歉意的看着李静。

“哇……娘……娘……你别死啊,陪着静儿啊,你别不要静儿,静儿听你的话,静儿不再嫌你烦了……呜,呜……娘!”

李静趴在姚氏身上,摇着她,大声的哀哭,求娘亲不要离开她,可是姚氏已然听不见了,而且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走了,临走前一句话也没留给李静,也未托付任何人照顾李静。她死了,对于走入死胡同的她来说是解脱了!可是活着的李静怎么办?李静若不是有唐黛这个师姐在,那就是真正的孤女一个了。

等李静哭够了,嗓子哑了,唐黛轻轻的抱着她,出言安慰,说以后有她这个师姐照顾她,让她心内不要存在任何的担心与忧虑。唐黛担心李静因为这短短一点的时间就失去了爹娘,心中会失衡,会变得偏激。

“黛黛姐,我没爹也没娘了……以后就我一个人,我好害怕!”李静终于平静下来,睁着一双哭得红肿眼的看着唐黛。

“静儿,不怕啊,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师姐我,还有三哥啊!走,师姐陪着你去族里,让他们来帮忙给你娘办后事。”

唐黛带着李静来到村中,与李郎中最亲的几家,告诉他们姚氏死了,让他们帮忙办一下后事,银钱不要担心,都她来出,本犹豫着的几个族人听了她这个话,才答应了下来。

因为这次姚氏死,还不像李郎中去世的时候,至少那时候家里有姚氏在,不用他们陪了功夫还陪了银钱,现在姚氏死了,就剩下李静一个孤女,要是办后事,估摸着他们又要出了力气,又要贴了钱,所以才会犹豫。

唐黛看透了他们的想法,才会说自己出银钱,免得小师妹感觉到了,尝尽人情冷暖,人走茶凉,更是伤心。

姚氏的后事,都是唐黛在亲力亲为的帮着,按村中先生挑的日子,在家停了三天,唐黛也请了僧众来给她进行了超度,棺材,坟地,寿衣都是应急的出了更多银钱才置办成,虽然没有李郎中那么隆重,但也算是一生有始有终,有人为她操了心,办了事。

将姚氏送于坟地埋葬了后,为免李静一个人住在院子里孤单害怕,又睹物思念爹娘,唐黛让李静搬住进了家里,将三楼自己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让她住,并告诉家里的下人,以后李静就是她的亲妹妹,让他们将她按照小姐来对待侍候。

又出银钱请了人,将李郎中的药房搬到了家里的小客厅里,将小客厅布置成了药房,以后村民们需要看诊抓药,就到她家来,一般的病都让李静坐着看诊,有了难题她才出面。

李静家的贵重物品也搬到李静的房间里了,然后她家就是铜将军把门,一把大锁锁上了,李静欢乐的童年,温馨一家的快乐日子,也就被这把大锁彻底的锁在了过去,与小李静再也无缘了。

经历了两次死离大变故的李静变得更加安静,身上显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唐黛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但也无法,她不是万能的,这种生离死别的创伤,只有靠时间来慢慢抚平。

李氏看着时常坐在小厅里发呆的李静,也是心痛得不得了,又没有什么好法子,只得时常给她做些她爱吃,偶尔说些笑话逗逗她。三娃子去了书院不在家,若是三娃子在就好了,喜欢跟在三娃子后面叫三哥的李静,可能会心情好点。

明天得让小闺女写了信给三娃子,让他今年半年沐休得回家陪陪静儿,不要再往外面跑了。

忙完李静的事,唐黛一头扎进了忙辣椒的事中。她想好了,全县的每个镇建一个辣椒作坊就足够了,如若到时忙不过来,就将辣椒拉回到太平镇就近的五个作坊内加工,也差不多够了。于是,在将种辣椒的技术人员培训出来后,她与唐大贵,贺柱子,带着几个村庄的种辣椒的能手,这些技术人员也每人带一批,在长安县的各个乡村里穿梭,手把手的教他们育苗技术,跟他们讲解辣椒种植的关键点。

二月下旬,终于整个长安县的辣椒苗都育好了,早育的村庄都开始发芽了。唐黛就让贺柱子,唐大贵主负责这一块,而她则带着小青去往各镇上,选择在镇上建造作坊的地基,并同时传信给三舅舅,让他帮她多寻几个建筑队,她得保证在辣椒挂果时,所有的辣椒作坊都已经完工,各种设备都配备齐全,作坊里的工人也要招好,培训好。

全县总共有十几个大镇子,够她忙的了。幸好的是,她一从开始就考虑到了,从村里,到镇上,再到全县,前面的人员都培训出来了,现在拉起来就能上手干活,她自己也有了经验。只是她还得准备招一个辣椒销售的团队,就像在现代一样,组建一个业务销售部门。

三月,为了选择作坊的地址,在与各个镇子的镇长打交道时,有的很好说话,很顺利,也有的反反复复沟通,磕绊之事常有,有的甚至最后动用了王县令出面,才压了下去。

唐黛有时候忍着,忍着,一肚子火气都没地方发,回家就拉着一张臭脸,李氏知道她又是出去办事不顺了,心疼她,让她别那么拼命,家里现在的日子已经很好了,不要那样拼。

可是唐黛的性格内,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的性格,越是难办,她越是要办成,等长安县成了辣椒大县,得益得可不仅仅是她家,而是全县的农民。

没看到那些因为雪灾到处流浪的难民们,他们多可怜,拖家带口的,肚子不饱,穿不暖,无处可去。更甚的是,就像她收留的小五他们那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爹无娘,多可怜啊。

长安县富裕起来了,就算以后碰到了灾年,平民身上都会有了银子傍身也不怕。想着自己是在做好事,受点刁难,受点气又算什么,唐黛心情才平静下来。

三月底,终于全县各镇上的作坊的地基都买好了,地契王县令也很快帮唐黛办了下来,拿到了地契唐黛才轻吁了一口气,总算放心了。接下来,三舅舅为她请的施工队,也去了各镇开始施工建造作坊。

唐黛自己就开始在全县招收跑业务的人员,顺便去了一趟县城看看那八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唐黛刚走进院中,正在休憩的小家伙们都围了上来,兴奋的叫着小姐姐,唐黛从八人身上扫了一眼,发现这三个月,小家伙们都吃壮了,身体一看就比以前要好很多,大的几个都蹿了个头,满意的点了点,笑着同他们打招呼。

小白见八人都是小姐姐,小姐姐的叫,就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叫小姐姐了,要叫小姐。

“师傅,为什么要叫小姐?她就是小姐姐呀。”小五是个机灵鬼,三个月脸胖了一圈,一双大眼睛更是有神,忙问小白。

“因为……”小白正欲解释,被唐黛打断了。

“小白,算了,不要跟他们讲这些规矩,他们都还小,又没有爹娘挺可怜的。我也不是那种重规矩的人,他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等他们长大了就懂了。”

“是,小姐。”小白应了。

小五则眼睛骨碌碌的看着二人,瞅瞅小白,又瞅瞅唐黛,听到师傅叫自己的小姐姐都是小姐,脸色有些茫然了起来,不过,一晌后就好了,仰头看小白。

“师傅,我们就叫小姐姐,等我们长大了再叫小姐,好不好?是小姐姐救了我们,她就是我们的小姐姐。”

“行,你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她是你们的小姐姐。”小白也呵呵笑着道。

小五见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师傅竟然笑了,胆子更大了起来,拉了唐黛的衣袖,向她显摆。

“小姐姐,师傅一直在教我们武功哦,现在我们会打拳了耶!”

“是吗?那小五要不要练给姐姐我看看?”

“小姐姐,我们也会了,我们也要练给你看……”孩子们七嘴八舌起来。

“行,行,你们都将你们会的练给我看!”

瞬间,这里成了比武场,有的用剑,有的用鞭……看来小白是因材施教,各人的武器都不一样。而小六,小五,小八明显的比别人练得好,三人都是使的软剑,且已经开始教授轻功了,看着三个小人的轻功都能飞上三米高的树了,惊讶得唐黛是张口结舌,一张老脸都要红了,这速度,可比当初的她强多了啊!就算是现在,也还飞不了多少远啊,也怪不得老头骂她蠢丫头啊!

“哇——你们都好厉害,都练习得很好,以后继续跟着师傅好好学,今天姐姐我是要来县城办事,没有多时间陪你们说话,下次来,为你们做顿最好吃的,奖赏你们。”唐黛拍掌鼓励他们,八人一听,个个高兴得笑眯了小眼,小五更是得瑟得不得了。

看过孩子们后,唐黛带着小青出了院子,想再去看看二姐唐华,不想刚出院门却碰到了一个熟人,严平。

“唐姑娘,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唐姑娘是住在这儿?”

“严公子,好久不见。我不住这儿,这里是一个亲戚家,有事来看看。严公子,抱歉啊,你成亲大喜,我因为太忙,没有亲自来恭贺。”

原来唐黛因为二月太忙,就提前将贺礼,让小青送去了县令府,王雪出嫁那天,也只是让小青去添了箱。心下颇感歉意,而且王雪现在又不在县令府内住,也没机会去看她,亲自道歉,严宅在哪里,她并不知道。

“唐姑娘不必觉得歉意,雪儿都与我说过了。今天雪儿在家,唐姑娘若是方便,可以去府上稍坐,我严府离此并不远。就是唐姑娘太忙了,难以请得动啊!哈哈……”严平以退为进。

“这……好吧,我正好也要去看看雪姐姐。”果不其然,本想推脱自己有事的唐黛,听了严平这么一说,不得不给了他的面子,答应了下来。

“唐姑娘,请!”严平做了个请的手势,放下马车帘子,在前面带路。

唐黛也让小青赶了马车,跟在严平的马车后。

马车行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来到一坐华丽且颇显威严的府第前停下,唐黛掀了马帘,抬首一看,门头上书有“严府”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知是严平家到了。

果然,门房出来一人,开了府门,严平的马车进去后,唐黛的马车随后也入内,并未遇到任何阻拦。

入了府,马车停下,严平下了马车,来到唐黛的马车前,请唐黛下马车,唐黛出了马车门,小青在后,正欲自己跳下,却不想严平却伸了手,示意唐黛扶着他的手下车,唐黛犹豫了一秒,没有拂了他的面子,将手伸给了他,就着他手上的力道,轻跃下了马车。

“唐姑娘身体轻盈,是有练习过武功吧?”严平看了唐黛灵巧的身形,挑了一下眉毛相问,十分不情愿的放开了唐黛的手,小手滑滑腻腻,柔弱无骨,让他心中感觉又多了一丝异样。

“跟着家师练习了几天,算不得什么,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罢。公子知道我是务农的,且又学习医术,稍练习点也属正常。”唐黛客气的回道。

“也是,来,二位跟着我走就行。唐姑娘真是多才多艺,不知道唐姑娘还会些什么?严某真是佩服得紧。”严平走在前面为二人带路,又似无意,问了唐黛一句。

“我家小姐会得可多呢,茶艺,棋艺,能书会画……”小青听了严平赞美唐黛,也很是高兴别人夸赞自家小姐,又因成衣铺子的事,对严平也有好感,所以不设防的接了口,也夸奖起唐黛来。

“呵……我哪有严公子说的那么好,只不过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多学了几样罢。小青,你这丫头跟着一起乱捧我干啥,你家小姐我那半桶子水,你又不是不知道。”唐黛谦虚了一句,又嗔怪了小青一句。

“呵……唐姑娘真是谦虚。前面就到了,雪儿见到你,定会开心得狠。”严平指着一排主院,远远看上去,小院并不大,但座落有致,掩映在绿树繁花翠竹之中,很是雅致。

“严公子家不愧是书香之家啊,你们家这些建筑,让人看上去,心中舒适,低调却不庸俗,威严却不失柔和,花团锦簇中却也透着清雅。”

“呵……唐姑娘过奖,过奖!”严平没有想到唐黛对他府中的印象极好,给了如此高度的评价,心中惊讶,忙谦虚了一句。

“并未是夸奖,这一走近,更是觉得树木繁盛,绿草茵茵。不由让人浮想联翩,觉着得了这样一方小院,坐于花下,嗅花香,看花落,不理尘世,只顾田园,享一世清幽,走过红尘岁月,此生足矣。严公子家设计这小院的先人,必是一个得了禅意的高人。”

“唐姑娘,你太让严平我惭愧了,我出生于此处,竟从未感觉到过祖上先人的用意,你这一说,我也静了心观看,觉得果然如此。”

严平听了唐黛的描叙,凝神聚气用心观看,顿觉心中大愧,平日里他总是抱怨,觉得院子窄小,不够大气,没想到这小小姑娘,进府竟一眼看出了先人们的用意。

他们祖上,有确有一个在朝中做了大官的祖辈,这庭院就是他辞官回来命人按他的想法修筑的,并留下话来,让后人们不一定要走仕途,但就算是从商,务农,也不能忘记了第一要务是要多多与书香为伍。

严平心里对唐黛肃然起了敬意,心中感动之余,越发的心动,后悔自己早早的订了亲,成了婚,现在连一个表白心迹的资格都没有。

“唐姑娘,到了。”

严平带着唐黛进入一处主院,主院内还挂着喜气的红灯笼,窗户,门上贴着大红的双喜字,喜气洋洋,让人看了心里也觉得添了喜气,可是在严平看来,第一次觉得这些大红色有些刺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