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儿,雪儿,快出来,你看我给你带了谁来?”严平恢复心绪,朝里院大声的唤着王雪。

“谁呀?让你这么开心的大声嚷嚷,一点公子少爷的形象,规矩都没有了!”里面传来王雪的嗔怪声,却听不到一丝怒气,嗓音反而带着欣喜甜腻。

“雪姐姐,是我呢!小妞。”唐黛接了话。

“呀,小妞,是你呀?”

随着惊讶声落,一个身材修长,身着朱红长袄,腰束淡紫色细腰带,脚穿粉红绣鞋,头梳妇人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支精致金钗,金钗上有红色流苏串着金珠往耳边垂落下来,摇曳生姿,面容娇艳,眼内波光荡漾,眉眼皆是风情的美妇人来。

“啧啧,雪姐姐,你这嫁了人,是越发的甜美好看了,看来姐夫对你很好啊!哈哈……这下,小妞我放心,老夫人也放心了!”

唐黛嘴里打趣王雪,又朝她挤眉弄眼,还故意瞟了一眼立在一旁的严平。

“你个鬼机灵的丫头,这许久不见,一见竟然打趣姐姐我来,快进里屋坐,快面冷。”

王雪嗔了唐黛一句,又拿一双含情目看了自己相公一眼,招呼大家快坐。

“雪姐姐,你成亲小妞没能亲自来恭贺,实在是抱歉。”唐黛在一方小榻上坐下,出口表示歉意。

小青立在唐黛身后,未落坐,王雪坐在可容纳四人的大贵妃榻上,严平也另找了一方小榻坐在王雪与唐黛的中间,并未若平常般,坐于王雪身边,这让新婚以来,严平缠她缠得紧的王雪有些诧异,拿眼瞅了严平两眼,见他脸色平常,想必是因为有客人在,也就没有多做他想。

“知道你事情多,你今天能抽空来看我,我已经很是高兴了。我听爹爹说了,你今年要在全县种植辣椒,想要将长安县打造成出产辣椒的大县,你个小小的女娃子,这份气魄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就别说我们这些闺女的女子,后院的妇人,哪怕就是一般的男儿也与你比不上啊!有时候我想啊,你这么出彩的一个女子,以后该要怎样的一个男儿才能配得上你?!”

“呵……雪姐姐你夸大了!我还小呢,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再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哪要什么多好的男儿配我啊,说来说出,我也不过是稍聪明点的村姑一个罢了。我只要一个人,陪我到老,一生一世一双人,粗茶淡饭,平平淡淡的就好了,从不想什么荣华富贵,男儿要有多有才,多有出息,家里要多富有,得是高门大户。”

唐黛说这话时,脑里却不由浮现出凤容若的身影,这回京城已经几个月了,也不知道他好不好?在她的坚持下,小蝶,影子都被她赶回去了,她与他就这样断了信息。不知道,可还有相见之时?相见时,二人又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里的唐黛,心中不由又是万分的惆怅起来!

严平听了唐黛的描述,眼神暗淡下来,原来她是这么想的?如若,自己没成亲,是不是也可以争一争,向她表白心意?她的要求真的不高,他能做到!

“平哥哥,你听听,你听听,小妞这么出彩的一个女孩儿,要求竟是如此的低调!平哥哥,你身边有没有好的男儿介绍介绍,给我这好妹妹,介绍一个?”

王雪逗笑着,同严平说话,却没有听到有人回她,抬眼一瞧,严平竟然走神了。

“平哥哥!平哥哥?”

“啊!啊……你说啥呢?我……我刚刚没有听见!”严平回过神来。

“哈哈……平哥哥,我们这说着话呢,你竟然走神了?你要是觉昨我们女子说话你不感兴趣,你不用陪在这了,去办你自己的事去吧,小妞也不是别人,她不会介意的。”

“是啊,严公子,你有事去忙,有雪姐姐陪着我就行。”

“呵……没,没事,我今天事情忙好了。雪儿,你刚刚说啥呢?”

王雪将前面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严平的心中有些不舒服起来,脸色变了变,但还是维持了微笑。

“雪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年纪,与我相仿的公子,大多成亲了,哪有能配唐姑娘的,她还小呢!你这是瞎操心,既然知道她出色,以后身边哪会少得了倾慕者,等她长大了,自然水到渠成,说不定一家有女百家求,她家的门槛得给求亲者踩破了才行。”

“严公子过奖了!”唐黛笑了笑。

“平哥哥说得是,还是平哥哥的见地高,是我瞎操心了。小妞,上次我说想找你学做点心,不知道你今天可有时间教教我?”

“自然可以,我这好不容易来一趟,当然会多陪陪雪姐姐,有时间的。”唐黛心想,这都晌午了,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一半,事也办不成了,索性不管了。

“雪儿,这都晌午了,吃完晌午饭,再学也不迟。”一边的严平见王雪只管了高兴,竟把这大事忘记了,出言提配她。

“哎呀,真的是,我竟把吃晌午饭给忘记了,小珠,你快去厨房说一声,中午我院里有客人,要多加几个菜,饭菜直接送到我院子里来,我和少爷,客人今天中午就不去前厅与大家一起吃了。”

“是,少奶奶。”小珠应了声,急急的去了厨房。

几人坐在那又闲聊了一晌,其间,严平的眼光似有意无意的扫过唐黛秀美的脸庞,目光有些贪婪,又藏有几分失落。

几人一起用过晌午饭后,唐黛跟着王雪去了她的小厨房,准备材料,教她做了雪媚娘这一道点心,蛋糕因为奶油一时半会不能找来,只得与王雪说了声抱歉,说材料不好准备。

王雪看着自己做出来的好看的雪媚娘,已是高兴得不得了,说是教了她一道足够了,够了!

“平哥哥,尝尝我做的点心,你看这盘子里的点心,漂亮吧?雪白雪白的,可好吃了。小妞的厨艺也是顶厉害的。你看,这里有十个,这五个是我做的,那五个是小妞做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王雪欢天喜地的将自己做的点心,端到相公严平面前的桌子上,让他首尝。唐黛看着王雪与严平恩爱的模样,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在虐她这只单身狗啊!

严平伸手本准备先拿唐黛做的,想想手顿了一下,还是先伸到王雪做的五个里面拿了一个起来尝了尝,然后再拿了唐黛做的,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味了一番,看着王雪看他的期待眼神,笑了笑。

“好吃!都很好吃,你学得有八分像了,很不错。”

“真的?余下的我让小珠送给公公和婆婆吃,这样甜糯的,他们老人喜欢吃。小珠,去,将这点心送给老爷和老夫人去。”

小珠接下盘子,端出了小院。

“雪姐姐,时辰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

唐黛望了望院外,天空上的太阳,已经偏西了。

“好,那我就不留你了,你还得赶回唐家村,是要些时间的。”

王雪与严平,将唐黛送到府门口,小青已经将马车赶了过来,停在一棵大树下,等唐黛上车。

阳光从树上照射下来,穿过树叶的缝隙,斑斑点点,落在马车上,落在地上。

唐黛朝二人挥了挥手,踩着点点的光影上了马车,进马车前回头朝二人烂然一笑,叮嘱他们不用再相送,可以回去了。

严平看着唐黛巧笑嫣然,似阳光中的精灵,坐着马车中绝尘而去,不禁看呆了,怔怔的立在原地。

“平哥哥,小妞已经走了,我们回去吧!”王雪依恋的拉着严平的衣袖,二人并肩往府里走去。

唐黛与小青出了严府后,因时间不够,也就没有去白府,直接驾马车回了唐家村。

京城,安王府的书房里,凤容若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是他临走时,从黛黛的桌上顺了来的,也不知小丫头发现没有?

凝视端祥,荷包上的粉色小人,无限放大,仿佛小丫头在含泪看着他,向他哭诉,诉说他的种种罪状。

“黛黛,小丫头,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啊?我真的好想你啊!”凤容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在粉色的小人上,温柔的抚摸。

“世子,事情有眉目了,朝廷派的官员与地方的官员勾结,贪墨了部分赈灾银两,才导致银两发放到下面灾民手上时,寥寥无几,那些没田没地的,房屋又压蹋了,银两又拿的不多的人家,没法子,只好拖儿带女往富庶地区逃难去了。但是事态并不是很严重,所以并没有引起各方的注意。”

楚陌走进书房向凤容若禀报,凤容若将那荷包收入怀中,蹙眉沉思。

“这次派去的官员是右相的人,盯紧了他们,将证据拿到手就可以,暂时放过他们。为免打草蛇,不宜妄动,告诉你手底下的兄弟们不要再有其他动作。”

“是,世子。小蝶,影子都回来了,楚时那传来消息说,唐家小公子告诉他,唐姑娘让半年沐休时,让他也回来,不再用他。这……怎么办?你与唐姑娘之间就这样淡了吗?世子。”

楚陌小心翼翼的问着凤容若,世子从唐家村回来后,又变成了以前的世子,整日里冷冰冰的,不见一丝笑意。除了上朝,也不出府,将自己关在书房内,看那看了无数遍的荷包,想唐姑娘。

他,觉得,还是那个有着满脸笑容的大男孩世子让人心里舒服,让人觉得亲近,他想世子不要再这样下去,回到那个有人情味的世子。

“不,我认定了的就绝不会放手!可是,楚陌,你教教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求得她的原谅?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突然觉得我不了解她了,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知道她爱吃什么,不知道怎么样她会开心?!我以前总觉得她的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了解她比她自己了解自己都多,可是现在想来,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我的人撤回来后,我就对她一无所知,没有音信,不知道她此时在干什么?是高兴了,还是难过了?是身体安好,还是在生病?是在外面为家人忙碌着,还是在家跟着那个不着调的师傅学医术?我发现,以往我除了给过她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好像其他的事,我从没有为她做过。反而是她,为我做了许多。”

“世子,要不,忙过这段时间,你去一趟长安县吧?我听楚时说,五月二十是唐风唐大人的成亲大喜日子,你这个牵线媒人去了也属正常,你不如找了这个借口,恭贺唐大人大喜,唐姑娘将家人看得极重,你去了,她肯定会高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