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师兄的真实面目/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世子你正好也借此机会,哄哄唐姑娘,真诚的向她道歉,二人就能合好了。我看唐姑娘心里还是有世子你的,要不然你受伤时,她也不会急得失魂落魄的,哭得那么惨,后面你养伤的日子,她又全意全意的照顾你,变着花样给你做吃的,补充营养,生怕你的身体会受到影响。”

“对,你说得对。楚陌,我怎么发现你的脑袋越来越聪明了,你这个主意甚好,我五月份就去长安县,这个月将所有的事情都要处理完。楚陌,为了你这个好主意,本世子要重重的奖赏你!去,下去领赏去,奖励你一百两黄金,可别乱用,你存着,存着做以后娶媳妇的媳妇本儿。”

“谢世子奖赏,那我下去领赏啦!”

“去吧,去吧。”

为得了这个好主意儿,凤容若高兴的挥了挥手。

楚陌见自家世子前面还一副忧伤的面孔,生无可恋的模样,瞬间被自己的话一说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还存娶媳妇的本儿?他媳妇在哪都不知道呢?但是想到自己就几句话的事赚了一百两黄金,心中顿时开心的冒泡,谢过凤容若,哼着小曲领赏去了。恩,他自己也觉得自个是越来越聪明了!世子说的,准没错。

唐家村。

唐黛走进家门,却看见久违的师兄小仙僧来了,让唐黛惊喜不已。

“师兄,你终于知道来看看我,看看师父了?我以为你都忘记了我家的门朝哪开呢。”唐黛朝师兄小仙僧噘了噘嘴。

“哈哈……小妞,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等师兄我来吃呢?这么盼着师兄来。”

“师兄都将我和师父忘记了,不做好吃的,哼!”

“哟……小妞,你这是真生气啦?师兄这不是来看你了嘛,不生气了啊,师兄向你道歉,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多来唐家村看看你,好不好?”

“不好!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才不生气。”

唐黛继续装腔作势,其实心里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开心的狠,之所以这样,是想找师兄要个好处。

“好,好,你要师兄答应你什么条件?”

“哎,臭丫头,你这一回来,眼睛就没看到师父我坐在这?我饿了,要吃好吃的。”

仙僧打断了二人谈话,很是不愿意这两个徒弟一见面就聊开了,将他这师父是扔到一边,没放在心上呢。

“师父……你看看你,来我家三年,你这都胖几圈了,还吃?再吃可以杀了过年了!”

“你个丫头片子,又懒又蠢又难说话,就知道虐待师父我,要你做点吃的给我,每次都得我讨要个几遍才给我做。我哪里胖几圈了?有吗?瞅瞅,瞅瞅,大徒弟,你瞅瞅为师胖了没有?”

“哈哈……师父,您老人家在这过得是真舒心,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虽说没胖几圈,但胖一圈是有的。”小仙僧笑着看自己的老顽童师父与小师妹头嘴,见师父问了,再给老师父补了一刀。

“你……你个臭小子也学坏了,向着你师妹说话了。臭丫头,你现在不做给师父吃,等师父走了,你想做给我吃也找不到我的人了。”

“师父,你又要出去玩啊?又不是不回来,十天半个月的,你回来,我再给你做呗,我这忙得累死了,今天实在没力气给你做。”

“什么十天半个月?为师这次是出去云游去了,在你家这鸟不拦屎的地方呆了三年,我早呆烦了。再说,这三年我的医术和武功对你已经是倾囊相授了,你也该出师了。该教的我都教了,以后就靠你自己练习,磨炼,再好好琢磨。”

“啊!师父,你要走了?这么快啊!师父……你就再呆一段时间呗,等我大哥成亲,你吃了喜酒再走,好不好?”

“不好,为师已经决定了,这一次为了你,待的时间够久了,我必须走了。想我老头子,这一把年纪了,还有多久能活,我不能老待在儿浪费生命,我得到我还没有看过的地方,多去看看。”

“师父,可是我真舍不得你现在就走啊。”

唐黛听仙僧决定真的要走,心里升起一股不舍的情绪,虽然老头脾气是怪了点,又贪吃了点,可是对她是真的好,把毕生所学都教给她了。平常在这还能陪她斗斗嘴,可是这真决定要走了,唐黛眼眶红了。

“小丫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早散晚散总得散的,你我师徒的缘份是一辈子的,但是这相伴的缘分,只有这么久了。以后,你只要好好的将你的医术使出来,别丢了我仙僧的老脸就可以了。再说,你还有你师兄在呢,遇到什么难事,你就找你师兄商量,啊?”

仙僧见小丫头红了眼,知道她心中不舍了,严肃了起来,安慰她。

“哦……师兄,你也是因为师父要走才来的吧?”

“恩,师父这一走,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才能与他相见,所以来送送他老人家。”

“师父,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唐黛又别转头问仙僧。

“准备明天就走了。来,你师兄妹跟我来书房,我有事交待。”仙僧说完带头往二楼书房走去。

三人去了二楼唐绝的书房,关了门,小青守在门外。

“小丫头,为师今天跟你要说的是,其实为师,包括你师兄,在第一次见你时,就看出了你的来历不简单,但因你顶的是金色祥云,对苍生不但无害,还会对苍生降下福泽,所以,我才决定将你收了徒弟,做为师的关门弟子。你要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做我仙僧的徒弟的。”

“师,师父……你,你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唐黛一听,吓得吞了吞口水,结巴着问仙僧。

“不,为师只是学岐黄之术的,看不出你是从何处而来,只能看出你的来历并不简单,而且为师也无意问你是从哪来的。因为,不管你是从何处而来,我只要知道,你以后做的事,不会违背我当初决定收你为徒的初衷就行。”

“哦,师父,你收的徒弟身份都不简单?!那,师兄呢,他是何身份?”唐黛一听师父不介意她的来路,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师兄的身份好奇起来。

“哈哈……你这臭丫头,就知道你会问,所以我才将你师兄也招了来。影儿,你蒙骗了你师妹这么久,也该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小仙僧易容的面具下的脸抽了抽嘴角,师父还真是记仇的,前面他就向着师妹说了他胖了一圈,这就迫不及待的坑他,让他露出真实面目了。

还说他蒙骗师妹?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啥?师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骗了我,什么真面目?”唐黛满头雾水的瞪眼看着师父仙僧。

“哈哈……小丫头,你那么鬼机灵的,这次你想不到了吧?你师兄出现在世人的眼里时,其实是易着容的,他本身可不是长这样,俊着呢!”

“易容?啊!……”

唐黛如遭雷击,嘴巴张得能塞下鸡蛋,目瞪口呆的盯着师兄小仙僧,眼睛一动不动,似乎不想错过这一分一秒的让人心脏刺激无比的情节。

在唐黛的呆愣中,小仙僧脱下了头上的白发,从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映于眼帘的,是一张让人顿觉眼前一亮,无比生动的,俊逸的脸庞。

唐黛醒过神来,震惊的拿眼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正微笑着看她的师兄,只见他,长得是剑眉星眼,鼻子高悬,菱唇半抿,皮肤白晰,一眼看上去,也就双十年华,哪有一丝老态?

唐黛顿时觉得,人生彻底的灰暗了,这二人骗她骗得是完完全全的没有一点愧意啊。

“啊……啊……师兄,师父,你们骗得我好苦啊!不行,不行了,我这心受到一万点的伤害,我哭,我必须好好的大哭一场,要不然,不足以平民愤!”

“……”小仙僧。

“……”仙僧。

唐黛假哭了一场,又从捂着眼睛的双手缝隙里偷看师兄和师父,见二人正无奈的等她停了哭,再说话,只好不哭了。又心中暗喜,原来师兄这么年轻啊,长得还这么养眼,哼,看我以后欺负他,将受的骗全部报复回来。

“师兄,你骗我的这个账,我以后跟你慢慢算。我现在问你的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要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唐黛严肃一张脸,准备拷问小仙僧。

“呵……师妹,师兄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你要问什么就问我吧,你有问,我必答。”

“第一,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第二,你的年龄?第三,你家住哪儿,也就是说你的真实身份?我的事,你们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为以示公平,你也得让我知道你们的事。”

“哈哈……小丫头就是个不能吃亏的主。好吧,我告诉你,我知道你会替我保密的。第一,我的真实姓名,叫皇埔影;第二,我的年龄,今年二十有三;第三,我的家在大华国,身份是大华国的小皇子。”

“啥?什么?怎么可能?你竟然是……啊,啊,啊……我要死了,我死了算了,我的心脏受不了啦。这……太让人难接受了,你的身份竟然是皇子,皇子哎!为毛,为毛你一个皇子要当了和尚,你学医术就学医术吧,不当和尚也能学医术啊,为毛要当和尚啊?可惜啊,好可惜啊!”

“呵……小师妹,你真是可爱。为什么我一个皇子,就不能学医术啊?再说,谁说我当和尚了?我只是跟师父有缘,学医术而已。”

“恩?你没当和尚?那人家都叫你小仙僧啊?”

“这是因为师父是仙僧,然后我是师父的徒弟,所以世人都这么叫的。再说,我易容后,世人看到的都是我易容后的面容。”

“好吧,我算是接受了这么一点点了,今天的事我得好好的消化消化,太让我吃惊了。对了,那大华国的皇埔冰,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哥哥吗?”唐黛想起几年前在京城里碰到的人。

“是,他是我的三哥,是大华国的三皇子。怎么?你认识他?”

“恩,算是认识吧,我那一次去京城时见过他。”

“下一次师妹若是再见到他,还是绕路走,离他远点好!我这个哥哥的性格与我的性格可是天上地下,占有欲极强,野心也不小。”

“哦,我知道了。”唐黛点了点头。

“你们俩现在是彻底的认识彼此了。丫头,这是为师最好的银针,也是我仙僧的标志,你与你师兄二人一人一副,还有这玉露丸,也就两瓶了,也是你与你师兄二人,一人一瓶。你们二人记住,做我仙僧的徒弟,医术在没有达到银针出手,即便是死人也能救过来的境地,不要用了我这银针,免得丢了我这张老脸,毁了我仙僧的名声。还有,这玉露药丸,不到凶险时刻,不可轻易使用,这天山雪莲,为师活了一百多岁,也就机缘巧合得了一株,制了三瓶玉露丸,为师自己的一瓶,我带着,以备急用,余下的两瓶就给你们了。”

“师父,徒儿一定谨遵教诲!”唐黛与皇埔影异口同声。

“好了,为师没有别的话再交待你们,就这些了。小丫头,为师还得叮嘱你一句,你的来历不凡,你的命运必不同于别人命运,你的一生也不会是普普通通,所以,你还是早做心理准备,早为以后打算。”

“是,师父,徒儿知道了。”

“师父,你跟师兄在这下棋,我去厨房给你和师兄做好吃的去。”

“恩,去吧。”

唐黛下楼时,脚步还是虚的,下台阶差点跪下了,吓得小青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师兄的真实面目,真实年龄,还有真实身份,给她的刺激太大了!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啊。

她以前对师兄的身份也有过猜测,因为她知道仙僧收徒,挑的人必定不简单,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大华国的皇子,而且居然也这么年轻!

唐黛到厨房里时,李氏也从豆腐坊回来了,唐黛告诉娘亲,师父明天要走了,她得做些师父喜欢吃的菜。李氏一听,也忙在一边给她打下手。

晚上,满满的一桌菜,全部上了桌,唐黛又搬来了自己酿的好酒,师父这一走,以后必定会很少再见到他了,除非他想她做的菜和她酿的酒了,今晚得让他吃尽兴,喝尽兴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不管唐黛在心中怎么的不舍,仙僧还是在师兄皇埔影的陪同下,走了。唐黛心情低落了两天,本来她那天准备提条件让师兄收静儿为徒的,可是知道师兄的真实身份后,她放弃了。以后,还是她自己教静儿吧!

此时,诛魂阁总部的断崖上。

一青衣少年,正在凝神抚琴,琴音时如万马奔腾,时如鹰啸长空,时如清风掠过竹海,时如清泉流泻在山石……突然,琴音杀气顿起,冲向不远处的一人而去,顿时,对方变了身形,从怀里掏出一管玉笛,笛音响起,与琴声对抗。

十招后,琴声依然是源源不断,笛音随着一声玉石断裂声响起后,归于静寂。

“哈哈……好,好,不愧是我的曦儿,苦练三年,终于大成!为父祝贺你。追魂,今天阁里摆宴,庆祝小公子功成。”江野手拿断成两截的玉笛,却抚掌大笑,高兴不已。

“恭喜小公子,贺喜小公子功成。属下这就吩咐下去,举阁同贺。”追魂也忙上前道喜,然后转身自去吩咐准备宴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