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阿夕功成,唐菊香回/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爹爹的教导!”阿夕轻步走到江野的面前,向爹爹鞠躬感谢。

“曦儿,爹爹能看到你成才,真是高兴啊!若是你娘还在,看到你这么出息,该是有多高兴……唉!你看你,这三年功夫长了,个头也蹿高了,有爹爹一般高了。看着你长大,爹爹觉得自己都老咯。”

“爹爹不老,爹爹正是盛年,岂会就老!曦儿不过是痴长了个子而已。”

“哈哈……我的曦儿也知道拍爹爹的马屁咯!不过,听你这样说,爹爹高兴,只要爹爹年轻,就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你,将以前缺失的日子补回来!”

“爹爹……”

阿夕听江野这样说,心中竟有些感动,失语了。这三年,虽然他知道爹爹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对别人会不择手段,可是对他的确是真心的疼爱,只要他有的,他都会给他,从不吝啬。

“傻小子……”江野觉察到了阿夕的情绪,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牵了他的手回到阁内。

“爹爹,你那时答应我,只要我功夫学成了,你就让我自己可以自由出入诛魂阁,这话可还是作数?”

“当然作数,你功夫成了,一般人是伤害不到你的,我不用担心你的安危,你随意出入。只是,你出去时,还是得与爹爹说声,爹爹再派些人保护你。这个,你可做得到?”

“好,我答应爹爹,出阁时都向你禀报一声。”

夜晚的诛魂阁断崖上,清风徐徐,衣襟飘飞,公子温润,明月朗照。

春天的夜晚,还是带着一丝凉气。立在那的阿夕却心里暖暖的,双眼望着远方的天空,那里有唐家村,有大哥,三哥,还有小妞妹妹。三年了,他终于练成了,他以后就可以随意出入诛魂阁,他就去哪就去哪,他想去唐家村就可以去唐家村,他想去看小妞妹妹就可以去看小妞妹妹了。

李婶,大哥,三哥,小妞妹妹,你们等着我,阿夕我来了,我要来看你们了!三年了,阿夕好想你们啊!你们都还好吗?

“曦儿,你还站在这呢?夜深了,去休息。”江野喝了些酒,准备出来吹吹风,看到儿子又站在断崖边望着,走了过来。

这三年,曦儿总是站在这里望着外面,他是想外面的世界了吧!毕竟是年轻人,还是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的。他现在功成了,他也不用禁锢他在这阁内,他就是一只小鹰,要去外面经历风雨,才会变得强大,成熟!然后搏击长空。

“恩,就回了,爹爹不是也没睡啊!也睡去吧。”

阿夕说完,缓步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确还是激动兴奋,不知道小妞妹妹见到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高兴,惊讶,还是责怪他的不辞而别?

唐黛的情绪在仙僧走后低落了两天后,因为要忙辣椒作坊的事,又振奋起精神忙碌了起来。每天与小青两人,里里外外的忙着,很快又瘦了一圈。

李氏自己因为也要为唐风的亲事忙,也就没顾得上她,等李氏发现后,又是心疼不已的念叨说她不知道照顾自己,忙起来,就没个白天黑夜的。

四月底,辣椒坊的诸事皆已准备齐全,唐黛正在家中的小药房内教李静背医书,小青从外走了进来,递给唐黛一封信。

“小姐,是大公子从京城发来的。”

唐黛接下信,拆开阅读完毕,脸上顿现了高兴的神情。

“大哥中进士了,现在已经被皇上赐封为六品官员了,太好了,我得去找娘,对她说,让她高兴高兴。”

唐黛将信揣入怀中,小跑去了豆腐坊。

“娘,娘……大哥来信了,大哥来信了!”

“大娃子来信了?信上说的啥?快念给娘听听。”

李氏见小闺女跑得气喘吁吁,一脸的高兴,猜到是好事,着急的问。

“娘……甭念了,我跟你说说,大哥说他中了进士,已经被皇上赐了六品的官位。他说,已向皇上了告了假,五月初就从京城赶回来准备自己的亲事。娘,大哥的官越当越大,大哥真了不起!哈哈……”

“哎呀,菩萨保佑,祖宗保佑,我家大娃子有大出息了!”

李氏高兴的在豆腐里转着圈,嘴里直叫菩萨,祖宗的。

“恭喜东家,贺喜东家,你家的大儿子真是厉害了,这又厉害,又孝顺的可是不多啊。没看村中三婆婆家,她家那个大儿子唐贾孝,也就做了没两年的官,就嫌弃老娘了,将老娘一个人扔回家里,要不是东家你们家心善,帮着她,现在还不知道人在哪呢,说不定老早就成了一副枯骨了。”

一旁的卢婶,李婶听了,也为李氏高兴,李氏这真是前半生吃苦,后半生享福啊!儿女们个个都有出息,这小闺女是出了名的聪明会赚银钱,这大儿子也是沉稳得像个大人,官一级级的做得高,真是好命!

“嘿……我们家孩子倒真的是个个都孝顺,我前半辈子吃的苦啊,没白吃,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卢姐姐,李姐姐,五月我家摆酒,你们一定得来凑个热闹哈。”

李氏听了二人的夸奖,心中也得意起来。

“一定来,一定来。”卢婶,李婶忙答应,这种巴结的机会,怎么能不来!

不过半日,唐风中了进士升了六品官员,如同飓风刮得整个唐家村抖了三抖,这可是他们唐家村第一个中了进士,做了六品大官的人啊,那唐贾孝当时也就中了举人,在外县补了缺,做了个八品县丞,回家时官威架子都大得不得了。

于是,村头村尾都能听到各种议论声。

“李氏家啊,这几年真是坟头上冒青烟,祖宗保佑!”

“对呀,这大娃子小小年纪就当了京官,那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

“以前,村人说他们家是一家子克星,我看那,那时候是时运未到,这一到了啊,就红透了半边天。现在放眼整个长安县,比他们家有财有势的,估摸着都难寻了。”

“我看呐,那时他们祖屋真正是瞎眼了,明明克星是那赵芬母子二人,那两个人一走,你看祖屋里,现在日子不是好过了,就连唐孙氏这长舌头的现在每日里都忙着赚银钱,不再出来多事,一心供她家小郎念书呢!”

“是啊……你们说的真不错,我看他们家不是克星,是福星,是我们唐家村的福星呐。这几年,我们唐家村哪一家不是依靠他们家发财的。想想现在我们过的日子,再想以前我们过的日子,现在这日子才是日子,以前呐,过得是猪狗不如啊!”

“……”

所谓水涨船高,一人起众人捧,就是这种势头,现在唐黛家在唐家村已然是龙头老大,地位权势村人也只能望项其背,议论议论一番。

世人,皆是这样,当你强大到了他只能仰望时,他便不再能说出什么诋毁的话来,只能羡慕,敬仰你了!

就在唐风入仕为京官的风从唐家村又刮向长安县时,唐黛一家人却是依然低调,按着自己的规划,一步步的走,各镇上的辣椒坊也在陆续竣工,建成。唐黛带着三舅舅,小青,穿梭在各镇,验收已经竣工的作坊,付建筑队的工钱。

这银子啊哗哗的往外流,看得唐黛是心疼无比,恨不得再抢回来,三舅舅和小青看着唐黛那眼神,二人都笑了,建筑队的负责人看着,抽了抽嘴角,他们怎么看小姑娘,只想他们干活,不想付钱啊!

于是,唐黛决定向欧阳清叫叫穷了,吩咐小白发信息给欧阳清,说她现在已经身无分文,正坐在唐家村喝西北风,再不送点银子来接济接济她,她就得饿死在唐家村了。

接到信的欧阳清,眼角抽搐,这都要夏天了,还死命刮西北风呢?她唐家村估计不是在凤南国这块大陆上,季节在她那儿已经失常。但还是给史显瑜去了信,让他送些银子给长安县的唐姑娘,要不然唐姑娘饿死了,他找他算账。

日子是忙碌的,也是充实的,但是总有些人要送来做她的调味剂,唐黛表示她也没办法!

这日,唐黛正准备在家歇歇,喘喘气。也在家休息的唐大贵,却领着一个人来到唐黛家。

二人进门,在唐大贵身边的那个却朝唐黛“扑通”一声跪下求饶。

唐黛抬眼一瞧,哟,不是逃走了,这还敢回来了?她还以为她会死在外面呢,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

“小妞,求你大人大量放过我吧,是堂姐的错,堂姐现在知错了,你不要为了草香再对付我,我也是你的堂姐啊,小妞,小妞妹妹。”

唐菊香朝唐黛磕头求饶,她这些时间在外面躲藏,什么苦都吃过了,向别人下跪求饶也是常事,这向自己堂妹下跪求饶,做得是得心应手。

“小妞,你堂姐在外面吃了苦,受到了惩罚和报应,你就原谅她吧?我就她这么一个孩子,虽然她做的事让我心冷,但我也不能不管她的死活。小妞,大伯求你看在我面子上,给你堂姐一次机会,让她改了自己的错。好不好?”

唐大贵向唐黛求情,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再不成气,也是自己生的。

而且,看到唐菊香因为在外面吃苦流浪,这人都瘦变了形,又瘦又黑又老,哪是一个十几岁如花的女子?也是心痛。

所以听了唐菊香说,她不敢回来,是因为草香她才得罪了小妞,就决定带着她来向小妞求情,让她回唐家村住,给孩子一个安定的家,不让她再在外面受苦受罪,这些年对她的报应也够了。

原来唐菊香当初害怕唐黛对她的惩罚,孩子也没了,知道没自己的好日子过了,就用银钱买通了贾府里的一个马夫,然后带了银钱,连夜逃出了长安县,在外面流浪。

刚开始出去时,因为身上有银钱傍身,便在外租了房,一个人过,也过了一段时间舒服日子,但是就在有一次在逛银楼时,遇到了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人,她的人生就彻底的毁了。

那人一见她,便对她献殷勤,夸她长得好,身上有富家小姐的气势。又说他是哪,哪,哪家的少爷,家财万贯,家里有的是银钱,家中也有通房美妾,但是跟唐菊香一比,那简直是不能比,让他看着恶心,真是后悔晚遇了唐菊香。

初始时,唐菊香毕竟也是有几分心计的,不相信那人,怕被骗,但是时日一久,那人又是送她回家,又是送她首饰,还带出去吃饭,进高档酒楼,心中的警惕也就慢慢消散了,相信了那人,并委身于他。

就在唐菊香失了身心后,报复来了,一天,那男子又在她那住,并哄了她喝了什么助情药,却不想那是*药,唐菊香喝了后不省人事,等她在几天后醒来,发现自己所有的银钱都被那男人卷走了,唐菊香欲哭无泪,赔了夫人又折兵。

因为她没有银钱付房租,被房子的东家给赶了出来,后面,她不得不过起来流浪乞讨的日子,吃了上顿没有下一顿,还有一次差点又被人骗到青楼里卖掉了,幸而是她机警,才逃了出来。

后面她实在受不了了,决定,不管回来小妞怎么惩罚她,她都要回家,她要回唐家村,于是,她边乞讨边往唐家村走,乞讨了几个月,病了几场后才回到了唐家村,求爹爹带她来求小妞,看在爹爹的份上,小妞会放过她的。

“你起来,不必跪我,你这一跪,好似是我强行给你逼走了一般。还有,大伯,菊香姐以前做了些什么,她都一一与你说过了吗?她都认为是她自己错了吗?”

唐黛瞥了眼跪在眼前的唐菊香,问唐大贵。

“这……她做了些什么?”

“你问菊香姐吧?她要真正的从心里认为自己错了,就将她做过的事全部告诉你。如果连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敢说出来,那算什么知道错了?!大伯,你不必求我,能救菊香姐的,只有她自己,不是别的任何人。”

“菊香姐,你站起来,今天我还能再叫你一声姐,与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就是看在了大伯的面子上。但是如果你以为你所做过的错事,我会看在大伯的面子上,就能一笔勾销,那是万万不能的事。因为,受你害的人不会同意。看在大伯的面子,我可以答应你,我暂时不会对你动手,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的回去忏悔你以前做的错事,然后改过自新,也许我后面会真的不计较你,但是如果你阴奉阳违,在我这下跪求我,回去后,不知悔改,甚至是变本加历的残害家人,那时,我不会再给了大伯的面子,对你手软。你可听清楚了?”

“是,小妞,堂姐知道了,堂姐一定会回去好好的面壁思过,改过自新。谢谢小妞大人大量,谢谢小妞。”

唐菊香站了起来,向唐黛道谢。

“小妞,大伯谢谢你,谢谢你,我回去后也一定对菊香严加管教,不让她再做了出格的事。”

“回去吧,我再说一遍,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大伯,你的面子也就只能用这次了,如若她下次还使手段害别人,大伯你就不要怪我了。”

“小妞,大伯知道了。”

唐大贵松了口气,带着唐菊香出了唐黛家,回祖屋去了,他还得回去做了爹娘的工作,菊香回来,爹娘可是不同意她在家住的,说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何况这种卖给人家,卖身契还在贾府手里的,让唐大贵给她送回贾府去,免得在家白吃白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