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菊香听说要将她送还贾府,吓得身上直打哆嗦,哭得眼泪鼻涕一把,求自己的爹爹救救她,她再不想回贾府那火坑里去了,当初就是说好的,孩子生下来后,贾府就将她交给小妞,只要小妞同意她留下来,就没事了。

唐黛看着二人走出去的背影,沉思了半晌,但愿唐菊香知道悬崖勒马,不辜负大伯在她面前花了颜面求情,给她的机会仅此一次,再犯就莫怪她下手无情!

诛魂阁。

“公子,唐家村的消息到了。”

碎魂递了一封信给公子江曦,自公子江曦医术和武功大成后,阁主江野便把他派给了公子做随侍,负责公子的一切事宜,在阁中的地位等同于追魂。

“恩,不错,速度挺快。”

阿夕赞赏的瞥了眼碎魂,拆了手上的信。

“大哥中了进士,被皇上封官了,而且下个月五月二十要成婚。好,太好了,碎魂,我们五月初一就出发,赶往唐家村,我要自亲去恭贺大哥。”

“公子,这事还得去禀报阁主一声,五月初一出发,这一来一回要一月之久,恐阁主会担心公子你的安危。”

“那是当然,这第一次出去,总得禀报爹爹一声的。对了,碎魂,你说我准备些什么礼物好呢?你想想,想想,帮我好好想想。”

“这……公子,属下也没成过亲,也没贺过婚,真不知送什么礼物!”

“哎呀……不知道,你不能去问问别人嘛,去,去,下去问问。我自己也想想,可是……可是我也想不出来送什么好!”

阿夕说完,泄气的躺在椅子上,他都没有看过别人成亲时是啥样,哪里知道送什么礼物嘛!

“公子不必为难,属下这就去问问其他懂的人去。”

“去吧,去吧,出阁的事,我会亲自向爹爹禀明的,不用你操心,你就操心我的礼物就好。”阿夕朝碎魂挥挥手。

“哦,对了,还要一个送小女孩子的礼物,我要送给我的小妞妹妹,这个礼物千万给我挑好了!”

挥过手后的阿夕想到了什么,对着快走远的碎魂又大声嚷嚷起来。

“公子,属下知道了。”

碎魂嘴角抽了抽,远远的回了,侍候阁主大人习惯了他的冰冷杀伐,这突然要侍候一个温润的小公子,一团孩子气儿,他,真是有所不习惯呐!

京城,安王府。

“世子,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不突发紧急情况,暂时没什么大事了。”楚陌站在书房里,向又在看那绣着卡通小人荷包的凤容若禀报。

“好。唐大人那你去问过没有?他什么时候动身回长安县?”凤容若抬了眼,问楚陌。

“去过了,五月初一出发。”

“京城这到长安县要十天左右,五月二十的婚期,的确是得早点出发。你去跟他说声,就说我与他同去,五月初一八时,我在京城城门处等他。”

“是,世子,我这就去。”

楚陌转身而去,凤容若摸着手上的荷包,看着上面的小小人,嘴角勾起,很快,他就能再见到她了!

长安县严府,严平与王雪面对面而坐。

“平哥哥,我昨日去了娘家,听爹爹说,小妞的大哥已在京城中了进士,并被当今天皇上封了六品的官位。且五月二十她大哥要与爹爹的顶头上司宁知府的女儿成亲,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备了贺礼去恭贺,抛开小妞与我家的情分不说,以后爹爹的升迁可是还得靠了她家呢。”

“那是自然,到时候我陪你去,你要备什么,吩咐管家去买就行,多少钱都不用与我打招呼,你是府中的少奶奶,这点权力还是有的。”严平淡淡的笑了笑。

“真的?平哥哥,你陪我去啊?太好了。”王雪顿时满脸笑意,她与他说的用意,就是希望他能陪了她去。

“恩,说话算数,你提前两天提醒我一声,我将手头的事提前处理处理便可。”

“好,那我找管家去啦。哦,要不要与爹爹和娘说声啊?”

“不用,不是什么大事,一个贺礼而已。”

王雪高兴的带着小珠出了院门,去前院寻管家去。严平看着雀跃不已的王雪,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脑中又浮现出那个巧笑嫣然,踩着光影,坐着马车绝尘而去的身影……

也许,只有她,才会让接近她的人,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罢,她的魅力真的是其他的女子无法比拟的。

进入五月,天气已经很暖和了,唐黛身上换了薄薄的夹袄。想到县城二姐宅子里的一众小家伙,身上还没有薄衣可穿呢,也不知道刘伯和周婶有没有替孩子们置上?

她不放心,她得去看看。

小青驾了马车,二人往长安县出发,唐黛告诉小青,先去白府,她要先看看二姐唐华去。只是刚进了二姐的院子,却碰到了好久不见的白少奶奶,小腊八已经两岁多了,在地上到处跑,男孩子就是皮实一些。

“白姐姐,好久不见,小腊八都长这么高了。”

“是啊,你也知道好久不见啊?也不知道去看看我。”白少奶奶笑着嗔了唐黛一眼。

“小姑姑,小姑姑……你看我抓的虫子,嘻嘻,好好玩,……”在院子中玩的小腊八跑了进来,手上抓着一条肉乎乎的青色虫子。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这是在哪里找到了这么个吓人的东西?!快扔了。”怕虫子的白少奶奶脸都吓白了。

“哈哈……小腊八,你娘被你吓到了噢,来,到姑姑这来,给姑姑看看,姑姑不怕。咱们的小腊八真是勇敢,居然敢抓虫子啦,是个勇敢的小男子汉!”

唐黛瞥了眼白少奶奶的窘样,哈哈大笑,朝小腊八伸出手并夸奖他。听得白少奶奶又对她翻了翻白眼,小妞就是与别的女孩子不同,别的女孩子见着虫子,吓得大呼小叫的,她倒好,还夸赞上了。

小腊八一听小姑姑夸他勇敢,还说他是小男子汗,小小人似懂非懂,但听着小姑姑的语气,像是赞美他的,于是,得瑟的看了娘亲白少奶奶一眼,抓着虫子放到唐黛的手心上。

“恩,这虫子长得真肉,要是有小鸡小鸭子,喂给它们吃,它们吃饱了就能下蛋了,下了蛋就可以给小腊八吃,小腊八吃了就可以长高高了。”

小腊八一听,这虫子还有这么大的作用,皱了小脸,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朝娘亲白少奶奶跑了过去。

“娘,我要小鸡,小鸭,我抓虫,我要吃蛋蛋,我要长高高!”

“好,好,等我们回了家,娘亲给你抓小鸡,小鸭。”

白少奶奶无奈的看了眼唐黛,嗔了她一眼,这小子将小姑姑的话当圣旨,这等回了家,又得天天折腾她要抓虫,养小鸡,养小鸭了!

小腊八见娘亲答应了,又跑回唐黛这,靠在她怀里,踮起脚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乐得唐黛哈哈大笑,抱了他的小脸亲了回去。

“小姑姑,妹妹,小妹妹……”小腊八被唐黛亲了一口,心里满意了,指着坐在一边,笑着没出语看他们闹的唐华,已经出了怀的肚子。

白少奶奶听了,瞥了眼唐华,看她脸色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没有变色,心中松了口气。

“呵……小腊八,你是喜欢小妹妹,还是小弟弟呢?”

唐黛笑着问小家伙。

“妹妹,我要妹妹,妹妹好看,听话!”

“哈哈……”众人听了小家伙的话,都笑了起来。

小小的人,还知道妹妹好看!

“弟弟也好看呀,弟弟也听话。”唐黛逗他。

“弟弟不好看,不听话。弟弟我……不听话。”小家伙摇了摇了头,最后还拿手指了指自己。

“他是说,他也是男孩,是弟弟,他不听话,也不好看。”

白少奶奶见唐黛一脸蒙,在一旁翻译。

“哈哈……可是咱们的小腊八很可爱啊,也很好看。”

明白的唐黛笑得直打跌,小孩子的世界,好简单,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恩,弟弟可爱,弟弟好看。”

小腊八听小姑姑又夸奖他了,高兴得笑眯了小眼,点点头,说自己可爱,好看!喜得唐黛抱着他,又亲了大大的一口。

“小妞,你姐妹俩说话,我去前面说一声,你中午在这吃晌午饭,让厨房加几个菜。”

“好的,白姐姐,今天你与小腊八在,我也正好同你说说话,陪陪小腊八,你去吩咐吧。”

白少奶奶带着小腊八出了院子。唐黛回过头问唐华。

“二姐,近期感觉还好吧?这时候应该是最轻松的时候,不似前三月,担心又有些反应,也不似后面两个月,肚子太大了,人累。”

“感觉挺好的,你姐夫对我关心,婆婆公公也关心,他们还怕我焦虑生男生女,安慰我,说是不管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都是白府的长孙,他们都喜欢。”

“那就好,我给你把把脉,是男孩,女孩,这时候能把出来了。不过,二姐,我得告诉你啊,你心里可不能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就像两位老人说的,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是白府的长孙,都是你的孩子,你这做娘首先的要疼爱他。”

“会的,我都想过了,我与你姐夫都年轻,也不能只生了一个孩子,要男孩以后有的是机会。”唐华微红了脸道。

“恩。”唐黛听了,放心的点了点头,手上不停,交换着把脉。

“二姐,是个女孩,我有小外甥女咯……哈哈,再等几个月,我们就能见到小家伙啦!”

“呵……是吗?都说女孩是娘的小棉袄,我这第一件小棉袄来啦!”

唐华听了,果然依旧高兴,唐黛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她的脸色,见她脸色如常,也放下心来,她最怕的是二姐会像别人那样重男轻女,娘亲都不喜欢,更何况别人呢?!

“啥?大妞,什么小棉袄来啦?!小棉袄你还能穿得上吗?等孩子生出来后你再穿吧?”

走进院子的白次,听了姐妹对话的最后一句,没弄懂全意就咋咋呼呼起来。

“哈哈……姐夫,你这是听风就是雨呢,没听懂,乱发表什么意见?”

“恩?不是说棉袄吗?我咋听着是说小棉袄?”

唐黛姐妹二人笑了起来,唐华嗔了一眼白次。

“姐夫,是说二姐肚里的小棉袄呢!我刚给二姐把了脉,是个女儿,所以说是个小棉袄。”

“哦,这样啊……嘿嘿,大妞,是我听错了,是女儿好,小棉袄好!”

白次对着唐华嘿嘿一笑,用手挠了挠头,一副憨态可掬的熊猫样。看得唐黛目瞪口呆,这真是标准的妻奴啊!不过心下又为二姐高兴,二姐寻到她的幸福了。

唐黛在白府吃完晌午饭后,与二姐唐华,还有白少奶奶告辞,小腊八看见小姑姑要走了,迈着小短腿追,不高兴的要跟着唐黛走,唐黛哄了半天,最后告诉他,等过些时间,他娘会带他到小姑姑家玩,小姑姑陪他看大狗狗,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抱着唐黛颈脖的手,红着眼让唐黛走,看得唐黛心痛死了,从马车里钻出头来,让白少奶奶在她大哥结婚时,提前两天去,把小腊八带着,在她家好好玩两天,白少奶奶也心疼儿子,说一定会早些去。

唐黛去了小院,刘伯,周婶迎了上来,唐黛往院中瞅了瞅,没看到几个孩子,也没听到孩子们的声音,感觉奇怪。

“刘伯,孩子们呢?”

“天不亮就被白师傅带走了,说是要到野外去练功。近半个月,都是这样,早晨带走,半下午才回来。”刘伯回了唐黛。

“恩?半下午才回来?晌午饭他们在哪吃?”

“说是饿了在山上打野物烤着吃,渴了喝山泉水,摘野果!”

“哦,这样啊。刘伯,这天要热了,你给孩子们买这季节的衣服,鞋袜,被子没有?”

“小姐,都备好了,这些孩子没爹娘,老刘我看着可怜,与老婆子精心着呢。”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刘伯,你们一家本来是我二姐发月钱,孩子们来后,你们辛苦很多,从这个月开始,我要也给你们发一份月钱。二姐归二姐的,我的归我的。”

“哎呀,小小姐,这使不得,我们怎么能拿双份的月钱?使不得,使不得。”刘伯,周婶二人一听,忙推辞。

小小姐对他们好,但他们可不能贪了心。

“使得,刘伯,周婶,我之所以给你们加了月钱,是因为你们对孩子们上心,我放心。你们不要推辞,只要以后你们依然对孩子们尽了心,就是对我的报答,我多发一份,不亏。”

“谢谢小姐。我们以后定当更加用心把事情做好的。”

刘伯,周婶一听,也就不再推辞了,心下则暗暗的下了决心,以后把事情要做得更好,对孩子们更加关心点,小小姐是个心善的。

唐黛起身去了孩子们的房间检查了一番,每个房间都整洁干净,床上都已经换了薄被,有的床上还放着孩子换下来洗净叠好的衣服,袜子,果然都是薄衣,薄袜。床底的鞋子也是春天穿的鞋子。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刘伯和周婶将孩子们的生活照顾得很好。

唐黛与刘伯,周婶拉着家常,等小白,孩子们回来,可是等了半个时辰,都还没影儿,唐黛决定不等了,看到孩子们照顾得好,小白教习他们的武功也很是有一套,也就放心了,就与刘伯告辞出了小院,准备回唐家村。

只是刚出了院子,又碰到了严平的马车,似是在等她。

“哎呀,还真是唐姑娘啊?我刚刚从这路过准备回府,看到你的马车停在外边,就猜测是不是你来这了,就停了马车想问问,没想到这马车刚停,就看到你出来了,真是巧。”

“是啊,好巧啊,严公子。你这是准备回府?雪姐姐最近怎么样?好不好?”

“是的,我巡视铺子回来,正准备回家呢。雪儿她挺好的,前两天还在与我商量,说是五月二十你大哥成亲,让我陪她一起去你家恭贺,哈哈……”

严平见了唐黛甚是高兴,说着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哈……是嘛?那我到时候一定在家恭候雪姐姐与严公子的大驾光临。你们能来,我们家可是蓬壁生辉啊。非常欢迎!”

“欢迎就好,欢迎就好。我俩一定准时到。你那哥哥可真是年轻有为,小小年纪竟然中了进士。你也是很不了起,小小年纪,家里家外的事都是主心骨。严平我真是佩服不已,我都好奇,你的娘亲是怎么样的一个奇人,能生养出这么出色的几个孩子!”

“呵……严公子你真正是过奖了,我们哪有你说得那么好!今天天色要晚了,我还得赶回唐家村,就不陪严公子说话了,也不能去看雪姐姐。还劳严公子跟雪姐姐说声,我走了。”

“好,我会与她说的。”

唐黛上了马车,同严平挥了挥手,她的马车离开后,严平的马车才离开。

严平回府的路上,马车中。

“严青,你做得很好,消息及时,以后一旦发现唐姑娘再来小院,及时向我禀报。今天回府后有赏。”

严平对另外一个也坐在他的马车中的男子道,看模样是严平的随从。

“谢公子赏,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只要公子开心,奴才就开心。”

那叫严青的下人,恭敬的回了严平的话。

马车里静了下来,只听见马车外马儿行走的“哒,哒……”声。

是的,他开心,他见到唐姑娘心里就觉得舒心!

坐在回唐家村马车里的唐黛也正在思索着什么,因为被凤容若监视她的事搞怕了,现在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小青,你觉不觉得,我们与严公子的碰面很巧合?一次是巧合,可是两次,三次就让我有些怀疑了。”唐黛问赶车的小青。

“小姐,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不过,那严公子,我们与他也是刚刚认识,要说要派人监视我们也不至于,他监视我们有什么目的?对吧。而且,我们身边有人监视,我们自己也应该知道的。”

“也是,可能我想多了,他是雪姐姐的相公,以前也不认识他,他干嘛监视我?可能真是巧合。唉……凤容若凤世子以前派人监视我,弄得你小姐我心中有了阴影,现在是杯弓蛇影了。”

“噗……小姐,你心里还没有原谅凤世子呢?他人都被你赶走了,你也该消气了。对于他们这些身份贵重的人来说,想知道某个人什么事,这种手段是常事,并不见怪。他也不是特意对你使了这手段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