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阿夕,凤容若交手大战/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小青,你是我的护卫呢?还是凤世子的护卫?你居然帮他说话,针对你小姐我。你胳膊肘往外拐可不是第一次了啊!小青。”

“好,好,我不说了,我不也说的是实话嘛!再说,我知道小姐人好,不会随意怪罪我的,才会大胆的说两句。”

“恩,这马屁我爱听。我从来就不是作福作威的人,虽然不能做到人人平等,但也会过得去。”

唐黛得瑟着,扬了小脸,车外的小青虽然看不到唐黛的小表情,但是猜也猜到了,摇了摇头,笑了。

小姐这样,才最是收买人心的高手呢,刚刚来时,她与小白可是看不上她的,可是后来还不是被她魅力折服,心服口服的称了她小姐,认了主。特别是小白,现在可是再也不念叨他的江湖身份了,在长安县做师傅做得可是乐此不疲!

五月初十下午,唐风准时的从京城赶回了唐家村,唐黛,李氏见到唐风回来了,甚是高兴,这宁姐姐家路远,迎亲是得早些去的,要不然可赶不上家里的吉日吉时。

于是三人商量,唐风在家歇息两天后,在五月十二这日就出发,到了府城,在客栈中歇息,五月十六日这天,是宁府选择的宁未雨出阁的日子,在那天再去宁府将宁未雨接回,然后在五月二十日吉日这天赶回唐家村,举行成亲仪式。

凤容若却近乡情怯,与唐风招呼了声,说是自己还有事要处理,等吉日那天再去相贺,留在了长安县,想着晚上偷偷去见见小丫头,看她好不好?对他的气有没有消?

阿夕也在五月初十的下午带着碎魂和他的礼物赶到了长安县,与凤容若的感觉不同的是,阿夕则是真正的近乡情怯,离开唐家村三年,不知道小妞妹妹她们还能认识自己吗?于是,也在长安县住了下来,准备晚上偷偷去瞅一瞅。

初夏的微风,带着丝丝暖意,飘拂在唐家村的夜色里,天空的弯月,半挂在空中,俯视着大地,唐家村的村头,最尽头的大房子里,唐黛的家人都已经熄了灯,睡了。

唯有唐黛习惯性的沐浴后,拿了一本书,挑亮了油灯,靠在床头看书。突然,空气里飘拂着一股她熟悉的梅花香……

唐黛放下手上的书,静心的闻了闻,没错,的确是有梅花香味儿,不是她的幻觉,拿眼朝四周瞅了瞅,没人啊!难道在窗外?

困今晚沐浴洗了头发,她的头发还未完全干透,所以窗户没关,让风吹进来,好吹干头发。唐黛狐疑的起了身,来到窗户边,朝外瞅去,可是除了近处院内的一片月色,远处苍茫的白云山,她啥也看不见!难道真的是幻觉?再用力的嗅了嗅,没有闻到,果真是出现幻觉了。她,是有些想凤容若了?!

此时,唐黛家屋顶上的凤容若却是一脸惊险的表情,想不到小丫头现在这么警觉了?居然发现了他,若不是他武功好,发现得早,早早的上了屋顶,可是要被小丫头逮个正着了。她怎么知道他在外面?他隐了气息,可是武功高手都不能发现他的。

凤容若却是不知道,是因为他身上自带的梅花香味,让唐黛熟悉了,才出卖了他。一晌后,凤容若还是没有抑制住心里的思念,再次飞到唐黛的窗前,准备再看他的小丫头一眼。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踪迹被不远处躲在树上观察的一个少年发现了,见凤容若再次来到唐黛的窗前偷窥,少年怒了。

“何方无耻的贼人?!竟然深夜到人家女子闺房外偷看?我要戳瞎了你的狗眼!”

少年几个纵跃,来到凤容若的身后,怒斥他,同时双手出掌,挥打向凤容若,感觉到掌风的凤容若回首,抬手一掌接下了少年的一掌。

房间内正在诧异怎么又闻到了梅花香的唐黛,也听到了窗外的怒斥声,迅速来到窗口,见窗外不远处的二人正大打在一起。

一人白衣飘飞,在月华的映照下,如凌波仙子,是凤容若!而,另一人,身着青衫,温润却又带着霸气,看身形,是一个少年,但,她认不出此人是谁。

根据她闻到梅花香的猜测,刚刚应该是凤容若在窗前看她,被那少年发现了,且生了误会,以为是什么采花大盗,进而来阻止凤容若,所以二人才打在了一起。

凤容若的武功太高,不能让他伤了那少年!

唐黛心念一动,推开了窗,飞身跃下,来到二人身边。

“你们两个快住手,不要伤了彼此!”

“小妞……你还好吗?”

“小妞妹妹……你还好吗?”

二人见唐黛竟使了轻功,出了房间来拦住他们两人的打斗,心中惊讶的同时,忙停了手,不约而同的同时出口相问。

“你认识她?”

“你认识小妞妹妹?”

二人惊讶的问过唐黛后,发现原来彼此都认识眼前的女子,又惊讶的互问了一句。

“你是?……”唐黛没理凤容若,向青衣少年走近,想认出他是谁。

走到阿夕面前,借着月色,拿眼盯着他看,左瞅右瞅后,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你是阿夕哥哥!阿夕哥哥,是你吗?”

唐黛看着眼前已然是长到一米八的十几岁少年,都不敢认了!可是那双大大的眼睛,那张娃娃脸,就是阿夕的。

毕竟阿夕离开了三年,而且他怎么会大晚上的出现在唐家村?

“小妞妹妹,是我,我是阿夕!我回来了,我回来看你了。”阿夕激动的又走近了唐黛一步,想让她看得更清楚。

“阿夕哥哥!……阿夕哥哥,真的是你啊?我都不敢认了,你这些年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你不见了的时候,我们都好担心你,好害怕你就从此再也不见了!娘亲在你走后,经常念叨你,怕你在外吃不饱,穿不暖,怕你被坏人绑去了,没有了小命……”

唐黛一听真的是阿夕,激动得热泪盈眶,扑入他怀里,抱住他,嘴里埋怨着他。

“小妞妹妹,对不起,这几年我出不来,我也想你们,但是我没法来看你们……具体情况,我后面再慢慢与你说。别哭了,啊,别哭!”

阿夕见唐黛竟然见到他,激动得哭了,心中感动又难过,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替唐黛试了泪。

此时,一旁被二人无视的凤容若也算是认出了这个少年是谁,他以前在黛黛家见过他的,没想到失踪后,几年不见,这一回来,武功竟然只比他逊色几分。

只是二人相见,激动相互拥抱不说,那阿夕竟然还为他的小丫头擦泪,脸黑了,这事只有他能做。他怎么可以做呢?

“黛黛,你真不理我了吗?”凤容若一脸幽怨的看着唐黛。

“黛黛?小妞,他是谁呀?刚刚他竟然到你窗户那偷窥你,哼,小人!”

阿夕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被他俩完全忽略了,听了凤容若的的话,疑惑的问唐黛。

“他啊!我不认识。走,阿夕哥哥,去我家,将你这几年的故事好好的说与我听听,不用理他。”

唐黛坚绝的摇了摇了头,说他不认识凤容若,要带了阿夕回家。

听了唐黛的话,凤容若的脸更黑了,恨不得将眼前这个打扰了他与黛黛相见的少年赶走,失踪了就失踪了嘛!干嘛还回来?碍事!

“小妞妹妹,我今晚还住在长安县,我只是太想你们了,想先来看看,这看到你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从长安县过来,我还给你们带了好多礼物没拿来呢。”

“你一个人回去啊?你怎么回去?”

“恩,一个人。我现在的武功可厉害了,你不用担心我。”

“好吧,那你明天早点过来啊,娘亲,大哥,见到你肯定会高兴坏了。”

“好。但是,他还在这,我帮你将他赶走,我再走!”

阿夕说完,又准备动武,要将凤容若赶走。

“呵……赶我走?阿夕,你就真的一点也认不出我吗?三年,是可以忘记很多事情,但是我可是还记得你,你竟然担心我会伤害了黛黛?放心,我会比你更加的担心她的安危。”

为了能早点将阿夕赶走,凤容若也是放下了脸面,说他记得阿夕。

“恩?黛黛,他认识我?他到底是谁?”阿夕瞥了眼凤容若,不理他,转过头问唐黛。

竟然偷窥小妞妹妹,给他的印象太差,不想理他!

“那时候你还在时,不是有个凤公子常来我家,就他!”

“我想想……哦,对,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凤公子,想不到你的武功如此厉害?放眼凤南国,姓国姓凤,而且武功如此高的人,怕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安王府的凤容若凤世子。你不会就是他吧?”

“你猜测得不错,正是在下。这也说明了,你阿夕这几年在外面,不但增长了武功,也增长了不少见识,不过,我好奇,你这武功跟谁学的呢?你武功的路数,我怎么觉得觉得甚是熟悉!”

凤容若继续扮演路人,说话一点也没有凤世子平日里的高冷清淡,为了小妞,他必须要了解她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不管你是谁,是凤世子,还是凤公子;你也不要管我是跟谁学的武功,我们现在的立场相同就行,那就是不会做了伤害小妞妹妹的事!”

阿夕想起了阁中刺杀凤容若的事,他与他处在对立面,但现在有一点至少是相同的,就是不会伤了小妞妹妹,他要是敢伤害小妞,他就与他誓不两立!

“阿夕哥哥,没事的,他不会伤我的,你走吧,记得,明天早些过来!”

“好,我走了。凤世子,希望你信守诺言,你要是再做了那偷窥的事,伤害了小妞妹妹,你就别怪我对你手下无情!”

阿夕眼神犀利的看了眼凤容若,全身的霸气突现,与刚刚那温润无害的与他的小妞妹妹说话的阿夕,判若两人!

“你就放心的走吧!话多。”

凤容若又岂是凡人,接了阿夕压向他的气势,面色无常,淡然的回了句。心中的暗语则是,小子还不快点滚,在这碍手碍脚,碍了本世子哄小丫头的时间!

阿夕在夜色里飞跃而去,唐黛心里为他高兴不已,阿夕当初选择了留在那儿,怕也是为了这吧?他一直很想学习武功的。三年,他终于学有所成的回来了!

“黛黛……人走了,你还看呢?我站在你边上,你都不看我。”

凤容若又是一脸幽怨的看着唐黛。

“我为什么要看你?我认识你吗?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