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差点要被你亲死了啦/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回了凤容若一句,继续不理他,使了轻功从窗户飞回了自己的房间,凤容若一看,紧跟其后,也进了唐黛的房间。

“黛黛,还生我气啊?”

凤容若可怜兮兮的坐在床沿上,瞅着脱了外衣爬上床的唐黛。

唐黛已然不是当年的黄毛小丫头,洗发后,未束起的一头青丝,散乱的披在肩上,腰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凤容若更是心动不已,但又不敢唐突她,坐在那像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满脸的哀怨。

“你有什么理由让我不生你的气?你倒是说说。”

其实唐黛心中的气早已消散了,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凤容若,见他看她的眼神,典型的良家女子看负心汉的眼神,不禁嘴角抽了抽,回了句。

“我……我现在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你看,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小蝶,影子回去,我就让他俩回去;还有,我以后再也不会隐瞒你任何事,我知道以前我做得不好,以后,我会更加用心你对好的。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你说的啊!以后你再隐瞒我任何事,我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你就别想再找到我了!”

“恩,恩,大丈夫一言九鼎,绝不失言。我要再欺瞒你,你就别再见我。”

可怜的凤世子见小丫头终于消气点头了,高兴得点头如捣蒜,忙不迭的答应唐黛。

“小样……哼,治不了你。”

唐黛嘀咕了一句,脸上泛起了笑容。

“黛黛……我好想你,我想抱抱你,可以吗?”

见唐黛笑了,凤容若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块大石落了地,但还是心有余悸的征询唐黛的意见。

“……”唐黛。

朝凤容若翻了个大白眼,我是说可以?还是说不可以呢?呆子!

凤容若见唐黛可爱的小动作,心头一紧,也不管了,伸了长臂,将唐黛拥入怀中,空空的心,顿时满了。嘴勾在唐黛看不到的角度,弯起了大大的弧度。

“黛黛,我,我能不能亲亲你?”

唐黛又朝凤容若翻了个大白眼,我是说可以?还是说不可以呢?呆子!

凤容若心中一动,再也没有压制住心中如潮水般的思念,低头找准怀中人儿的双唇,霸道的吻了上去,心中则是满足的喟叹,拥抱的手臂更加用力的箍紧怀中人的细腰,似要将小丫头揉进自己的骨血,从此,再也不会分开!

“放……放……开我!”

被凤容若吻得喘不过气来的唐黛,挣扎着要凤容若放开。凤容若忙停下,一脸笑意看着怀里的小丫头。

“差点要被你亲死了啦!”

唐黛挣开凤容若的怀抱,拿一双水光潋滟的凤目瞪凤容若!每次都这样,将她往死里亲。只是,这瞪眼哪有一点威力,在凤容若的眼里,小丫头这完全是另类的抛媚眼。

“那就不亲,咱俩睡觉!”

凤容若熟门熟路的,躺上床,一只手抱着唐黛,一只手拉了薄被,将二人盖上。唐黛无奈抽了抽嘴角,随了他,反正按以往的经验,他不走,她是赶不走他的。

凤容若见小丫头乖乖的,没有挣扎,也没有赶他走,知道小丫头心里又重新接受了他,二人这是合好了,心下高兴。

“黛黛,上次回去后,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我对你关心的方式不对,我曾试图去掌控你的一切,对你好奇,想从外部用我方法去了解你。其实,我更应该真正的从内心去了解你,或是让你了解我。就算你没有听到我与你师傅的谈话,也会因为别的事引起咱俩的矛盾的。所以,我反省,我向你说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与你用心换心,彼此做到真正的了解。而不是为了我单方面的想要了解你,去查探你。”

窝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这一席话,心内不禁感动,他一个古人,又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皇族宗室世子,能自己反省想到这一点,真的是用了心思。

纵观这个国家,哪个富贵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后院的女子为争宠,为了得到男子的心,用尽了手段和心机,哪里还需要那个男子为了得到哪个女人的心,去冥思苦想他要与那个女子心换心,彼此了解,在感情上平等相待。

“哦,那你准备怎么跟我心换心啊?拿刀子剖了,将你我二人的心换过来?”

唐黛压下心中的感动,与凤容若开玩笑。

“小丫头,我在好好的跟你说话呢,你竟然起了逗我的心思,要不要我再将你亲得喘不过气来,你才会老实?”

“嘿嘿……不要,你说,你继续说。”

“丫头,上次你听到的那偈语,是在我还在我母妃肚里时,我父王还在北方打仗,因战情吃紧,我母妃去寺庙向菩萨祈祷,让菩萨保佑我父王打了胜仗,平安归来。正好碰到精通奇门八卦,天文地理,玄学之道的鬼僧老人家。他人老家说我与他有些缘分,就给我批了一首偈语,提点我此生。”

“恩,这事我听小白说过一次。”唐黛点了点头。

“世人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当时鬼僧说时,因没有避了我母妃身边的丫鬟,才将此事流了出来,幸甚的是,那丫鬟只知道此偈的前两句,传到世人耳里的也就是前两句。后面的并没有传出,要不然,我也不会活得这么安然了。”

“丫头,偈语的大意你也听到了,这是给我的一生做的批示,所以你也不要怪我当初查探了你,因为我害怕,偈语中的人和物误落入到有所图人的手里,那样麻烦就大了。事关天下苍生,我不敢有半点马虎。”

“我了解,因为想到了,所以我才会原谅你了嘛!”唐黛朝凤容若皱了皱小脸,噘嘴道。

“呵……黛黛,这辈子我会按我自己的心意而活,不管你是不是偈中所指的另一人,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弃你,你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我许你。除了你,我不会再有其他的女子,更不会去娶其他的女子!”

凤容若看着唐黛可爱的表情,轻笑出声,许下自己的誓言!

只要你不离,我必不相弃!

“凤容若,其实在我的心里,我更希望你的身份能普通一些,就不需要背负那么多了。背负太多会很累的。可是,你的出生注定了你此生不会平凡的,注定了你的责任重大。”

“是啊。其实我有时也在想,如若我只是一介布衣,等你及笄了,我就娶了你,然后躬耕于田园,再生一堆孩子,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很好。”

“谁要嫁你了?谁要跟你生孩子?”唐黛老脸一红,我又不是母猪,还生一堆?害羞的翻了凤容若一个白眼。

“黛黛……我喜欢你啊,等你及笄了,就嫁给我,好不好?”

“喜欢值几个钱?不嫁。”

“我的身家全是你的,人也是。”

凤容若低了头,在唐黛耳边暧昧的说了句,调戏唐黛。

“滚,不嫁,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唐黛的脸已经是被凤容若撩拨得面红耳赤,假作嗔怒,要某世子麻溜的滚蛋!

“被窝里就很凉快,正好咱俩一起!”

“……”唐黛。被窝里凉快?她怎么不知道?

“你嫁我嘛!答应我,说及笄了就嫁我,我要听你说,乖,快说。不然,我就痒痒你了。”

凤容若开始耍赖,左手搂着唐黛,右手已置于唐黛的腋下。

“别……别痒,别痒,我怕,我最怕痒痒!”

凤容若的手还没动作,唐黛已经在求饶了。

“那你说,说长大了嫁我,不许你自己嫁给别人。”

“不说……我不说。啊……啊哈……哈哈……别……别痒了,别,我说,我说。”

凤容若松了手,唐黛被痒得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说,说,嫁,我嫁,等我长大了嫁给凤容若,不嫁了别人。”

唐黛可怜兮兮含着泪,委屈的噘了嘴,说着凤容若爱听的话。

“哈……这才是可爱的乖丫头,听话啊,记住你答应我的,等你及笄了,我就来娶你。”

凤容若终于听到了小东西说出来嫁他的话,开心得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是自己动用武力逼迫别人说的自觉。

唐黛可怜巴巴的看着凤容若高兴的在那笑,突然不想说话了,她,好像就这么轻易的将自己卖了!而且,卖的还是一个外表如仙,内里腹黑,表里不一的大尾巴狼!

“黛黛,等有机会了,我带你去见我的师傅武神,他肯定会喜欢你的!他也一定会高兴我娶你的。”

“恩?为什么不是带我先见你的父母--王爷,王妃,而是先见你师傅啊?”

“我父王,母妃在京城,随时都可以见。但我的师傅,不是随便能见到的,而且,他是我最敬重的人。自我出师,从山中回京城后,这些年我都未见过他,我都有些想他了。你说,我去看他,而且还带了媳妇儿,他会不会开心?!”

“哦,这样啊。谁是你媳妇儿?”

唐黛抽了抽嘴角,这刚刚逼她说嫁他,几分钟不到,她又变成了他媳妇儿!凤某人的思维跨度太大,她跟不上!

“嘿嘿……你答应嫁我了,就是我媳妇儿。反正早晚得是,不如早早的叫了媳妇,心下安定。”

“……”唐黛。

反正你说什么你都有理,你俊,你帅,你霸气,你有理!

你安心了,但是我揪心了,有木有?!

唐黛也只敢在肚里腹诽着,不敢明面上来,怕受惩罚。他那特殊的惩罚,就算每次最后一刻他自己控制住了,她都恨不得将他扑了!nnd,这要是现代,估摸着她老早将凤美男扑了,吃干抹净算数。

“凤容若,既然你与我交心相谈,我……我也有秘密要告诉你!”

唐黛咬了咬了嘴唇,心内挣扎,但还是做了选择,既然凤容若发现了她的不同,她不想以后二人再互相猜测,影响彼此的感情。

说出来,也许凤容若能够理解她,还会替她掩护,她的秘密就是两个人秘密,多一个人替她承担!似乎她又下了一个天大的赌注,赌凤容若对她的真心有多真!

“恩?小丫头有啥秘密,尽管说,我替你保密!”

凤容若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唐黛,他的小丫头更加信任他了,居然会告诉他她的秘密了,这段时间他受的相思苦没白受!

“那……如果我说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你相信吗?”

唐黛试探着,小心翼翼!

“信,我当然信,你说的我都信。不管你是哪来的,你都是我的黛黛,我的小丫头!”

“我……我其实不是凤南国的人,我来自于千年后的一个大时代,那里很先进,与这里完全不同。”

唐黛继续小心翼翼!

“丫头,你……你来自于千年后?”

任凭凤容若怎么相信唐黛,怎么淡定,但听到这句话,也震惊了,他的小丫头竟然来自于千年后,怪不得他的小丫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奇思妙想迭出,古怪精灵,什么都会。可是,千年后是个什么样子的啊?

“是的,容若,其实你的猜测是对的,你第一次在白云山上前面见到的我,与后面见到的我,只是身体是一样的,但是灵魂已经不一样了。我不是以前那个唐小妞,她已经死了,但我也不知道她的灵魂去了哪里,也许重新托世为人了吧?!而我是千年后的灵魂,穿越到她的身上,借用了她的身体才活过来的。我这样说,你会不会害怕我?你会不会不再理我?”

“傻丫头,虽然我听了也很吃惊,也觉得不可思议,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我说过了,我不管你来自何处,你都是我的黛黛!我怎么会害怕你?不理你?因为我认识的,我喜欢的,从头至尾都是你,哪怕你是万年妖,千年狐,我都不会离开你,更何况,你是真真实实的人,是我的小丫头。”

“凤容若,谢谢你,谢谢你接受我,这个秘密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我谁也不敢说,我怕别人真的将我当作了妖怪给烧了!我今天是鼓足了勇气才与你说的,如果你不能接受,我都不知道能怎么办?!我害怕你会同别人一样,将我看作异类。”

唐黛眼睛红红的,抱住了凤容若,在这个异世,终于有一个人,而且还是爱着她,她也爱的人,接受了她这个来自异世的人,接受了她这个惊天大秘密!

凤容若见小丫头无助的红了眼,心痛的也伸手抱紧她,在她的额头上,脸上,印下自己安慰的吻。原来丫头心中藏匿着这么大秘密,听说他在查她,怎么能不跟他生气,不害怕!如若是他,也会担心害怕的。

“丫头,不怕,不害怕,以后有我,你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我们一起承担,一起拥有这个秘密!听了你的秘密,我才明白,我才得已想通,我说怎么会,同是一个人,前与后的变化差异那么大?!嘿嘿,那时候我都要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傻了,从来没有那样对自己没有自信过!”

“嘻嘻,是吗?你肯定想不到的,你怎么能想到好好的一个人会换了灵魂?!凤容若,你知道吗?在我们那个国家,所以的男人都只有一个妻子,有第二个妻子是要犯法的,叫重婚罪。所以,这是我为什么要求喜欢我的人,娶我的人,必须只有我一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原因之一。”

“有钱的男人,有权的男人都不能吗?”凤容若饶有兴趣的听唐黛说现代的事,并发出自己的疑问。

“不能,不管你是有钱,还是有权,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再娶。当然,也有花心的男人在外面偷偷的找女人,那种女人就叫小三,就是你们这所说的外室,是不被法律和家人承认的。”

“噢……这样很好啊!会少了后院女人的勾心斗争,嫡子与庶子的倾轧相争,会少了许多麻烦,悲剧。还有啥,黛黛,你再与我说说别的,你们那与我们这不同的。”

于是唐黛与凤容若从吃喝住行,一样一样的讲解着,听得凤容若是一愣一愣的,到最后听呆了凤容若竟然傻傻的问唐黛,问她能不能带他穿越回去,他也要去千年后看看唐黛说的那些什么飞机,大炮,火车,导弹,火箭,高楼大厦,网络,地球村!

最后是把唐黛逗得哈哈大笑,告诉凤容若,她穿不回去了,她在那边已经死了,身体都没有了,怎么回去?

只是啊,某黛乐极生悲,笑着,笑着,突然感觉下身不对劲,怎么感觉粘粘的,糊糊的,这感觉在前世太熟悉了,每个月都会光临的某亲戚!

不由自主的扭动身子,伸手摸了摸,可是伸手一摸,整个人僵住了,她竟然忘记现在凤容若正在身边抱着她呢,手上湿湿的感觉传来,我操,真的来了,还,还是初潮!

放在那的手,很尴尬,继续放着,这动作很容易让某世子误会,拿出来,要是,让某世子看到到她手上的一片红,她的这张老脸往哪搁?

唐黛的异样,凤容若很快就感觉到了,低头看了看她。

“丫头,你怎么啦?”

“你起来,站一边去,别问为什么。”唐黛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说了句。

“不要,你不说,我不走。黛黛,刚刚你还好好的,你为什么又赶我走?”

“你……你个……”大傻蛋!妈蛋,唐黛说不下去了,这事还真不能怪凤容若,他怎么能知道她这时候来了大姨妈,只好继续保持尴尬的姿势。

“让我看看,你哪里怎么啦?”

凤容若感觉到了唐黛身子的僵硬,掀了薄被,要察看。

“凤容若……”唐黛一声吼,我去,这个呆子,居然掀了被子,她的诡异姿势顿现在某世子眼前。

“咋啦?咋……”

凤容若被唐黛的突然提声吓了一跳,可是看见唐黛手放的位置,而且还是在衣裳里面,看着怎么像是在……某世子,小鲜肉脸顿时也红了,噤了声。

“那,那个,你,你别误会,别误会啊。我,我是感觉到不对劲,所以伸手摸了摸,可是一摸,更不对劲,手就放,放那没拿出来。”

解释完,唐黛差点要咬了舌头,妈蛋,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越描越黑,什么叫……!完了,作死了,看凤容若那哭笑不得的表情,那是更加误会了。

“凤容若,你别误会,好,好吧,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能笑我,我,我可能来葵水了。因为感觉不对劲,自然伸手去摸了摸……你,你起来,我看看。”唐黛狠狠心,终于解释清楚了,可是老脸也更红了,越到后面,声音越小,像夏天的蚊子。

“噗……”

凤容若再也憋不住了,笑出了声,小东西尴尬的模样太惹人笑了。忙放开了唐黛,起身背对着床,不看她。他可是看到小丫头的脸都要红得滴血了。

唐黛见凤容若背过了身,迅速的起了床,一瞧,妈呀,床单上都弄上了,她的感觉是有多迟钝,到现在才感觉到,幸而不是靠在凤容若腿上,要不然,那真是尴尬了!

“是,是来了,我要去处理一下。”

唐黛迅速的在床头的柜子里拿出李氏为她准备的月事带,一条干净的睡裤,在凤容若双眼闪闪中,逃去了卫生间。还好娘亲为她准备好了,李氏说她已经十三岁了,应该会来葵水,所以给她准备好放在房间里备用,要不然,她真的要抓狂了,这里又不是现代,去买两包就解决了问题。

唐黛处理好自己身上的事,又回了房间,将被单换了下来,才松了口气,躺卧回床上,盖了薄被,还是不敢抬头看凤容若,呜,呜,呜,好丢脸,今天!

凤容若知道唐黛是不好意思了,进进出出忙着自己的,都耸拉着眼皮,不敢拿眼瞧他。于是,也跟着又坐回床上,这次没掀被,合着薄被抱着唐黛,温柔的又吻了吻她。

“傻丫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应该高兴啊!我很开心,我的小丫头终于长大了!夜深了,我也不闹你了,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恩,你回去的路上当心。”唐黛依然害羞的看了眼凤容若,叮嘱他。

“我走了,你好好睡觉。”

凤容若在唐黛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起身跃出窗外回了长安县,唐黛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还是烫烫的。

回长安县路上的凤容若,心里则是美得冒泡,今天小丫头的大秘密因为信任他,告诉他了;她的小秘密,则被他撞破了,小丫头终于长大了,再等三年,她就及笄了,他就可以将她娶回来了。哦,不,仔细算,三年不到,她就及笄了,他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第二天,一早,长安县到唐家村的路上,一辆马车疾驰。

“江原,我这心砰砰跳的,都快跳出胸腔了!”

车里面的阿夕,掀了车帘,伸头对着赶车的碎魂诉说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因为出了阁在外面行走,为免招惹麻烦,便不再叫碎魂的代号,而是叫回了碎魂的原名江原。

“呵,小公子,你这是激动呢,这快到了,你平息平息心情。”

“好吧,也不知道我准备的礼物,大哥,小妞妹妹他们喜欢不喜欢?!”

阿夕放了车帘,抬了屁股,又坐回马车里,嘴里还是念叨着。

“放心吧,公子。他们肯定会喜欢的!”

江原回头安慰阿夕,唉!他觉得还是侍候老阁主好啊,只管打打杀杀就好,这马车里的一位,不好侍候,有时候还得他哄孩子般的哄他,他这个杀手,快成了老妈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