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阿夕送唐黛贵重礼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路陡峭,为了保证公子的安全,不管阿夕怎样的归心似箭,江原还是让马车不急不缓的在山路上行走着。

诛魂阁。

“阁主,宁府庄子上,花狐狸的那孩子接过来了,你要不要见见他?”追魂禀报江野,并询问他。

“放到那帮孩子一起培养吧,不见了。”江野用手梳理梳理自己的一头银发,回道。

“阁主,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有什么当不当说的,说就是。”

“那孩子属下看了,长得极像,极像……”追魂话到嘴边,又不敢往外说了,那是阁主的私事,按理他不该多嘴。

“咦,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不干脆?极像谁?快说。”

“极像阁主!”

追魂话落,空气中一片安静,二人沉默。

“唉!去吧,带来我看看,若真是……曦儿知道,必得更加要恨我了。”

“是,属下这就去。”

一晌功夫,追魂就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来到江野面前。男孩似还没有从被人强行带离庄子的惊魂中醒过来,浑身颤抖,一双极似江野的鹰眼中,散发出来的不是犀利,而是满眼惊恐。

自娘亲死后,爹爹也不再喜欢他,将他送到了庄子里,庄子中的人也不将他当作公子看,吩咐他干重活,给很少的吃的,他们都笑他,说他娘是个荡妇,背着爹爹偷人,被爹爹逮着后,怕被爹爹休了,才带罪自杀的。

前十天半夜里,突然一伙蒙面人,给他带到这陌生的地方来,他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这些人又为什么会抓他?

江野拿眼打量着眼前的小男孩,身上的衣衫质地倒是不错,只是又破又烂,脸上面黄肌瘦,一头乱篷篷的长发,胡乱的束在脑后,双手还长有冻疮的疤痕,脚下的鞋子,前面破了个洞,露出了三个脚趾。

眼光最后定格在孩子那张极像他的脸上,不怪追魂会向他禀报,如若他今天不禀报,以后让他看到了,必定会惩罚他的知情不报。只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对待这孩子?

“你叫什么?”江野启唇相问,为免吓着孩子,态度温和。

“我……我叫宁念野!”那孩子看着江野,抖抖索索的回了。

“念野?念野?念野!……这名字是你爹爹取的?”江野心内一动,继续问那孩子。

“不是,听娘亲说,是娘亲自己坚持取的,爹爹为这事,还与娘亲不高兴了一场,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宁念野见江野态度温和,不似要杀他的模样,胆子大了起来,详细的回了江野。

瞬间,阁中陷入了沉默,江野不说话,追魂不说,那孩子更不敢说。念野!念野!唉……江野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江平儿,你又是何苦?明明知道我的心中没有你,你又何苦如此执著?

此时的江野,要说心中没有一点感动,那是假的。江平儿竟然在他对她那样的逼迫侮辱下,竟然还是生下了他与她的孩子!而且,十几年不曾对他说,怕是盼他有一天他能发现,接她母子回阁吧!

“念野,以后这阁中就是你的家,这阁中有一群像你一般的孩子,你与他们同吃同住,同练习武功,等武功练习好了,长大后辅佐阁中的小公子,未来的阁主。你可是愿意留下?”

“这里能吃饱吗?会打我吗?”宁念野想起了在庄子里,吃不饱,饿肚子,还被庄子中的人打骂的场景,那滋味太不好受了,瑟瑟缩缩的问江野。

“当然能吃饱,要练习武功不吃饱怎么能行?只要你肯定认真练习武功,不偷懒,就不会打骂你。”

“那我留下,只要能吃饱,能穿暖,不被无故打骂,我都受得住。”

“好,追魂,你送他下去,让人安排一下。”

“是,阁主。”

追魂将宁念野带到外面,叫了人,说了阁主的安排,那人将宁念野带到那帮酷似江野夫妇二人的孩子一起,同练习武功,同吃同喝同住。

回来的追魂,看江野依然沉默,也不说话,静静的立在他身后。

“追魂,你说,我为了照顾曦儿的感觉,不认他,若是他长大了知道了真相,他会不会也怨恨于我?”

“阁主,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这阁中酷似你与夫人的孩子那么多,谁也看不出什么秘密来的。”

“倒是……没想到为了寻曦儿,找了那么多孩子在阁里,现在竟然成了掩护这秘密的屏障!唉,以后还是对他多照顾着点吧,毕竟是我的孩子!他若是真有习武的天赋,我会单独多教习于他,以后认了他做干儿子,让曦儿认了他做干弟弟,让他跟随曦儿,相助曦儿,也算是全了父子,兄弟之情。若是个扶不起的废物,那就罢了,让他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听命于阁里。”

“是,阁主,追魂明白了,我这就去关照一句。”追魂转身出了大厅,独留江野在那五味杂陈。

庆安府,宁府。

“曹管家,这马上雨儿就要成亲了,将庄子上的那小子接回来,与其他兄弟一起送他姐姐出嫁。”

正在为宁未雨成亲的事操持忙碌着的宁知府,见管家急急忙忙的走进来,没等他说话,咐咐他。

“老爷,我……我刚从庄子上回来,大公子不见了已经有好几天了,庄上的人害怕受惩罚,不敢来禀报。”曹管家擦了擦头上的汗。

“什么?这些欺主的小人。他宁念野再不受我的亲待,他也是我宁府的子孙,怎么能他不见了,都不来府中向我禀报。去,将庄子上的所有人都给我绑了来,全部发卖了,再多派些人去寻找大公子。”

“是,老爷,老奴这就去办。”

曹管家急急的出了府,去寻找江府的大公子宁念野去了。身后的宁知府气得摔了手中的茶碗,一旁侍候的下人,吓得大气不敢出。

唐家村。

江原刚将马车停下,车内的阿夕就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马车,似一阵风卷进了唐黛家的院子,两只大毛球正准备往上扑,却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哼唧两声停了下来。

“李婶,小妞,李婶,小妞,我回来啦!”

阿夕激动的拿手摸了摸两只毛球,朝屋内大声嚷嚷。

“谁呀?谁叫我啊?”李氏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疑惑的问了声。

“婶婶,是我,我是阿夕啊!婶婶,你不认识我了?”

阿夕已经加快脚步进了屋内,走到李氏面前。

“阿夕?哎呀,阿夕,是你啊,你这孩子,还知道回来看看?你走后,婶子可是担心死你了。你长这么高了,我都不敢认了!”

李氏激动的走上前,握住阿夕的手,惊喜不已。

“阿夕哥哥,你到啦,快坐着休息。”唐黛也经起了床,听到阿夕的声音忙下了楼,站在楼梯上与阿夕打招呼。

“小妞,你陪阿夕说话,我去厨房给阿夕再煮一个他喜欢吃的青菜粥,和他喜欢吃的菜。”

“恩,娘,你去忙吧。”

这时候,贺柱子也开了院门,让江原将马车赶进了院子,江原停好马车,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走了进来,看到唐黛,立即认出了是那晚他们刺杀凤世子时,他拼死相护的女子,脚下顿了顿,那晚他们蒙着面,她应该认不出他,又不动声色的走进了大厅。

“公子,礼物都拿来了!”江原放下了手中的礼物。

“哦,对,小妞,来,看看我给你带的礼物,我没给女孩子买过礼物,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阿夕手忙脚乱的打开桌上的一个包袱,里面的东西出现在在唐黛眼前,瞬间,光芒四射,刺得唐黛眼睛疼,揉了揉眼,定神一瞧,唐黛眼角都抽搐了,包袱里金银珠宝,应有尽有,全是女孩子的首饰,玉簪子,金钗,翡翠耳环,玛瑙坠子,玉镯子,金手链子……还有一颗圆圆的若鸡蛋大小的红粉色的夜明珠。

“阿夕哥哥,你这……全是要送我的?”唐黛小心翼翼的问着阿夕,生怕是自己一不小心听错了,误会了。

“对啊,全送你的。小妞,你喜欢不?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就每样都送了。嘿嘿……江原说,女孩子最是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送首饰准没错。江原,是你说的吧?”

“是,公子,是小的说的。”江原抽了抽嘴角,主子当着礼物主人的面,将他给卖了,主人喜欢还好,不喜欢心里可要骂他了。

“喜,喜欢,阿夕哥哥送的,不管你送的什么,小妞都喜欢。只是,这太贵重了,阿夕哥哥哪来的那么多银钱买礼物?”

唐黛看着阿夕期待的眼神,不忍拂了他的好意,再说,她是真的喜欢,特别是那颗粉色的夜明珠,看着就好好看,好好玩。只是,礼物太贵重了!

“哎呀,小妞,你不用考虑银钱,你喜欢就好,这些都不是买的,是我从爹爹的宝库里拿的。”

“阿夕哥哥,原来你找到亲人啦,真好!”

唐黛见明显比以前活泼很多的阿夕,打从心底的为他高兴。

“恩,也就只找到爹爹了,娘亲还没找到,没有她的音信。小妞,来,这个给你玩,晚上放在房间里可以散发出粉色的光,可好看了,又能为你照亮。”

阿夕拿了粉色的夜明珠,拉着唐黛的手,放在她的手心上。

“谢谢阿夕哥哥,我很喜欢。可是,你爹爹会不会骂你啊?你拿了这个值钱的宝物送我。”

唐黛拿着粉色的夜明珠,左瞅右瞅,又用手摸,滑溜溜的,喜欢得笑眯了眼。但又为阿夕担心。

“我说了你不用担心嘛,我爹爹有的是银子,不差这点,而且爹爹很宠我,他说他的就是我的。”

“呵……那我收下了,谢谢!”唐黛听阿夕说他爹爹有的是银子,嘴角抽了抽,感情她救了个富二代啊!

“恩,收下,收下,这一袋全是你的,拿好了,放房间里藏着去,别让人给偷了。”

阿夕将一包袱的金银财宝,首饰重新包好,塞到唐黛怀里,让她藏到楼上去。

唐黛将夜明珠也放入包袱里,让小青将包袱拿上楼放到她房间的暗格里收好,的确不能被人偷了,这一包袱可值不少银钱,都够她将辣椒坊开到京城里去了。

“小妞,家里谁来了?”唐风在外面锻炼身体回来,见家中似来了客人,脚还没踏进在大厅,问唐黛。

“大哥,大哥,唐风哥哥,是我啊!我是阿夕。”

唐黛正欲回答,不想阿夕激动的跳了起来,奔出厅外,抱住了唐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