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三哥都有人喜欢了!就我没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夕?阿夕你回来啦?你这小子,一走几年,可是把我们都担心死了。回来了就好,就好。”

唐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人抱住了,愣怔了半晌,朝松开他的阿夕看了看,不错,是阿夕!不禁又嗔怪了阿夕一句。

“大哥,让你们为我担心了,对不起。当年,我是被爹爹的人找去了,爹爹说,我的武功不成,不许我出来,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来看你们,现在好了,我以后有时间就来看你们。”

阿夕拉着唐风的袖子回到大厅中坐下。

“阿夕,你找到了家人,我们都为你高兴。你跟着你爹爹学武功了?现在武功学成了?”

“是的,大哥,我跟着爹爹学武功,学了医术,现在都学成了。以前,我就想学厉害的武功,学成了,我就可以保护你们,保护小妞妹妹了。”

“好,好,祝贺你!阿夕,你自己保护好自己,你自己过得好就行了。我们自己会保护自己的,看着你如今,有了亲人,有了武功,我们真心的替你高兴!”

“大可,我听说你被赐官了,而且马上要成亲了,我挑了个礼物送给你和未来的嫂子,希望你能喜欢。”

阿夕打开了桌上的另一个包袱,包袱内是一个精美的大盒子,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尊一尺高的送子观音,观音全身翠绿透亮,散发着莹莹的光晕,一看又是价值不菲,唐黛禁不住在心里咋舌,阿夕的爹爹是干什么的?这每一样都是罕见的宝贝啊!

“阿夕,这礼物太贵重了,大哥不能要,你的心意到了就好。快收起来,等你回去的时候带回去。”

“大哥,我既然准备送你,怎么会又拿回去?江原,你快帮我说说,我大哥不要这礼物,不是你说他会喜欢的吗?喜欢怎么会不要?他不要,我就惩罚你。”

“这……唐大人,你还是收下吧,这是我们公子的一片心意,你不知道,他为了给你们置办衬心的礼物,在家中上上下下的寻找,到处问人,成亲要送什么礼物,女孩子喜欢什么礼物,这是他精心挑选,又听了别人建议才给你挑的,你一定得收下!不然,真的辜负我家公子的一片心意了,这个对于我们公子的身家来说,真的不值什么!”

江原一听,这把火又烧他这了,硬着头皮与唐风解释,不过,他的话倒是没夸张,阿夕为了挑礼物,差点要将江野的宝库翻个底朝天,阁中被他弄得是鸡飞狗跳的!

“我……”唐风第一次见这么值钱的东西,哪敢收,还要推辞。

“大哥,你就收下吧,这是阿夕哥哥对你这个大哥的重视,也是他的一番心意。你不收,他反而会伤了心。等他成亲的时候,你再送了礼物给他,不就是了。”

唐黛瞥了眼坐在那一脸委屈的阿夕,又看着手足无措的大哥,劝他。

阿夕的爹爹可能真的是富可敌国,这些东西在他那里不值当什么,要不然,怎么会让他一个小孩去宝库乱翻,也不管着他。

“行,那我收下了,谢谢阿夕。”

唐风收下那尊送子观音,阿夕脸色才高兴起来。

“小妞,大娃子,阿夕,吃早饭啦。”李氏在厨房内叫着几人。

“来啦!”

几人答应着,阿夕又拿了个包袱给李氏,说是他送给李氏,唐华,唐绝三人的礼物,让李氏代保管着,到时再给他们。

李氏打开包袱,看到里面同样是簪子,玉镯,一堆首饰,还有送给唐绝的上好砚台和毛笔,又是惊讶得与阿夕推辞了一番,不敢收了那么贵重的礼物,最后还是唐黛让李氏收下,李氏才敢收下。

席间,李氏不断的给阿夕夹菜,让他多吃点,又听说他找到了爹爹,很是为他高兴。阿夕看着碗中堆得满满的菜,李氏慈爱的眼光,唐黛,唐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些时光,心中是满满的感动,笑着不说话,低了头,死命的吃菜喝粥,将李氏给他夹的菜吃了个干净。还是小妞妹妹家的饭菜好吃!

“阿夕哥哥,你这次准备在家呆多久?你的房间都没动,还是原来的模样,我让小敏姐姐定时的给你打扫,你吃好饭去休息一会。”唐黛笑着问要阿夕。

“好,我准备住到大哥成亲以后再回去。”

“你家离我们这儿远吗?”

“远,很远,路上大概要十天左右的时间。”

“那么远啊!从这到京城也就这些时间。”唐风插了句嘴。

“是啊,那么远,想当初你爹爹为了寻你,怕是费了不少功夫。”

唐黛心中则是起了猜测,那么远的路程,能将阿夕平平安安的带回去,而且在她当时追查的情况下竟然一点痕迹都不露,阿夕爹爹的身份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对的,爹爹为了找到我,到处找长得像他和我娘的孩子,只要是像的都带回家里,十几年来总共找了十几个,最后才找到我,因为我长得极像我娘亲!”

“你这孩子以前吃了那么多的苦,终于不用再吃苦了,你的爹爹是个好爹爹,寻人可是又费银钱又费心力的事,且一寻,竟寻了十几年,一般人家是难已坚持下来的。”李氏接了话头。

“是啊,所以我现在不再怪我爹爹了,他为了寻我和我娘头发都白了,他一直很内疚,当年丢失了我,让我在外面吃了苦,所以他现在为了补偿我很是疼我。”

“阿夕哥哥,你娘也会找到的,你们一家会团圆的。快吃饭,吃完去休息,在路上走了十天,太累人了。”

唐黛打断了大家的谈话,她心中自是有数,他爹爹会武功,会医术,又有的是银钱,他竟让母子两个都没有了下落,其中肯定是有内情,或者秘密,她怕李氏和大哥没有想到这点,问了让阿夕为难。

“恩,快吃,大家都快吃,别只顾说话,让饭菜凉了。”李氏也忙说。

吃完早饭,阿夕去他原来的房间休息去了,江原也被安排在阿夕的隔壁住,方便他照顾阿夕。无论是唐黛的家人,还是唐黛,都不会想到,那次刺杀凤容若的杀手之一,竟然因为阿夕住进了她的家里。

而阿夕当然也不知道,当时刺杀凤容若时,凤容若受了重伤,拼死也要护的人是他的小妞妹妹。虽然,他也疑惑昨天凤容若深夜去找小妞妹妹做什么,但对于被归来的兴奋冲昏了头他的来说,还是不会想到更多的。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何处不相逢,又何处不相离!

下午,唐绝带着贺仁,楚时,三个人也到了家,因为唐绝要伴着唐风去宁府迎亲,所以才早早的在书院里告了假赶了回来。

唐绝见到阿夕也是高兴得不得了,自然少不了一番问候,收到阿夕的礼物,识货的唐绝不禁咋舌的相谢!

李静见到唐绝,抱着他痛哭了一场,唐绝轻声的安慰她,说是半年沐休的时候不出去了,回家陪她,李静才破涕为笑。

看得旁边的阿夕一愣一愣的,三哥都有人喜欢了!他怎么没有?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他有小妞妹妹。

瞅瞅坐在一旁翘着脚,正精精有味的看唐绝李静二人互动的唐黛,慢慢蹭到她身旁。

“小妞妹妹,你累不?”

“不累,咋了?阿夕哥哥。”

“累了我就给你捏捏肩,三年不在这,没有给你捏过呢,我那时在家里就经常想,小妞要是累了,没人给她捏肩了,三哥是个粗心的,肯定不知道。”

“咦?好你个阿夕,你这一来就挑拨我跟小妹的感情,谁说我粗心了?谁说我就不知道给小妞捏肩了?小妞,来,三哥给你捏捏,让阿夕看看。”

“得,得,三哥,你还是算了吧,阿夕说的还真对,你就是个粗心的,这么多年谁见着你给我捏过?”

“小妞……你也嫌弃三哥了,哼,阿夕一来,就抢了我的位置,你眼里只有阿夕哥哥,就没我这个三哥,又要成天的挤兑我了。我命好苦啊!”

“……”唐黛。

“……”阿夕。

“三哥,你还有静儿呀,我不嫌弃你,我喜欢你。来,你坐好,我给你捏肩。”

唐绝一回来,李静明显的就活泼了起来,自她娘亲走后,整日里坐着不说话,除了要给病人看病,抓药,唐黛让她背医书。

“哈哈……三哥,你看,你不用担心我嫌弃你咯,有妹妹喜欢你!”

“三哥,我是好羡慕你啊,唉,像我这般没人疼的真是羡慕不来哦!”

“……”唐绝。

轮到唐绝无语了。小李静则一脸笑,站在坐着的唐绝身后,真的给唐绝捏肩膀了。唐绝无奈,只得任她在自己肩膀上捣鼓,他可不能说不行,不让捏,要不然小哭包又得找他哭,唉!好愁人啊。

五月十二,唐风带好迎亲的东西,再带着两个弟弟,唐绝,阿夕,以及一众随从,贺仁,楚时,江原……六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出发,去府城迎接宁未雨于归。

五月十八日上午,白少奶奶果真带着小腊八提前来到唐家村,小腊八见到唐黛就开心的跺着小脚,又是要抱,又是要亲的。唐黛也高兴的牵着小家伙,陪他看两只大毛球。

“小姑姑,狗,狗,大狗狗……”

小腊八高兴的指着两只大狼,说是大狗,兴奋的流着口水,要想挣脱唐黛的手,去摸两只大狼。

“小腊八乖,不能摸的,大狗狗会咬人,咬得会痛痛哦。走,姑姑带你去看灯笼,大红的灯笼,好好看哦。”

唐黛身后家中,贺柱子,唐大贵已经带着一干人在布置了,贴喜字,挂红灯笼,拉彩带,绸花……

“噢,噢……看灯笼咯!”

唐黛的话在小腊八这,真的就是圣旨差不离了,小姑姑说啥他就是啥,唯小姑姑马首是瞻!看得是白少奶奶嫉妒,奶妈羡慕不已,小家伙在他们面前可从来没这么乖过,有些时候还胡搅蛮缠的。在唐黛面前就像换了个小孩似的,真是奇妙的缘份。

晚上,小腊八竟哭着要唐黛,非得要跟小姑姑睡觉,白少奶奶感觉到太不可思议了,在家里可从来不肯跟谁去睡的,他爷爷,奶奶晚上想抱抱他都不行。

“小妞,这臭小子跟你这么要好,若不是我亲自看着他是从我肚皮里出来的,我都要怀疑他不是我生的,而是你生的了。小腊八,你再闹,娘亲不要你了。”

“不要,不要,娘亲,我不闹,小姑姑,睡睡,睡睡!”

小腊八含着泪,对着娘亲死命的摆着手,让娘亲不要不要他,但是还得坚持要跟唐黛睡,绝不妥协。

“白姐姐,你就让他晚上跟我睡吧,我会照顾他的,而且这天气暖和,就算我稍没照顾到,让他蹬了被,他也不会冻着的。你看,小眼睛哭得都红红的,别让他哭了,他一哭我心疼呢。”

“这臭小子,我真是拿他没办法了,我是怕他晚上影响你睡觉,你这两天忙着呢。”

“没事的。小腊八,晚上跟小姑姑睡,要乖乖,好不好?”唐黛蹲下,看着小腊八。

“恩,我乖,我乖乖。”

小腊八听了唐黛的话,忙点着小脑袋答应,还伸手抱住唐黛的脖子,躲进她的怀里,不看自己的娘亲。

“咦,这小东西,真是见了小姑姑忘了娘,看都不看我了。好了,好了,你跟小姑姑睡吧。小妞,那晚上让奶娘也睡你房中的榻上?小腊八晚上要起来嘘嘘的,免得要你起来。”

“不用,奶娘今晚就她让睡个踏实觉。白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晚上一个人能行的。”

“行,那就这样,你晚上要是搞不定他,就来喊我们。”

“好,那你们也去睡吧。小腊八,走咯,陪小姑姑睡觉觉去咯!”

唐黛牵了小腊八的手,往楼上自己房间里走去,小腊八再也没哭,乖乖的跟着唐黛,迈着小短腿一步步的上楼梯,也不说让唐黛抱抱,稳稳的自己走。

看得白少奶奶又气又哭笑不得,只好自己睡觉去了,不管他了。

进了房间,唐黛给他脱了衣服,抱着他上了床,又拿了一床小被给他盖上,然后塞给他一个唐黛自己无事时做的可爱小布熊,小腊八一看可爱的小布熊,一把抱入怀中,咧着嘴笑了,抱得紧紧的不松开。

唐黛自己也脱了衣服,上了床睡觉,小腊八抬起小脑袋查看了一番,见小姑姑果真睡在他的身边,就放心的抱着小布熊眯着眼乖乖的睡着了。

一个晚上,小腊八跟着唐黛睡得很香,只到快天亮时才哼唧了两声,唐黛听了他的声音立即醒了,问他是不是要嘘嘘?小腊八朝小姑姑点了点头,唐黛抱着他去嘘嘘后,回来自己爬进小被子里,眯着眼摸到小熊,抱紧又继续睡了。

白少奶奶进入自己房间后,还不放心,竖着耳朵听,听小腊八有没有哭,有没有闹?结果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声音,虽然有些不相信,但还是放心的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后,就跟着奶娘去了唐黛房间,唐黛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小腊八还睡得香呢。

白少奶奶轻手轻脚的走进卫生间,问唐黛。

“小妞,小东西昨夜没有吵你吧?”

“没啊,小腊八一个晚上睡得可乖了,快天亮时起来小解一次后,又睡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生怕他会吵你,让你睡不好。小子在你面前真乖,以后就扔你这了,做你的儿子算了!”

“哈哈……白姐姐,你这是吃醋了呢?嘿,他在我面前乖好啊,你以后有搞不定的,直接来找我,我来训他。”

“哈……我还真是吃醋了!不过,他这么乖,我终于可以轻松两天,他在家可不乖了,折腾人。唉,小子就是小子,皮实得紧。我都想再生个闺女了。”

“白姐姐,你想生就生呀,你现在又不是不能生,小腊八现在两岁多了,你可以怀一个了!”

“我是想怀啊,可是我一个人怎么怀得上?!你那姐夫三天两头的不在家,这还是年前回的家,到现在都要半年了,人都没回来,只是写了信来,说是外面忙。唉……”

“白姐姐……姐夫到底在外是做什么生意的?竟然这么忙?”

“他从不与我多说外面生意上的事,我问紧了,他才说是做丝绸,药材什么的。我与他啊,这些年来一直聚少离多,就算是心里不舒服了,想找个人吵架都找不到。等他回来了,我开心都来不及,哪还舍得找他吵什么。”

“也是,下次姐夫回来了,你找他谈谈呗,你就直接告诉他,你一个人在家孤单,需要他多陪陪你。你看他怎么回复你。”

“好,是该找他好好谈谈了。”

“小姑姑,娘,小姑姑……”

床上的小腊八听了娘亲与小姑姑的声音醒了,叫着二人。

“哟,小子,你醒了?还记得娘啊!要嘘嘘不?”

“嘘嘘。”小腊八点头,示意他要。

奶娘走上前,将他抱了起来,让他嘘嘘过后,唐黛拿了新的面巾,帮他洗脸,漱口。收拾好,众人带着小腊八出房间门,小腊八却不愿意走,指着床上哼哼,但又表达出要干什么。

“啥?你小子还要回去睡啊?”

白少奶奶疑惑的看着小腊八,又看了唐黛一眼。唐黛却笑了,她明白小腊八要什么了。走到床前,将那只小布熊拿过来,递给小腊八,小腊八又是一把抱住,笑眯了小眼。

“我说呢,小东西原来是要玩的,吓我一跳!”白少奶奶摇了摇头,笑着道。

几人说说笑笑的下了楼,吃完早饭,没多一会,唐华也回来了,虽然大着肚子不咋方便,但是大哥结婚这种大事,她还是必须要来的。一路上,白次可是小心又小心的照顾着,生怕有个闪失。

小腊八看到白次,唐华,“蹬,蹬”跑过去,叫了白次声舅后,对着唐华就叫妹妹,妹妹……,瞬间,把众人都笑翻了。

“哎,臭小子,是舅娘,哪个是你的妹妹?妹妹还在肚里呢,去,去,一边去,等妹妹出来了你再叫。”白次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外甥,叫大妞妹妹,这妹妹可是他叫的,哪轮得到他叫!哼。

唐华看着小家伙也抿着嘴笑了,摸了摸他的头。

“姐夫,你这是在欺负你家外甥小呢?小腊八,叫,叫妹妹,舅娘肚里的以后就是你的妹妹,还是正儿八经的妹妹呢。哪里不能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