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姓凤的就是个浪荡子,大色狼/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妹妹,妹妹……”小腊八一听,耸拉着的小脑袋,瞬间抬起来了,听了唐黛的话,果真再叫了两句。

小姑姑让叫的,他就叫。叫完后,还寻求靠山般,跑到唐黛那倚在她怀里,小眼睛挑衅的看着自己的舅舅,把白次看得是眉心直跳。

罢了,罢了,你叫,你叫,反正早晚都得是你叫妹妹,他闭嘴,不说了。以前有个唐小妞,现在又加了一个小腊八。他的命,怎么那苦啊?白次在心中再次泪流满面。

这天,是家里是最忙的一天,所有的人都来帮忙了,就连长青酒楼来掌厨的,配菜的,打下手的人,都在欧阳掌柜的带领下,下午就赶来了,准备着明天吉日酒席的菜式。等全部准备好,已经是深夜了,众人才去睡,小腊八又是跟着唐黛睡,所以唐黛带着他,比平日里睡得早。

而唐风这里,已经从庆安府将宁未雨接了回来,这天下午赶到长安县后,在长安县客栈中再住了一晚,等明天起来后,算准时辰,在明天的吉时赶回唐家村。

五月二十,唐黛家张灯结彩,人潮涌动,不论是村子上的,还是长安县各镇上的地主,员外,镇长,县中的王县令,后来的县丞,各路亲戚,唐黛,唐风熟识的人,全部都来祝贺了。

凤容若也一早就带着贺礼赶到了唐黛家,跟在唐黛身后,帮着做一些琐碎的事。引得不认识他的人,纷纷侧目,低头议论,不知这个公子是谁?长得是如此俊美不凡。

王雪与严平也来了,二人到时,唐黛,凤容若正一起站在院外迎接客人,唐风,唐绝,阿夕三人迎亲去了,家中没有其他的男子,唐黛只好由凤容若相陪下,站在院前迎接客人,贺柱子,唐大贵则跟随在一旁接贺礼,记录礼单。

严平在马车上,远远的就看见唐小妞身边,立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芝兰玉树的男子,不禁心中起了醋意,唐小妞身边要站也应该是他站在她身旁,怎么能是别人?但是因没有弄清楚凤容若的身份,压下了心底的酸气,想着下车后一定得问清楚那男子是谁。

马车走近停下,王雪与严平走了下来,唐黛立即迎了上去,凤容若故意慢了一步,但也是紧随在她的身后。

“严公子,雪姐姐大驾光临,小妞我家是蓬壁生辉啊!”唐黛客套。

“哈哈……小妞,你与我俩还学会了客套,恭喜,贺喜,祝你大哥与你大嫂喜结连理,早生贵子,白头偕老。”王雪忙接着说了道喜的话。

“谢谢雪姐姐,严公子,快请里面坐。”

严平,王雪吩咐下人将礼物送上,贺礼打开,上面是对上好的绘着连理枝的大肚细颈陶瓶,花纹细腻生动,一看就不是本朝之物,是一对值钱的古董。

一对礼瓶下面,却是两匹泛着流光的浮光锦,凤容若与唐黛看了,二人脸上同时变了色,这浮光锦是大华国的产物,因生产的量少,物以稀为贵,可是千金难买,就算是宫中的娘娘们想穿了这浮光锦,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没想到这严家竟然一出手,就是两匹。

“严公子,雪姐姐,你们这礼物太贵重了,这一对礼瓶小妞我收下,但是这两匹锦还是请二位带回。”

“唐姑娘不用推辞,这锦再好,也是要给人穿上,才会显出它的风华。我偶得了三匹,一匹给了雪儿,这两匹一呢,一匹大红色是对你大哥,大嫂成亲的贺礼,另一匹粉色,正是适合唐姑娘这个年龄穿,我觉得唐姑娘穿上,定会穿出这锦的价值,且这粉色也不适合雪儿穿,所以我与雪儿商量,这初次到贵府没有备其他的礼物,这匹锦就算是我与雪儿的小小心意,赠给唐姑娘。”

“是啊,小妞,你就收下吧,所谓,鲜花赠佳人,我这锦也得赠佳人,才能显了价值不是。而且,还是平哥哥心思细腻,若不是他提醒,我都未想到呢。快别推辞,收下,你看,后面的客人快到了。”

“这……”

唐黛不知如何推辞,接吧,礼物太贵重,且是布料,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子怎能随意穿了别的男子所赠的衣料?不接吧,二人盛情难却,会拂了他们的脸面。

“小妞,既然他们二位盛情难却,收下就是,以后的日子长。”

凤容若是何等的聪明,严平一下车,看他的不善的眼色他早就感觉到了,后面这赠送衣料,竟是严平提起的,更觉不一般,小丫头又招惹桃花了,而且还是个有妇之夫。

他有银子要送就让他送,接下穿不穿还不是小妞自己的选择,哼,等他们走了,这匹浮光锦让小妞转送给别人就是!或者扔了,不过要是说扔了,小丫头这小财迷,指定跟他闹。

“唐姑娘,这位公子是……”严平见凤容若出声了,正借了机会打听他的身份。

“哦,我忘了介绍,这位是凤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大哥亲事的牵线媒人。”

“原来是凤公子,久仰,久仰!”严平拱手行礼,心下暗想,这凤公子与小妞牵绊还挺多,又是救命恩人,又是牵线媒人!

“久仰!”凤容若淡淡的回了句,算是看在唐黛的面子上。

“恩?我收下?”唐黛见凤容若这醋坛子今天竟允许她收一个男子赠送的衣料,有些诧异,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收下。”

“哦!雪姐姐,严公子,那我就不客气啦,谢谢二位!”

凤容若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严平瞥了眼凤容若微笑的脸,暗恨,恨不得当场抓花了他的那张媚惑人的脸,心内醋意翻腾,唐小妞在他心里是仙子般的神圣,却在凤容若面前乖巧得像个小媳妇,这收礼的小事都听他的。想到媳妇二字,严平的心抽痛了一下。

“不用谢,跟我客气啥!小妞,想不到你家的屋子这么大啊?而且样式以前我从未见过,很新颖,让我眼前一亮,也不知道住起来是个什么感觉?”王雪两眼闪闪的看着唐黛家的大屋子,新奇得不得了,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家的相公竟然在吃无谓的醋!

“雪姐姐,走,进屋,小妞我带你参观参观去。贺叔,大伯,有客人来,你们招待一下,我陪着严公子和王小姐进去看看。”

“知道了,小姐,你去吧。”贺柱子应了。

唐黛陪着王雪,严平从院子里再参观到屋内,凤容若不远不近的跟着,也不说话,看得严平甚觉刺眼,恨不得凤容若立马原地消失。

“小妞,你家屋子竟然分了三层啊?这样子好,同样一块大小的土地上,人家只能住几口人,而你家却能住许多人。其他空下来的地方,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屋子的新奇建法,当初是谁想出来的?”

唐黛带着严平,王雪看完了一层,二层,往三层去。

“呵……也是我呢,我当时也是突发奇想,想到的。那时候还不是因为家里穷,没有那么多钱买土地,造房子,被逼得想了这法子。”唐黛眼也不眨一下,找了借口撒谎。

跟在后面的凤容若听了则是嘴角抽了抽,小丫头以前对着他的好奇,也是这样的找借口撒谎罢。而这话听在严平的耳里却是变了样,觉得唐黛小小的年纪,为了家里,竟然逼到这份上了,为了能省钱,将房子叠着盖,这房子好是好,可是她那时候该是多辛苦啊,如若早遇见了他,他一定不让她吃了那么多苦,要将她娶了回去,供在自家后院里,不用操心银钱的事,只要享福便可。

只是他却没想过,如若唐黛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姑,没有吸引他的本事和才情,他还会认识她这个村姑,娶了回去供了起来吗?

“小妞,你真是了不起,如若是我,再怎么被逼,也想不出这个法子的。”

几人说话间,来到了唐黛的书房外,其他几间都是女房,因为有严平在,唐黛也就不方便带王雪去一一参观了,就带着他们来到了书房。

“雪姐姐,这三楼呢,是我娘,我,我二姐,偶尔来了女客住的,所以就不方便带你们参观了。这间房间是我的书房,大家倒是可以看一下。”唐黛边说边推开了书房的门。

走进去,映入大家眼帘的便是墙边的书架上满满的一架子书,还有书桌上悬挂着的大小的毛笔,砚台,等等。

“唐姑娘,想不到你一个女子,竟然看了这么多书,也怪不得你如此聪明,真是天纵奇才,你若是男子,恐怕不输于这世间上的任何一个男子,定会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严平走进书房内,看着架子上的书,随意抽了一本,翻看,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写着批注,都是看者的心得,仔细的看了一章,这心得竟比书中的内容更要精彩,不由心中对唐黛更是敬佩,同时爱意更生。这样优秀的女子,为何就与他错失了缘分?!

“小妞妹妹,我太佩服你了,姐姐我也就识得几个字,从小到大,念了女戒,妇德,其他的,并未识过。好羡慕你啊,你活得若男子般,看书识字,做生意……样样都会!姐姐我,也只有羡慕的份咯!”

“姐姐有兴趣也可以看看其他的闲书啊,刚听了严公子对我的赞赏,虽然小妞实在不敢当,但也由此看出严公子并不是迂腐之人,定不会阻挠了姐姐的。”

“相公,可以吗?我可以看些其他的闲书吗?”王雪一听,高兴的将眼光移到严平的身上,征求他的意见。

“当然可以,我什么时候与你说过,女子不可以看书学知识呢?”严平脸色平静的回了王雪,心中却是在感叹,与他同床共枕的女子,竟然没有一个与他只见过几次,说过几次话的女子了解他,懂他。

“哦,谢谢相公!谢谢小妞。”王雪高兴的谢过严平,又谢过唐黛。

这时,楼下突然热闹起来,站在书房外面的凤容若一听,又看了看书房中的沙漏,知道是吉时到了,大家要迎出去看新娘新郎,所以才会人声喧嚣。

“小妞,吉时到了,你大哥他们应该快到了,要下去迎新娘子去了。”凤容若提醒唐黛。

“哦,走吧,严公子,雪姐姐,我们下楼去,迎新娘子去了。”

三人出了书房,王雪走在最前,严平第二,唐黛第三,凤容若见了,快了几步跟上,与唐黛并肩而立,因后面无人,凤容若大胆的伸手拉住唐黛的小手,握在手心里,捏了几下,唐黛脸一红,白了凤容若一眼,想挣开却是挣不开,只好任由他拉着,到有人的地方,他自然会放手了。

然而,走在前面的严平,却突然回头正欲问唐黛什么,二人之间的小小互动全部落在他的眼帘,严平迅速别转了头,走在前面,脸色铁青,这个姓凤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唐突他心中的女神?我看他就是一个浪荡子,纨绔少爷。

不行,等他找了合适的机会,他一定得提醒提醒唐姑娘,别上了那个大色狼的当,狗屁的救命恩人!我看他救小妞,就是为了诱骗良家女子,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会拉人家未出嫁姑娘的手,小妞也竟然任他拉?!

唐黛发现严平看到了,脸腾的红了,白了凤容若一眼,用力的甩掉他的手,向前快速走了几步,不理他。

四人到了楼下,发现院内所有的人都涌出去了,原来,唐风带着宁未雨一行人,已经到了村口了,全部都站在外面去迎新郎新娘去了呢。

四人又到了院外,远远的就看见唐风穿着大红的新郎服,胸挂大红花,骑在高头大马上,他后面的唐绝和阿夕也是穿得喜气洋洋,骑在马上,一左一右的跟随在新郎大哥的身后。

再后面,就是宁未雨的花轿,花轿是在长安县花银钱租的八抬大花轿,庆安府的花轿在送几人出城后就反转回去了,换成马车到的长安县。

喜轿两边的喜乐手们喜气洋洋的吹响欢乐的调调,唐黛家负责放鞭炮的人也点燃了鞭炮,顿时,村中热闹非凡,众人道喜。

喜轿到了院外,停下,唐风也一脸喜气的下了马,轻踢轿门,伸手将宁未雨接了出来,牵着她拜了李氏,李氏高兴得热泪横流,嘴里只说着“好,好,好孩子!”,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三拜后,唐风将宁未雨送进了新房,新房内大红的红绡账,大红的锦被,大喜字贴满床头,窗户上,彩绸也拉满,彩带尽系,桌上的龙凤烛也高高的燃烧,这些都是唐黛在传统的元素上,加上了她来自现代的新意布置,更显喜气。阿夕送的送子观音,也摆在案上,正对着喜床微微笑。

唐风双手颤抖的挑了宁未雨的盖头,这一挑,床上的女子就正正式式的成为了他的妻子,他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怎么能不激动?

正一旁凑热闹的唐黛看着自己大哥激动的样子,抿着嘴笑了,又朝着宁未雨挤眉弄眼,逗得宁未雨脸红红的,拿眼瞪她。

“大哥,你将宁姐姐的头饰卸了,那么重,带在头上挺累的。”

唐风挑了盖头,只痴痴的看着宁未雨娇艳的小脸,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唐黛出言提醒他。

“哦。”唐风又手忙脚乱的替宁未雨卸下重重的凤冠,宁未雨看唐风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则涌起了丝丝甜蜜。

“大哥,你该出去招待客人了,那个洞房呢,还早,啊。我在这陪陪宁姐姐,再给她弄点吃的。”唐黛戏谑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