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谁都跟他抢媳妇,好忧伤!/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妞,死丫头……”宁未雨听了,一声娇呼,脸红了。

唐风也红了脸,眼光忙乱的瞥了眼宁未雨,手脚僵硬的走了出去,下楼招待客人去了。

“哈哈……我大哥好可爱,我怎么有这么个又憨又呆的大哥!逗死我了。”唐黛看着二人的反应,乐得直拍掌!

“是啊,一家子憨厚的,就出了你这么个古怪精灵的。”宁未雨白了唐黛一眼道。

“哟,哟……宁姐姐,哦,不对,我现在应该叫大嫂了。大嫂,你这刚嫁进来呢,就护着我大哥啦?!”

“唐姑娘,你这口齿伶俐的,我家小姐是说不过你了。”宁嬷嬷也跟着宁未雨陪嫁来了唐黛家,站一边笑着接了一句。

“喏,喏,还说说不过我,这主仆两人一起上,我再口齿伶俐也招架不住啊!”

“小妞,表嫂的饭菜,二舅娘让我端来了,让表嫂先吃点,可别饿着了。”

王小敏从外端了一个托盘,托盘内装有三菜一汤,一碗白米饭。

“宁姐姐,我不逗你了,快吃饭。”唐黛站了起来,伸手接过饭菜,亲自在桌上摆好。

“小妞,楼梯口有客人寻你,说是有要紧事与你相商。”出去的王小敏又折了回来告诉唐黛。

“哪位客人?你认识吗?”刚坐下的唐黛问道。

“叫啥我不知道,是县令家王小姐的相公。”

“严公子?知道了,我马上来,你先去忙吧。”

唐黛沉思了一晌,严公子有什么急事要与她商量?前面还在一起说话,他怎么没说?

“宁姐姐,你先吃着,我去看看。”

“你忙你的去,不用在这陪着我,我这有事有宁嬷嬷呢。”

唐黛走到二楼楼梯口,果真见严平站在那等她。

“严公子,你寻我有事?”

“是的,唐姑娘,借一步说话。”

“那你跟我来,去我书房说话。”

唐黛带了严平往三楼自己书房走去,严平一见,心下暗喜,唐姑娘对他府中有好感,对他也很信赖。

二人进了书房,正巧凤容若也上了楼,见唐黛严平二人朝书房走去,想今天严平对他的敌视,便也尾随跟了上去,书房门并未关,凤容若立在书房外,侧耳细听二人的谈话。

“严公子,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现在可以说了,书房内清静,没有其他人。”

书房内二人坐下,唐黛出口相询。

“唐姑娘,恕我冒昧,那个凤公子真是你的救命恩人?”

“真是,这种事我怎会乱说。”唐黛心内惊讶,严平寻她竟然是为了询问这事,书房外的凤容若听了,则挑了挑眉。

“就算他是你的救命恩人,可是在下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上午的事我都看到了,他一个男子与你无婚约,无任何关系,怎么能唐突了你?我想提醒唐姑娘,可别被他骗了去。他这人一看,就是风流浪荡子,任意拉未出阁姑娘的手。”

“谢谢严公子的好意,你是不是对凤公子有什么误会?其实上午,他也是无意拉了我,并没有唐突于我。”

见严平的义正严辞,唐黛脸一红,上午的事严平的确看到了,又不好解释,她与凤容若是两情相悦,只得昧着良心撒谎,心中则又将凤容若骂上了。

书房外的凤容若听了,第一反应就是严平贼喊捉贼,他自己有妻子,对小丫头还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现在居然老着脸倒打一耙,先下手在丫头面前告了他的状。不过,任他怎么说,他与丫头情比金坚,喏,小丫头不就在帮他找借口,撒谎了吗!某世子被人骂作是浪荡子,却一点也不生气,站在外面心中得瑟,又美得冒泡了。

“我今天第一天见他,能有什么误会?!我只是因为你是雪儿的朋友,所以关心你,提醒你一声,免得你被别人骗了!”

严平见唐黛并不相信他的话,竟还为凤容若说话,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将凤容若恨上了。暗暗决定一定要找人将凤容若教训一顿,才知道他的厉害。

“呵……不会,怎么会呢?他能骗得了我什么?我要银子没银子,要人没人的,没啥给他好骗的。严公子,谢谢你的关心,你找我就这事?”

“既然唐姑娘不相信我,那就算严某我多嘴了,打扰。”

严平带了怒气,起身出了书房。

“哎……严公子……”见严平竟然还为了这事生气了,唐黛坐在那傻眼了。

这人什么情况?

出了书房的严平,见凤容若竟然就站在书房外,将刚刚他与唐黛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瞪眼瞧着凤容若。

“没想到凤公子不仅是个浪荡子,还是个喜欢听人屋檐的小人,看凤公子长得也算是不错,不过在严某看来,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今天小妞不相信我的话也罢,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的真面目扒出来给她看。看我说的话,有没有假?!”

“呵……那凤某我就等着,看你怎样扒了我的真面目出来?!不过,我也要奉劝严公子一句,别忘了,你已是成亲的人,将你对别的姑娘那份关心还是用到你的妻子身上去为好。免得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不用你假好心,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

严平气冲冲的回了句,不理凤容若下了楼。心下却是暗自心惊,这凤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这一晌,竟然就看出了他心慕小妞!王雪到现在可是丝毫都不知道,他以为自己将自己的想法隐藏得很深。

坐在书房中的唐黛听了二人的对话,总算是听出了一点眉目,凤容若的意思是严平过于关心她?!怎么可能呢?她与严平只不过是几面之交,而且他与雪姐姐又是新婚,怎么可能……?

“唐黛,唐小妞!”凤容若进了书房,将书房门锁上,直呼唐黛的大名。

唐黛听了,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凤容若。

“容,容若,怎么啦?你要这么叫我干什么?”

“还装,你又给我惹事了!我是浪荡子?我不像好人?我救你是为了骗你?”

“你,你都听到了?他还不是不了解凤大世子你嘛!我堂堂凤南国的世子怎么可能是浪荡子?又怎么可能不像好人?凤世子不仅不是坏人,还是大大的好人,而且也没骗我,是我骗了凤大世子。”

唐黛狗腿的从椅上站起,将凤容若拉到她的专椅上坐下,嘴里瞎扯了一大堆,哄着凤容若。

“恩?你骗了我?”

“啊……不,我也没骗你,咱俩互相骗,啊,呸,不对,是互相都没骗!”

“这还差不多,光嘴上说好听的没用,来点实际的。”凤容若嘴角勾起,对着唐黛调皮的眨了眨俊目道。

唐黛看着凤容若从来没有做过的眨眼动作,突然觉得他帅呆了,看痴了。凤容若见小丫头又看他看傻了,顿时开心的笑了,觉得自己长得俊还是不错的,以前有人说他长得俊他不开心,现在觉得长得俊是件好事,因为能迷了小丫头的眼,迷了她的心。

“小丫头,好看吗?”凤容若戏谑的问了句。

“恩,好看,太帅了!”唐黛傻傻的点了点头,还是没回过神来。

“呵……哈……”

凤容若轻笑一声后,接着禁不住大笑了起来,他的小丫头太招人爱了。笑后,伸了长臂,将唐黛抱起,坐到他腿上,微凉的双唇再次覆上了唐黛的粉唇,辗转流连。

“小姑姑,小姑姑……呜,呜……姑姑……”

就在二人吻得沉迷时,突然小腊八的声音传来,似在寻唐黛寻不着,哭了。唐黛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推开凤容若。凤容若脸黑了,丫头太惹人了,大的小的都跟着他抢,他要把这些人全丢去喂王八!

“是小腊八,快放开我!”

唐黛从凤容若的怀抱里挣开,站起来理了理衣裳和头发,打开书房门,走了出去,随手又将房间门带上,将凤容若关在了书房里,房内的凤容若嘴巴噘长了,小妞又不要他了!

“咦,小腊八,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呢?娘亲呢?别哭了,乖,小姑姑在这儿,不怕。”

“娘亲,饭饭。姑姑,熊熊,熊熊。”

“哦,你娘在吃饭呐!来,小姑姑带你去拿熊熊去。”

原来小腊八早晨下楼时忘记拿他的小布熊了,这突然想起来了,竟趁他娘亲白少奶奶不注意,偷偷一个人上了楼,找唐黛要拿小布熊。这熊孩子,真是皮,唐黛赶紧拿了小布熊给他,又带他下楼去找白少奶奶,免得她发现小腊八不见了着急。

下楼找到白少奶奶时,果然,白少奶奶与奶娘正在着急的在人群中找小腊八,今天人多,一转眼就没见了小家伙的身影,可把二人急死了。

见唐黛牵着小腊八的小手走了过来,白少奶奶与奶娘才松了口气,听唐黛说是寻她去了,白少奶奶想揍小子一顿,手挥了起来,又放了下来,到底是舍不得。

宴席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晚上开了桌又接着吃,直到月亮上来了,众人才吃得停了,纷纷告辞坐着自己的交通工具回去。

客人走了,唐黛一家人才得已歇了下来,唐风回了新房陪宁未雨去了,白次陪着唐华,李静跟着唐绝完全不撒手,白少奶奶因为小腊八不肯走,只好再留一晚上,阿夕的随从江原在第一眼看见凤容若时,就认出了他,心下暗暗心惊,幸而那天晚上他蒙了面,又是黑夜,凤容若才没认出他。要不然,公子的身份可就要因为他暴露了!

大厅内,唐黛,凤容若,阿夕,唐绝,李氏……,都坐在那说着话,阿夕虽然看凤容若很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但是在了解了他这几年帮助唐黛家的事情,连唐风哥哥的亲事都是他亲自去做了牵线媒人后,也只得装作看他还算顺眼。

不过,那天他半夜去小妞妹妹的窗外偷窥,是小人做的事!阿夕朝凤容若瞅了好几眼,心内则是在想,这凤世子是不是看上小妞了?那他的小妞妹妹岂不是有人跟他抢了?!

不行,小妞妹妹是他的,谁也不能抢了去!想想,慢慢蹭到唐黛的身边,紧紧挨着唐黛坐下,眼睛挑衅的看着凤容若。

“小妞,你累不?我帮你捏捏肩?”阿夕讨好的看着唐黛。

唐黛看着阿夕讨好的眼神,想着他走了三年这才回来,始终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没有犹豫朝他点了点头。

阿夕的娃娃脸上顿时布满了笑容,起身站到唐黛的背后,轻柔的为她捏肩,一如三年前那般,唐黛舒服的眯了眼享受着阿夕暖心的服务。却没有看见某世子身上又开始往外冒冷气了,阿夕可不管某人的脸黑了,他就是要让他看看,小妞妹妹与他才是最亲近的!

“小姑姑,小姑姑,睡睡,睡睡。走,你走,走开。”

小腊八“蹬,蹬……”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叫唐黛带他去睡觉,见阿夕在给他的小姑姑捏肩,不高兴了,左手抱着小布熊,右手使命的推阿夕的腿,让他走开。

“咦,小家伙……你还不让我给你小姑姑捏肩了?看你人小,还挺霸道啊!”阿夕无奈的看着刚及他膝盖高的小人。

“哈哈……”顿时厅中的人都笑了起来,逗笑唐黛就是个香苞袋子,人人都喜欢,连这么小的小鬼都要赖着她。

唐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只好站了起来,拉了小腊八的手,牵着他回房间睡觉去。某世子心里很不爽,非常不爽了,他刚刚还想着晚上去偷香呢,结果被一个小包子占去了他的位置。他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抱着他的媳妇小妞,不让任何人跟他抢啊?!好忧伤。

第二天早晨,唐风带着宁未雨给众人敬了茶,赠了礼物,李氏,唐华,唐黛,唐绝也回赠了礼物,包了红包,大家都改了口,连唐黛也改口叫了大嫂。

因为急着回书院,唐绝喝了认亲茶后,当天就带着贺仁,楚时走了。而阿夕因为出来的时间长,怕他爹爹担心他,跟着唐绝一起出发,也走了,临走时依依不舍,告诉唐黛,他一定挑了时间再回来看她,临走时将那时传信息回来的红包袋子又揣入怀中带走了。

白少奶奶也带着不愿意离开唐黛家,哭兮兮的小腊八回了镇上,白次也带着唐华回了县里,家里顿时就剩下唐风夫妻,凤容若,唐黛几人。凤容若心里则是高兴坏了,跟他抢媳妇的坏人都走了,不用他费力扔去喂王八。

唐黛在家闲散了一天,陪着宁未雨说说话,或陪着凤容若在书房里下下棋,后面紧接又开始忙着她的辣椒作坊的事。

过两天,唐风陪着宁未雨到宁府回了门后,二人就直接从宁府出发回了京城,宁未雨随着唐风在京城居住。凤容若也跟着他们一起走,所以,这两天唐黛出去办事,凤容若都在马车内跟着,陪着唐黛。

“黛黛,你不是说等县城辣椒推广开后,要将辣椒作坊开到京城去?是不是还要在京城买了地种辣椒?”

马车内,唐黛与凤容若今天又跑了几个镇上的辣椒作坊,有些累的唐黛伏在凤容若的膝上,任凤容若给她松松骨头,捏捏肩。

“是啊,我原是有这计划的,但是如果长安县全县的辣椒产量能供应得上全国的话,我就不会在京城开了,说不定会做点别的生意。不过,这个计划得推迟到明年了,今年还没法实现,因为今年长安县辣椒刚刚推广开,辣椒作坊也是刚刚开起来,如若遇到点什么事,我不在这,处理起来肯定不方便。而且我姐姐下半年要生宝宝了,她第一次生孩子,我得在这,她生产的时候我得去守着她,不能让她出任何事。”

“唉……还得到明年啊!丫头,我多希望你能早点去京城,这样,我就不用天天想你,又看不到你了。”

听了凤容若的话,唐黛从他的膝盖上爬了起来,看着他一脸的哀怨,决定哄哄他。

“乖,不急啊,明年很快了,你看今年都过去一半了,还不快嘛。对不对?”

“不快,一点都不快!我要你今年就去。”

凤容若又开启了耍赖模式,弄得唐黛抽了抽嘴角,无语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哄好他?!

“要不,你回去帮我在京城寻寻好的店铺,若是能寻到合适的,我想去开家点心铺子,毕竟吃的才是我拿手的。”

唐黛想了想道。

“你是说,若是能寻到合适的铺子,你今年就去京城?”凤容若两眼瞬间似天空上的星星闪闪亮的盯着唐黛。

“恩,不过得等我二姐生下宝宝,辣椒坊过了旺季的忙碌季节才能去。”

“好,我回去就帮你寻,对铺子有什么要求?”

“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铺子要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最好是黄金地段那。铺子要干净,铺子后面呢最好要有小院子,能住人,能做点心。”

“就这么多要求?”

“恩,就这么多,你回去帮着找找,找不着也不着急,慢慢找。”

“你就放心吧,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凤容若笑了笑,别说是一间铺子,一条街的铺子他也得去找,谁让是他的小丫头要的呢。

第二天,唐风带着宁未雨去了府城,凤容若也出发回了京城,家里热闹了一阵子后,又归于宁静。李氏这次倒没有埋怨,整天乐呵呵的,大儿子做官了,媳妇娶回来了,她的心里高兴着呢,雨儿跟着大娃子住在京城,两人在一起,容易怀上娃儿,这外甥已经在她的大闺女肚里了,她仿佛又看到她马上就要抱小孙子咯。

唐黛除了在家教李静医术外,就是又带着小青在全长安县各镇上巡视,查看,忙碌着。

进入六月,天气猛的一热,毒辣的太阳能给人晒脱一层皮。长安县各家各户的辣椒枝上已经挂满了辣椒,唐黛陪着王县令在各个镇子上查看了一遍,看着满眼的青油油的辣椒,喜得王县令眉梢眼角都是笑。

上面他的调文已经来了,将他升迁到庆安府宁知府的手下,官至六品,虽然没有达到他内心的理想想法,升任五品,但是不远离庆安府,还是在老上司的手下,他也就心满意足。在庆安府,离雪儿不甚远,能照顾到闺女,省得老太太老在他耳边唠叨,说是舍不得孙女儿。

新来的县令已经在来的路上,应是不用多久就能到,听说这位县令就是本县人,也不知是哪个镇子上的人?还是长安县内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