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天气太热/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辣椒产量大了,辣椒坊也陆续在六月份全部竣工投入使用,做工的人员,管理人员也全部到位,开始了正常的运转。唐黛则带着手下的业务员们开始计划全国的辣酱,辣椒粉的销售,让他们带着辣酱,辣椒粉的样品赶往全国各地有名的酒楼,或者百货铺子推销。

辣椒的名气在长青酒楼的带动下,在全国已经是打响了,业务员们其实也不着要怎么样的花力气去推销,不过是介绍产品,带着订单回来,然后再安排货物的运送。

因为事情越来越多,唐黛一个人忙不过来了,小舅舅的辣椒坊管理被唐黛另提了人上来接手,小舅舅抽出来协助唐黛全县城的辣椒有关业务上的全部管理。

贺柱子主负责辣椒种植的管理,而唐大贵则主负责田里水稻及家中相关一些琐碎的事。唐大贵看上李竹的事,在那次跟唐黛提了后,唐黛和李氏的反应不是很热烈,唐大贵自己回去又想了想,经过深思熟虑,没说出口,赵芬背叛他的教训让他心里还是担心的,决定多观察观察李竹一段时间再说。

经过半年的观察,发现李竹依然一如既往的在辣椒坊内,除了干活,就是带着自己的儿子过自己的日子,没有大毛病,心内的想法就又窜起来了,决定鼓起勇气找李竹说说自己的想法,如若她同意了,二人就成亲;如若不同意,也免得自己老惦念,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该再重新娶个媳妇生了娃,老了才有人给他送终。

这日,在外面看水稻长势的唐大贵回了唐黛家,正坐在大厅内纳凉,天气炎热,唐黛家中已经开始用冰降温了,李竹也来了,原来天气太热,小双儿身上都长满了痱子,一热身上难受得哭,李竹心疼,就将他送到唐黛家里来凉快,凉快。

“李竹,双儿哭了?怎么哭了?”李氏从楼上下来,看到双儿红着眼便问道。

“晚上太热,睡不好,又长痱子了,这一热,身上难受就找我哭了。”

“你也是,孩子怕热,怎么不早说,晚上让他来我这儿睡觉就是了,非得让他浑身长满了,受不住了,才来。你个倔强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孩子跟着你这娘受老罪。”

李氏掀了双儿的衣服看了看,小小身子浑身上下都是红色的痱子,也怪不得他会哭,于是责怪李竹。

“大姐……我,我还不是不想麻烦你们吗?这两年在你这儿,一直都麻烦你家,一点点小事就来找,我怕你们嫌我烦了,让我走。”

“你的想法就是怪多,当初收留你母子二人时,我与小妞跟你是怎么说的?只要你改了你那性子,不给我们惹那种事,其他的你不用多想,安心在这住就可以。怎么会嫌你麻烦,赶你走?孩子要是热病了,可是大事。你忙你的去吧,双儿这天热就住在我这里,我来照顾他。可怜的孩子,这身上都成癞蛤蟆了!”

“哦,那我回作坊里忙了。”李竹放心的转身欲走。

“李竹妹子,你进大厅来,我有话同你商量。”

唐大贵在大厅里将二人的对话都听得清楚,想李竹一个人日子过得艰难,虽然有小妞家帮衬着,可是也不能事事来麻烦小妞,的确需要一个人照顾她,小双儿也该有个家,有爹娘一起疼才好,于是鼓起勇气叫了大厅外的李竹,准备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哦,来了,什么事?”李竹一听,又转了脚步,去了大厅内。

“大哥,李竹你们俩个说话,我带着双儿上楼给他身上洗洗干净,再给他扑点预防痱子的凉粉,弄点凉茶喝喝。”

李氏听唐大贵单独叫自己的妹妹说话,眼珠转了转,知道他是要说什么,不打算掺和,与二人招呼了声,牵着双儿的手上了楼。

二人经过唐黛书房时,正在里面看各辣椒坊开业后的销量,以及收入,成本数据的唐黛抬起了头,看了眼双儿满脸的疙瘩和哭红的眼便问。

“娘,双儿怎么了?”

“天气太热,他娘俩晚上睡觉的小房间又没有放冰,双儿长得一身的痱子,晚上睡不好,刚刚闹你小姨来着,你小姨没办法,就送到这来了。”

“呀,我这一忙就将他娘俩的事给忘记了,这天热,让他们二人回家中睡觉。热生病了,可就麻烦了。”

“是咯,你小姨那个倔性子,非得让孩子这样了,才过来,我刚刚说她了,孩子跟着她受罪。”李氏是个心软的,对自己的孩子宠,看着别人的孩子受罪,心里也难过,依然一脸愤愤的朝唐黛道。

“娘,小姨其实就是感情上的事凉薄,以前有那些事,这两年到家里来以后,倒是没有添什么麻烦。在作坊里,与其他工人一样干活吃饭,从不偷懒,也不多嘴,更没有因为她是我的小姨,就在别人面前作威作福,搞特殊化。每一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我估摸着她在这住的时间长,怕麻烦我们,小事尽量就不来找。”

“恩,这两年倒是还好。哦,刚刚你大伯在楼下找她了,我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带着双儿上了楼。让他们二人说去,成与不成,他们两个都是大人,自己决定。”

“恩?是吗?大伯终于敢说了!不错,不错,大伯这几年跟着我,跟着大哥,为人处事上的确有很大的进步。上次与我们说了后,知道我们不是很赞成这事,回去后应该是考虑了一番,并没说,这观察了半年,看小姨没出啥问题,这是要将心中的想法告诉小姨了。不过,小姨真知道改了,她跟着大伯也很好,至少她自己,双儿有个家了,也多一个人疼双儿。如若嫁了别人,不知根不知底,要是对双儿不好,那双儿可有得苦了。”

“那是,为了双儿考虑,跟着你大伯倒是最好的一条路。你忙你的吧,我带双儿去给他洗洗,弄了凉粉扑扑,再给他喝些凉茶,将他身上的痱子慢慢消了,这满身的痱子孩子受了老罪。”

“哦,你去吧,我也继续看账去了。”

唐黛看完账下楼,见大伯还在大厅内,小姨已经走了,唐黛瞥了眼他的脸色,见他脸上有着笑意,估摸谈得不错。

“小妞,我刚刚找你小姨说了我想娶她的事。”

唐大贵看见唐黛,就笑着向她报告他所做的事。

“是吗?我小姨咋说?”

“你小姨没有完全拒绝我,只是说她要想一想再给我回复。”

“那就好。大伯,菊香姐这些时间在家忙什么呢?没看她出来过。”唐黛在心里始终对唐菊香是有着提防的,所谓江山难改,本性难移,怕她再出了什么幺蛾子。

“这孩子回来后,脾气变得不爱说话,也不爱出门,天天呆在自己房间里,也没见她绣绣花什么的,不知道她成天的呆在屋子里干啥。唉!”

“哦,我得去长安县一趟,大伯,我走了。”

唐黛让小青套了马车,她得去长安县看看那帮孩子们,今天小双儿的事提醒她了,也不知道那帮小家伙在这大热天里过得怎么样?!

“小姐,这天是越来越热了,而且又不下雨,还好早稻已经灌浆,再等几天就可以收割了,但是这样下去,到时候晚稻下田栽种都要没水了。”

小青赶着马车,同车内的唐黛叨叨着家长里短,这又说到天气上来了,自六月底开始,十多天长安县这一滴水都没下过,也怪不得小青这个做护卫的,都担心起庄稼起来。

“是啊,我也担心着这事呢,这太阳又大,水份容易蒸发,你看长龙河河水都见底了,往年这时候,水还是满满的呢。去年冬天大雪,今年夏天说不定真的会大旱,若是大旱,晚稻种不下去,农人又只能收一季水稻,田地少的人家又要饿肚子了。”唐黛说完叹了口气,培育了双季水稻,还是要上天给力,风调雨顺的才能种得下去。

“小姐,你不要担心那么多,凤南国受苦受难的人还很多,你也不能一一的帮得过来。这种时候还得要靠朝廷,靠皇上。”

“是这么个理,但你看去年冬天,明明朝廷派人去赈灾了,可还是有流民往我们这来,还有那些个孩子没了爹娘受苦受罪。如若今年灾旱了,又不知道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但愿这天早点下雨下来。小姐,听说王县令离任去了府城,我们县里又新来了一位县令,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清官,还是贪官?”

“呵……小青你跟着你小姐我这么多年,怎么想法还是那么简单呢?什么是清官?又什么是贪官?这个没有绝对的说法。只要来人不昏庸,能为长安县做好事,为民着想,也就行了,其他的,不能去苛求。”

“嘿……小姐你说得是。就像好人与坏人一样,也没有绝对之分,对吧?”

“对的,其实在一定的时候,好人与坏人只在一线之隔,在线的左边,你被称作是好人,但是你稍过了,移到右边,你又会被称作是坏人。好人会做坏事,坏人也会做好事。”

主仆二人说着话,驱散了天热感,没有一会,就到了县城宅子外面,停了马车,二人走进院子里。

门房内没人,院内温度很高,树上的知了热得正“知了,知了”的大声叫唤,也不知道它们知道了啥?小草,树叶也晒嫣巴了,地上干裂着,还留有为了降温撒了凉水的痕迹,也没听到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刘伯?周婶?人呢?”唐黛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句。

音落,便听见有脚步声从屋子里奔了出来,是刘管家。

“小小姐,你来了?我和老婆子在屋里照顾小八和小六,这两个孩子都中了暑气,在家歇着呢。”

“两个孩子都中暑了?可给他们叫了大夫,喝了药?”唐黛一听,加快了脚步朝房间里走去,边走边问跟在她身后的刘管家。

“都叫过了,小六女孩子身体差些,小八年龄小,也受不住热,所以前两天二人都发热,又吐又拉肚子。”

唐黛走进房间里先给小六把了把脉,小六正好醒着,见唐黛来了,叫了声小姐姐,就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不说话。唐黛把了脉,又摸了摸小六的额头,热已经退了,才放下心来。

“周婶,小六这两天你得精心着些,给她煮些凉的吃。刘伯,你等下去买些冰来,晚上睡觉的时候,要保证孩子们的睡眠充足,太热了他们睡不好,身体的抵抗力跟不上,就容易中暑。还有,买些绿豆回来,加了砂糖煮绿豆汤给所有的孩子们喝,保证他们一天喝两大碗,解了暑气才行。”

“是,小小姐,我这就出去买。”

“刘伯,像这样大热的时候,你不要为了给我省银钱就少买了,银钱赚的就是花的,该花的时候就得花。天这么热,我们坐在家里都热,更何况孩子们还得练武功。”

“小小姐说的是,奴才知道了,我去买冰了。”

“恩,你去吧,我看看小八去。”

唐黛又到了小八的房间里,小八前面刚喝了药,正睡得熟,唐黛也给他把了脉,摸了摸头,还有些低热,拿了大夫给小八开的药方子看了看,见都是对症的,也就不改了,吩咐周婶按大夫的叮嘱给小八熬药,喂药就行。

“周婶,小白师傅又带孩子们出去了?”

“是的,小小姐。听孩子们说,小白师傅现在带着孩子们走得是越来越远了,山沟里,深水里的练习着,孩子们每次回来后都累成了小皮猴,吃了饭,洗好上床后,个个睡得像小猪一样,叫都叫不醒。”

“孩子们是辛苦了!”唐黛点了点头道。

“小姐,孩子们跟着你其实比我们那时候要幸福多了!我们那时候,也就他们这般大小,天天没日没夜的练习着,除了吃饭,上厕所,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练习。冬天最冷的时候,夏天最热的时候,就是我们练习得最多的时候,那时候也有好多孩子生病,大夫看了,吃了药,然后还是得跟着一起练习,不会让你歇着的。哪还有人像你这样关心,嘘寒问暖的,怕他们冻着了,热着了,饿着了。”

“天星楼是凤容若创办的,你小时候是在天星楼内练功的?”

“不是的,我小时候是在另一个组织里,后来这个组织因为创办人意见不统一,就解散了。解散后,正好天星楼创办,我们就加入了天星楼,替天星楼服务。”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天星楼的所有人都是凤容若从小就给培养出来的呢!”

“只有一部分是,那一部分我们也不认识那些人。我与小白都是通过比武招进去的,武功高,天星楼才会用。”

“明白了。我是说呢,完全依靠自己培养,是来不及的,一个组织又不是几个,十几个人就可以的。”

“恩,但是从小培养的,以后就是小姐你的亲信,你最依赖的人,也是对你最忠诚的人。”

“这个我明白,你对他们用了心,他们也会用了心来对你。人与人之间,也就是心换心。”

二人说话间,院外一阵热闹声传来,唐黛一听,应该是小家伙们回来了,忙站起来,往院外走去。

“小姐姐,小姐姐,你来看我们啦!”唐黛刚出了头,走到院内,小五机灵鬼就看见了,高兴的挥舞着小手,奔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