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我一定要得到她/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你是小五?我的妈呀,你这都成了泥猴子啦!”唐黛听着声音,辨认出来是小五,可是他要不说话,她咋也不认识啊!满头满脸的灰和泥,汗水裹在一起,简直是一个小泥人。

“嘿嘿……小姐姐,是我啦,我是小五。”小五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笑道。

“小白,你这是带他们去哪了?一个个的,我都不敢认了。”

“小姐,属下带他们去河里游水抓鱼后,又去了山里练习武功。他们没用,不经练,经常摔跤,摔成这样了。”小白已经习以为常,不以为然的回了唐黛。

唐黛想起了自己那时候练习轻功的自己,也是经常摔得狗吃屎,满身泥,不禁抽了抽嘴角,不说话了。

“大家都快去洗洗,洗完身上凉点,这天气太热,小六,小八生病了,你们可不能再生病了。快去。”

“哦,走咯,洗澡去了。”

孩子们都已经很习惯这里的生活了,按顺序的排着队,端着木盆子,去冲凉去了。唐黛又叮嘱了小白,刘伯,周婶一番,让他们这天热一定要将孩子们照顾好了,不能出了事。

又去了厨房,刘星帮着烧锅,亲自拿了绿豆,百合,再加上白砂糖熬了一大锅绿豆百合汤,放凉了,一个孩子喝了一大碗,让小白,刘伯一家人也喝,不能小孩子中暑了,大人也中暑了,还得照顾孩子们呢。

严府外的马车上。

“公子,那唐姑娘又来了小院子!”

严青向严平禀报。

“走,我们去院外等她出来。”

“公子,我觉得你老是在那等着不合适,你说那唐姑娘冰雪聪明,这一次两次的,她不会发现,但是次数多了,她就会警觉我们在监视小院。”

“你说的没错!那怎么办?我又不能进了院子去看她,毕竟她是雪儿的朋友,我撇开雪儿单独去见她,只能让她更警觉。”

“公子,你平日里很聪明,这一遇到唐姑娘的事你就思绪乱了,这可是大忌。不给她发现,你换一处路遇她不就是。”

“好,那就换一处。对了,我上次让你查的那个凤公子,你可查清楚了,是何处人?什么身份?”

“公子,其实这个凤公子身份并不神秘,你想想,他姓凤,凤是我们凤南国的国姓。你猜猜,他会是谁?”

“他是皇族中人?”严平一听,脸色变了变,他那时满脑子担心唐姑娘,生那凤公子的气,没有细想,现在严青一提醒,他才意识到。

“正是。我经过多方打听,才打听到,当今的皇上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也就是说姓国姓凤的人,不是王爷,就是世子,皇子,皇宫中的皇子,最大的是太子,才十几岁,与那凤公子的年龄对不上,那就排除了他是皇子的可能。而当今皇上几个弟弟的年龄都在三十岁朝上,就又排除了他是王爷的可能。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世子了,世子里倒是有两个年龄与他相仿的,但是你说他长得俊,气质清冷,身着一身白衣,在几个年龄相仿的世子里,唯有一人与他对得上号。”

“是谁?”

“当今圣上的二弟安王爷的嫡子,已逝皇后的外甥,凤容若。他的惊才绝艳,俊美无双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而且这凤世子从小就跟着武神在山中学习武功,不理世俗,所以从小对人淡然冷漠,气质清冷,是京城所有闺阁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且被人奉为京城四公子之一。”

“没想到会是他,怪不得长得是芝兰玉树的,我也听过一些他的传言,不是说他在京城,除了他的母妃,任何女子不得近了他的身三尺之内,且他从不用丫鬟近身侍候,家中后院无一女子。他又怎么会出现在我们长安县唐家村?而且,那天我亲眼所见,他竟然唐突唐姑娘。是传言不符,不过是他的沽名钓誉,还是我们猜测错了?他不是那世子凤容若,而是另有其人。”

“公子,不会错的。如若是其他世子出现在我们长安县,我们倒应该要觉得奇怪,但是他,我们却不应该奇怪。因为,他从小就被鬼僧做了首偈提点一生,有流言传出来的前两句,里面含有白云二字。你想想,唐家村后就是一座白云山,你觉得他会放弃这个与他有联系的地方?!如果他经常去白云山上,又恰好认识了唐姑娘,成了她的救命恩人,也是说得过去的。”

“严青,你的脑子够聪明,没有负我当初救了你。”严平点点头。

“为了报公子的救命之恩,严青当然会尽我之力报答公子,不让公子置于任何危险中。公子,这凤公子的势力,我们不便与他正面对上,你记恨他,也不过是为了唐姑娘。其实他人在京城,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在长安县,就是你的优势,你要想得到唐姑娘,只需多对唐姑娘上心便可。”

“好,就听你的,我们不去管那什么凤公子,凤世子。我要用我的诚心打动了唐姑娘,然后再将她纳了回来,以她的能为和聪明,她肯定是不愿意做妾的,我便将她抬为平妻,以妻之礼对她,以后的生意上,她定能助我一臂之力。”

“那,公子,走吧,免得时间耽搁长了,唐姑娘走了。”

“好,我们今天不去小院外,那去哪等她?”

“路遇,路遇,当然是路上,在她的必经之路等她,然后公子找天热的借口,请她去茶楼中喝茶,看她允还是不允?!”

“倘若她不允呢?我又该怎么办?”

“自上趟在唐姑娘家回来,少奶奶不是一直念叨着想跟唐姑娘合作开点心铺子,说她很佩服唐姑娘,点心也做得好,又识字,又能干。公子便以少奶奶这事为借口,请唐姑娘在茶楼中喝茶相商,顺便聊聊天,增加增加感情也是可以的。如若是合作谈成了,少奶奶对你更是刮目相看,认为你关心她,这样公子以后想纳唐姑娘,也就好说话了。如若不成,也达到了你想见见唐姑娘的目的,何乐而不为?”

“好,就照你说的办,快走吧。”

唐黛在小院内呆到太阳光芒弱了,热气下降,才与小家伙们告别,出了小院,回唐家村。

小青驾着马车沿原路回去,天太热,唐黛也不准备去白府看二姐,直接回家,她在小院里就煮了点汤,出了一身的汗,衣服都沾在身上,湿粘粘的,很是不舒服。

马车穿过长安县城的街道,天气太热,路上行人都没几个,人都躲在家里纳凉了,怕出来中了暑气。

“小姐,前面有辆车马车行了过来,很熟悉,好像是那严公子的车。”小青看着迎面驶来的马车,向车内的唐黛道。

唐黛掀了马车帘子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是他的。”,又将马车帘子放下,坐进了车内,她可没有忘记了那天凤容若说的话。

她想装作不知,可是有人却不想让她装,严平的马车驶近后,停在唐黛的马车前,小青无路可走,只好将马车也停在路中间,唐黛没法继续装下去,撩开了车帘子看着对面的马车。

“唐姑娘,没想到又在这遇见你了,真是好巧啊。”严平掀了马车帘,头探于车外,同唐黛招呼。

“呵……严公子,是你啊,是好巧,天这么热,严公子不在家享清福,还在外面忙呢?”

“哈……唐姑娘说笑了,你不是也一样,这大热的天还在外面忙,你一女子都如此勤奋,更何况我这做男子的。唐姑娘,相约不如巧遇,天气炎热,严某我作东,请姑娘到附近的茶楼稍作歇息,品品茶,如何?我听雪儿说,唐姑娘是烹茶,品茶的高手,我也是喜茶之人,正好就此机会向唐姑娘讨教讨教,还请唐姑娘不吝赐教。”

“严公子,那是雪姐姐过奖了,我的茶艺不过尔尔,真谈不上向您赐教,谢严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天气炎热,还是回家凉快舒爽些。”

严平一听,唐黛果真不应,于是又按前面与严青商量好的说辞,继续说服唐黛。

“唐姑娘,不瞒您说,我这约你喝茶,其实是有要事要求,这大路上太阳火辣,也不方便与姑娘相商,所以才出此下策,邀请您喝茶,还请唐姑娘赏脸。”

“这……好吧,既然是有要事,那请严公子前面带路。”

严平话说到这个地步,唐黛再相拒就不好了,所以只得答应,看他是要商量何事。

严青驾驶着马车,到了附近的茶楼,唐黛与严平下了马车,小青和严青将马茶停好,四人进入茶楼,茶楼内有冰,人进入后,瞬间就觉得凉爽了许多。

茶楼的小二立即迎了上来,见前面的严公和唐黛的衣着不差,后面又跟着随从,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忙问几人需要喝什么,是在二楼雅室,还是在楼下大厅。

“我们需要谈事,就在二楼的雅室,将你们这最好的茶和最好的点心上来。”严平道。

“好嘞,客官随小的来。”

小二带四人上了二楼,选了一间名为“兰在深谷”的小房间,严青并不入内,守着奴才的身份,立在门外,小青一看,也不好跟着小姐进了内室,在门外守着。

小二请二人就座后,又忙上了点心,泡了最好的茶水后,退出到门外,说有事让下人喊他便可,并服务好,贴心的将房间的门也关严实,方便二人谈话。

小房间内,二人静静的坐着,唐黛没有先说话,严平也没先说话,只拿眼打量着唐黛,皮肤细嫩,吹弹若破,精致的小小鹅蛋脸,眉若远黛,一双灵动的丹凤眼清澈出神,玲珑的琼鼻,樱桃小嘴娇艳欲滴,身着夏季的薄衫,因出了汗,沾在身上,将尚未成熟却小巧的身子勾勒得清新诱人,虽然还未完全发育成熟,但就像那要开未开的花苞,要熟未成熟的青涩果子,惹人遐想,惹人想要占为己有,然后静待花儿绽放了,果实成熟了,悄然摘之,悄然食之。

唐黛感觉到了严平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平常,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诡异,蹙了蹙眉,准备说话提醒眼前的人。

“严公子,你说有重要的事相求于我,不知是何重要的事?”

“哦,是这样的,自上次在你家回府后,雪儿一直说你能干,聪明,想要学学你,想自己做点事打发打发时间。她说你很擅长做点心,想要与你合伙在长安县城内开一个点心铺子,这些时候天气炎热,又没敢去寻了你商量这事。没想到我今天正好碰到了你,想起了这事,所以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意向?”

“雪姐姐自己想开点心铺子?”

“是的,她嫁给我时,他爹爹为她在长安县买了同个铺子做她的陪嫁,有一处铺子位置还很好,前面有铺子,后面有小院子,如果做点心铺子,非常的不错,以前一直放在那空着,没有做用途,现在她想用起来。所以说,如果你愿意与她合作,不用担心铺子和前期投资的问题,你只要出点心的技术便成。还有,你不用担心我严家有什么事,这铺子是属于雪儿自己的,与我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啊……我想想。我本欲明年去了京城开个点心铺子,正托人在京城在找合适的铺子呢,如若长安县的的点心铺子先开起来,积累了经验,倒也是个好主意。”

“你要去京城开铺子?”

严平听到这里,脸色大变,前面严青还说他人在长安县,正是近水楼先得月,却不想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小妞竟然要到京城去,那不正好离那凤公子近了吗?

“是啊,有这打算,怎么了?”

唐黛看了严平突变了脸色,疑惑的望着他。

“哦,哦,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小女孩子太厉害了,我们还在考虑怎么在长安县城里混得好,站住脚,你竟然想得那么远,都要去京城了,我很意外,很意外,也很佩服。”

“呵……严公子不必觉得意外,我大哥嫂子都在京城居住了,为了能帮助他们,我必须把部分产业移到京城去,做为我大哥的支撑,要不然,他一个人在京城,势力太孤单。”

“唐姑娘想得真是周到,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妹妹,我做梦都会笑醒了。唐姑娘,不知道你认为我这个人如何?”严平小心翼翼,开始试探唐黛。

“严公子人很好啊,对雪儿姐姐也好,那时老夫人还怕他们不在长安县,担心雪儿姐姐受委屈,让我看顾着点。现在看严公子对雪儿姐姐的事这么上心,对她好,我也就放心了。”

“雪儿是我的妻子,我自是会对她好的,老夫人的担心,我也能理解。小妞,你对未来相公的要求,上次听你说过,说是不求富贵,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你为何有这种想法?我凤南国上下,凡是有地位的人,哪个都是三妻四妾的,除非你嫁给乡村的农人,否则很难实现的。以你的聪明才智,你不会真嫁给乡下的泥腿子吧?”

“严公子过虑了,要说泥腿子,有何不可?我也是乡下的泥腿子,是个只会种庄稼的农女。”

“可是,你与他们并不同啊,你大哥现在在京城为官,你们已经是官家了,怎么拿自己与他们去比呢?!”

“在我心里,没有什么不同。再说,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因为我有洁癖,我不会容许我的男人在碰了别的女人后,再来碰我,那样我会觉得他很脏,会让我恶心。”

唐黛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严平问这话的用意,心下冷笑,嘴上说话就不容情面了。严平听了唐黛直接不带拐弯的言语,锋利似刀割在他的心上,脸色难看,再也说不出话来。

“严公子,雪姐姐想和我合伙开铺子的事,我回去再考虑考虑,你与她说,她若是诚心的想跟我合作,就自己来跟我谈,看在她的面子上,说不定我会同意的。失陪。”换句话说,看你严公子的面子,我同意也不想同意。

唐黛说完,起身告辞,不再看严平,开了门招呼小青出了茶楼,驾了马车扬长而去。凤容若看得没错,果真是在心里肖想她,他一个有妇这夫,有什么资格跟她提?竟然还想要享齐人之美,有了雪姐姐做正妻,还又在这撩她,美不死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严平知道唐黛聪明,已经听出了他问话的用意,才不给他的面子离开了,心下懊恼的同时,又后悔自己太心急了,不该这么早问出口,打草惊蛇。可是,看着唐黛诱人的模样,加上二人共处一室,气氛又好,适合说些暖昧的话,他就禁不住想将的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严青看着唐黛风一般的带着小青卷走了,严平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知道事情出了差错,忙问严平说了些什么,严平就将他与唐黛二人一问一答全部向严青复述了一遍。

“公子,我前面怎么叮嘱你的?你这样问,她那样聪明的不想到你的用意才有鬼,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说的就是你,你说你心急什么呢?唐姑娘还小,日子还长得狠,你想得到她,与她慢慢磨就是了。现在好了,她心里对你起了戒心,你还想得到她,要付出十倍的努力都不止。”

严青觉得自家公子的脑子一见唐黛就坏了,平时那个聪明的公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气急败坏的说严平。

“严青……你说我在长安县,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她跟我说,她已经在计划去京城开点心铺子了,我一下子慌了,也心急了,才问出口的嘛。”

“她说她去开点心铺子,那她有没有说她就去京城长期居住?”

“那倒没有。”

“那不就是了,又不是长住,你怕啥?!唉,公子,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回府,再另作打算。公子放心,严青为了报公子之恩,一定会想办法让公子如愿开心,公子开心了,严青才会开心。”

“哦,那回吧,回去冲凉睡一觉,我感觉到好心累。当初王雪一见我就喜欢上了我,同意嫁给我,这个唐小妞还真难搞定,可是,我偏偏喜欢她,喜欢得紧,我一定要得到她。”

“公子,上车,你的心思严青我懂的。”

严平有气无力的上了马车,任由马车缓缓带他回府,脑子里却满脑子的都是唐黛俏丽的,可爱的身影,感觉自己快被单相思折磨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