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瘟疫暴发,朝堂风云起/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夫人想起白次去唐家村请小妞去了,她一定能行的,只要小妞来了,就能保住她家的孙儿!

“娘,娘,我们到了,大妞和孩子怎么样了?外面天又黑,雨又大,我的马差点骑进了飞来山的悬崖下,吓得后面没敢骑太快,所以耽误了时间。”

就在陈夫人与白老爷陷入绝望时,唐黛与白次冒着生命危险,终于赶到了白府,刚一进院子,就听见陈夫人悲怆的呼喊。

“小妞,小妞,快,救救你二姐和孩子,快去,他们快不行了。”

阿夫人一见二人一身雨水进了来,顾不得许多,也没听见白次说的差点将马骑进悬崖的话,朝唐黛迎了过来。

“老夫人,你放心,我来了就不会让姐姐和孩子出事的。”

唐黛边说边脱了身上的油布雨衣,扔在地上,拎了医箱,就走进唐华的房间,房间里那叶大夫,见一个小女孩拎了医箱走进来,心中诧异。

“我是大夫,你这小女孩子进来做什么?快快出去,不要影响我救人。”

叶大夫拦了唐黛。

“我也是大夫。”

这时候她可没空与他置气,二姐和孩子的命都悬于一线,唐黛简短的回了叶大夫的话,将医箱放下,仔细的替唐华检查了一遍,见二姐已是昏迷了,心内焦急,打开身边的医箱,从瓶子里取了一颗清风丸,强行的喂进唐华的嘴中,手指在她的身上穴道上点了几下,帮她将药丸吞进肚中。+

“哎,小女娃,你给产妇吃了什么?孩子是救不了了,我这正准备救大人呢,你可别捣乱!”

“把你的老嘴闭上!还有,我要替产妇施针,请你出去。”唐黛锋利的眼神扫过叶大夫,冷斥了一句。

“……”叶大夫。

果然闭上了嘴!转身出了产房,你有本事你救,产妇死了也怪不得我姓叶的。

叶大夫出去后,唐黛吩咐秋儿帮忙将唐华的衣服解了,然后从医箱内将仙僧传给她的银针取出,迅速为唐华施针止血,针施上一刻钟后,唐华下身的血已经慢慢止住,让一旁的稳婆惊讶不已,刚刚那老大夫进来都说没有办法,没想到这小女娃本事挺大,只这一晌就已经止了血。

止了血,又吃了以紫芝为配药的清风丸,唐华悠悠的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唐黛在她的身边,眼眶一红,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二姐,别哭,别哭,我来了,你安心,啊。来,把这参片含在嘴里,一会你还得用力把宝宝生出来呢。”

唐黛再察看了一遍,见唐华下身的流血已经完住止住,将先前的银针全拔了,再等了一晌,血没有重流后,又重新取了干净的针,再次为唐华施针,这次是助产针。

针施完,又是半晌,唐华的肚子开始阵痛,身上也恢复了力气,唐黛一边观察着情况,一边用手握住了二姐的手,给她安心的力量。

从唐黛进入产房的那一刻,白次,白老爷,还有陈夫人都在外面揪心的等着,虽然焦急,但心中却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她,老叶大夫被唐黛赶出来,白老爷忙致歉,又付了比平时高三倍的诊金,吩咐小黑送了他回去,叶大夫心内气愤,但看在高诊金的份上,才勉强熄了火气,由着小黑送了他回医馆。

心里则是骂着唐黛是管闲事的小丫头片子,我看你医术有多高,能不能将人救回来,明天得使了人来白府打听一番。老大夫此时不知道自己,在第二天当他听到唐黛将母女二人平安救过来后,心中的震惊不亚于在冬天听到一声惊雷那般吃惊,吃惊后对唐黛的医术佩服得是五体投地。

产房内,稳婆在教唐华使巧力,唐黛一边为唐华鼓劲,一边密切关注着她的身体变化,估计差不多了,将助产针也取掉了。

“少奶奶,用劲,用劲,我看到孩子的头了,快了,快了!”

稳婆突然一声惊喜的叫声,击打在产房内外的众人的心上,唐华自己也振奋了,仿佛上天又给她施予了力量般,真的更加用了劲道。

“出来了,出来了……”

“哇,哇……”

稳婆的惊喜声未落,一道响亮的哭声在产房内外响起,这道哭声似天籁,大家的心一下子全放进了肚子里,唐黛在心里轻吁了一口气,唐华满是汗水泪水的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笑容。

稳婆迅速的给孩子包好,抱到唐华身边,让唐华看孩子,并向唐华道喜。

“少奶奶,恭喜你,是个小小姐。”

“好,你也辛苦了,将孩子抱出去给她爷奶,爹爹看看。”

唐华伸手拉了拉孩子的小手,又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吩咐稳婆。

稳婆将孩子抱了出去,向白次,白老爷,陈夫人道喜。由于大家都早已知道,小妞给把的脉,说是女孩,所以当稳婆说是小姐时,大家心里并没有落差,陈夫人高兴的接过孩子,笑得嘴都咧得耳根后了,白老爷也是满脸笑往前凑着看小家伙。

白次则是又喜又心有余悸,想起回来时路上的惊险,他差点连母女爹娘再也无法见到了,若不是小妞反应敏捷,及时发现了,他的前马蹄离飞来山的悬崖就差一尺之遥。

稳婆又回到产房,做了余下的处理,秋儿也打来清水替唐华擦洗,等房间里收拾干净,唐华换了干净的衣服躺下,白次走了进来,先谢谢唐黛的救命之恩,再走到唐华床前拉着她的手,一脸愧疚,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都怪他不够冷静,若是他早早的将小妞接了来,大妞也不会遭遇了这场危险,差点丢了命!

“姐夫,你先去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换了,二姐身子虚弱,在月子里不能受凉,你这一身寒气,会影响到二姐的。我也得换身衣服。”

白次因为担心,回来后就一直在门外等,都没有想过要去换衣服,听了唐黛的提醒,忙放开唐华的手。

“对,我不能凉到你了,大妞,你好好休息,我去换衣服了。”

白次说完走出房间,去换衣服去了,唐黛关了门,将身上湿衣服换下,穿了一套唐华的衣裳,吩咐唐华先睡觉,睡醒后再吃些东西,自己则出了房间。

房间外,陈夫人,白老爷,还有一众下人,都在那傻呼呼的看着小孩子,陈夫人和白老爷两个老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白老爷,陈夫人,恭喜二位,喜得孙女。”唐黛笑着同两位老人道喜。

“小妞,谢谢你,谢谢你的救命大恩,来,抱抱你的小外甥女,我进去看看大妞。”

陈夫人抱着孩子向唐黛道谢。

“姐姐收拾好睡下了,出了那么多的血,以后得好好休养着了。”

唐黛手脚僵硬的抱了抱小家伙,对陈夫人道。

“哦,那我就等她了醒了再去看她,大妞辛苦了,要不是遇到你这好妹妹,差点命都要没了。自她怀孕后,府中一直精心的养着,没想到体质还是太弱。”陈夫人见唐黛不会抱刚出生的小家伙,又抱回坐下。

“是的,我们小时候家里太穷苦,身体都没有养好,平日里不觉得,这种时候就看出来了。这孩子长得极像姐夫,小家伙,不睡了……看看小姨,哈哈……”

唐黛边回答陈夫人的话,边看着睡着的小家伙,逗她。

“哈哈……我看着也像次儿,女孩子像爹爹好,有福气。孩子爷爷,还有孩子爹爹,你们想好没有?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陈夫人对着坐在那一脸笑的白老爷,还有已经换好衣裳,刚刚走进来的白次道。

“娘,这还要用你现在才操心?我闺女的名字,我和爹爹早就想好了。”

孩子生下来了,危险解除了,白次又恢复了他的本性,得瑟着道。

“恩?怎么没听你爷俩说过?叫什么?”

“闺名白诗婷,小名婷婷。怎么样?好听不?又大气又有诗意。”

“恩,还不错,好听。”陈夫人点了点头。

唐黛听了则抽了抽嘴角,这名字跟唐家村的什么香,什么草,什么狗的相比,的确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得多,可是她一听,怎么感觉是在现代,现代这种名字遍地泛滥,全国开花。

“咋了?小妞?你觉得不好听?”

白次见神色不赞成的唐黛,忙问她。

“啊!啊……好听,好听,挺好的,亭亭玉立,适合女孩子。”

“哦,好就好,看你的神色,我还以为你觉得不好呢。那以后,我的小闺女名字就叫婷婷啦。婷婷,来,对爹爹笑一个。”

“次儿,夜深了,小妞也累了,大家也都困了,都歇着去吧。今夜小婷婷就让奶娘陪着在你们房间的榻上歇着去。”

唐黛也的确累了,前面是精神紧张支撑着,现在放松下来,感觉累得不行。跟着白府中的下人,去了客房睡下。

第二日,雨终于下得小了些,白次派了小黑去唐家村向李氏报喜,又告诉李氏,唐黛要在白府为唐华调养身体,所以暂时不回唐家村,等小婷婷洗三的时候再来接了李氏参加孩子的洗三礼。

一直在家急得团团转的李氏,知道大闺女产了一女,且母女平安后,才高兴的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唐黛便住在了白府,精心的为二姐调养亏空的身体,二姐可是还想生几个孩子,不调养好身体,怎么生?

半个月过去,小胖妞白诗婷长得是越发的白胖可爱,白老爷与陈夫人没事就往唐华院里跑,抱抱他们的小孙女,说是一日不见,心里就想得慌,逗得唐华,唐黛哈哈大笑。

而唐华因为有了妹妹的陪伴和用心的调养,身体也一日比一日好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上也现了红润,身上多了一分母爱的光辉,将许久不能碰唐华的白次看得发了呆,成了唐黛嘴里的呆鹅一只。

唐黛在白府长住,陪伴她二姐的消息也传到了严府严平的耳朵里,在家心如猫爪抓,十分难受,想要找借口看看唐黛去,可是因为平日里与白府相交不多,又找不到什么借口。以前多少县令是他的老丈人,总能找些借口出来,可是这县令人一换,他就死水一钵,啥也没有。

要说这新来的县令是谁啊,连唐黛都未曾想到,这县令竟是三奶奶家的大儿子,唐贾孝。这唐家孝出来几年都在外地做着县丞,后来娶了他的顶头上司县令的女儿做了妻子,一直跟在丈人身后,几年没有升迁,这次正好有了这上好的机会,于是托了人,谋了长安县这个缺,回到老家当起了县令老爷来。

只是他的官运不好,这刚刚接了手,王县令调任府城后,竟然不是大旱,就是大雨,全县各镇时不时的向他报了灾情,弄得本想回家炫耀一番的他,焦头烂额,没有了炫耀的心思。

甚至,这大雨后,县里传出了流言,说新县令是个没福气的,不能福泽他们长安县,那王县令在任的六年,长安县年年风调雨顺,平民们是有得吃有得喝,他这一来,大家就遭了灾,若不是前县令的福荫还在,大家都得饿死逃难去了。

更有甚者说是,他将他的瞎眼老娘一个人扔在家,不管不问,若不是同村的那个带大家种辣椒的唐姑娘拉了把手,他的老娘说不定老早饿死在家,没人问。这样不孝无德之人,老天都看不过眼,惩罚他。

听了流言的唐贾孝,忙去找了自己的军师,前上司的女儿,妻子苗氏请教想计策。当时三奶奶回家时,就是苗氏唆使唐贾孝送回村的,但是现在这事威胁到了相公的官位,她便做出姿态来,让唐贾孝去唐小梅的“机不可失”店里,将三奶姐接到县衙里去,说是要效仿前县令王县令的德行,孝顺母亲。

虽然三奶奶不同意,但在唐贾孝一再相求的情况下,没有法子,只好从闺女唐小梅那里搬到了县衙住,这里哪有在闺女那住得舒心,于是三奶奶又开始过得苦了。

平民们都是善良的,见唐贾孝果真言出必行的将自己的老娘接到了自己身边,流言也慢慢平息了下来。而在长安县呆了半个月的唐黛听了这消息后,则蹙起了眉头,同二姐唐华打了声招呼,在小青的陪伴下,去了小梅姑姑的“鸡不可失”店铺。

长安县如此,京城朝堂上也是吵得不可开交,因为今年全国大旱后,马上又大雨,全国受灾,报灾的折子如雪片般的飞到皇帝凤千君御书房的案头,甚至是全国传出当今皇上定有失德之处的流言出来,说皇上要下罪已诏,方能平复上天的愤怒。

流言传到皇帝凤千君的耳中,大怒去查流言传出的源头,但除了找到几个无关的被人当枪使的小喽啰后,什么也没找到。只好,一面派人去灾害严重地区赈灾,一面与文武百官商量,说是要准备祭天,向上苍祈祷,保佑凤南国的万年基业,救黎民于水火之中。

而众大臣之所以争吵,基本上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凤南国近十几年风调雨顺,这偶尔有灾年,是正常之事,这全国大灾正是需要拨付银两救灾的时候,情况紧急,不允许花费过多的银两到别的事务上去。

而另一派的意见却正好相反,认为凤南国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今年奇异,需要举行祭天仪式,向上苍祈祷,请上苍降临福泽给凤南国。

第一派主张以救灾为主的,则是以凤容若,太子凤容若莫,左相上官玉为首的人士,第二派主张祭天的,则是以右相,贤妃,二皇子,为首的的一派。

凤千君坐在龙椅上,看着群臣分为两派,争得是面红耳赤,双眸暗了暗,看了看立在那并不语的凤容若,出口相问。

“若儿,这事你如何看?”

听皇上开了口,众人忙停下争论,静等凤容若的回复。

“启禀皇上,臣觉得众位大人所说的都有理,救灾要救,这祭天也得祭,只不过在时间上,我的看法略有不同,前人有说过,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加紧筹备粮食,银两,奔赶全国重灾地区,先救黎民。黎民得到安抚,全国安稳,我们再举行祭天仪式也不迟。”

“凤世子说得倒是好听,这等救了灾,国库的银子也消耗得干净,又哪来的银两办祭天仪式?”右相魏忠老狐狸觉得凤容若就是故意的,偏向太子一方,表面上看着是公正,公平,可是暗下里还不知道私心想着什么?!

“没有,那就往后推延稍许,等国库有了银子再举行也不迟。”

凤容若淡淡的扫了眼右相魏忠道。

“众卿不用再争吵,我觉得若儿说的甚是有道理,现在灾难已起,我们也无回天之力,应该以救灾为重中之重,不是现时马上祭天就能解决当前的问题。上苍有好生之德,他不会怪罪我们向他表达诚心表达得稍晚些的。”

“报,报,百里加急!”

突然一阵紧急的声音传来,是报信官来禀报灾情。

“小桂子,快,呈上来。”

一边的桂公公忙下了殿,从报信官手中接下百里加急的信件,呈给凤千君。凤千君看完后,脸色大变。

“河间府,河内府两府因为大旱后又大雨,冲破了上游水库的堤坝,人畜死伤无数,尸体遍野,被水淹死的人尚未来得急掩埋,现在又起了瘟疫,两府在七天的时间里,就有半数的人染上瘟疫。这可怎么是好?怎么是好?!”

凤千君话出,朝堂上众人也是大惊失色,静寂一片,一根绣花针掉落在地,众人的呼吸重一点,都能听到。

“皇上,臣认为,眼下最应该紧急派了太医院众太医奔赴二府,对症下药,抑制病情。不能让瘟疫的范围再扩大,否则我凤南国危矣。”左相上官玉出列上言。

“臣附议。”

“臣附议。”

“臣也附议。”

众人纷纷上前,表示赞成上官玉的提议。

“臣有异议,仅仅是派出太医院的人手还不够,两府面积甚大,我们应该做两手准备,兵分两路,每路以朝中重臣为首,带队太医院,粮食运送,银两运送,药草运送的人马前往灾区。”右相为了表示自己的思虑周到,出列提议。

“臣附议。”

“臣附议。”

“臣也附议。”

右相一派的人也纷纷上前,表示赞成右相魏忠的深谋远虑,细致周到。

“众卿家言之都有理。若儿,你怎么看?”

------题外话------

每次写到皇帝凤千君问凤容若的话,都让偶想到那句:元芳,你怎么看?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