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唐黛失踪/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也附议,并无异议。”

“好,那就请众卿家提议带队人选。去河间府由谁去?去河内府由谁去?”

朝堂上又是一片静寂,大家交头接耳,互相交换着眼神,却没人敢自己说自己去,因为那种瘟疫地区,去了也许会没有命回到京城,继续享福作乐!更何况责任重大,负责的不仅仅是太医院众太医的人身安全,还有粮食,药草,银两的安全。

凤千君见众人都不说话,出语点名。

“魏爱卿,朕觉得你的提议甚是周到详细,不知这重臣带队人选上,你是否有合适的人推荐给朕?”

“这……禀皇上,因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臣还没有考虑到人选这一步,请容臣再三思。”

“上官爱卿,你呢?你可又有人选推荐给朕?”

“禀皇上,臣也一时未能考虑成熟,也容臣再考虑考虑。”

这二人不提人选,那别人更不用说了,凤千君黑了脸,众人大气不敢出,怕皇上大怒,被迁怒到丢了身家性命。

“臣愿意带一队人马前往河间府。”凤容若想了想,出列启禀。

河间府,庆安府,上徽府三省相邻,他得去控制了瘟疫,不往庆安府那边漫延,他要保证小丫头和小丫头家人的安全。

“好,好,好,若儿不愧是我皇室子弟,不愧是安王的嫡子,不愧是我凤国南的武神,有才智,有勇气,有担当,不似贪生怕死的肖小之辈,朕甚是安慰,允了。等瘟疫解除,待你回京后,朕会好好赏赐你,而且,朕许你一个特权,你可以任意提一个条件,只要朕能做到,我都会答应。”

“谢皇上隆恩。”

凤容若立即谢恩,赏赐金银财宝他都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让他可以提个条件,任何条件都应,却是让他有些心动的。

众人听了皇上话里的话,说他们是贪生怕死之辈,个个脸色变了,可是还是命重要,就算皇上讽刺,凤容若领头,还是无人主动出来提自己领另一队。

右相魏忠看了看众人的脸色,现在太子一党有凤容若出来撑场,而二皇子这一党唯有自己官职最高,如若再不主动,实在说不过去,忙也出列。

“禀报皇上,凤世子大勇大智,臣惶惶不安,甚感惭愧,去河内府的人马就由老臣来带领,请皇上准允。”

“好,好,还是我魏卿忧国忧民,你不必惶恐,若儿本是我皇室中人,护我凤家的江山是他的职责。朕准了你的启奏。”

“谢皇上隆恩。”

“好,此事就此定下,赶赴河间府,河内府两个疫区的人员,由凤容若带领一半太医及一众人员去河间府,魏忠带领部分人员去河内府。其他各部,请速将粮食,药草,银两准备齐全,全力配合凤容若,魏忠救灾,有抗命不配合者,立斩于午门之外,诛三族!”

“臣等遵命。”

众人立应。

“今日朝会到此,退朝。”

“退朝!”桂公公高亢的尖音响起。

众人退朝,三个一群,两个一伙,都在议论着疫区的事,也不知这次疫情能不能及时抑制住?!

凤容若依旧是一袭白衣,脸色淡然,一身清冷的独自出了宫,回了安王府,将朝上的事情告诉父王安王爷,母妃安王妃,安王妃当即大惊失色,责怪凤容若不顾自己的安危轻易答应去疫区,要是感染上了瘟疫,是要死人的!

安王爷听凤容若说皇上已经下了令,决定了,虽然心中也担忧,但已是无转寰的余地,只得反过来安慰安王妃,安王妃哭哭啼啼,骂安王爷不管事,任由儿子乱来,对妻子极宠的安王爷无奈,只得任由安王妃骂他出气。

凤容若看着二人,也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始作俑作是他,却是要父王替他挨了骂,心下暗暗决定,要再去弄点父王喜欢的字画来,安慰安慰他。又趁父王挨骂时,偷偷的溜回了自己的书房。

想想这一去,的确很是凶险,从笔架上取了笔,修书一封,将整个事情的经过,他要去哪里,说得很是详细全部告诉了唐黛。写完,唤了楚陌,让他将书信速寄到长安县。

长安县,进月农历九月份后,雨终于停了,太阳公公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当唐黛接到凤容若的信,心中为他担忧的同时,又骂了句“傻帽!”,也就他一人,奋不顾身往最前线钻,那疫区岂是随便能去的,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

也不知是什么类型的瘟疫?

九月十五,小婷婷一个月了,唐黛与李氏早早的就坐着马车去了长安县,庆祝小婷婷满月。二人早就准备了小家伙的礼物,除了按照风俗准备的礼品外,唐黛按小腊八的样式,给小婷婷准备了金项圈,长命锁,李氏则准备了银手镯,银脚镯,银耳环,还有一个她去飞来寺寻了高僧开了光的玉佛,用红绳编了系带。

唐黛与李氏到白府时,白府里已是宾客盈门,二人直接去了唐华的房间,唐华已经起了床,沐浴换了新衣,浑身上下打扮一新,很有富家少奶奶的气势在,经过一个月的调养,脸上的气色已经完全的恢复正常,甚至是比以前更加水嫩白晰,一双大眼显得整个人神采奕奕。

小婷婷也是打扮得粉雕玉琢,头戴可爱白色绒毛小兔帽,小脸胖乎乎的,眉目长得越来越像白次,眉清目秀,脖子戴着唐黛刚送来的金项圈,长命锁,手上,脚上戴着李氏的银镯,身穿大红色锦面刺绣薄袄,长裤,脚上穿着刺绣的小虎头鞋。被奶娘抱在手上,小眼到处乱瞅,嘴里吐着泡泡,可爱极了。

李氏看唐华,孩子都养得好,心下高兴,从奶娘手里抱过孩子,逗她说话。

“小婷婷,你长大了可得孝顺娘亲哦,你娘为了生你差点一条命都没了。还有啊,你也得对你小姨好,你和娘的命可都是你小姨救过来的呢!”

小婷婷则睁着小眼看李氏,嘴里也哼哼唧唧的,不知道眼前这人在跟自己说啥呢,听不懂!唐黛,唐华听了则笑了起来,等小婷婷长大,她们也要老咯!唐黛再怎么喜欢这种小小孩,都不敢伸手抱,因为她不会抱,抱着小家伙她立马手脚僵硬,身体不协调,所以只好凑在李氏面前逗逗小婷婷。

李氏则笑小闺女,说以后她若是生了小孩,怎么办才好,可别自己的小孩都不会抱,不敢抱,唐黛想想,这种可能,应该不会有吧?到时候,自然而然,她就会抱了。难道抱小小孩子,还得练习不成?唐黛晃了晃头,呀,不管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哪里考虑得到那么多。

“少奶奶,外面客人都到了,要准备开席了,老爷和老夫人请小姐和夫人去前面就坐,另让你也准备准备,抱着小小姐出去跟大家见面。”秋儿从外面回来禀报唐华道。

“好,知道了,你去回了老夫人和老爷,就说我马上就到。”

唐黛和李氏立即起身,唐华,奶娘抱着小婷婷往前面宴会上而去。到了宴席上,李氏与唐黛去了自己的桌子就坐,唐华抱着孩子走了一圈,接受着众人的祝贺和对孩子的夸赞,白次跟在母女后面,一张脸笑成了一大朵花,别人客气的夸奖一句,他就回谢一句,一副妻奴女儿奴的模样,逗得众宾客哈哈大笑,竟然还有人想起了他在与唐华成亲时,迫不及待的将唐华抱入洞房之事,于是,饭桌上,又多了一味调料,一个话题。

唐华在客人前露了面后,抱着孩子又回了院子。席宴也正式开席,席宴上的菜式花样多,一看就是主人家是用了心思的,也表明了白府对这长孙女的重视,纷纷点头夸赞众人,吃得主客尽欢,高兴而来,满意而归。李氏与唐黛看了桌上的菜式,心下对白府做事也更是满意几分。

众宾客吃完后,都纷纷告辞,唐黛与李氏也告辞要回唐家村,唐华不舍。女人在婆家哪怕过得再好,但看到娘家人也总是高兴,觉得亲切的,又多留唐黛与李氏一些时间,让她们陪她说说话再走。

白次见妻子唐华实在舍不得娘亲和妹妹,于是出言相留。

“娘,小妞,大妞舍不得你俩,你们就在这多住两晚陪陪她吧?”

“姐夫,我就不住了,回去还得有事。娘,你就多住两日,在这陪陪二姐,带带小婷婷,家中的事有我,你不用担心。”唐黛也劝李氏。

唐华听白次和小妞都在劝娘亲,心下高兴,忙也劝李氏多住几日,李氏见大家都劝了,想想这时候家中也没啥大事,便答应多留几天。

娘仨又说了一会子话,天色已是不早了,唐黛便起身告辞出了白府,跟小青二人回唐家村。出府后,想起三奶奶,心中不放心她,便让小青驾着车又去了“机不可失”店,想问问小梅姑姑三奶奶近期的情况。

“小妞,你来啦!今天你二姐的孩子满月,来吃满月酒吧?”小梅姑姑见唐黛的车停下,忙迎出店门。

“是啊,这不,刚出来呢,想起了三奶奶,就到你这来看看。”

“那孩子长得真好,又白又胖,我知道我这店里忙,今天没法去吃酒,所以我前两天去看了你二姐和孩子,顺便给孩子买点见面礼物。”

小梅姑姑同唐黛解释她今天没有去的原因。

“哈哈……是啊,小家伙太胖了,是个小胖妞呢。希望长大了,不要这样胖,要不然,可难看了。我知道你今天忙,你在这离得近,随时都可以看,不在意今天。”唐黛一想起小婷婷的小胖样,哈哈笑。

“你今天在这住呢?还是回唐家村?这天色不早了。”小梅姑姑看看天色,问唐黛。

“回唐家村,本是已经出发了,想起三奶奶,便又来你这了。三奶奶在县衙住得还好不?”

“唉,我也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好。”

“小梅姑姑,你这话怎么说?好就是好,不好便是不好。”

“我那大哥,大嫂为了官声,要做给别人看,哪里能从心底对老娘好?!给你三奶奶配了下人服侍,一日三餐要吃什么也给她弄了去,给她做新衣,给她请郎中看眼睛上的病,在外人看来,你三奶奶现在就是县令老爷家的老夫人,老太太,福气着呢。可是谁又知道,你三奶奶心里想的是什么?想过的是什么日子?没有儿子和媳妇真心的嘘寒问暖,热言热语,吃得再好,住得再好,老娘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我那几个侄儿小时候也是你三奶奶带的,可是跟着父母学,对你三奶奶也不甚亲近。唉,老娘心里寒着呢。”

“小梅姑姑,要不,还是给三奶奶接回来跟你住吧?她这几年跟着你住,心下舒心,享了几年清福。”

“我也想啊,那日我去找哥哥说,结果被他训了一顿,说是我多操心,难道还怕他不孝顺老娘?又是老娘跟着我几年,现在该轮到他孝顺老娘了。他这么说,我没有办法再张口接老娘回来了。”

“他这样说,你倒真是不好强求,他是儿子,你是女儿,理上说不过去。但是也不能这样,让三奶奶跟着他们,明面上享着福,暗地受着累,我得好好想想,想个法子才是。”

“小妞,也就你脑子好,有好主意。人家都说她享了我的福,哪是享我的福啊,还不是享了你的福。若不是你,我哪有这好日子过,又哪能按着自己的心意服侍老娘。”

“小梅姑姑,这些话你就别说了,这些年你做得好,店被你经营得很红火,没让我失望。三奶姐跟着你享了福,也没违背我当初要帮了你的初衷。这天色不早了,知道了三奶奶的情况,我得走了。我回去再想想,看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让三奶奶重新回来跟了你过。”

“好,那你与小青路上慢着点,注意安全。”

二人出了“机不可失”店,上了马车,唐黛望了望天色,叮嘱小青将马车赶快点,免得要摸黑赶山路,这太阳都下山了,回去的路上天若黑了,容易出现危险。

那天深夜来县城救唐华母女,她与姐夫白次完全是凭着感觉,摸着黑,淋着雨在山路上行走,若不是小白马有灵气,提醒了唐黛,她差点要跟着白次将马骑进了飞来山的深渊,当时因为心急,她还没怎么觉得,后来想想,却是感到后怕。

“好,小姐,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小青后来也听到小姐说那晚的事,埋怨她不顾自己的安全,竟然不带着她,同时也替小姐后怕,唐黛这一吩咐,她就明白小姐在想什么,于是挥起手上的马鞭,加快了速度,大红马仿佛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思,扬起四蹄,“哒,哒”的在长安县城的街道上飞驰。

一口气的跑过了大路,来到山路上,小青不敢再放马狂奔,减慢了速度,在山路上缓缓而行。

“小姐,其实要让那唐县令放了小姐你的三奶奶回来,还是有法子的。”

山路上行走慢,小青可以分神与唐黛说话。

“恩?小青,你有什么好主意?说给我听听。”

“当初唐县令是因为流言的压力才接了他的老娘去,并不是真心想服侍老娘。那我们就可以用同样的办法,雇人再传了流言出去,逼迫他将人送了回来。或者说,让流言让他放了心,觉得自己做好了,不用再服侍老娘了,小姐你的小梅姑姑再去一请求,保证他会答应。”

“哟,小青,不亏你跟了我几年,现在也知道动脑子,用计策对付坏人了,哈哈……想当初你来时,成天冷着一张脸,就想着打打杀杀,就差向全凤南国宣布,你小青是个杀手了!”

“小姐……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倒是取笑我了,也不知道你说这话是夸奖我呢,还是讽刺我。哼,以后我有主意也不同小姐你说了,免得你笑话我。”

“哈哈……你说,必须说,哪能不说呢!小姐我不笑话你了,这主意的确不错,我是高兴的,真的。你想想,啥事都要我一个人动脑筋,这突然你给我提供主意了,免我费脑子,我能不高兴吗?我要是讽刺你,你小姐我岂不是傻了。”

唐黛隔着马帘,连连解释。

“吁……”

突然,小青紧急停马车的声音响起,车内的唐黛被甩得差点摔出车外。

“小青,怎么回事?车子碰到啥了?”

车子停了,唐黛失去平衡的身体也稳了下来,揉了揉撞痛的额头和手臂,问车外的小青。

而车外的小青,正听着小姐姐连连的解释,偷笑着,她是故意逗小姐的。然而,看着车子前面突然出现的两个蒙面的黑衣人,她的笑容僵在脸上,紧急将马车停下后,正准备抽了腰上的软剑迎战,一股奇香就朝她扑面而来,不预防的小青吸了两口后,头一歪,晕迷在马车前面的位置上。

没有听到小青回复的唐黛,感觉奇怪,忙掀了车帘察看,刚刚将头探出车外,便也闻到了那异香,心中警铃大作,忙屏住呼吸,用袖子掩了鼻子,但因为没有思想准备,还是吸了一口入肚,迷迷糊糊糊的也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青终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歪坐在马车前,心中一个激令,想起了自己昏迷过去时,发生的事情,忙活动自己的身体,能动了!急往车内一瞧,马车帘子是掀着的,马车也是原地未动,但是,车内的小姐却是不见了踪影。

大红马因主人没有发令,就一直站在那没动,才使得小青是安全的,没有在昏迷时因为马的行走掉落在哪一处。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

“小姐……小姐……”回答她的除了呼啸而过的山风,和山谷的回音,什么都没有。还有天上的一轮冷冷的月,冷眼瞧着人世间这山路上发生的一切。

小青呼唤着,心慌了,她来唐黛身边这么久,也不是没有遭遇过危险,可是却没有哪一次有这样憋屈,自己被人迷晕了,小姐不见了。

小姐不见了,她是被人却走了?还是被人杀了?小青快哭了,怎么办?怎么办?

小白!对,小白,她得回县城找小白,让小白帮她一起想办法,夫人和大小姐,暂时不能告诉她们,她们要知道小小姐失踪了,不但没有办法,还要急得哭,添了乱。

小青忙又驾了马车往回赶,顾不得自身的安危,纵马狂奔在唐家村到县城的山路上。月色不明,夜黑暗,山风呼啸,山路两边的深渊如同黑夜里张着大嘴的猛兽,睁着眼,静等猎物落入它的大肚里。

小青心急如焚,使命的忍着泪不让流下,但最后还是禁不住,泪水迷濛了双眼,想起前一刻小姐还在逗她,说她现在聪明了,夸奖她知道为她出主意了,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后一刻小姐却是生死不明,不知所踪。

是她太大意了!这些日子生活安逸,平静,她忘记了自己的本职是保护小姐的,跟着小姐过着普通丫鬟的日子。她该死!

如若小姐这次出了什么事,她也只能以死谢罪!还有哥哥,哥哥肯定也会受到她的牵连,被宠小姐如命的凤世子和欧阳少主惩罚。

小青此时是多么希望凤容若,或者欧阳清就在长安县,这样唐黛获救的可能更大,危险就能减少一分。

而此时的凤容若已经带着太医,粮草,药草和银两出发在路上了,正日夜兼程的赶往河间府,今夜,骑在马上的凤容若一直感觉心绪不宁,看着深沉的夜,后面跟着的火把长龙,吩咐楚陌。

“楚陌,派人去前面打听一番,这里是何地?这高山深谷的,让大家务必谨慎,防止有人来劫道。还有,为了大家和银两药草的安全,今夜不再赶路,让大家停下原地休整。”

“是,世子,你也下马歇息吧,这白天晚上的赶路,够累的了。”

“恩。”

凤容若翻身下马,将马匹系在树干上,在树下的一块平坦大石上坐下歇息,他身后的人马也熄灭了火把,在原地歇下,纷纷议论抱怨,说是赶路太急,这人还没到河间府,可别累死在路上了。

议论声传到凤容若的耳朵里,凤容若淡淡的朝那些人扫了一眼,见是太医院的人,未动声色,这些人养尊处优,平日里作威作福,不似他带的兵马和训练的暗卫,经过他的摔打,走这么点路没感觉,觉得辛苦肯定是有的。

凤容若半靠着,头靠在树干上,仰头望着天空,天上挂着一轮圆月,星儿疏稀,月光照在树叶上,透过缝隙,碎碎点点的撒在他无双的身姿上,俊美的脸庞间。

十五的月儿十六圆,月儿是圆了,可是人却没团圆,也不知道小丫头收到他的信会不会骂他,会不会担心他?

此时,她应该进入了梦乡,睡得正甜吧?

“世子,派前去查看打探的人回来了,没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一切安全!”

楚陌走了过来,向靠在树干上的凤容若禀报。

“恩。只是为何我今晚心中如此的心绪不宁,像是要出了什么大事似的!你让兄弟们眼睛瞪大点,不管是人,还是物,千万不能出了事,这可是河间府百姓们的性命保证。”

“世子,属下明白,我会叮嘱他们的。你靠着小憩一晌,这披风你披上,我在这守着。”

楚陌走上前,递给凤容若一件披风,然后飞身上树,站岗放哨。

凤容若依了楚陌的话,接过他手上的披风,半靠着,盖上,眯眼休息,明天还得继续赶路,他需要休息一会保证体力。

树上的楚陌潜伏在树的暗影里,听着凤容若悠长的呼吸,知道世子睡着了,更加集中精神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除了凤容若带来的暗卫,在暗中保护着众人的安全,值夜守护的士兵在站岗放哨,其他的人也都睡着了,斜靠着的,躺着的,趴着的……稀奇古怪的姿势应有尽有,还不时传来磨牙声,呓语声,呼鲁声,嘟囔声。

“黛黛……小妞……黛黛……小丫头……”

树下的凤容若满头大汗,惊醒过来,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景色,愣怔了一妙,才知道自己是做噩梦了,擦了擦头上的汗,暗暗吁了口气。

“世子,你怎么了?”

楚陌也听得清楚,世子在梦中喊叫唐姑娘,忙飞身下树关切的问凤容若。

“哦,没什么事,是我做了个吓人的梦,我梦见小妞满身是血,哭着求我救救她。我怎么突然做了这种梦?而且今晚整夜心绪不宁,会不会是小妞出了什么事?楚陌,发消息给白无常,我要知道他家小姐现在的情况,只有知道她是安好的,我才能放下心。”

“好,世子,我马上跟他联络。”楚陌转身去联络小白去了。

凤容若彻底没有了睡意,将披风披在身上,系紧胸前的带子,手顿了一下,又学着唐黛,打了个蝴蝶结,骑上了马,打马狂奔,向附近的高山上行去,他想望一望庆安府的方向,他想看一看,他的小丫头住的地方,也许,他的心就能平静了。

此时,凤容若想望的地方,长安县县城已经陷入了一片暗夜中,整座县城都在黑夜的怀抱中安睡,唯有一匹快马借着微弱的月色奔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马后面空空的马车厢在快速的颠簸下,“哐哐”直响,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更是诡异,在前面赶马的小青,满脑子想的却是“快了,快了,快到小院子里,就能找到小白,就能让小白一齐想了办法寻找到小姐,救了她!”

到了小院子门口,小青将马车扔在院门处,飞身跃进小院,来到小白的窗户下,以暗号击打窗户。房间内的小白听到这久不用的联络暗号,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迅速掠到窗户下,打开了窗户,看见小青已经哭得红肿的眼,右眼跳了几跳。

“青面鬼?你怎么这么晚来这里?小姐呢?”

“白无常,小,小姐不见了,我找不到她,呜,呜……”

“什么叫找不到她了?你不是形影不离的跟着小姐吗?怎么会不见了?你快进屋来,与我细说。在外面,可别惊醒了孩子们和刘伯一家。”

小青进了屋,将唐黛失踪的事,详细的说了一番,小白听了,心内也是焦急不安,又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对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