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不眠夜,各方风云涌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青进了屋,将唐黛失踪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小白一听,心内也是焦急不安,又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对策。

“白无常,怎么办?怎么办呐?”小青看小白也没了主意,沉默着,急得直跳脚。

“小青,你要冷静,越是这种时候你越要冷静,以前出了什么事,我们都是去找小姐,小姐是我们的主心骨,可是现在是小姐出了事,没人替我们想法子,所以,我们两个现在都必须冷静。”

“对,冷静,冷静,我要冷静。……可是,我冷静不了哇,呜,呜……”

小青此时哪有一点杀手的风度,哭了起来。

“小青,小姐上一次进京时遭遇过刺杀,那一次的刺杀直接就是要小姐她的命,与这次的手法不一样,且到现在也已经三年了,我猜测应该不是那伙人所为,如果是他们,你的命已经丢在那了。从你所说的,用的是迷药,手段温和,这人的目的并不是要取你们的性命。但是我一时也想不出,那些人将小姐劫走,目的到底是为何?你一直跟着小姐,近期小姐,或者小姐的家人,可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有什么特别的事?”

“没有啊,在这长安县,小姐一直都是施恩于人,极少得罪人啊。那时的江家已经不存在了,除非江家还有与他们亲的的人来找到小姐实施报复?还有就是因为那白少奶奶得罪过那女人,但是那女人,你也知道的,被世子抓了,不可能再来作恶?还有,我想想,哦,就是小姐家祖屋的那几个,娘俩被赶出了长安县的,不知道踪影,也没听说二人回来了啊?小姐家的那个堂姐,倒是回来了,可是她哪来的能力和银钱,能雇用杀手,且是武功高,能使毒的杀手。其他的,我想不出来了,小姐近期一直忙着辣椒坊的事,还有就是陪着大小姐,也没空出去得罪人呐?特别的事,哦,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有天小姐在茶楼里同那严公子喝过茶后,出来不怎么高兴,嘴里还嘟囔了一句,说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听不懂她说的啥意思,她心情不好,我也不方便仔细问她。”

“小青,我俩就从这几方下手,咱俩兵分两路,你回去查探监视小姐家祖屋的人,看有没有什么异样?我去江家旧宅看看,还有和江家有关系的人,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动,明早九时,不管我俩各自是什么情况,到宅里来集合,交换消息。至于严公子那,他是前县令的女婿,他的妻子同小姐又要好,我想不到他有什么目的要劫走小姐,而且,他也没这个胆子和能力,先暂时不管他。”

“好,那就这样办,我立即出发。”

小青有了目标,又听了小白的分析,小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定了心,起身出去又驾着马车回了唐家村。小白也使了轻功,飞出了小院,往原江家的旧址而去。

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天,注定这个夜晚是不眠之夜,各方风云涌动。

京城,宫中某座宫殿中,布置奢华,一美妇人卧于榻间,旁边的宫女立于一旁,她的面前跪着一个人,看服饰,应是宫中的太监。

“事情可是吩咐出去了?”美妇人轻启朱唇,美目流转。

“禀娘娘,已经传了消息,那边回复了,说是会全力以赴,哪怕是倾阁而出也会完成任务。”

“很好,下去吧,本宫乏了。”

美妇人掩住嘴,打了个哈欠,眯了眯勾魂的美目,挥了挥手,示意跪着的太监退下。

“奴才告退。”

那位太监后退了几步后,转了身,出了宫殿。

诛魂阁总部,也是灯火通明。

“我今天召了大家来,是因为接了上面的消息,我们的老对手,太子的强力支撑,安王府的世子凤容若,刚刚接了皇上的圣旨,带领太医院的太医,以及银两,药草,去河间府赈灾。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我们这次不选择在路上动手,因为我们能想到的,以凤容若的聪明也绝对能想到,会在路上加强防范。所以,这次,我们要出其不意,选择在河间府,等他们到了河间府后我们再动手。”

江野坐在位置上面,脸色严肃,隐匿了野心的眼神锋利的扫过下面阁中的人员,八位诛魂使者,七位魅惑使者,为何少了一位,是因为另外一位是江平儿,江平儿死后,还没有新人补上来。

“阁主英明!”众人皆出言,拍马屁。

“另外,凤容若及他身边的影卫,暗卫,武功高强,我们不与他拼武功,此次,我们与他拼毒术,我将派阁中擅毒者为主,武功高强者的为辅,武功高强作为擅毒人员的护卫,不刺杀。当然有机会,有把握,你们也可以出手,但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击得手,你们使用了武功,打草惊蛇,致使此次的计划失败的话,就不要怪本阁主心狠手辣,翻脸无情。”

“是,属下明白。”众人异口同声。

“好,此次召你们全部回阁,又深夜召你们到此,就是为了这件事,我这里有锦囊,里面将我的计划和你们每个人的任务,都写得很清楚,大家只要回去看了,按锦囊内文字行事便可。我预祝大家成功,凯旋回来后,我为大家办宴接风,并论功行赏。”

“谢阁主。”众人又异口同声出言相谢。

“追魂,将盘子里的锦囊发下去,上面写了他们的代号,有锦囊者有任务,无锦囊者无任务,无任务的人另有安排。”

“是,阁主。”

追魂端了江野桌前的盘子,将锦囊一一发了下去,八个诛魂使者,只有他和碎魂没有,七个魅惑使者,只有两个身上现在还占有重要的任务没有,心中不由得咋舌,这次阁主是铁了心,要那凤容若的小命啊,不说阁中一流,二流的高手,就仅阁中他们这些核心顶级高手出去了大半。

“好了,大家都拿到锦囊了,各自歇息,明早九时,大家全部出发,出发前不用再来禀报我。”

“是,阁主,属下告退。”

众人拿了锦囊,按序退下。

第二天的太阳不会因为这个失眠的夜,就失去了规律,而是照常升起,高悬于天空。九时,诛魂阁的各路使者,身怀江野的锦囊,飞出了诛魂阁,去执行江野给他们的任务,目标,凤容若!

而长安县县城的小院里,九时,小白与小青又聚在小白的房间里。孩子们见今天小白师父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的叫醒他们,带他们出去练功,知道小白师父是有急事了,都乖乖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刘伯一家虽然也感觉到奇怪,但起床后没见到小白,后面小青与小白同时来到小院,就关上了门在里面商量着什么,知道是出了啥事,小白不说,他们也不敢多嘴问。

小青与小白坐在房间里,小青已是一脸的憔悴,小白的脸色也不好。

“小青,你那边有没有发现什么?”

“小白,你那边有没有发现什么?”

二人沉默一晌后,同时出口问对方。

“小青,你先先说你那边的情况。”

“我回去后一直监视着祖屋的人,晚上祖屋所有的人都在睡觉,没有一个出去的,早晨起来后,各做各的事,没有任何异样,最让人怀疑的唐三贵和唐菊香两人,唐三贵像往常一直在床上睡懒觉,唐菊香也是如平日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出来,祖屋的人没有疑点可寻。”

“我这边也是,我去了江府旧宅,宅子已经易了主人,那些人睡觉,吃早饭,各干各的活,原与江府有关系的亲戚也都搬离了长安县,也查不到什么线索。”

“小白,怎么办?我们现在连小姐是在长安县,还是已经出了长安县都不知道,一点眉目都没有。要不,我们报官吧?让县衙派人全长安县搜救寻找。”

小青一个晚上嘴上都急得起了好几个大水泡,现在更是急病乱投医。

“不可。若是报了官府,就算小姐没事,被我们救了回来,小姐的名声也给坏掉了,小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一辈子要活在别人的白眼里。说不定我们报官,就正中那些人的下怀,他们将小姐劫了去,目的就是要毁了小姐的名声呢?!”

“你说得对,不能报官。我们发消息给少主吧,或者发给凤世子,向他们求救。凭我们二人之力,是没法找到小姐的。”

“不,我们还有办法,还有人。你别忘记了,小姐让我们培养了一批人,他们吃小姐的,喝小姐的,小姐对他们那么上心,关心他们,爱护他们。现在该是他们回报小姐的时候了。”

“你是说那八个小孩?”

“对,他们。他们八个跟着我学了大半年的本事,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且,若是找到了小姐,他们八个不用我们叮嘱,也绝不会透露半点消息出去,在他们心中,小姐就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好,那就这么办,你快将他们叫了进来,越快越好。”

小白起身,去了四个房间,将八个小家伙全部叫进了房间。八个人进了房间后,门关上,整齐的站立在小青和小白面前,见师父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八人,大家在心里隐隐猜测到,他们练习了这么久的武功,学习了这么久各种本事,现在要派上用常了。

“今天将你们八人叫来,是有一件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们,师父要你们去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你们最喜欢的小姐姐。你们的小姐姐奶昨天晚上回家时,在路上被人劫走了,现在下落不明,我们要越快找到她越好。”

“呜……呜……小姐姐……”

小六,小五二人一听唐黛有了危险,嘴一瘪就哭了出来,泪哗哗的落下。

“不许哭,停了,现在不是你们哭的时候。接下来,除了小五和小八,你们另六人扮成乞丐,想办法混到他们里面去,打听各种消息,一旦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跟踪过去,我在这等你们,你们大约一个半时辰回来一趟,向我禀报你们打听的各种消息,发现的各种可疑的人或地方。记住,一旦发现可疑的情况,不要自己擅自行动,一定要回来禀报,听到了吗?”

“听到了。”六人齐齐回答。

“老大,带着他们出去,将你们以前的破衣裳,破鞋子穿起来,将身上抹了灰,抹了泥,将头发弄脏弄乱后,立即出去。”

“是,师父。”

女孩老大带着六个小鬼出去了。

“师父,我要做什么?我要去寻小姐姐……”小五哽咽着,眼里含着泪问小白。

“你跟小八去严府盯梢,盯梢那严公子和他的下人,寻找他们可疑的地方。他们现在是最可能绑走了你们小姐姐的人,师父我现在特别怀疑他们。你是你们八人中最机灵的一个,师父相信你,所以把这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小八的轻功与你不相差上下,所以你带着他,二人有个照应。知道吗?”

小白摸了摸小五的头,看着他强忍着不掉下来的泪,叹了口气。

“师父,我懂了。我这就与小八去。”

“恩,你们两个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你们。记住,一旦发现了什么,就差小八回来传信。还有,你们先去弄清楚了严府的位置,然后盯着,那严府的公子叫严平,他那个随从叫严青。”

“好,我知道了。”

小五应了声,与小八利落转身出了门。

“小白,我还得查查祖屋那被赶出的娘俩的情况,看他们有没有回过长安县,再打听打听其他的线索,若发现什么问题我再来这。你就在这坐阵,带着他们八个寻找。以两天为限,如若两天我们还是没有发现小姐的踪迹,我们就向三方求助。”

“好,就以两天为限。欧阳少主,凤世子两方,还有一方是谁?”

“小姐的师兄,他经常来飞来寺,飞来寺离这儿近,我们就碰碰运气,也向他发消息,看能不能找到他。”

“小姐的师兄?哪个是小姐的师兄?”小白疑惑的问。

“这个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告诉你也无妨,小姐的师父就是仙僧,在小姐家住了三年的那个老头,而小姐的师兄,当然就是仙僧的另一个高徒,小仙僧。小仙僧你是见过的,那时小姐为了她外公的病,就求助过他,在小姐家也住过一段时间的。”

“哦,他啊,我知道。”

“那他那儿也不用等两天后了,小青,你现在就去飞来寺,求见他老人家,你一直跟着小姐,他认识你。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凤世子与欧阳少主因为路远没办法,远水救不了近火。”

“好,那我现在就去。”

小青急出了门,往飞来寺赶去。

当小青赶到飞来寺,要求见小仙僧时,却被告知他已经半年没有回过飞来寺,飞来寺住持并不认识小青,小青也对他不熟悉,不敢将唐黛的事情向他透露,只告诉他,如若小仙僧回来了,让他去长安县唐华那座宅子里寻他的小师妹,他师妹有急事与他相商。住持一听,是自己小师姑的事,很爽快的答应小青,若是师父小仙僧来了,一定转告。

小青下飞来寺后,又去将祖宅那被赶走母子二人的事打听了一番,得到的消息依然是那二人当时离开了长安县后,就没再回来过,这样,那母子二人也排除了嫌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