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劫者的目的是什么?/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青到处打听,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只好又回了小白那,将去飞来寺寻小仙僧的事,还有赵氏母子二人的事,都与小白说了,而小白这里,那六人扮成了小乞丐的孩子也都已经回来了一趟,再出去了,报告给小白的,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现在就等小五和小八回来了,也不知他们二人那里个什么情况?等到傍晚,小五与小八也回来一趟,告诉小白,严府也一切正常,严平带着严青,巡视县城自家的铺子后,就是在书房里看账簿。

于是,众人只得又开始没日没夜的打听寻找。

两日后,小白,小青定的时间到了,众人依然是一无所获,两手空空。小青与小白两个白天,三个晚上没有合过眼,双眼布满了血丝,八个小鬼也是累得站在那都能睡着。

“白无常,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得找凤世子和少主求救,时间越长,小姐越危险。”

小青满嘴的大火泡,几天没吃饭,喝水,嗓着干哑的对小白说。

“是,已经不能再等了,我这就与凤世子的人和少主的人联络。”

小白话音刚落,一条黑影闪现在二人面前,是影子!

“影子,你怎么来啦?是不是凤世子来啦?”

小白与小青二人异口同声,惊喜的问,看到影子,就仿佛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啊!没……没,世子没来,只有我来了,世子在路上做了个恶梦,放心不下唐姑娘,让我来找你,问问唐姑娘的情况,他要知道唐姑娘平安,他才放心。”

影子被二人憔悴的样子,还有见到他表现出来的异常惊喜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了他来这的原因。

“影子,唐姑娘被人劫走了,现在下落不明,我们找寻了两天三夜,都没找到点蛛丝蚂迹,我正准备发消息给你们,向你们求救。”小白沙哑着嗓向影子道。

“啊?唐姑娘不见了!怎么回事?世子与她还真是心有灵犀!”影子不禁惊讶。

“凤世子现在在哪?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到他,我们担心小姐,担心得要死,又没有什么办法。”小白焦急的问。

“世子现在在往河间府的路上,我来时离河间府已经不远了,估摸着这两天应该快到了。”

“他去河间府做什么?”

“河间府遭灾后瘟疫横行,世子带着人去治理瘟疫,顺路救灾。”

“那怎么办?他现在治理瘟疫和救灾是奉皇上的命令,没法轻易离开的,怎么办?小白?影子?”小青本听凤容若就在庆安府附近,高兴了一晌,后一听是那么重要的事,又沮丧了下来。

“你俩别着急,我现在发信号过去,来时与世子约好了,唐姑娘平安发绿色的信号,若是有麻烦,发红色的信号。看世子那边怎么回!”

影子说完,出了院子,向天上发出一枚红色的信号,顿时,长安县的上空,红色雾气弥漫,老百姓们看了,都被这奇怪的景象惊讶到了,不知道是何物?!

唯有某处的一人看到了,脸色黑沉了下来,那红色信号的来源,来自那小院,他们求救了,那个人动不得了,否则,他不是帮了公子,而是害了公子。

他本意是将那人劫了扔在那十天半个月的,她的家人一着急,肯定会报官寻找,一报官她的名声就坏掉了,他再放她回去,以后就没有人跟他的公子抢她了,而且她这样名声,就算那凤公子再怎么衷情她,也不会娶她的。那她嫁给公子就是早晚的事了!没想到她身边的人,居然冷静的只是暗暗寻找,并未报官,现在又向高人求助。虽然他并不知,他们这是在求助谁,但据他所知,能用得起这种信号的人,必是皇权中心的人,说不定,就是那个凤世子!

半个时辰后,红色雾气消散,而在庆安府的另一个方向,影子,小白,小青看到了同样的雾气,只是这雾气却是蓝色的,同样经久不散。

“影子,世子那边回了,是蓝色的,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小青望着远处天空上蓝色的像云彩的雾气问道。

“蓝色代表世子要过来了!只是……我替世子担心,他身负皇命,擅自离开,倘若被有心人知道了,肯定会到皇上面前参世子一本的,惹了大事。”

“唉……但愿凤世子能安排好,如若小姐被救出来了,知道了,小姐心里肯定会愧疚不安。”小青叹了一口气,今年的秋天是个多事之秋!

“那我们还是尽自己的力量继续寻找,一边找一边等世子过来。”影子道。

“好。小青,你还是先回唐家村看看夫人,若是回了家,没见到小姐肯定着急,你得先去稳住她!这里有影子,我,我们再继续寻找小姐。”小白对小青道,他们不能没有保护好小姐,又没照顾好小姐的家人。

“好,那天夫人就说只住两晚,让白次姑爷就送她回去,我是得回去看看,夫人最是宠爱孩子,要是发现了小姐不见了,估计得疯掉,我是要回去照顾她。”

小青说完,就与小白和影子告辞,回了唐家村。

李氏昨天晚上就回了家,在家中没见到小青,也没见到唐黛,疑惑问了贺柱子和王小敏,说是小青回来了两趟,一次是将马车赶了回来,告诉他们唐黛和李氏在长安县有事,要住几天才回来。第二次来,告诉他们唐黛有要事,事情没处理完,还是不能回来。

李氏听了,心下狐疑,她最是了解小闺女的,哪怕特别忙,也会回家的,最多在长安县住一晚,都会赶回来,这都几个晚上,她都回来了,小闺女还没回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会小妞生重病了,怕她担心,不敢告诉她,所以让小青撒谎了吧?

小青刚走进门,正在坐立不安的李氏一见小青走了进来,迎上去问小青。

“小青,你告诉我,是不是小妞出什么事了?还是她病重了,怕我担心,她不许你告诉我。咦,小青,你怎么这副模样了?你看看你,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嘴上起了泡,这是着急的。小青,你跟我说实话,小妞怎么了?你不许骗我。否则,我们家你也不要呆在 这了,你哪来的回哪去。”

“夫人……我……”

小青本来想继续瞒着李氏,可是李氏却发现了她的异样,她若是继续撒谎唐黛在处理事情,或者是病了,都不行,李氏肯定要她带她去看唐黛,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李氏。

“小妞出了事,对不对?你说,我受得住。你越是这样瞒着,我越是心里难过担心。你快说,你不说,我现在就赶了你走。”李氏对着小青冷了脸,愤怒的犯了倔脾气。

“夫人……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小姐,你罚我吧!”

小青双脚一软,哭着朝李氏跪下。

“你这孩子,你快说呀,小妞到底是怎么了?哎呀,你急死我了!”

“小,小姐,那天在长安县城回来的路上,突然不见了……那天……夫人,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我和小白找寻了几天,实在找不到了,我们现在求了凤世子帮助,他那边回了信息,近几天就会赶过来,我怕你看不到小姐担心,所以就先回来了。”

听完小青的话,李氏晃了晃身子,手上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勉强的扶着手边的桌子站住,就着脚下的凳子,坐了下来,呆痴的看着小青跪在她面前哭,半晌回不过神来。

她的小闺女,不见了?找不到了?怎么可能?是谁这么心肠歹毒?要将她的小闺女抢走了?小妞现在会在哪里?是死了?还是活着?她会不会被人折磨?那些人会不会给她水喝?给她东西吃?

“夫人……夫人……你醒醒!你醒醒!”

小青一见李氏呆傻了,也顾不得请罪,忙起了身走到李氏身边摇晃她,又倒了杯水,给李氏喂下去,李氏才醒过来,一醒过来抓着小青的手就哭。

“二舅娘,你咋了?出了什么事?”

王小敏从外面回来,看到二舅娘在痛哭,忙问道。

“你二舅娘心里不痛快,遇到了点事,哭了。”

小姐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要不,小姐的名声就完了。

“小敏,没事了,二舅娘是想到以前的事,想想现在的日子,突然心里不痛快。”

李氏听了小青的解释,立即醒悟小青在替小闺女遮掩,小闺女若是寻回来了,名声坏了可就不好了,忙止了哭,也解释。

“哦,二舅娘,你应该高兴才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过得好才是好。”

王小敏过来递了帕子给李氏,让她擦泪,又体贴的劝她。

“好,我不哭。”李氏擦了泪,对小敏点头道。

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异样,李氏让小青去休息,自己说不舒服,晌午饭时勉强的喝了碗稀粥。喝完粥也上床躺着了,她真身体不舒服了,被唐黛的事一刺激,头晕眩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李静因为唐绝答应了她,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在唐绝半年沐休回来后,跟着唐绝出去游学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现在唐黛也不在,没人替她瞧病,躺在床上哼唧着。还是贺柱子驾着马车去了隔壁村庄,将隔壁村庄的郎中找了来,替她看了病开了药。

小姨李竹知道大姐生病了,带着双儿在李氏房间陪着她,看顾她,怕她起床摔倒了,就麻烦了。王小敏也忙着熬药,端药照顾李氏。

而此时,被软禁在一处小院子里的唐黛,看着太阳又升起来了,这是她在这里第六次看到太阳升起了,也就是说她被人劫到这小院子里已经是六天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小青是死是活?家中的人若是发现她失踪了,娘亲她们肯定要急死了!外面现在肯定为了寻她,弄得是鸡飞狗跳,兵荒马乱吧?

那天晚上她被迷晕后,醒来时自己就在这个小院子里了,她可以在院中自由行动,却是逃不出去,因为身上被人点了穴道,她的轻功和武功一点也用不了。

她不知道那些人将她劫到这儿来的目的是什么?六天,她没有看到一个人来过,也没人同她说话,只有跟她同在一个院子里的,像她一样被困在这里,为她烧饭的一个老婆婆在,那老婆婆又聋又哑,无法跟她交流,问不出什么名堂来。

她心内很着急,不知道那些人要将她关了多久?她一直在寻找出去的办法,可是小院唯有的一个大门被栓严实了,她怎么打也打不开,她想挖墙,挖地道,可是那些人仿佛知道她的心思,她被点了穴道,没有武功,也没有力气,也找不到任何工具。不知道老婆婆给她做的吃的,是怎么来的?

唐黛依然做着无用功,在小院中,和房间里转了一圈后,沮丧的坐回床上,担心着外面的人!然后,让唐黛想不到的是,就在她坐在那沮丧时,小院的门竟然打开了,老婆婆走了进来,拉着她的手,将她往外拉,指着门,意思是让她逃出去!

唐黛一激动,跑到了院中,自己终于可以走了!可是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怕是那些人的诡计,那些人辛辛苦苦的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将她弄了来,结果啥话不说,啥事不做,这就给她放走了?!她怎么也不能相信!

站在院中踌躇了半晌,逃走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小心翼翼的移动了双脚,走到小院外,观察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样,回过头看老婆婆,老婆婆朝她挥手,示意她快走!

唐黛又离小院子远了一点,抬眼观察,这里除了这间小院,并没有别的人家,朝远处望去,远远的地方有炊烟升起,那里有人家!唐黛再也顾不得瞻前顾后,朝炊烟升起的地方跑去。

唐黛跑到那里,果真有两家人家,外面有个妇人正在晒干辣椒,唐黛一看,心下有了数,她没有被人带出长安县的地界,这里还是长安县。

“婶婶,麻烦问问,这里是哪里?我是长安县唐家村人,去飞来寺上香回来的路上与家人走失了,我迷了路,我不知道我现在到了哪里。”唐黛走上前,礼貌的同那妇人打招呼。

“呵……小姑娘,你迷路了?你是唐家村人呐?唐家村好啊,现在那可是我们长安县最富有的村了。我这里啊,是县城的郊区,还是偏僻了些。虽然处在县城边上,可是没有你们唐家村好啊。”

那妇人一听唐家村三字,倍感亲切似的,笑着同唐黛聊了起来。

“婶婶过奖了,唐家村也就那样。婶婶,我要回县城去,从这里过去有多远?又可是有牛车去?”

“我们这到县城近,半个时辰的路就到了,专去县城的牛车这个时辰全走了,没有了。不过,小姑娘你运气好,我们家当家的正好一会儿要去县城置办物什,我们家有牛车,你跟着他的牛车去就好了。”

“哎呀,真的?婶婶,你们一家真是我的福星啊!这样,我就可以少走点路,早点到家,免得家人着急。”

“哈哈,小姑娘小嘴甜得狠,走吧,跟我进屋,喝碗水歇会差不多当家的就要走了。”

“谢谢婶婶,我这正渴着呢。”

唐黛跟着那妇人进了屋,喝了水后,又跟着那妇人的男人,坐上了牛车,果然,半个时辰的样子就到了长安县,那男子还贴心的将唐黛送到了小院子外边,唐黛之所以不去唐华那,她怕万一二姐不知道她失踪的事,这突然一去,吓着她了。

唐黛下了牛车,对着那男子说谢谢,说以后有时间一定去他家上门感谢。然后,走进了小院子。

院内小青又从唐家村赶来询问情况,三人正坐着说凤容若大概明天就能赶到了,找到小姐的日子指日可待了。这突然唐黛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三人呆呆的看着唐黛,反应不过来,生怕是自己看花了眼。

三人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他们没看错,是唐黛,是他们的小姐回来了!

“小姐!……”三人激动的叫了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小青则跑到唐黛面前,一把抱住了唐黛,抽泣起来。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你这几天去了哪里啊?把我们,把夫人急死了啊!”小青沙哑着声音哭着道。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唐黛也心情激动,哽咽着说了一句,千言万语堵在胸口,说不出。

大家相对抹了眼泪后,情绪平静了下来。

小青将那晚事情发生后,她醒了过来没有见到唐黛,她与小白寻找,八个小家伙也寻找,她还去了飞为寺找小仙僧,然后李氏猜出发生了事情,急得生了病等等全部告诉了唐代一遍。

影子也将凤容若的情况,然后派了他来的用意也告诉了唐黛。

“影子,你该发绿色信号了,小姐安全回来了,你快告诉凤世子知道,免得他心急又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小白提醒影子。

影子掏出另一枚消息传递的长筒,朝着天空发出,绿色的烟雾瞬间弥满了天空,正在打马飞奔的凤容若看到长安县方向的天空出现了绿色的信号,忙拉了马停了下来,黛黛平安了!

“世子,唐姑娘平安了,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去长安县?”楚陌也停了马,看着天空绿色的烟雾问凤容若。

“回去吧!既然她平安了,等河间府的瘟疫治好了,我再来看她,现在那边的事要紧!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中。”

凤容若深思了半晌,做出了决定,他刚到河间府就收到了信号,这沿途他看到了太多的凄惨景像,这里的灾情也让他心急如焚,虽然很想现在就能看到他的小丫头,抱抱她,安慰她,可是他不能置这一方的百姓不管。

“好,那我回了影子的信号。”

长安县的小院里,唐黛几人不久就见到离长安县不远的天空上飘浮着紫色的云朵。

“影子,紫色的,是什么意思?”唐黛看了看问。

“唐姑娘,紫色代表的,是世子选择了回程,他知道你平安了,要返回河间府了,那里的灾情严重,而且世子这次是身负皇命,不能离开太久。”影子替凤容若向唐黛解释。

“恩,灾情重要,那边的百姓重要,回去了就好,他来了,我心还会不安的。”唐黛点了点头,并不介意。

而长安县的另一处,某人看到了绿色的信号,也放了心,没想到聪明的就是聪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