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孩子,你不是我亲生的!/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凤容若回了消息,大家都心安,复坐了下来,唐黛将自己被劫走后的情况与三人说了说,说自己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到劫自己的人。

三人一听,原来是这样,特别是小青与小白,他们派的小家伙都是在长安县城内和周边人多的地方寻找,哪会想到那种农家小屋!

“唐姑娘,听你这一说,还真是让人费思,那人到底是何目的?这样,你们在这等着,我去你说的小屋查探一番,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蛛丝蚂迹。”

影子说完,飞身出去,去寻唐黛说的农家院子。

这时候,还在外面打探消息的六个小鬼也因规定的时间到了,回来向小白禀报,六人一进院子,看到他们的小姐姐立在院子里,都激动的朝唐黛围了过来。

“姐姐,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你可担心死我们了!”老大女孩子,走过来拉着唐黛的手。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你们现在不用出去了,去洗个澡换了衣服,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唐黛摸了摸几个人的头,安慰他们。

六人乖乖的去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唐黛心疼的为他们盖上薄被。

“师父,师父,我们发现了异常,我们发现了异常!”小八飞进院子,只看到了小白,忙向师父小白汇报。

“什么异常?”小白忙问。

“那严平公子的下人严青,他今天出去了两趟,两趟是同一个方向,是县郊,第一趟我和小五没有跟着去,但是他回来后听他向严平禀报并不属实,他向他家的公子撒谎了,我们就注意上了。第二趟,我和小五跟着他去了,但是他好似怕有人跟踪他,竟然想法子将我们甩掉了。现在他又从县郊的方向回来了,小五还在那盯着他,我就回来向师父禀报。师父,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还继续盯着吗?还是到他去往的方向去寻找小姐姐?”

“很好,你俩做得很好!”小白赞赏的摸着小八的头。

唐黛从几个小家伙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也听到了小八的话,心中觉得安慰,孩子们能当事了!

“小姐姐,是你……你回来了!”

小八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唐黛,瞪大了双眼,不相信的问着她。

“恩,我回来了,你和小五真棒!姐姐心里好感动,好高兴。”唐黛笑着走到小八面前,抱了抱他,八个中他是最小的,但很聪明。

“小姐姐,你回来就好了,我们好想你,生怕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们都说找到了那些坏人,就将他们剁碎喂王八!”小八被唐黛一抱,眼眶红了。

“好,找到了他们,剁碎喂王八!小八,你去喊小五回来,不用再在那盯着了。”

“哦,我这就去!”

小八答应了声,高兴的飞出了小院,去寻小五去了。

小五回来,看到唐黛一把抱住她,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得唐黛心里酸酸的,哄了好久才将小五哄好,又让他和小八两个人也洗了澡,吃了点东西,上床睡觉去了,两个小家伙同那六个一样,爬上床挨着枕头就睡着了,唐黛站在床边看了看他们,帮他们掖了掖被子。小家伙们这一趟都辛苦了!

去察看农家小院的影子也回来了。

“影子,你查到点什么没有?”小白问他。

“我去时,小院子已经着火,被烧得干净了,什么也没发现!”影子看了看他们回道。

“恩?被烧了?手脚倒是麻利,为了掩藏罪证。呵……”唐黛冷笑一声。

“小姐,根据小五和小八的发现,我觉得那严平最为可疑,只是他为什么要将你劫到那,然后又丝毫无损的将你放了回来?而且,他还是背着他的主子,那个严平公子干的这事,严公子并不知晓。”小青也疑惑的问。

“我一时也猜不透他的用意,如若真的是他,总有一天他的狐狸尾巴会露出来的。”唐黛想了想,摇了摇头道。

“唐姑娘,我来时世子吩咐我,如若你遭遇了危险,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不再回去了。小蝶也在赶往长安县的路上。这次,你不会再赶我们走吧?唐姑娘,你别赶我们走,让我们留下吧,我们留下了,世子那也放心。这次世子接的皇命,真的很危险,任务极艰巨,你是没有看到那河间府的情况,太凄惨了!”

“好,你留下吧。”

唐黛一是被这次的事弄得心有余悸,二是想让凤容若安心的在那救灾,点头答应了。

“小白,你让孩子们休息好后,轮流派他们去监视严府,监视那严青,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我和小青,影子回唐家村了,早回早让我娘安心。”

“是,属下明白。”

唐黛吩咐完,带着小青驾着马车回唐家村,影子则隐入了暗处,继续他的保护任务。

躺在床上的李氏看到唐黛走进她的房门,爬起来大哭着一把抱紧了她,小姨李竹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安慰了李氏一番,带着双儿回了作坊,小妞回来了,她就放心了,娘俩似乎有知心话要说,心中有数的让出了空间让二人说话。

“娘,不担心,啊,别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又没哪少一块的。来,我给你看看,你头还晕不?”

唐黛将李氏扶上床,替她把了脉。

“不晕了,看到你回来了,我就不晕了。”李氏回道。

“不晕,也还得躺着歇一天,今天的药也得喝完。”

“哦,小妞,是哪个天杀的,将你抢了去?他们将你抢了去干什么,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李氏乖乖的听了小闺女的话,躺回床上,又想到什么,坐了起来,撩起唐黛的袖子,衣裳,察看。

“娘,没有,他们没有伤我。那天我……整个事情就是这样,这下你放心了吧。”唐黛将整件事情又与李氏说了一遍。

“那些人总算还有点良心,没有对你怎么样,还将你放了回来。一帮天杀的!”李氏听了,安下心来,又骂那些人。

“娘,你睡会,这些时间你没睡好,好好睡一觉,等你醒过来就完全好了。还有,小青,你也去休息,我现在没事了,你放心的睡会去。”唐黛让李氏安心睡觉,又扭过头吩咐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的小青。

“小姐,我不困,我不离开你。”小青疲惫的坚决的摇了摇了头。

“我知道你是不放心,哪能不困?你要实在不放心,在我娘房间的榻上躺一会,我在这陪我娘,我哪也不去。”

“哦,好!”

小青就着李氏房间的小榻,合衣躺下,唐黛去书房里拿了本书,坐在李氏的床头,看书陪着李氏,好让她安心睡觉。

而李氏小眯了一会后,心里有事,在那翻来复去的睡不着了,唐黛看着李氏动来动去,知道她睡醒了。

“娘,你怎么了?我这回来了,你还没安心?”

“小妞,娘亲心里有事,一直放着,也不知道该不该向你说。”李氏瞥了眼榻上睡熟的小青,同唐黛道。

“娘,我是你闺女,你还有什么不能同我说的?与其这么折磨自己,觉都睡不好,还不如说了,我也好同你一起想法子。”唐黛以为李氏遇到了什么难题,需要她帮忙解决又不好说。

“小妞,这事情很重大,我一直不愿意去想,但又时时去想。这次,你遇到了这么大的灾祸,失踪了,我心中愧疚,我在家想了好几天后,我告诉我自己,如若你能活着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你,要不然,我对不住你,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恩?娘,什么事这么重大?竟然扯到你对不住自己的良心?你说吧,我受得住。我答应你,不管是什么,是好是坏,我都不会记恨你,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娘亲。”唐黛看李氏说得认真,且很严重的样子,心下疑惑。

“孩子,真的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原谅我?都不会记恨我?认我是你娘?”李氏激动的抓着唐黛的手,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娘,你又在说傻话,我是你小闺女,我记恨你做什么?我答应你,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你,你都是我娘。”

“好。你去将娘亲那个小木箱端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唐黛依言端了小木箱子过来,放到李氏床上。李氏将木箱子打开,将上层的贵重物品放到一边,从最底层,将那件唐黛搬新家时,差点摔了出来的襁褓拿了出来,拿手轻轻的摸了摸,没有立即说话,似是在下很大的决心。

“娘,这件襁褓好漂亮,很富贵,是谁的?”已经彻底的忘记了这件事的唐黛迅速的在脑子里恢复了印象,出口相问。

“孩子,这襁褓是你的,是你小时候穿的。”李氏出语艰难。

“哈?我的?……”原主的?唐黛一脸蒙逼的看着李氏。

“对,是你的。孩子,你不是为娘亲生的!你是你爹爹捡来的,你爹爹抱你回家时,你身上包裹的就是这件襁褓。”

“……”唐黛。

突然觉得这件事怎么这么狗血?!原主不是李氏生的,原主死了,她穿越过来,她也不是她亲生的。那原主是谁家的女儿?她的父母是谁?又为什么会被丢弃?而且,看那襁褓,显然是富贵人家的闺女!

乱了,乱了,全乱了!

“孩子,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是这些年,你在为娘的心里,就是亲生的,你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是上天为了弥补我,才将你送到我身边。”李氏见唐黛不出语,以为她是难过了,安慰她,摸了摸唐黛的头。

“娘,你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不是你亲生的,是爹爹捡来的,可是为什么除了你,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连祖屋的爷奶,大伯他们都不知道?”

“是的,只有我和你爹爹知道,其他的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那年正月初八半夜,我将我那女儿生了出来,生下来时她还是好的,你爷奶他们本来对我就不甚喜欢,就你奶奶过来看了一眼,见是个闺女,也不放在心上,去睡她的觉了。我将她包裹好,放在身边,自己因为生产累了,也睡了。可是没想到,等我清晨醒过来,想给她喂点水时,却发现孩子没气了,夭折了。你爹爹又没在家,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个人坐在那看着孩子伤心流泪。”

“娘,那后来呢?”

“后来,就在我手足无措时,我听到了你爹爹在外边叫门,当时天气冷,祖屋里其他的人都没有起床,我就哭着去开了门,没想到开门后,你爹爹手上竟抱了个孩子,他手的抱的那个孩子就是你。当时,你和你爹爹都冻坏了,进了屋后,你爹爹给你塞到暖和的被窝里,告诉我,你是他在路上捡的,他说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是一条人命,他发现你后就将你抱了回来。”

“可是他也没想到,我在家将女儿刚生了下来后,女儿竟然没了。他考虑后告诉我,为了不让别人瞧不起你,就让你替我那苦命的孩子过。他说他偷偷的将我那苦命的孩子抱到山上去埋了,跟家人和外面的人说,你就是我们那刚刚出生的女儿!又与祖屋的其他人谎称,他怕你出生体弱冻着了,去山上伐两棵树做柴火。其实,他是找了借口去埋了那苦命的孩子。”

李氏说到这里眼眶红了,抹了一把泪。

“孩子啊,其实这些年你是替我那孩子背了骂名了,要真正说克星,那死鬼才是啊,她与我们缘份薄不说,就来了那么一趟,还给她爹爹给克死了!不如不来啊,或许我跟她爹爹,上辈子欠了她一条命,才会这辈子她来讨还!”

“娘,这些年你才是最辛苦的,爹爹一死,百事百了,撒手不管。你忍受着别人的白眼,吃糠咽野菜,将我们兄妹四人养这么大。虽然,我不是你亲生的,但是,我前面说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娘,你不用愧疚什么,也没有对不起谁。”

“小妞……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爹娘既然不要你了,我就是你娘,我要将你养大,然后给你嫁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可是,没想到你这孩子福气这么大,自你在山上摔了后,变得聪明能干,会赚银钱,又为你哥姐谋划,我这心里就不安了。我怕我不告诉你,你以后知道了,会误认我是贪心,将你留在我身边当摇钱树,所以这些年,我心里一直不安,想要将真相告诉你。哪怕告诉你后,你不认我这娘,我也认了。”

“可是,你那么点大我将你养大,我舍不得你,我怕我告诉你后,你会寻你亲生爹娘,不再理我,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痛,我就舍不得,我就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若不是,你这次出了事,我也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才会告诉你。小妞,你不会怪娘告诉你告诉得晚了吧?”

“娘,不会,我不会怪你,你也不用担心我不认你,去找我亲生爹娘。当时我那么小,他们就将我抛弃了,我不会去寻他们的。你,以前是我娘,以后也是,这一辈子都是。”

“小妞……闺女……我心里终于轻松了,也放心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都快被折磨疯了,我害怕你再也回不来,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你真相。”

李氏抱着唐黛哭了起来,唐黛用手拍着李氏的背安慰她,心下寻思,原主还真不是李氏亲生的!不由想起了欧阳清那时对她说的话。

算了,这事暂时不管了,她也从没想过要去寻那原主的爹娘,还不知道原主的爹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寻他们干什么?!这些年丢了女儿,也没有来寻过,说不定当时就是原主爹娘故意遗弃的,她要去寻了他们被打脸?这种蠢事,不值得她费了心思,以后,她就是唐家的女儿,是李氏的女儿!

在榻上睡觉的小青,却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睁着眼,心下吃惊,小姐竟然不是李氏亲生的!那她真实身份是什么?又会是谁?

“娘,这个小襁褓还是你收着吧,我不要。”

唐黛安慰李氏,见她止了哭,为了让她放心,将那件小襁褓收了起来,又放回了李氏的木箱底,将其他贵重物品放在上面,盖了箱子,锁上,将钥匙递给李氏。

“你真不收?”李氏看了小闺女一眼。

“不收,我说了,我又不去寻他们,要这个干什么?!”唐黛坚定的摇了摇了头。

“好,那我替你收着,哪天你改变主意了,想去寻了,我再给你。”

李氏见唐黛坚决,心里舒服了很多,孩子是她养大的,私心里她还是愿意孩子认她,陪着她。当然,唐黛真要去寻了,她也不拦着她,她敢说了出来,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唐黛将锁好的小木箱又抱回了原地。

“娘,你这说出来了,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你睡吧,安心的睡会,我在这看书,陪着你。”

唐黛并没有李氏预想到的大哭大闹,反而很平静,很淡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李氏心下感动,她觉得她当初听了二贵哥哥的话没错,一直将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的养,她,就是亲生的!依了唐黛的话,心中熨帖的眯了眼睡觉。

唐黛翻了两页书,就听到李氏平静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她是睡着了。唐黛在心里,对李氏还是刮目相看的,在古代,像她这种无私的,善良的女子是少数。若是碰到一般的稍没有点良心的人家,还不得瞒了一辈子,将孩子身上的油水榨干净,也不会说。

唐黛瞥了眼熟睡的李氏,又瞥了眼榻上的小青,她知道小青早就醒了,她将她视作心腹,这些事她也不会特意隐瞒她。

“小姐,这事属下不会出去瞎说的。”小青感觉到了唐黛的眼光,坐了起来。

“恩,我相信你,我若是不信你,在你醒的时候,我就会让我娘停了嘴。”

“小姐,谢谢你对小青的信任。只是,小姐,你真不准备去寻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恩,不寻,没这打算。人与人之间皆是缘,父母与儿女间也是缘,既然我与他们之间没有缘份,我又何必去强求?更何况,我现在的家人都对我很好,我已经习惯了有他们!”

“小姐,小青我特别佩服你的就是这点,虽然你年纪小,可是你看事却比大人看得还透彻,看的还要淡然。你这样的想法,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题外话------

感谢亚美和kkwwind,statue等小仙女们送的月票和鲜花,钻钻。谢谢!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