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凤容若染上瘟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小青杀手又开始拍你小姐我的马屁了,不过,我喜欢!哈哈……”唐黛笑了起来,逗小青。

“小姐……,我每次与你说正经话,你都这样!我哪有拍你马屁了?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都是大实话。”

“好,好,小姐我相信你,你说的是真心话,大实话!不过,如若我与他们仍然有缘,我也不会强行拒绝掉,一切,任其自然吧!”

“恩,也对!顺其自然。”

李氏将这事告诉唐黛后,仿佛卸下了身上的千斤重担,睡得很香甜,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才醒,醒后,头也不晕了,心也不跳了,整个人神采奕奕。

而唐黛将李氏告诉的她她身世,很快就置于脑后了,生活又归回原处,每天该做啥事还做啥事,与李氏没有任何隔阂,母女关系反而更加亲近了一步。只是在忙碌的同时,偶尔想想凤容若,也不知道他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瘟疫治好了吗?赈灾完事了吗?

远在河间府的凤容若,此时正坐在他的临时住所,紧锁着眉头,听太医们禀报瘟疫的治理进度。

“世子,我们这里的瘟疫原本像河内府那边一样,已经控制住了漫延的趋势,可是为何不知这几天又有了染疫气的增加,且像了换一场瘟疫一样,以前我们用的药居然不对症了,那些染上的病人吃了没有减缓病情,反而加重了。”

太医院院首谢太医已是七十岁高龄,眉毛胡子都白了,立在那战战兢兢的向凤容若汇报。

“这种情况出现在多久了?”凤容若瞥了眼谢院首问道。

“三天了!”

“这种情况是出现在河间府所有的有瘟疫的地区,还是少数地方?”

“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出现这种情况的有几个县城,奇异的是这些县城却并不相邻,而是隔开的。按道理,更应该是相邻的地区在一起的更容易感染才是。”

“哪几个县城?”

“丰长县,江望县,山潜县,黄梅县,还有个一就是我们现在所处之地,河间府府城。”谢院首回答道。

“楚陌,拿河间府的舆图来。”凤容若蹙眉,吩咐楚陌。楚陌立即拿了舆图在凤容若面前的长案上展开。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河间府的大中心,丰长县在东,江望县在南,山潜县在西,黄梅县在北。”凤容若一面看舆图一面道。

“东南西北成包围趋势,河间府又是中心……难道这瘟疫也知道位置不成?四面包围,中间爆发?”凤容若的手离开了舆图,闭目思索。

“那现在河内府那边是什么情况?也有这种新瘟疫爆发?”凤容若睁开俊目,问谢院首。

“不曾,听闻那边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不时能彻底的将瘟疫治好回京城。”

“那这事就奇怪了!为何单单我们这边控制不住?有变化?谢院首,你带了众太医下去,一起想了法子才好。我这边也派人到这几处去查看,我也亲自去河间府染疫厉害的地区看看去。”

“世子,不可,你不可亲自去,这种变化后的疫毒,我们还没有办法,你去了,如果万一被染上了,我们无法向安王爷,安王妃,皇上交待。”谢院首力阻凤容若。

“你放心,我会小心的。你带众人下去,赶紧想出法子来,要不然,又不知要多死多少百姓。”

“是,下官告退。”谢院首带了众人出了凤容若的住处。

“楚陌,走,我们也出去。”

“世子,刚才谢院首说了,新的疫毒危险,你不能去!”

“做好防范就是,走。”

凤容若依然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不容许楚陌相劝,披上披风走在前头,楚陌无奈,只得跟上,他这时多么想唐姑娘在这啊,只要她一瞪眼,一撒娇,保证世子乖乖的听话不出去。楚陌感觉好心酸,唉!

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魅力的某黛,正坐在家瞪眼看着自己的大伯唐大贵,眼睛一眨不眨,她非常的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居然这么大!竟然她老实的大伯都能被她影响,被她教坏了?!竟然要闪婚,跟她的小姨闪婚?啊,啊,啊……

“大伯,你说啥?你要跟我小姨成亲了?”唐黛还是不相信,再问了一遍。

“是啊,小妞,你小姨说她想好了,答应嫁给我。”

“娘,娘,你来,你来……”唐黛大声叫着在厨房里忙的李氏。

“咋了,咋了?你这孩子,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李氏放下手里正舀水的水飘,在围裙上擦了擦湿湿漉漉的双手出了厨房,嗔怪唐黛。

“大伯,你跟我娘说,跟我娘说。”唐黛催促唐大贵,唐大贵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扭捏了半晌。

“那个,二弟妹,我准备与李竹妹子成亲了,我想要摆个成亲宴,想听取听取二弟妹你,还有小妞的意见。”

“这么快!……”李氏也有些惊讶。

“好像是,是快了点。我觉得李竹妹子既然答应了,那就快,快点成亲呗。”

“李竹什么时候答应你的?她也没与我说说啊?”

“前,前天答应的,她说,等她下了工,就来与你说。”

“……”李氏。怪不得小妞大惊小怪的叫她,这前天刚答应的,今天就说要成亲,办成亲宴席!

“你俩商量好了?”李氏继续问了句。

“恩,刚刚去作坊里找她商量的,商量好了。”

“既然你俩商量好了,那就按你们商量好的办,我与小妞没什么意见,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说。”李氏爽快的答应了。

“李竹说,我俩人都是二婚,请了家里的人,主要的亲戚,吃顿饭就好了。我找村里的先生看了个日子,九月二十八是个好日子,而且还有三天的时间,够我准备了。”

“行,大伯,既然定了,那就开开心心的准备,高高兴兴的成亲。你需要帮忙的,尽管找贺叔就是,你身上的银两够不?我去拿点,给你凑凑,是小妞我的一份心意。”

当初是她为了报复,将赵氏的事情捅了出来,那时她就想过了,唐大贵再成亲时,她要给他一些补偿,更何况现在与他成亲的,又是自己的小姨,她得出些为他二人添添面子。

唐黛说完,没等唐大贵说推辞的话,转身上了楼,去拿银子去了。拿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下楼后递给唐大贵,唐大贵推迟了几回,才接下。

只是让唐大贵没有想到的是,他与李竹成亲的事,唐黛娘俩没有反对,李竹娘家也没有反对,他的爹娘没有反对,却被这些时间一直在家闷声不响的女儿唐菊香反对了。

唐菊香觉得自己吃了苦头,娘亲被赶了出去,都是与唐小妞有关,要不然,她也不会没娘疼,也不会在贾府呆得好好的没了孩子,孩子没了后,为了躲唐小妞,逃到外面银子又被人骗光了。可是,现在祖屋里的人,包括爷奶,她爹爹唐大贵都被唐黛家收买了,没有一个人能听她说话,能听她诉说她的委屈,所以,她只能忍着,为了能在唐家村呆下去,她必须打落牙齿和血吞,向唐黛求饶。

只是她没有料到,她的忍耐却换来的是耻辱,她的爹爹唐大贵,唯一还疼爱她的人,却要娶唐小妞的小姨,娶了她的小姨,以后爹爹还能疼她吗?还有她的好日子过吗?所以,她必须反对,必须把事情给搅黄了才行。

开始,她对唐大贵来软的,求爹爹不要再找女人,就算要找,也不要找李竹这个二手货,还带着个拖油瓶,爹爹现在又不缺银钱,就算去买个黄花大闺女来,也不是买不到啊?!为啥就看中了李竹这个*呢?听说,她是跟丈夫和离的,谁又知道不是因为她在外面骚,才跟她和离的?

不是骚,又怎么会让爹爹为她迷得神魂颠倒,非要娶了她?她天天求爹爹,可是爹爹就是不答应,铁了心的要娶。我就要让你俩一个娶不成,一个嫁不成,哼!

在家里求唐大贵的唐菊香没有得到自己要的结果,心一横,跑到唐黛家的作坊门口,对着里面不指名不道姓的骂,骂狐狸精,骂臭婊子,不要脸的*,到处勾引男人,现在勾引到她们唐家村来了!

作坊的人还没弄清楚,她骂的是谁,她相好的江公子不是下了大狱了吗?还有那个贾老爷不是在镇上?谁去镇上勾引她的男人去了?直到骂得唐大贵跑来给她拎回了家,大家才明白过来,是在骂唐黛的小姨李竹呐,她爹爹找女人成亲,管她什么事了?唐大贵是她爹,又不是她男人,她管得着那么多?!

李竹坐在作坊里被骂得脸色苍白,唐大贵将唐菊香关在家里后,又跑来找李竹道歉,李竹关了门不理他。不知道这个亲,还能不能成?

在家里的唐黛,听了唐柱子来找她说了,唐菊香骂李竹的事,脸色沉了下来。这是吃了苦头,好了一段时间,现在舒服了,又开始蹦达了?

不管唐菊香怎么阻挠,九月二十八这天,唐大贵请了唐黛外祖一家人,大姨一家,唐黛一家,祖屋里的人,还有村里的村长唐有望,作坊里的与唐大贵关系要好的唐柱子,还有几个村中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摆了四桌酒席,李竹在唐黛家打扮一新后,唐大贵从唐黛家迎了过去,二人拜了堂,众人吃了酒,放了鞭炮,掀了盖头,二人就算正式成为夫妻了。

虽然简单,但是有大家的祝福,该有的也没少,李竹也很满意,就带着双儿从作坊里搬到了祖屋住。因为与大姐李氏之间的称呼不好称,就还是按原来称呼,不改了。

唐黛看李竹和双儿终于有了家,唐大贵也终于再娶了,心下也高兴,希望二人吸取以前的教训,好好的过日子,二人的年纪也已经不小了,再生个孩子防老,人生也算是再次圆满了。

就在唐黛在为自己大伯和小姨高兴时,凤容若那却出了大事。

河内府那的瘟疫已经完全抑制住了,右相魏忠带着人员在发银两,发粮食,等赈灾完,就准备回京城了。

河间府那却是新的疫情来势凶猛,所有的太医束手无策,每天成千成千的人在感染,成百成百的人在死去,原来五个地区的疫情现在演变成了全河间府的疫情,比第一次的发作更厉害,更迅速。

于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流言四起,说朝廷派来的人失德,不能润泽他们河间府,要上万民书给皇上,惩罚领头之人凤容若,才能平息上苍的怒火。要不然,为什么同是朝廷派来的人,那河内府的瘟疫就控制了,他们河间府就控制不住呢?

河间府凤容若的临时住所,太医跪了一地,凤容若浑身冒着冷气,脸黑如炭,坐在那,一双锋利的丹凤眼,从太医身上扫过。

“外面的流言,你们听到了吧?你们倒是跟我说说,为什么别人治得了的瘟疫,到了你们这就束手无策?是不是等到外面的流民将我拖出去,拿火烤了,你们才会动动脑子?”

“世子,真的不能怪臣等,那河内府的瘟疫,就是我们这先前的是一样的,我们治得好。只是因为后面爆发的这新疫毒,我们从未见过,我们每天的都在试方子,但是还是无用,根本不对症,还请世子另想办法啊!世子。”谢院首跪在最前,也是他的官职最高,这种时候,天榻了,也就是他顶了,在那对着发着火的世子凤容若“砰砰”的磕着头。

“你们……”凤容若余下的话,还未说完,人从椅子上倒了下去。

“世子,世子?你怎么啦?”楚陌忙上前,扶住倒下的凤容若。

“我来看看。”谢院首起身上前,替凤容若诊脉,半晌后脸色大变。

“楚侍卫,世子他……”谢院首颤抖着嘴唇,抖拦索索,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哎呀,你这老头,你倒是说呀,世子到底怎么了?他是不是太累了?累的?”楚陌着急的催谢院首。

“我来看看。”谢院首身后的一位太医,也起了身,上前替凤容若诊脉,半晌后,同样也脸色大变,未出语,又跪了下来。

“你们怎么回事?这种关键的时候吞吞吐吐的,你们是要急死我啊?!”楚陌扶着已经晕过去的凤容若,暴跳如雷。

“世子,也染上了瘟疫!呜,呜……皇上,王爷,王妃娘娘,老臣对不起你们,老臣负了你们的重托。”谢院首跪下大哭。

“什么?你们是不是诊断错了?还有,你们快想办法啊,在这里哭有个毛用啊?快,快,想办法救世子。”楚陌语无伦次,将凤容若背上,背到他的歇房里,扶他在床上躺下。

谢院首进来给凤容若施了针,半晌后凤容若悠悠的醒了过来,谢院首又对着凤容若哭了一番,忏悔自己没有照顾好他,一旁的楚陌急得眼睛都红了,趁刚醒过来的凤容若不注意,跑到外面,与影子联系,他要告诉唐姑娘,唐姑娘跟着仙僧学的医术,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他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只有唐姑娘这根救命稻草,他不能让世子知道他联系了影子,这里疫情凶猛,世子肯定舍不得唐姑娘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救他。

楚陌动用了他们之间最快速的联系方式,老鹰传信,他们暗卫,影卫间的联系,用老鹰是级别最高的一种,动用了它,说明事情紧急。因为老鹰是最安全的,飞得高,不怕箭射下来,而且飞得又快,能让消息最快速的传到要传达的人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