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赶赴河间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陌将凤容若染了疫毒和这边疫情的情况,仔细写清楚,绑在老鹰的脚上,再放飞到天空后,才回到房间里照看凤容若。

“楚陌,你刚刚出去干什么了?”凤容若虽然感觉到浑身无力,但是头脑很清醒,双眼认真的盯着楚陌。

“恩?世子,我没干什么,就去了趟茅厕。”楚陌这是第一次在凤容若面前撒谎,硬着头皮道。

“真没干什么?”凤容若盯着楚陌的脸色,再问了一遍。

“真没干什么!”

凤容若见楚陌神色无异,才缓了脸色。

唐家村,唐黛坐在书房里,正在看着作坊里这个月的收入账册,现在淡季了,但是收入却一点没少,还有上涨的趋势,将唐黛美得心里冒泡。

影子收到信鹰传过来消息,看上面写着唐黛姑娘亲启,知道是有重要的事,一息也没耽搁,出在在唐黛的书房内。

“咦?影子,我没召你,你咋出来了?你是不是看到我赚到银子高兴了,有什么想法啊?”唐黛心情好,满脸的笑意,抽风逗影子。

影子跟着唐黛也不少时间了,知道她的性格,一高兴就抽风,抽了抽嘴角,也不理会她的逗趣,将信递给唐黛。

“唐姑娘,是河间府来的,有重要的事找你,你自己看吧。”

“哦,凤容若传来的吧,是不是瘟疫治好了,事情完事要回京城了,来信跟我说声。”唐黛一边猜测,一边拆了让她亲启的信。

只是看完信后的唐黛,脸色大变,信也掉落在地上。跟先前的开心,完全判若两人。

“唐姑娘,怎么了?”

影子关切的问了声,跨前一步将唐黛掉落地上的信,捡了起来,扫了一眼,那是楚暗卫长的字,不是世子的字,他认识!忙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完后的影子也是脸色大变,明白唐黛为什么这样失态了。

“影子,快,回消息,哦,不对,我来写。”

唐黛回过神,手忙脚乱的拿了笔架上的笔,写了五个字“知晓,我速临!”,递给影子,影子拿了纸条,转身出去,将信装在小筒里,绑在信鹰脚上,信鹰冲上天空,展翅向河间府飞去,给楚陌带去了希望。

唐黛对李氏将事情简单的说了说,为免她担心,没说的那么严重,只是说凤容若请她去那看看,为他出出主意。为了河间府的百姓,她早早去才好。

李氏虽然担忧小闺女,但是知道她决定的事,不会随便更改,也担心凤容若,可怜河间府的百姓,叮嘱唐黛路上注意安全。

唐黛当即简单的收拾好随身物品,带了自己的医箱,药品,为以防万一,将那棵紫芝也带在了身边。带着小青,影子,小蝶往河间府出发。

没有带小白,只给他传了信息,让他带着孩子们回唐家村,暂时回到白云山上练功,再顺便护了家里的安全。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会是什么时候回来?她得考虑了娘亲李氏的安全。

此时,诛魂阁总部。

江野笑容满面,高高的在上,坐在他的椅子上,阁里出派任务的六个诛魂使者,五个魅惑使者,全部回了阁。因为他们的任务完成了!这次,他们胜利了,凤容若终于败在他的手里了,多少年了,不容易啊!

河内府治理瘟疫,救灾的右相魏忠已经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现在正在在班师回朝的路上呢,而那河间府因为他们诛魂阁的作用,依然在一片水深火热中,瘟疫漫延,刚刚得到的好消息,那凤容若也染上了那疫毒,身边人束手无策,已是必死无疑了!

现在上面的人,还有他,就只要坐在家中等那凤容若的死讯传来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下一步可就是那太子凤容莫了,等要了他的小命,皇位就落在二皇子身上了。

上面已给他发来了消息,说要赏赐他们诛魂阁,等成了大事,他们诛魂阁的人就是大功臣,他也是大功臣,许给他的位置,也会按诺言给他,所有的人加官晋爵,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这次,你们做得很好!今天,全阁举阁同欢,为你们庆祝,为你们接风。”江野意气风发。

“谢阁主,都是阁主英明!”众人也高兴的起身谢恩。

唐黛一行,日夜兼程,风雨无阻。

几天后一行人就出了庆安府地界,入了河间府,随着越来越走进河间府的内地,入目的景象让唐黛的心一刻比一刻沉了下去。

十月的寒风萧瑟,寒鸦声高叫,城镇上人烟稀少,凄凉无比,路边上不时看到因为死于疫病倒在路边的人,尸体横陈,无人收尸,有的城镇上完全就没有人,死寂一片,似鬼城,有的地方,还有人的,哭着挖坑掩埋尸体,甚至是强制性焚烧尸体的也有。

客栈,酒楼,铺子皆是紧闭大门,唐黛一行人想找吃住的地方都找不到,只好在马车上将就,幸而早有准备,在快出庆安府地界时,她们买了干粮,装足了水,甚至是唐黛还让人给她做了几百个白色厚实的棉纱口罩,备着用。

没日没夜的赶路,唐黛的确累了,就让小青将马车停下了歇息一晌,所处位置处于一片空旷的地方,没有城镇,没有村庄,远离人群,大家才放心不少,在没有见到凤容若之前,他们间的任何一个都不能有事,要绝对保证自己的安全。

几人吃了点干粮,喝了水,眯眼歇息,苍茫的天空上,又有一只苍鹰在他们头上盘旋,在寻找着它要传信的目标。影子睁了眼,发现了老鹰,一声轻哨,老鹰朝他俯冲而来,停在他的肩头,朝他亮起爪子,露出一只长筒来,影子取下长筒,从里面倒出张纸条看了看,担忧的递给了唐黛。

“唐姑娘,世子的病情加重了,已经高烧昏迷不醒。”

“影子,从我们这到河间府府城还有多久的路程?”唐黛心急如焚。

“如果不停歇,日夜行走的话,还有两日的路程。”影子回道。

“那大家走吧,此刻就走,必须两日内到达河间府府城,这一路上我观察过来,这瘟疫不是一般的瘟疫,再晚,凤世子的性命极危险!”

唐黛也不歇息了,催了众人,又开始赶路。

“小青,马车赶快点。”唐黛催促小青。

“小姐,你身体受得了吗?你本就不习惯坐长途马车,再快,我怕你还没到世子那,人要累倒了。”

“你不要管我,此时受得了受不了都得受,我哪怕是累得爬进河间府府城,都得快!加快!”此时的唐黛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只传信的苍鹰,能长了翅膀飞到河间府府城,飞到凤容若身边去。

“好,小姐,你坐好了,我要加速了!”

小青明白小姐心里急,也顾得不许多了,挥鞭将马车赶到最快,向河间府飞驰而去。

河间府因带队官员的失德,又生了新疫毒,弹劾凤容若的折子在凤千君的案头堆成了山,众人强烈要求皇上重新派人去治理瘟疫,都被凤千君顶着压力压了下来,他相信他这个侄儿的能力,他的人品,如若他这样的都能谈得上失德的话,那这凤南国的天下,又有几人不失德?!

凤容若自己也染上疫毒,快要身死的消息,长上了翅膀,飞向京城,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心中的冷面杀神凤世子,竟然先失德,没有治理好瘟疫,后自己也染上了,要死在河间府了!

于是京城哗然,议论纷纷,喜欢凤容若的人,扼腕痛惜,跺脚怒骂苍天无眼,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俊美的一个公子,竟然让他染了那可恨的疫毒,从此京城四公子,要少了一个惊才绝艳,俊逸无双的凤容若凤世子!

恨凤容若的人,则是满脸笑容,满心喜悦,恨不得奔走相告,他们又恨又怕的那个人要死了,终于要死了!而且还死得是那么的不堪,死在瘟疫上,听说得了那瘟疫,先是浑身无力,后是高热不退,再后来浑身长脓疮,咳血不止,到最后是浑身溃烂而亡,想想都觉得恐怖!看他平常那高冷,淡然的假模假样,他也有这样一天啊!

而那些心慕凤容若的闺阁小姐,听了个个大哭,有的甚至是在家绝食,说是要陪凤容若一起身亡,他生她生,他死她死!这其中闹得最厉害的,当属护国将军府的护国将军郑柏的嫡女,护国小将军郑国最宠爱的胞妹郑月!

听了消息后,就在家里同母亲王夫人,父亲郑柏哭闹不止,说是她要到河间府去,她要去看凤世子,去救他,就算救不了他,她也要陪他一同死!生不能相陪,死同穴什么什么的。

将护国将军郑柏气得大发脾气,勒令夫人管好她,将她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不许出将军府半步,否则打断了她的小娇腿!

护国将军郑柏有一妻两妾,正妻王慧慧是大学士府王大学士的嫡女,生得是花容月貌,婀娜多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年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第一美女。年少时追捧的人无数,到了成亲的年龄,大学士府更是被提亲的人将门槛都踏破,别人家这么说,只是夸张,而大学士府是真真正正的踏破了一条门槛,成为当时的趣闻一桩。

而当年郑柏年轻时,也是长得英武不凡,多有闺中女子心慕,但二人谁也不喜,在一次宴会上,王慧慧同郑柏一见衷情,二人家世又相当,后因长平公主事件,郑柏求得先皇的赐婚,两人喜结良缘,夫妻婚后感情和谐,恩爱如常。且上天眷顾,二人先得一子郑国,后生一女郑月,凑成了个好字,一家人温馨甜蜜,不管是郑柏,王慧慧,还是郑国,对郑月极致宠溺,所以养成了郑月刁蛮任性,自私跋扈,又争强好胜的性格,京城每每谈起来,都觉得这也算是美中不足!

郑柏后又纳了两个姨娘,一个姓魏,是魏家的庶女,后宫贤妃的庶妹,这魏姨娘被郑柏纳进府后,曾怀有一女,只是这女儿出生后便夭折了,后再也没有生育过。另一姨娘,也是朝中一位姓左的同僚的庶妹,这左姨娘倒为郑柏育了二子一女,是个能生育的。

凤容若染了瘟疫的消息自然更是瞒不了安王府,安王妃听到消息后,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又哭着骂安王爷,让安王爷快快想办法去救儿子。安王爷心中愧疚的同时又着急不堪,安慰安王妃,说是进宫去找皇上,找皇上想办法。

安王妃是老右相谢安的嫡长女,这老右相与安王妃的娘亲老夫人年轻时甚是恩爱,一生只娶了一妻,没有纳妾,所以脚下无子,只育有安王妃谢林儿,皇后谢露儿两个女儿,这老相谢安和老夫人去世后,安王妃的娘家,也是皇后的娘家因后继无人,权力旁落,也就开始凋落下来。这也是太子,没有娘亲后,又没有外祖家的支撑,只能靠大姨母家,安王府做为后盾的原因。

安王爷到达宫中时,御书房内,欧阳清与太子凤容莫也在,欧阳清与凤容莫二人也是得知了凤容若在河间府染上了疫病,生命垂危的消息,来找皇帝凤千君一同想法子。

凤千君见到自己的二弟安王,也明白他来宫里找他是干什么,给安王爷赐了坐,几人相对无言,各自思索着有什么最有效的办法救凤容若。

“皇上,这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大夫,那太医院院首谢院首都在那,众人都束手无策,你看这如何是好?消息传来,说若儿已是高热不退,王妃在家都哭晕了,我这想不到什么办法,才来寻皇上哥哥你的,你定得替我出出主意才好啊。若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臣弟我,还有王妃,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安王爷心内焦急,又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只得求皇帝凤千君。

“二弟你稍安勿躁,我这不正同清儿,莫儿在商量此事,就算是招了天下的名医,也要让他们救了若儿回来,否则朕就杀尽这天下的庸医!”

“父皇,尽快张皇榜招名医去河间府吧,我担心哥哥的病等不及啊!”凤若莫也是一脸焦急。

“皇上舅舅,张皇榜的同时,我们几方都派人去寻仙僧和他的徒儿小仙僧,清儿对于别人都是不信的,唯有他二人的医术让清儿有十分的信心。只是,他们二人皆是常年在外云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法知道他们二人身处何地,我已经派了人去长安县的飞来寺寻找他们的去处,应该很快就会传来消息。”

“若是能寻到他二人是最好,就怕远水解不了近火。小桂子,去传令左相大人,我要让他拟了皇榜,迅速在全国各地张皇榜,寻名医,救治河间府的瘟疫,救治凤世子。”

“是,皇上。”

桂公公转身出了御书房,去宣左相上官玉。

“二弟,你先回去吧,回去安慰安慰王妃弟妹,你自己回去也派了人去寻仙僧师徒,我这里也会派了人去。皇榜也很快会下到全凤南国,有消息朕立即派人去王府通知。”

“谢皇上,那臣弟告退。”

安王爷出了御书房,欧阳清和凤容莫也向皇上告辞,说要回去再想好的法子。

“清表哥,我好担心哥哥,你说,这次他能不能挺过去啊?”出了御书房,二人行走在宫中,凤容莫没有按下心中的担心,红着眼问欧阳清。

“我也担心他,我也不知道表哥他不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听回来的人说,那瘟疫极其厉害,唉!我这回去,就将天星楼楼里所有的人都派出去寻找仙僧的踪迹。”

“清表哥,你若是有消息了,立即派人来告诉我,父皇不许我出宫,我好想去河间府看表哥。”

“恩,会的。这个想法你就不要有了,表哥就是为了你才去的河间府,你要去了,不但无法帮他,还要让他为你担心。”欧阳清伸手摸了摸太子凤容莫的头。

“清表哥,我是不是很没用?一直要父皇,要表哥为我操心。我……我真没用。”凤若莫心下愧疚,神情沮丧。

“不许你这么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的职责便是做好你太子该做的事,其他的,不需要多想。懂吗?表哥这次的事,让人很意外,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欧阳清观察了周围,确定没人后,才敢与凤容莫说出了心中所想。

“你是说有人利用了这次的瘟疫?”凤容莫心下更是愧疚。

“这是我的感觉和猜想。表哥身处凶险之地,我能想到的,他肯定也能想到,我估计他肯定也在查新的疫情暴发的原因,只不过没等他找到原因,自己染上疫病了。但愿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

“若真是有人在疫情中做了手脚,那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这要多死了多少老百姓?!”凤容莫愤愤道。

不管是后宫中,还是前朝的勾心斗角,他看得太多,虽然父皇和表哥尽量在保护他,可是几次他都差点中了手段,死于非命。这些直接针对他来的手段他能接受,但是利用百姓,还是那么多的百姓来对付他,那些百姓都是为了他而死,这让凤容莫心中觉得窒息,觉得呼吸困难,心中难受得想吐。

“太子殿下,容莫,你,你怎么了?”欧阳清觉察到凤容莫的异样,忙扶住他。

“没事,清表哥,我只是心中恶心,想吐,我担心哥哥,担心河间府的百姓。你扶我坐下,我坐着休息会就好了。”

欧阳清扶了凤容莫坐在御花园的石凳上,两个人边走路边说话,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御花园中来了。

“容莫,来,擦擦汗,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欧阳清掏了帕子,替凤容莫擦汗。

“参见太子殿下,见过欧阳公子。”

就在凤容莫接过欧阳清手上的帕子,正擦汗,突然几声娇滴滴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二人抬头一看,竟是贤妃满面笑容的带了几个妃嫔,穿得是艳丽隆重,花枝招展,娇艳芳香。

凤容莫看到贤妃,就想到生死悬于一线的凤容若,还有河间府的百姓,眸子暗沉,心下恨不得撕了她的伪装,咬牙忍下自己冲动的想法,脸色平静。

“众位无须多礼,我与欧阳公子在此地散散心,本宫想清静清静,你们退下吧。”凤容莫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端了太子的架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