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凤容若苏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姑娘,烈酒和棉絮我寻来了。”

“好。你来,我教你怎么使用。”唐黛手上的针已施完,凤容若浑上下都是银针,像只无声无息的大刺猬趴在那儿。

“好。”楚陌忙走到床边,紧张的看着,眼睛一眨不眨,比平常执行任务都还要认真,还要用心。

“你将酒倒在棉絮上,在凤世子的腋下,手腕,手心,手腕,脚腕处涂上,涂一次后,干了再涂。你看着,像我这样……对,就这样。小心点,别碰到银针。”

刚开始楚陌紧张得手脚僵硬,连脸上都僵便了,生怕碰到了银针,碰疼了凤容若,擦擦后,感觉就像平日里世子练功时他给他擦汗一般,也就不紧张了,认真的给凤容若擦酒降热。

“小姑娘,不知你这样是何意?”

谢院首见唐黛停了手,只等取针,找了这空隙疑惑的问唐黛。

“哦,这也是退热的一种办法,世子高烧,若不赶紧退热,就算治好瘟疫,人也会被烧傻掉的。”

“想不到你小女娃子,医术如此高深,还是这稀奇古怪的办法,用烈酒降热,老夫活了这把年纪,闻所未闻,这也是你师父教你的?”

“是啊,师傅教的。”

唐黛不想过多的解释,一切都往师父仙僧上推,免了解释的麻烦。

“唉,你师父他老人家真是医术奇才,小老儿我努力了一辈子,还是难以望其项背,惭愧,惭愧啊!”

谢院首感叹了一句,心中又有些沮丧。他哪知唐黛的办法并非全是仙僧老人家教的,而是聚集了几千年后的大华夏的智慧与经验!

“恩?听谢院首的所说,难道你认识我师父?”唐黛疑惑,口罩遮脸,只露了一双秀目疑惑的看着谢院首。

“小老儿与尊师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能行医也就是受了他的大影响。”

“哦?那真是有缘!谢院首现在的成就,也不是哪个人都能随便能比拟的,你老人家又何必枉自菲薄!”

“谢姑娘相劝。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小老儿我岂能不明白,天赋这个东西,是上天给你的,是老天爷赏你饭吃。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和位置,也得感谢上天对我医术的馈赠,不敢多有抱怨。”

“不想谢院首也是通透之人,事情看得明白,小女佩服。”

其他太医见谢院首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如此恭敬,还认识小姑娘的师傅,心中越发的对唐黛好奇,对她师傅好奇,不知是何方高人?

“谢院首,小姑娘的师傅竟对您影响如此之大,这让下官好奇,鲁莽相问一句,不知这小姑娘是师从何人?”众太医里一个人走出来询问,此人身材修才,着长袍,看起来很是斯文,彬彬有礼。

“呵……聂太医,也不怪你们好奇。要说出来,大家定会惊讶,小姑娘的师傅就是享誉三国的仙僧他老人家!没想到他一生不收徒,这百余岁了,一连收了两个天赋极佳的徒弟,这让小老儿我也甚是惊讶啊!”

众太医一听,不仅脸色变了,就连看唐黛的眼神也变了,心中激动,仙僧的徒弟啊!世子有救了!他们不用担心世子没了,回京城后项上的人头不保,家人受到牵连了!

凤世子若是死在这里,河间府的瘟疫不治,他们这帮太医肯定会获罪,身家性命不保。

“那请问院首,你又是如何认出这小姑娘是仙僧的徒弟的?”那聂太医虽也心中激动,但还是兴奋的追问了一句,想不到他有机会瞻仰了仙僧他老人家的医术,太让人激动了。

“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仙僧他老人家,你看看小姑娘给世子施针所用的银针,是不是与我们平日里用不不同。精细,讲究,精巧!”

“对啊,对啊,是不同,原来如此!”

“对,对,果真如此……”

“对,对,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仙僧他老人家银针!”

那聂大夫,还有其他的大夫,都走至凤容若床前,又不敢走至太近,踮脚伸脖子察看,并激动附和,纷纷议论。

唐黛一听,原来如此,她前面还疑惑这谢院首怎么一见她就知道她是仙僧的徒弟呢?原来是认识师傅的银针,怪不得当初师傅传她和师兄银针时,那样叮嘱他们俩人。果真是这银针一出手,就有人认出了她是谁。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师父的威名,至少接下来治理瘟疫时,会少了许多阻力。

唐黛见时间差不多了,让楚陌停了手,将凤容若身上的针取了,又换了一组更长的针,再为凤容若施上,换施三次后,已是一个时辰以后了,凤容若身上的热度开始降了下来,唐黛再用手探了探凤容若的额头,摸了摸他的手心,吁了口气,才有空从口袋里摸出帕子,擦了擦自己脖子上,额头上的汗珠。

众人见唐黛擦汗,心中更是敬佩,这十月天气,小姑娘都累得一身汗,太不容易了。

这时,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泛鱼肚白了,唐黛,楚陌,谢院首一众人已是忙了整整一个晚上。

“唐姑娘,这世子的热度已经退下了,会不会还像前两天一样反复?”谢院首看凤容若已经退热,脸上的绯红也消了,但还是担忧不已。

“不排除这种可能,只有等热完全退了,凤世子醒了,才会稳定下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应不会像前面那样厉害了。”唐黛自己也担忧会反复。

众太医听唐黛敢肯定不会像前面那样吓人,也吁了口气。

“楚陌,我开副药方,你一会让人配了来,如果我们自己的药草不够,就去外面去寻,抓回来后,我亲自熬药。”

凤容若仅靠施针还是不行,他身上感染的瘟疫病毒极厉害,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把握弄清楚瘟疫的类型,对症下药,但是必须配合她的药先将热度降了,才能稳定。等凤容若醒了,后面她才有心思去研究瘟疫爆发的原因,再将他身上的瘟疫病毒彻底消灭。

之所以她要亲自熬药,她是担心别人掌握不好她药的火候影响药效,再者,她刚来,对这边情况不了解,怕身边有不轨之人,暗中做了手脚,害了凤容若。亲自熬了她才放心!

“唐姑娘,你教我熬药就是,你赶了那么远的路,几个晚上没睡,我怕世子醒来知道了会怪罪我的。世子退热了,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会吧。”楚陌看着唐黛眼里布满了血丝,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

“我现在睡不着,等凤世子醒了我再睡也不迟。”唐黛坚定的摇了摇头。

楚陌无法,只好听从唐黛的吩咐,叫了一个太医跟他走,按唐黛写的药方下去配药去了。谢院首和其他的太医也走了,唐黛从怀里掏出那玉露药丸,给凤容若喂了一颗。

前面他的热度没降下,她没敢用这药丸,再说,那么多眼睛盯着,大家都是医者,自是能知道她这药丸的奇效,人心隔肚皮,怕有心人看到了,起了贪心会惹出麻烦。

“小姐,你休息一会吧?”小青心痛唐黛。这一路上赶了来,小姐前面已是两个晚上没睡,这又是一夜没合眼。

“好,我坐着趴会,等楚陌拿了药来你再叫我。”

唐黛再替凤容若把了脉,察看了一遍,拉了小凳子,坐在凤容若的床前,就着床趴着小歇一会。

“小姐,这个披着,现在天已经凉了,可别冻着了,这后面你还有得忙呢。”小青从一旁拿了条薄被给唐黛盖在身上。唐黛点了点头,任小青给她盖上,趴着眯上了眼。

一晌后,楚陌就将唐黛开的药方的药都配了来,拿了小黄泥炉,小药罐子,木炭到房间外,又端了水来,所有的东西准备好,才进了房间,准备叫唐黛。

楚陌与小青听了唐黛轻柔的呼吸声,为难着,不知道要不要叫醒她?不叫,又怕她怪罪,叫吧,又于心不忍,等了两刻后,狠狠心将她叫醒了。唐黛揉了揉迷糊的眼,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呆呆的看着小青与楚陌。

“小姐,楚侍卫将药抓来了。”小青看着迷糊着的小姐,抽了抽嘴角,再次心痛的提醒她。

“药?哦,我知道了,我来熬。”

唐黛听到药字,醒了,忙起了身,将身上薄被递给小青。拿了药,检查无误后,倒在楚陌准备的陶罐里,加了适量的水,盖上盖子,又想了想,从自己的医箱里,拿了那朵紫芝,掰了一剂药的用量,也放进了药罐里。

生了炉火,端了小凳坐在一旁看着,不时拿了蒲扇一扇炉火,让炉火旺一些。一旁的楚陌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每次世子有难时,唐姑娘总是这样在他身边细心的照料,什么事都要亲自动手。也怪不得那么清冷,对人淡然冷漠的世子,能被她收服了!

唐黛将药熬成一碗水的量,倒入瓷碗中,等热度适中能下肚,叫楚陌一起帮忙给昏迷着的凤容若灌下。

就在唐黛极力的在救治凤容若时,京城王府中,凤容若的母妃,安王妃因为担心焦急,也急得病倒在床上,凤千君派了御医过来给她看后,给她开了安神的药,说是过度忧思所致,劝她要放宽心,别凤世子还没事,她就有事了。安王爷等安王妃吃了药睡下后,又去了宫里。

皇帝凤千君,安王爷,欧阳清,凤容莫,包括上官玉,都坐在书房中,众人又是相对无言。

“皇上,臣无能,皇榜贴出后,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敢揭了皇榜。”上官玉起身跪在凤千君脚前请罪。

“皇上舅舅,清儿也无能,到现在没有寻到一丝仙僧的踪迹,清儿对不住表哥,对不住您的期望。”欧阳清也起身跪下请罪。

“儿臣也无能!请父皇责罚。”凤若莫也向凤千君跪下。

“皇兄,臣弟也无能,还请皇兄另想他法救救若儿吧,再拖下去,若儿没命,王妃也半条命去了。皇兄,呜,呜……”安王爷也朝皇帝凤千君跪下请求,又急又忧又伤心,大声嚎哭。

顿时,御书内的人跪了一地,凤千君从书案后起身,烦躁的踱步,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的皇弟。他的心里也突然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身为一国之君,竟然想救个人,都无法救。

这种感觉让他太熟悉了,十几年前,他心爱的人,连同肚里的孩子一起,就那样凄惨的死在自己的怀里,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不甘心的,带着对他的无比留恋和爱意闭上了双眼。

他恨自己的无能,他讨厌这种感觉!

“上官爱卿,再给朕拟了旨,命凤南国全国各府,给朕选出他们府下有名的大夫三名,护送到河间府,一天之内全部出发,违者斩首示众。”

“遵命,臣马上拟旨。”上官玉起身,拿笔拟旨。

“皇上,皇上,好消息,大好消息!”桂公公从外一路跑了进来,并大声喊着,凤千君蹙了蹙眉,没责怪桂公公,他知道小桂子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没礼仪,只是此时的好消息对于他来说都不是好消息,除非是让他挂心的河间府的灾情得到控制,若儿的病得到控制,才是好消息。

“皇上,安王爷,安王府的下人刚刚来禀报,说是河间府那有好消息来,楚陌楚侍卫请到了仙僧的高徒,已经到了河间府,说是世子病情在她的诊治下,已经稳定了下来。”

“真的?这消息是真的?”

安王爷一激动也不顾君臣之礼,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桂公公的手,紧张的问他,生怕是自己听错了。

“是真的,是真的,千真万确。安王爷,你们家下人说王妃娘娘请安王爷您快快回府,说是跟着世子的楚侍卫传来的消息,再具体的老奴也说不清楚。”

“好,好,我这就回去。皇兄,皇弟告退。”

安王爷未对凤千君行礼,只急急的嘴上说了句,跨了大步出了皇宫,骑着马车狂奔回了王府。

“好,好……我凤南国有救了,若儿有救了,上官爱卿,不必拟旨了。既是仙僧的高徒,定能治了若儿,定能挽救河间府的百姓。还要那些庸医去做什么?”

“是,臣遵命。”上官玉放下手中拟了一半的旨意。

众人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欧阳清,凤容莫,上官玉一齐告退出了御书房。

“表哥,咱俩一起去安王府看看吧,问一问楚侍卫具体怎么说的。”凤容莫看着欧阳清,向他请求。

“好,走,不知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放心。”

欧阳清陪着凤容莫,二人坐着马车往安王府而去。

河间府,已是晚上了,白天休息够了的太医,谢院首都从自己的房间里急急的出来,往凤容若的房间里来,前几天世子都是这样,白天降热了,到傍晚又开始反复,热度升高。不知道今天的世子会怎么样?

凤容若房间里,守了凤容若一天的唐黛,在楚陌的帮助下,再给凤容若灌了药,施了一次针后,见没有继续发热的迹象,心中也松了口气。

“唐姑娘,世子现在怎么样了?”谢院首一只脚刚踏进门,就着急的问。

“世子退热了,没有反复。过了今晚,就能放心了。”唐黛瞥了眼眉毛胡子都白了的谢院首,回他。

“太好了,太好了,世子安全了,果真是名医出高徒!谁能不服?!”谢院首由衷的夸了唐黛一句。

“是啊,是啊,姑娘小小年纪医术就出神入化,真不愧是仙僧的徒弟啊!”后面进来的众太医,听了二人对话,都异口同声的夸赞。

“各位谦虚了,小女与你们比,还有得学习呢。”唐黛自谦了一句。

“楚陌,你快将这里的好消息传回京城,告诉王爷,王妃,他们在京城,肯定会心急不已,担心世子的病情。”谢院首高兴的吩咐楚陌。

“谢院首记挂王爷,王妃。楚陌我已经在昨晚唐姑娘来后,将消息发了出去,估计这会儿应该是收到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谢院首连连点头。

“唐姑娘,世子这有你,我就带着众太医出去,再继续想办法救治瘟疫,救河间府的百姓。”

“谢院首,你与众人去忙,等世子醒了,我让楚陌来告诉你们。”

谢院首带了众太医出了房间。

“楚陌,你也下去休息吧,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凤世子这有我守着,若是他醒了,再来叫你。”唐黛看楚陌双眼也是布满了血丝。

“唐姑娘,这不妥,你去休息,我来守着。”楚陌不同意。

“你去吧,等你世子醒了,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不休息好,怎么行?一会,我也在这趴会,小青会守着我的,你放心。”

“那好吧,我走了,世子醒了一定要来叫我。”楚陌想着小青白天被唐黛赶去休息了一下午,就点头答应了。

楚陌去睡了,唐黛趴着盖了薄被,趴在凤容若床边睡着了,听着唐黛刚趴下就传来了绵长的呼吸声,小青心痛的给她再掖了掖被子,坐在一旁守着。

宫内,还是那座华丽的宫苑中,装扮华贵的美妇人面前跪着那太监。

“你是说,凤容莫与欧阳清今天去了安王府,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是的,娘娘,我们监视太子凤容莫的人回来禀报的。”

“二人去了安王府,这么久不回来,到底是别的事情,还是凤容若要死了呢?”

“禀娘娘,不管是什么原因,太子在皇上的层层保护下我们没有机会,这终于出了宫,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那跪着的太监道。

“你是说?……对,去,赶紧去,让人盯紧了,再派了人去打他们个不防,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安王府府前,在京城里动手的。如果他们二人今晚回来,正好就此机会,一举铲除。如若不回,不要入安王府内动手。”

“是,娘娘,奴才这就去安排。”

“记住,事情办完后,让他们把屁股擦干净了,不要留了尾巴,牵连到我们。”

“奴才遵命。”那太监应完退出了宫殿,身后的美妇人嘴角露出一丝残忍,又得意的笑。

夜深露重,河间府府衙隐藏在无边的夜色里,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只有凤容若房间里的灯火还在寂静的夜里跳跃着,小青再次为唐黛拉了拉从她背上滑下的薄被,坐下后,自己也用手撑了右颊,偏着脑袋,闭目养神。

此时,躺在床上的凤容若睁开了一双俊目,茫然的看着床顶,恍然如隔世,又扭头侧目看了看床沿边趴在他床上睡着了的女子,他不认识!她是谁?在他房间里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