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记不起唐黛是谁/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眼神顿时冷厉起来!

“你是谁?大胆,竟敢在本世子的房间里,出去!”凤容若出声喝斥,小青被凤容若的声音惊醒了,唐黛也吓得跳了起来,薄被从她身上掉落在地下。

“凤容若,你醒了,太好了!”

唐黛揉了揉惺松的双眼,反应过来,高兴得爬到床上,激动的要抱住凤容若,可是刚刚挨着凤容若,却被凤容若甩下了床,跌倒在地上,摔了个仰了八叉。

“凤世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小姐不眠不休,辛辛苦苦的赶来救你,你不领情不说,竟然还伤害她!”小青一见怒了,心痛的扶起跌在地上唐黛。

唐黛就着小青扶她的手,站了起来,又伸手揉了揉摔痛的屁股,见凤容若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一瞬间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凤容若,半天反应不过来。

“青面鬼,这就是你与你主子说话的语气?还有,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里?是不是你们企图谋害我才给我弄到这儿来的?我说我怎么浑身不对劲,你们给我吃了什么?”

听了凤容若这一连串的发问,小青也呆住了。小姐还是来晚了,凤世子虽然被她救醒了,可是脑子还是给烧坏了!

“凤容若,你,你不认识我了?”唐黛觉察到了凤容若的异常,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问他。

“大胆!竟敢直呼本世子的名字。你是谁?谁给了你那么大的胆子?”凤容若冷冷的瞥了眼唐黛,眼神依然是*裸的锋利。

“……”唐黛的心沉了下来,凤容若的大脑还是被高烧损伤了!

“青面鬼,楚陌呢?白无常呢?”凤容若不认识唐黛,但幸甚的是他还认识小青,还记得楚陌和小白。

“世子,楚陌去休息了,我去叫他。白无常没在这儿。”小青忙转身去寻楚陌,她得告诉楚陌,凤世子的脑袋坏了,傻了,连小姐都不认识了。

“这小子,又去偷懒了,明天给他扔回暗卫营去,让他脱了一层皮,再来求我,才放他回来。”说到楚陌,凤容若的语气反而放松了下来,带了一丝的嗔怪。

唐黛听了,抽了抽嘴角,楚陌好冤!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等会让楚陌给你剁碎了喂王八去。”凤容若见小青对眼前的女子并不排斥,然而自己又不知道她是谁,有些不高兴的瞥了眼唐黛,威胁她。

“我……我是你的大夫,你生病了,我来为你治病的。”

唐黛犹豫了一晌,不知做何解释,她好像还真不是他的什么人,最后只好这样向凤容若解释。

“大夫?你是我的大夫?你们没有害本世子?”凤容若怀疑的紧盯着唐黛的表情,似是在看她是不是在撒谎。

“是的,我是你的大夫,没有骗你,等楚陌过来,你问问他便知。”

“世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急死楚陌了!”

唐黛话音刚落,小青就带着楚陌走了进来,楚陌激动的走上前,看着凤容若。

“楚陌,这是哪里?我这是怎么了?”

“世子,这里是河间府,你染上了瘟疫,昏迷不醒发高烧,要不是唐姑娘来了,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楚陌见凤容若果真如小青所说,脑子烧坏了,心也沉了下来。

“唐姑娘?是她吗?”凤容若指着唐黛问楚陌。

“是她,世子,她是唐姑娘。世子,你不记得唐姑娘了吗?”楚陌眼神带着歉意看了唐黛一眼。

“我为什么要记得她?我以前认识她吗?她不过是我的大夫而已。”凤容若又淡淡的瞥了眼唐黛,眼神疏离。

“这……”楚陌不知道怎么向凤容若解释。

“算了,楚陌,世子并不是完全记不起所有的事,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的,你去叫谢院首他们过来,将世子的情况与他们说说,他们也担着心呢。”

唐黛忍着心里的不舒服吩咐楚陌,不知道凤容若是忘记了近期的事,还是只是独独忘记了她?!

“好。”楚陌转身出了门。

凤容若见楚陌竟然如此听这陌生女子的话,皱起了眉头,眼睛探询的看着唐黛,想要瞧出点什么。唐黛对着他淡淡一笑,任由他瞅着她,不避开他探询的目光,也拿一双凤目瞅着他,一晌后,还调皮的对着凤容若眨了眨眼。

“你,你……你不怕我?”

凤容若记忆中,从未有哪个女子如此大胆,不怕他,竟然还……那什么,不过,他感觉自己竟然不讨厌她这样,俊脸一红,结巴着问唐黛。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很吓人吗?”唐黛笑着回了凤容若,又冲他眨了眨眼。

“我……你不怕我杀了你?”凤容若脸更红了,别开眼,不看唐黛,语气的气势弱了下来。

“不怕,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而且,我还救了你!”唐黛依然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如何救了我?”凤容若身上的凌厉消失了,问唐黛。

“你染了瘟疫,高烧不退几天影响了你的大脑,所以你现在记不起我,才不认识我,才不知道我救了你,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我现在必须为你检查身体状况。等你好了,你自然就能记起我是谁了。”唐黛严肃了脸。

“世子,你就相信小姐吧,现在唯有她能彻底的治好你,小青我,还有楚陌,我们都不会撒谎骗世子你的。世子,你难道连楚陌都信不过?”

“好吧,我就相信你们一次。”凤容若盯了小青半晌,见她的眼神真诚,还带着着急,点了点头。

唐黛一听,轻吁了一口气,走到凤容若身边为他诊脉,这时候,楚陌也带着谢院首和一众太医走了进门。

“世子,你醒了?太好了,真是谢天谢地。”

“咦?谢院首,我记得你的头发是有些白了,可是胡子没白啊?怎么一夜之间你的胡子就白了呢?而且头发竟然全白了,什么事让你一夜白头啊?”凤容若一见谢院首,惊讶的问他。

“世子?……下官的头发,胡子白了已经有六七年了。”谢院首被凤容若问得一愣,立即想起来时的路上,楚陌跟他说的话。世子的脑子真的有问题了!

“是吗?我记错了?哦,不对,这位唐姑娘刚刚说我染了瘟疫,记不起近期的事。谢院首,我真是染了瘟疫?”

“是的,世子。唐姑娘说的没错,世子是染了瘟疫晕倒后,又发起了高热,若不是唐姑姑赶到,下官已是束手无策了。下官惶恐,请世子责罚。”谢院首带了众太医,跪下请罪。

“行了,行了,本世子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责罚什么责罚?!你们起来,都起来。”

凤容若一听,大家都说他因为染了瘟疫,才记不起许多事,心中顿时烦躁起来,朝众人挥了挥手。又看了看唐黛,为什么别人我都能记得,她,我怎么不记得?

“好了,你们给我说说这段时间的事吧,我想知道我忘记了多少事。”凤容若心情不好,对着众人道。

“凤世子,以我的推断,你应该是忘记了五年以上的所有事情。因为你认识小青,楚陌,谢院首,但是你记不得谢院首白了胡须,你不记得我。谢院首刚刚说了,他的胡子近六七年才白的,而我,你是在凤南国三十二年认识的。”

“现在是凤南国多少年?”凤容若的俊眉已经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凤南国三十七年!”唐黛回了凤容若,心中难受了少了几分,凤容若不是独独忘记了她一人,而是失去了这几年的记记。

没关系,她会帮他恢复记忆,他会想起来的,他会记起她,记起他与她之间的一切的!

“我竟然忘记了那么多年事!……”凤容若低低的说了句。

“世子,我们会帮你记起所有的事的,你不用担心。”楚陌见凤容若情绪不佳,忙劝慰他。

“好了,不说我这事了,大家与我说说,我染上瘟疫的情况。”

凤容若情绪也就低落了一瞬,于是,楚陌,还有谢院首,将凤南国今年发生旱灾后,又是水灾,灾难让河间府,河内府两府起了瘟疫,皇上派凤容若来河间府治理瘟疫,但并不顺利,瘟疫发生了新的变化,众太医束手无策,凤容若梁了瘟疫,楚陌请了唐姑娘为其看病,等等。所有的事情全部向凤容若详细的叙说了一遍。

“大家都辛苦了,既然现在我醒了,明天还请唐姑娘帮忙,帮凤容若我将这瘟疫治理下去,凤容若不胜感激。唐姑娘,前面对不起,是我莽撞了。”凤容若听完,当着众人向唐黛道歉。

“无碍,世子没错,错在世子失了记忆。”唐黛淡淡的笑了笑,回道。

“夜深了,大家都下去休息,明天开始,我们要全心全力的对付疫情。”

“世子,下官告退。”

世子醒了,众人心上的大石落了地,虽然不记得一些事情,但不会影响到世子在这里带着他们一起对付疫情,世子是他们的主心骨,世子昏迷的这几天,他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找不到家的感觉。

众人走了,唐黛因为凤容若记不起他与她之间的事,她也不好留了下来,同楚陌打了招呼,叮嘱他凤容若有什么事,立即去叫她,就带着小青去了凤空若的隔壁的房间住了下来。

“小姐,凤世子若是永远都想不起这几年的事,你……”怎么办?

小青担忧的看着唐黛。虽然大家都开心凤世子醒了,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会失了部分的记忆,也许,这对别人来说,影响不大,可是对于小姐来说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世子怎么可以忘记他与小姐之间的事情?!怎么可以!

“我……我也不知道!”唐黛在小青面前,再也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失落,有些难过的摇了摇头。

她千里迢迢的从长安县,没日没夜的赶到这里,救醒了凤容若,可是这个结果却是她没有想到的,她还没来得及高兴,整个人就掉进了冰冷的凉水里,刺骨的凉,透心凉!

凤容若房间里,楚陌看着凤容若,在想着,要不要将世子与唐姑娘的事与他说一说。前面唐姑娘一直在强装欢笑,他看到了,唐姑娘脸上的失落。最后,楚陌决定还是要与世子说一说,不管他是不是还能记起那些事情,他都得说。

“世子,你忘记了这些年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不管你以后是不是能想起来,我都必须现在就告诉你。”

“恩?是很重要的事?”凤容若瞥了眼一脸严肃的楚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