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倾一城,失一爱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重要。世子,这几年别的事你记不起来,没太大的影响。但是你与唐姑娘之间的事,你不能忘记,你不能忘记她。忘记她,对她,很不公平,也对你自己不公平。因为她,曾是你舍命相护的人,如若哪天你记起来了,我怕你会后悔你现在忘记了她。”

“她是我舍命相护的人?!既然是这样,那就将我与她认识到现在的事情详细的与我说说。我虽不记得她,但我心中并不反感她对我的亲近,我想我们以前定是认识的。”

“是的,世子,你们不仅仅是认识,你听我慢慢与你说。凤南国三十二年,你去白云山练功……然后……直到这次你染上瘟疫,属下瞒着你将唐姑娘从长安县请了来,为你治病,但是属下没有想到你因为高烧损伤了脑子,忘记了近几年的事,也忘记了唐姑娘,现在,唐姑娘心里一定很难过!”

楚陌将凤容若认识唐黛后的事情,只要他知道的,都详细说给凤容若听,特别强调了白云山上凤容若为了保护唐黛不受伤,使用了“碧落黄泉”导致自己身受重伤,在唐家村休养了几个月这件事。

凤容若听楚陌说完,心中震动,久久不语,她,远赴千里来救他,他,却忘记了她!

“楚陌,我知道了,这事我会看着处理的,不会再伤害她。我累了,你也休息吧,明天还得面对整个河间府的瘟疫。我染上了这疫病,有你们的倾力相救,我都这样了,更何况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平民,先将瘟疫治理好了才是最要紧的。”

二人睡了,隔壁的唐黛主仆也睡了,夜,依旧是那么的深沉!京城,宫里却是灯火通明。

太子凤容莫的宫殿里,凤千君一脸的怒容,坐在椅上喘着粗气,他的面前跪着太子凤容莫的两个随身暗卫,浑身颤抖,磕斗如捣蒜,向凤千君求饶,额头上已是磕得鲜血直流……地面上的茶水,瓷器碎片一地,告诉着人们,前一刻钟,凤千君发了多大的怒火!

欧阳清也一身的伤,跪倒在凤千君面前。

“皇上恕罪,臣未想到贼人胆子如此之大,竟然在安王府前动手,是清儿疏忽导致太子殿下受伤,请皇上责罚臣。”

“清儿平身,你也受伤了,就不要跪着了,来人,给清儿包扎。”凤千君脸色缓和下来,有太医上前将欧阳清扶在椅子上坐下,给他包括身上的伤口。

“你们两个也滚出去,别跪在朕面前碍眼,若是太子有事,朕定会让你俩一起陪葬。滚!”

地上两个跪着的暗卫一听,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凤千君的视野。

寝殿内,太医们围在凤容莫正在商议着怎么抢救他,凤容莫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气息微弱,他的心脏处,插着一支利箭。

因为利箭离凤容若莫的心脏极近,这才让太医们手足无措,担心拔箭时伤到凤容莫的心脏,不过幸甚的是箭未射中心脏,要不然,就算大罗神仙来也没法救。

夜色渐明,天边出现了一丝曙光,太医们决定了,还是要冒险拔箭。寝殿外的凤千君担心的踱着步子,欧阳清已经被公主府的来人接回了公主府。

某座华丽宫殿内的人,也是一夜无眠,焦急等待着消息,她多么希望此刻能传来太子驾崩的消息!

难熬的长夜过去,天,终于放亮了,河间府府衙里的炊烟升起,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起了床,唐黛与小青也起床了,洗漱后,来到凤容若的房间里,替凤容若再次诊脉施针,见到凤容若,唐黛有些小心翼翼,不敢像以前那般在他面前撒娇求宠。她,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

而凤容若看着唐黛,心中复杂,没有像昨天苏醒时那样排斥唐黛,当她是完全的陌生人,甚至是怀疑她对他图谋不轨。但对她也不亲近。因为,他记不住他与她之间的事,只耳听楚陌所说,他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他无法对她表示出亲热,他想像不出二人之间曾经的亲密是什么样的?!更何况自小他就是冷心冷情之人,对女子不亲近。

“凤世子,你的身体状况好多了,接下来,必须找到瘟疫的对症方子才行,我今天得出去看看情况,多看看染疫人的身体状况才好判断,才能想法子对症下药。”

唐黛替凤容若取了针,再让他喝了药,禀报他。她不管以后凤容若能不能记起她,她得将河间府的瘟疫治好,她不能辜负师父仙僧对她的期望,不能辜负他束缚自己的自由呆在唐家村三年就是为了教她医术。

“好,本世子陪你一同去。”

“不用了,世子你身体刚刚好点,疫病未除,可不能二次感染加重了病情,我有侍女陪着,无碍。”

“那让谢院首陪同你一起去?”

“不用,本姑娘不习惯人多,我喜欢清静。”唐黛摇了摇头。

“唐姑娘,那让影子和小蝶依然跟着你,护卫你的安全?”楚陌接了一句,影子与小蝶是后面才派给唐姑娘的,世子肯定也不记得。

“好。那我走了。楚陌,你照顾好凤世子,让他定时休息,定时喝药。”唐黛想了想,叮嘱了楚陌一句,带着小青出了府衙。

接下来的几天,唐黛与小青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瘟疫区察看染疫的人群,然后配药,试药,再让谢院首将前期奏效的方子拿来给她,反反复复试验,印证自己对这次瘟疫的某种猜测,然后找对症的方子。

因为凤容若醒了,太医们对唐黛也服了气,听凤容若的命令,全力的配合唐黛,要人给人,要药材给药材。

晚上,唐黛依然没眠,在楚陌给她单独辟出的房间里配药,小青也站在一旁打着下手。不知何时,凤容若避开楚陌,来到唐黛配药的地方,站在门外,看着里面小小的她,不时的闻闻药材,或者是拿起放在嘴里尝尝,配好后,放在红泥炉火上熬煮,闻药香……

这就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果然是不同凡想的!她,敢想,敢拼,敢试,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身上有着某种独特的气质。

“小姐,这都试了三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配出药出来?外面的那些人好可怜,染上了,只有等死的份。”

“快了,只要这药试出来,给他们用上了,就能印证我的猜测,然后就能对症下药,他们很快就会好的。我心里也着急。”

“小姐,你有什么猜测?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小青一听,小姐话里有话,这瘟疫难道还另有隐情?

“其实,第一天给凤世子把脉时,我就想到了这点,但是事情太大,又没证据,我也不能完全断定。这几天试下来,我发现有人利用了这次的瘟疫,下了两种毒,一种毒是让染上瘟疫的人病情加剧,而另一种是与太医方子上的药是相克的药,只要染上瘟疫的人吃了太医们方子上的药,不说能治好疫毒,反而会更加加剧病情,直至不医,死亡。最要命的是,这种变化的疫情,会通过老鼠传染。这也是为什么河间府疫情突然大暴发不治的原因。”

“小姐,你是说,这次的瘟疫是人为的?那太可怕了!是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是的,幸甚的是,太医们知道药方不管效后,没有继续使用,也没有给世子使用。要不然,现在的河间府应该是一座空府,无人幸存了。而世子,就算是我来了,也无法救活他。因为,这几天出去我发现了,那些后面再次用过太医开的药的人都死了。没有用过的,虽然昏迷,高烧着,但是却没有死,症状与世子当时的状况差不多。至于他们的目的,我也不敢乱猜测,但是与世子脱不了关系,也许,他们是想世子吃了太医药方上的药,借他们的手,如了他们的愿。”

“太可怕了!真正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用河间府成千上万的百姓做他们手中的利刃。”小青听了唐黛的分析,感觉后背上生凉,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呵……这又有什么?从古至今,帝王将相,哪个不是踏着平民的累累尸骨上位的?鲜血成河又怎么样?春闺梦里人,已是无定河边骨,又怎么样?”

“小姐……你快别说了,我不敢听,太碜人了。而且,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你可不要往外面说,被有心人听了,要招了灾祸来。”

“呵,无事的,我也就在你面前说说而已,你知道小姐我心情不好。小青,人家说,倾一座城,得一个爱人!而我呢?倾一座城,却失去了爱我的人!如若,他此生不再能记起我,我,又该怎么办?”

唐黛这几天感受着凤容若的疏离,心情失落,她的心再大,她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女子,曾经耳鬓厮磨的爱人,变成了陌路,她不可能没心没肺的还没一点感觉!

小青与唐黛全部的精神都放在治瘟疫上的药上,主仆二人谈着话,没有发现屏了气息站在外面的凤容若。凤容若听了唐黛的猜测,心中愤怒不已,眼神冷厉,那些人的血债,他会讨回来的!只是,最后听了唐黛伤感的话语,心竟然在隐隐作疼!

倾一座城,得了爱之人;倾一座城,失了爱之人!而他却是失了几年宝贵的记忆,失了宝贵的曾经。她,是爱他的,还爱得是如此的深沉!凤容若没有打扰主仆二人,轻轻的,又脚步沉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青,药熬好了,我们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就让人试药。我,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唐黛收起了的伤感,眼神冰冷。

第二天,一早起来,唐黛给凤容若做了例行的检查后,带着小青,小青捧着药,出了府衙,感觉身体好多了的凤容若,也带着楚陌,悄悄的跟在二人身后。楚陌本不愿世子出去的,但是拗不过世子的命令,只好苦着脸跟着。

只见小青端着药,与唐黛到了一家小院前,小院门开着的,二人走了进去。

“姐姐,你来了?”从里面迎出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

“恩,小家伙,你娘亲还好不?”唐黛笑着对那男孩道。

“姐姐,我娘亲吃了你的药,好多了,现在躺床上睡着了呢。姐姐,你是个好人,我们要是早点遇到你,我爹爹和妹妹就不会死了。”小男孩扬着小脸感谢唐黛,但想到因为染上瘟疫死了的妹妹和爹爹,又红了眼。

“走吧,姐姐今天带了药来,你娘亲喝了就会彻底的好了。”唐黛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心中叹了口气。

小男孩一家四口人,爹爹和娘亲,还有妹妹和他。爹爹和妹妹因为病情加重,后又吃了太医方子上的药,才死的。他和他娘亲命大,他娘是因为家里贫穷,把药钱省下来给丈夫和小女儿吃药,所以没吃方子上的药,而小男孩是好了后,没有再染上,所以二人才得已保了性命,等到了唐黛来到这里察看。

三人到了里间,房间内一个妇人躺在那,见唐黛来了,强撑着要起床,被唐黛叫停了。小青将带来的药,喂她吃完,隔了一个时辰后,唐黛再替她把了脉,心里有了数。

“姐姐,娘亲是不是全好了?”小男孩看了看床上的娘亲,又瞧了瞧唐黛的脸色,聪明的问唐黛。

“恩,好多了。你娘再吃三次药,休养休养就没事了。小青,你出去买点米粮和菜回来,中午我给孩子做顿吃的,我还要给他娘再观察观察才放心。”

“是,小姐。”

小青出了小院子,很快就买了东西回来,唐黛卷了衣袖,进了厨房,做了几个色香俱全的菜,给那妇人单独盛了些,其他的都让小男孩吃,吃不完的留着,他自己热热就可以吃了。小男孩已是好几天不曾吃过这么香的饭菜了,狼吞虎咽的就着桌子吃了起来。

唐黛看着孩子贪吃的模样笑了笑,这笑落在墙头上凤容若的眼里,心内凭添了一丝温暖,自己的嘴角也不由得扬了扬。

趴在一旁闻到饭菜香味的楚陌,吞了吞口水,怨念的看了眼自家的世子爷,他都好久没有吃到唐姑娘做的饭菜了。世子竟然忘记了唐姑娘!他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唐姑娘做的饭菜啊?!楚陌突然感觉到好心酸!唉。

等孩子和妇人吃完饭,唐黛再次为妇人检查了一遍,诊了脉后,放了心,再吃三次药,她身上的毒就完全消除了。小青与唐黛才出了小院,回了府衙。按妇人吃的方子,配了药,给凤容若吃,果然,凤空若吃了后,到晚上就感觉身上轻松多了。

听唐黛已经研究出对症的药方,众太医惊喜不已,到凤容若的房间内,都亲自为凤容若诊脉,凤容若也不说话,任由他们一个个的替自己把脉。一圈诊下来,众太医朝凤容若跪下,恭喜他康复,并道贺河间府的百姓有救了!

于是,凤容若雷厉风行的动作起来,让众太医带了唐黛的药方子,药材,到河间府全部染有疫症的地方,进行治理,一处治好后,再派了人,送上粮食和银两赈灾。

又听从唐黛的建议,派了人监督县衙的人带领下面的衙役和没有染上疫病的人,将染上疫病的已死了的人,全部焚烧,或挖坑深埋。然后发动所有的人灭鼠,烧鼠,众百姓一听,说是老鼠给他们传染了病,家家都自动的打老鼠,不让一个老鼠存活。

一周后,派往各县的人都传回来消息,说是只要是活着的人,全部都救回来了,疫情消失,稳定了。已死的人也全部埋完,老鼠也打完了,再也看不到一只老鼠了。

听了传来的消息,唐黛松了一口气,凤容若脸上也绽开了一丝笑意,苍白的脸色也添了一丝颜色。

而京城,太子凤容莫在太医的不眠不休的救治下,也脱离了危险,睁开了双眼。凤千君坐在太子凤容莫的床头,看凤容莫醒了,满是血丝的双眼泛起了笑意,拉了凤容莫的手,拍了拍,安慰他。

一旁的贤妃看了,一双手紧握在长长的广袖里,指甲在手心里快要掐住了血,才强忍了心中的不甘和恨意,上前行礼,向凤千君恭喜太子殿下脱离了危险。

“皇上,大喜啊,大喜!”桂公公从殿外进来,向皇帝凤千君道喜。

“小桂子,何喜事?”

太子醒了,凤千君心情也好了起来,笑着问桂公公。

“皇上,上官大人在外求见,说是河间府传来了消息,那仙僧的高徒不但治好了凤世子,还将河间府的瘟疫治好了。凤世了不久就要出发回京城了呢!”

“哈哈……好,好,好,这上苍给我凤南国的磨难终于过去了,太子莫儿醒了,若儿也治好了,河间府的瘟疫也治好了!快宣上官大人。”

“是,皇上。”桂公公转了身去宣上官玉。

贤妃一听,脸色大变,身体晃了晃,幸而是凤千君沉浸在喜悦里,没有看到她脸上的异色。然而,她的这些变化,却被躺在床上的凤容莫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莫儿,你好好休养身子,我先出去处理事情。”凤千君同凤容莫说了句,起身出去见上官玉去了。

贤妃这才回过神来,同凤千君道了喜后,急急回了宫殿,关了殿门大发脾气,吓得宫女们一个个的不敢喘了大气,太监奴才跪了一殿,不知道为什么娘娘突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前几天可是天天笑意盈盈的,宫人打赏了个遍。

贤妃心里恨得滴血,策划了那么久,眼看就要胜利在望了,最后却是功亏一篑,所有的努力全付之东流。

二皇子来到贤妃殿外,见殿门紧闭不禁觉得奇怪,母妃今天又是怎么了?听见宫殿内传来摔碎东西的声音,还有宫女的求饶声,知道母妃这是心情又不好,在打宫人出气!前两天不是心情很好,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惹着她了?

想进去看看,又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想想还是停了向前的脚步,带着宫人回了自己的住处。

河间府,所有的事情处理好了,凤容若已经在准备着带人回京城了,对于唐黛,他则是心情复杂,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拿眼瞅了好几眼唐黛,一旁的楚陌看得清楚,知道世子是有话单独对唐姑娘说。

忙退了出去,临走时还找了个借口将小青也叫了出去。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的第二章于今晚十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