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奉旨赴京/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青与楚陌二人一走,房间内就剩下了唐黛与凤空若二人干瞪眼。

“咳……咳……唐,唐姑娘,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回京城了,你是跟着我们回京城,还是另有打算?你放心,我回去定会禀明皇上,让皇上奖赏你的。还有,这些时间你辛苦了,凤容若我感谢你的相助,以后,你有何事寻我,我定会相帮。”

凤容若见唐黛沉默,并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松了松嗓子,说话。

“凤世子,奖赏就不必了,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这疫病已除,我也算是不辜负了师父的教诲,也对得住自己的良心。明天,我会同小青回长安县,京城我去了也没什么意义。唯有一件事相托,家兄唐风在京城为官,还请凤世子方便时照顾一二,也算是你对我救命之恩的报答。”

唐黛淡淡的回了凤空容,她当初来这的本意就不是为了扬名立万,是为了救他。

“我会的。还有,那,那个……唐姑娘,对不起,我一点都记不起你与我之间的事,虽然我听了楚陌所说,可是我,我不敢随意唐突了姑娘。”凤容若一脸愧疚的看着唐黛,眼神里也写满了歉意。

“凤世子不必为此事向我道歉,感情之事,不可勉强,如若,你能记起,是千好万好。如若,你再也记不起,我也认命!”

唐黛说完这话,心如刀割,泪流了出来。

她怎么可能是认命之人?只不过是自尊不容许她,去向一个不记得她的人,死乞白赖的求这份感情。

她,一定要想办法将凤容若的记忆恢复,她必须让他记得她,哪怕让等她等一辈子,也在所不惜,只要他能记起她!

“唐姑娘,你……你别哭啊,我……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凤容若见唐黛泪流下来,心中不由他,抽痛,手忙脚乱的不知怎么安慰她。

“凤世子,凤容若……我,我受不了,我再也受不了!呜,呜,呜……”想着明天二人就要分离,从此天涯各一方,两两相忘,唐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捂脸大哭了起来。

“唐姑娘,我……”凤容若面对唐黛情绪的暴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无语沉默。

“凤容若,我,我能不能抱抱你?”唐黛哭了许久才平静下来,一双泪目看着凤容若。

“我……好。”凤容若犹豫了一晌,还是点头答应了,他不习惯跟女子亲近,更何况是拥抱!

唐黛见他居然答应了,心下惊喜,主动走上前抱着凤容若,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梅花清香,享受着此刻他给她的温暖。

凤容若以为自己会反感她的拥抱,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有念头闪过,希望唐黛能多抱他一会,心中不由得惊讶,抬手想同样抱住唐黛安慰她,又放下,犹豫了半晌后,还是双手拥住了唐黛。感受到凤容若动作的唐黛,埋在凤容若怀里的脸,则又是泪流满面。他,就算是忘记了她,还是舍不得她难过!

在门外听着里面动静的楚陌与小青,听着唐黛大哭时,小青也难过的泪流满面,楚陌这次是真的心里酸酸的,世子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却又忘记了,上天,对世子,对唐姑娘太残忍了!

“楚陌,小姐好可怜,我好难过。”小青哭着拧了把鼻涕,掏帕子想擦,却找不到帕子了,顺手往楚陌身上擦了擦。

“恩,世子也好可怜,小青,要不要我们帮帮他们吧?”楚陌感觉了小青的动作,但满脑子都是世子的他,没有觉察到小青在干啥。

“呜……呜……楚陌,我们怎么帮啊?我们又不是大夫,治不了世子的病。”小青还是哭着回了楚陌,又拧了一把鼻涕擦在楚陌身上。

“哎,小青……你在干什么?呀,呀,你怎么把眼泪鼻涕都擦在我袖子上了呢?哎呀,脏死了,别擦,别擦,快放开。”

楚陌回过神来,才发现站在他身边的小青,拖了他的袖子,又是擦眼泪又是擦鼻涕的,惊叫了起来。

“楚陌……你怎么这样没有同情心?世子和小姐那么可怜,我正为他们伤心呢,不说你安慰我,我拉你袖子擦些眼泪怎么啦?还吼我?嫌弃我?”

小青也对着楚陌吼了起来。

“……”楚陌。

他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唉,擦了就擦了吧,等会脱下来让小青给他洗干净就是了,他一个男子,与一个小女子计较什么?

房间内拥抱着的凤容若和唐黛被门外的楚陌的惊叫声惊醒了,二人听了外面两人的对话,唐黛又不禁破涕为笑了,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看凤容若。凤容若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见她带着泪笑了,犹若梨花带雨绽放出一季暖洋洋的春意,春光无限,暖了他清冷的心,不由得看痴了!

唐黛感受到了凤容若的不舍,静静的看着他,也不挣脱的他的怀抱,任由他抱着她,多么希望时间就停留在此刻,一生一世,再不用分开。

第二天,众人的东西都收拾好,搬上了马车,要准备出发了,唐黛坐在马车里,看着凤容若淡若清风的身影,满是不舍。而凤容若看着唐黛坐在马车里,心里好像要失去了什么似的,失落不安。

“世子,世子,唐姑娘,唐姑娘,皇上让上官大人传了旨意来,说是皇上听了河间府的瘟疫治理好了,世子您康复了,龙心大悦。说是要奖赏有功之臣,仙僧的高徒,让唐姑娘你一定要亲自去京城,接受封赏。”

凤容若与唐黛二人一听,皆沉默了半晌,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唐姑娘,皇上旨意不可违,你跟着我们走吧。”凤容若走到唐黛的马车前,看着唐黛的眼神含了隐隐的期待。

“好!我跟着凤世子你们走,顺路也去看看家兄。”唐黛点了点头。

一行人,如来时一样,太医,还有运粮,运银子,运药草的人,一个不少的跟着凤容若回京城,只是比来时多了唐黛的马车。

众人快走到河间府城门口时,远远望去,除了河间府的所有官员来相送,竟然整个河间府府城的百姓也来了,到处黑丫丫的一片,只看了人头攒动。

老百姓都是朴实的,当初听了有心人的鼓动,竟然要上万民书给圣上,状告凤容若失德,当后来,他们听到凤容若做为安王府的世子,皇室子弟,竟然不顾危险,以身涉险来救他们,而且自己亲自察看,竟也染上了瘟疫。快要身死时,请来了仙僧的高徒,拯救河间府的百姓于水火中,百姓们又感动了,觉得当初是听信了他人的馋言误会了凤世子,心中愧疚,所以在凤世子离开时,他们要来送一送。

还有的是,听说仙僧的高徒并不是那小仙僧,而是仙僧又收了一个关门弟子,百且还是一个未及笄的女孩儿,想要一睹她的仙姿,也得去了城门处才能看到。看着凤容若的车队行驶过来,众人都踮了脚,伸长脖子,想一睹凤世子与那小仙子的风采。

虽然大家迫切的想看一看,但是车队所到之处,百姓们还是自觉的让出了通道。

“凤世子,小仙子……”

“凤世子,小仙子,能否让大家瞻仰瞻仰你们二位的尊容!”

“凤世子,小仙子,求瞻仰二位的尊容……也好让我们记住你们俩对我们河间府的伸手相救的恩情呐!”

“凤世子,小仙子……”

百姓的呼声越来越高,甚至是有的百姓在路边跪了下来,求见二人。在前面开路的河间府的知府和一众人一看,这跪了一路,车队都快走不动了,忙去请示凤容若,该如何办?是撵走,还是任由他们跪着。

“你去问问唐姑娘,百姓想见的也不是我一人。”凤容若回了知府。

知府转身又去了唐黛的马车前,请示她。车里面的唐黛,听到百姓呼声,已经是不能随便忽略得了的,处理不好,又得影响了师父的名声,想了想,还是见见他们,见了,自己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为以防万一,还是从一旁掏了面纱戴上,盖住了半张脸,走出马车厢,站在马车上,朝众人施礼示意。众百姓抬头一看,只见马车上的姑娘,身量不高,身穿淡绿长薄袄,细腰盈手一握,淡绿长袄外套着流光白纱,脚穿同色绣花鞋,面罩白纱,只露出一双清澈灵动的双眸,微风起,面纱伴着一头齐腰青丝飞舞,立在那宛如坠入人间的精灵,众人不由得看呆了,不愧是仙僧的弟子,就那模样,便胜却人间俗粉无数!

凤容若见唐黛带了薄纱,淡然出来同百姓相见,不卑不亢,没有扭捏作态,也没有含羞带怯,自带万种风情,不禁心生敬佩。也学了唐黛的模样,走出了马车厢,立在马车上,同百姓们拱手示意。

百姓们还未从唐黛给他们的震惊中醒了过来,只见另一辆马车里,走出一个青年男子,此人一袭白衣,青丝如墨缎,披在身后,身材高立,脸白如玉,五官似刀刻,薄唇半抿,气质清冷,一身风华,俊美无双,如天外飞仙,只往那一站,便叫世间男儿自形惭愧,低于尘泥之中。

马车缓缓而过,看呆了众人的眼,乱了众人的心,二人如此仙人之姿,就是天上下凡的神仙,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河间府的仙人!他们河间府有灾,但是更有福啊。直到马车走远,众人都还未醒过神来。

“恭送凤世子,小仙子!”突然一人的声音惊醒了众人。

“恭送凤世子,小仙子!”万人齐呼!

已经回了车厢的唐黛与凤容若听到车后的高声呼喊,心中则感叹,老百姓要的其实不多,吃饱穿暖,家人平安!

车子一路往京城行驶而去,路上歇息时,唐黛与凤容若之间若朋友般交流说话,讨论彼此都感兴趣的事,谁也没敢先提起,临别前一晚上,唐黛情绪失控二人相拥的事。而小青与楚陌自那晚拉衣袖擦眼泪鼻涕的事件后,二人之间的感情起了微妙的变化。

路上,楚陌抢着帮小青干活,趁小青不注意时,还偷偷瞅她,心想,青面鬼虽然长得算不上很好看,但眉清目秀,还是不错的,要是配他,还是配得过去的。

唐黛与凤容若二人心中都有事,也没注意到小青与楚陌的变化。要是在以前,唐黛心无他挂的时候,估计得老早逗了二人。

京城安王府。

“禀王爷,王妃娘娘,楚侍卫传了信来,说是世子已经在回京城的路上了,估计再有三日便能到达京城,同行的,还有那救了世子的高人,仙僧的高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