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进宫面圣(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好,我的若儿终于回来了,我的若儿终于回来了!”安王妃听了府中侍卫的禀报,连说了三声好,喜极而泣。

“还有,回信给楚侍卫,告诉若儿,让他请了那救命恩人到我们王府小住,本王妃一定要以重礼相谢!”

“是,王妃娘娘,属下这就去办。”

此时,诛魂阁的江野也得到了凤容若被仙僧的高徒救了性命,河间府的瘟疫给治好了的消息。大失所望后,坐在那眉头紧皱,看着众手下。

他以为他这几天会得到的消息是凤容若染瘟疫不治而亡的消息,可是没想到,却是这个让他很不甘心的消息。

“这河间府后面所暴发是毒的作用,不全是瘟疫,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而那高僧擅长的医术,不是毒,这个我们也知道。要说是他的徒弟救了河间府的人,还有凤容若的话,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但是,那个高人是谁?到底是不是仙僧的徒弟?就要靠各位去查清楚了。”

“是,阁主,我们一定会查出来,不负阁主的期望。”众人应后,出了诛魂阁,去查唐黛的真实身份去了。

三日后,凤容若一行到了京城,进了城门,唐黛便向凤容若告辞,去大哥唐风那。

“唐姑娘,明日我也要进宫面圣,我到唐大人那接你,一起去皇宫如何?”

“好。”唐黛点了点头,答应了。小青驾了马车离开车队而去,凤容若站在自己的马车前,一直到唐黛的马车不见了踪影,才回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唐风的房子已经换了地方,那时刚来京城时,住的是凤容若的院子,后来,在凤容若,欧阳清的帮助下,在国子监边上又寻得了一处小院,唐风觉得价钱和大小很合适就买下了。这事唐黛也知道,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地址在哪里,二人便在国子监边上打听唐府,寻找了两刻钟,这才在原凤容若小院的不远处,寻到了宅子。

“小姐,你看,那上面挂着唐府二字,应该是大公子买的小院了。”小青指着不远处一座小院道。

唐黛掀了帘子,抬眼一看,果真有一座小院,上面挂了唐府二字,那字迹她认识,是大哥亲自写的。

“是这,小青,是这。”唐黛高兴的对着小青道。

马车在小院前停了下来,小青先下了车,向门房说是大公子的妹妹,小小姐来了。让他快快去禀报。

门房进去后,没一晌,大哥唐风和大嫂宁未雨就跟着门房一起出来,看到唐黛,二人惊喜得不得了。

“小妞,小妮子,你也知道来看看我们啊!”宁未雨远远的就朝唐黛道。

“嘻嘻,大嫂,大哥,你们还好吧?”唐黛问候二人。

“我们挺好的,小妞,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唐风高兴的上前,摸了摸唐黛的头,见唐黛瘦了许多,心疼的问。

“还不是赶路的嘛,大哥你又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坐长途马车。”

“好了,大家也别站在这说话,进去吧。”宁未雨高兴的上前拉了唐黛的手,往院中走去。

一路走来,唐黛观察着小院的布局,虽然是小了些,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买院子的价格在这也算不上贵,在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那时凤容若和欧阳清是费了心思的。想到凤容若,唐黛的情绪又低落下来。

“小妞,你这次来京城是有什么事吗?娘在家还好吗?”

几人进了客厅,大家坐下,下人也上了茶水和点心,唐风关切的问着唐黛。

“大哥,我离开家有些时间了,我离开时娘挺好的,而且我走时也做了安排,小白在家保护她的安全,你不用担心。而且,我此次又是奉旨进京的。”

“恩?你离家做什么去了?又为何事奉旨到京城?”

“大哥,大嫂,你们是我的家人,我也不能再隐瞒你们。我的师傅,就是那在我家住了三年教我医术的老头儿,他就是鼎鼎有名的仙僧。而这次我离开家,就是因为帮了我们许多的凤世子在河间府染了瘟疫,我去那给他治病去了,而且那的瘟疫也是我治好的。皇上知道了,就下了旨意让我进京面圣。”

唐黛说完,唐风和宁未雨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二人的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拿眼瞪着她。他俩刚刚还在说,也不知那救了凤世子的高人,长得是什么模样?没想到这一刻钟还未到,这高人就站在了二人的面前,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妹!

“大哥,大嫂……你们怎么了?”

唐黛看着自己的大哥,大嫂盯着自己发呆,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儿,又拿眼神问一旁的小青,意思是她的脸上没长啥吧?小青看懂了唐黛的眼神,冲着她摇了摇头。

“你个小妮子,总是给人惊吓!你就是那高人啊?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你竟然是仙僧的高徒。相公,相公,你捏捏我的脸,我看疼不疼?是不是我在做梦?”宁未雨将脸对着唐风傻傻的道。

“哈哈……宁姐姐,大嫂……这有什么惊吓的?你忘记了你的病是我治好的?”唐黛看着宁未雨和大哥的呆样,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一床被子不盖两样人,这宁姐姐嫁给了大哥,少了聪明劲,多了大哥的呆子气儿。

“哦,对哦,小妞,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啦,而是你的身份太让我惊讶了。”宁未雨不好意思的解释了句。

“小妞,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进宫?”唐风想着妹妹一直就是精灵古怪,心中很快就接受了。

“明天,明天凤世子要进宫面圣,我们二人一起去。对了,大哥,跟你说件事,凤世子虽然瘟疫被我治好了,但是因为高烧损坏了脑袋,他忘记了近几年的事,明天他要是不认识你,你不必觉得惊讶。”

“啊!凤世子……”唐风一时震惊的语塞。

“小妞,那他是不是也不认识你了?”宁未雨是女子,心细,她老早发现了凤容若对待唐黛与对待别人不一样,所以,才问了这句话。

“……是的,他也不认识我了。”唐黛沉默了一晌,点头道。

“这……小妞……”宁未雨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唐黛才好。

“小妞,这些时间你辛苦了,怪不得你瘦了这么多!我说,那时听到凤世子染了瘟疫,无人能救时,就发了信回家,你怎么没回信给我呢。”唐风在宁未雨话语的提醒下,也想到了什么,几年前他就感觉出凤容若对小妹的不同,可是,现在?唐风有些心疼妹妹。

“小妞,这一路辛苦,我带你去客房休息。今天你得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进宫呢,那也是累人的事。”宁未雨心疼的拉起唐黛带她去休息。

安王府。

安王妃老早就站在王府门口等凤容若,见他的马车停下,儿子走下马车,迎了上去,一把抱住凤容若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大哭了起来,一旁的安王爷也红了眼眶。

“母妃,别哭了,你看,我这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吗?”凤容若安慰安王妃。

“你个臭小子,下次我再让你逞能,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说去就去,也不同你父王和我商量商量。我当时就说了,你是想要折磨死,吓死你母妃,你才甘心!”

安王妃心安后,满腔的怒气,也不顾得是在王府的大门口,还有百姓看着呢,就骂起凤容若来。凤容若知道母妃这次是担心狠了,心中愧疚,也不出语,站在那任安王妃责骂。

“好了,有什么事回王府再说,行吗?这儿子刚回来,你就堵在这骂。”安王爷在一旁劝说了一句。

“都是你,什么破唠子身子,让孩子早早的就去替了你的事,啥事都是他扛着。你还有脸说!”安王妃终究还是舍不得骂儿子,掉转矛头对准安王爷。

“好啦……母妃,娘……儿子我累了。”凤容若一看不好,忙使出了许久不用的招数,叫安王妃似平常人家那样叫娘,向她撒娇。

“哦,哦,你累了?娘不说,不说了,快进府,沐浴休息。”这招果真是屡试不爽,安王妃举手投降,像小时候牵着凤容若的手那样,牵着他的手进了府。

“对了,若儿,母妃让人传信给你,让你将那救命恩人,带回王府小住,我们要好好感谢他。我怎么没见到人?”进府的路上,安王妃想起了凤容若的救命恩人,问他。

“母妃,她在京城有地方住,我不好叫她来王府,不大妥。”

“你这孩子,这有什么不妥的?只要他肯来!”

“母妃,她,她是女子!”

“恩?是女子?女子也一样,是来王府住,又不是单独与你在一起,没什么不妥。对了,她多大的年龄?”

“我,我也不知道,我没问过。不过,看上去,应该还未及笄。”

“这么小?天,我还以为救了你的人,应该是个老头呢!那这样吧,我到时正式下了帖,请她来王府见见,我们好好招待招待她,你看怎么样?”

“好,母妃你安排吧。”

凤容若治好了瘟疫,回了京城的消息,很快的就又在京城传开了,那些心慕凤容若的闺中女子,也不在家闹绝食了,个个的都好好的吃了饭,等着哪天幸运降临,能被皇上赐婚给凤容若。

护国将军府的大小姐郑月,也被她的父亲,护国将军郑柏解了禁,允许她自由出入,不用再担心她会偷偷跑去河间府陪凤容若同生同死。

第二天,凤容若来到唐府府门前接唐黛一起进宫,唐风与宁未雨出来送唐黛,凤容若见了二人,果真不认识,唐黛再介绍了一遍,几人礼貌性的打过招呼,各自驾了马车准备出发去皇宫。

“唐姑娘,你可以与小青同坐我的马车,一辆马车方便说话。”凤容若见小青去赶马车,邀请唐黛。

小青一听,与赶车的楚陌对视了一眼,也不等唐黛吩咐,果断的不去赶自家的马车,扶着唐黛就上了凤容若的马车,唐黛见小青的模样,抽了抽嘴角,心下又感动,她明白小青的做法。

凤容若随后也转身上了马车,与唐黛对面而坐,小青很自觉的跑到了车夫边上的位置,楚陌的身边坐下,将空间留给了车里的两个人。

“唐姑娘,第一次进宫,是不是有些紧张?”凤容若看了眼似有些拘束的唐黛,问她。却是不知唐黛并不是因为进宫拘束,而是与他在一起,不知道用何种态度面对他,才显得有些木讷。

“呵,还好,不紧张,谢凤世子关心。”唐黛摇了摇头,也没解释其实他不是第一次进宫。

“恩,你不用紧张,我皇伯这个皇帝不是不错的,不会乱发了脾气,乱杀了无辜。”凤容若继续安慰唐黛。

“呵……也不知皇上会给了我什么赏赐?这巴巴的将我从河间府那传了进宫。我猜应是金银珠宝,锦罗绸缎啥的吧!我一女子,又当不了官,肯定不会封我啥官的。”唐黛故作轻松,逗乐道。

“我想想……金银珠宝自是不会少的。只是此次你立功颇大,如果没有你的尽力施救,我不会好,河间府的瘟疫也治不好,甚至是会扩大到全凤南国,不夸张的说,此次若没有你,我们凤南国的江山危矣。这么大功劳恐不是金银珠宝随随便便就能赏赐完的。应还有别的赏赐,至于是什么,我也不也敢妄自揣测圣意。”

“……”唐黛无语的看着凤容若,见他还真听信了自己的话,竟然有理有据的为她分析起来,这人真不幽默,呆子!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凤容若见唐黛无语的神情,挑了挑眉道。

“呵……本姑娘也是逗笑而已,赏赐什么我并不在意。”唐黛无奈的回了。

“恩,唐姑娘的确是高风亮节,为百姓着想,为凤南国着想,等会见到皇上,我定会向皇上进言,好好赏赐姑娘你。”凤容若认真的对唐黛道,嘴角却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凤容若,停,停,别恶心人,这话说得我多么高尚无私似的,本姑娘别的不好,但是银子还是好的,别的不喜,就喜这一点。”

唐黛的眼角瞥了眼凤容若嘴角的笑,知道他是在戏谑她,也不管了他的身份直嚷嚷,似又回到了从前,凤容若还没有忘记她的时候。

“哈哈……原来唐姑娘爱银子啊!那我定得向皇上进言,让皇上赏你一座银山,你每日只需坐在银山里,看银子,数银子便可。”凤容若被唐黛可爱的样子逗笑了。

“嘿嘿,这个可以有,数银子我喜欢,数到手抽筋,我都不会埋怨一句。”

车外的楚陌与小青听了二人在里面说笑,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楚陌看着小青开心的笑容,眼里流露出一丝情意。

在二人说笑间,没有唐黛想的尴尬,马车在宫门前停了下来。

“世子,唐姑娘,到了。”楚陌向车里的凤容若禀报。

二人下了马车,唐黛刚刚站稳,突然一人一袭红衣,似一阵旋风袭转而来,众人定睛一瞧,唐黛已经被某只妖孽抱进了怀里。

“黛黛,真的是你啊?你个小丫头,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太让人惊喜了。没想到,你竟然就是那仙僧的徒弟啊?”

欧阳清满腹惊喜的看着唐黛道。

“呀,妖孽,是你啊,你咋知道我来了呢?”

“你小丫头嘴巴那么严,表哥又忘记了许多事,我哪里会知道啊?!还不是昨日知道表哥回王府了,去看他,听了楚陌说,才知道是丫头你啊。昨晚那么晚,我也不好去你大哥唐大人那打扰你,知道你今天要进宫,所以早早的在这等着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