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进宫面圣(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原来如此!你也要进宫吗?”唐黛见了欧阳清觉得十分的亲切,笑着,大大咧咧的用手在他肩上打了一拳。

“不进宫,就来看你。哎哟……痛,别打我。”唐黛这一拳头正好打在他还未恢复的伤口上,痛得是呲牙咧嘴。

“咦?你怎么了?咋受伤了?来,我看看。”唐黛见自己也就一拳头,虽然力气是大了点,可是也不至于打得欧阳清痛得出了汗,关切的要看欧阳清的伤,这一急,也没想起是在宫门前,上手就要去扒了欧阳清的上衣察看。

“咳……咳……”

一旁的凤容若看着二人的互动,心中不知为啥竟不舒服起来,见最后还发展到要当众脱衣了,不由得干咳了两声,提醒某黛要注意注意自己的形象。

听到凤容若的咳嗽声,唐黛醒过神来,停了扒衣服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黛黛,没大事的,就是前几天遭遇了刺杀,受了点小伤,休养休养就会好的,具体的等你有空了再与你说。”

欧阳清非常高兴唐黛这样紧张他,得瑟的瞥了眼凤容若,昨日听了楚陌说,凤容若失去了几年的记忆,连黛黛都记不起了,心中感觉复杂,一方面为凤容若难过,另一方面心中又有些小小的窃喜,表哥不会记得与他抢黛黛了,他,是不是机会来了呢?虽然这想法有些自私,有些不道德,可是谁叫感情本就是自私的呢?!

“啊?你又招谁惹谁了?竟然有人朝你捅刀子!是不是你的那些烂桃花,因爱生恨啊?!”

众人一听,眼角抽搐,只是见唐黛又恢复了调皮的劲儿,心中安慰的同时又抽了抽嘴角。

唯有凤容若看着她与欧阳清这般亲近,心中莫名的,竟有些惆怅和不开心。以前,她在他面前也是这样的吗?竟第一次恨自己失了记忆!

“哎,小丫头,你为什么总是要将我想得那么不堪呢?不是,不是我招惹的。哼。”

欧阳清傲娇的哼了声,对着唐黛撒娇,觉得自己有千般的委屈。

“唐姑娘,我们该进宫了,再说要晚了。”凤容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哦,妖孽,我进宫了。有空去我大哥那儿看我哈。”

“好的,我知道了,等你出了宫我就去。”

欧阳清上了马车回公主府,唐黛跟在凤容若身后,往宫里走去。二人走到哪里,都引来注视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哎,你看到了吗?刚刚过去的就是凤世子,还有那救了他的,仙僧的徒弟,听说二人今天奉了旨意来见皇上的。”

“咦,不是说高僧活了百余岁啊?他的徒弟怎么着也有七八十岁了吧,怎么会是一个小姑娘?看她的头饰,都还没及笄呐。是不是我们搞错了?不是她啊!”

“对呀,年龄太小,又是个女子,让人不敢相信!可是,凤世子的性格,大家谁不知道?他会随便带了哪个女子在身边啊?应该就是她。”

“对,应该是她,正因为她是凤世子的救命恩人,凤世子才不会嫌弃了她!”

大家的议论,传入二人的耳中,凤容若脚下慢了些,等了唐黛,与她并肩而行,唐黛心中虽是诧异,但又开心。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照顾着她的感觉!

二人还未行至御书房,桂公公已经出来迎接二人了。

“凤世子,你让老奴好生挂念啊!这看到你安然无恙,老奴的心也放下了。快请,皇上早早就在御书房等着你,一直念叨你呢。咦?唐姑娘,是你啊!唐姑娘近来可好?”

桂公公急切的向凤容若问了安后,才发现唐黛,不觉惊讶。怎么是唐姑娘?仙僧的高徒呢?这还是未到?

凤容若朝桂公公淡淡的笑了笑,算是对桂公公的话,做了回应。又惊讶桂公公竟然也认识唐黛,挑了挑了俊眉,唐姑娘越来越让他觉得有趣了!

“桂公公,您老是越来越福光满面啊!谢您老的关心,小妞我很好。只是,这次进京因为突然,小妞没有为你带来你喜欢的酒,还请桂公公恕罪。下次再给您老补上。”

“哈哈,几年不见,唐姑娘还是那么直爽,还是那么会说话。好啊,老奴我就等着唐姑娘的好酒咯!”

打过招呼,二人随着桂公公走进了御书房,凤千君见了二人进门的身影,也不顾皇上的威严来,亲自起身朝凤容若迎来,站在凤容若面前,上下打量。

“好,好,你能平安归来就好!”

“让皇上为臣担忧了,是臣的不是!”凤容若屈膝请罪。

凤千君半扶了他,不让他完全跪下,凤容若就着凤千君的手,又站起。

“咦?这不是唐姑娘吗?唐姑娘,几年不见,已经是长得亭亭玉立,不再是那个黄毛小丫头了。哈哈……”

“民女叩见皇上,谢皇上还记得民女。皇上您也是越来越威严帅气啦!”唐黛跪下向凤千君行礼,并不怕他,竟抬头双眼看着皇帝,夸赞他。

“哈哈……好啊,好啊!唐姑娘快快平身,朕也感谢唐姑娘的大力赞美。只是,若儿,你不是说让人带了消息给我,说会带仙僧的高徒一起来见朕的吗?人呢?还没到?”

凤容若见皇上也认识唐黛,二人还如此熟稔,心下暗思,原来唐姑娘并不是第一次进宫!

“皇伯,若儿这不是已经将人带来了?!就在你面前啊!”凤容若笑着回了皇上。

“恩?谁?唐姑娘?”皇上瞅瞅一脸笑的凤容若,又瞅瞅唐黛,臭小子,还与他卖关子!

“小妞代师父仙僧问皇上安。”唐黛立即跪下以仙僧的徒弟问安。

只是这刚爬起来,又得跪,心中不由得哀叹一声,在这古代膝盖就是不值钱!哪有男儿膝下值千金啊,一文不值,哼。

“哈哈……唐姑娘,你真是了不起啊!快快请起。我凤南国有你真是有福了,你这刚刚替朕解决了粮食的问题,这又替朕治好了瘟疫,朕必须好好赏赐你。”

“谢皇上,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小妞我也是凤南国的一员。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我。我为凤南国出力,也是保家平安,保自己平安。”唐黛谢过凤千君对她的大加赞赏。

“好,好,好!巾帼不让须眉,说的就是你这般的女子,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皇上,贤妃娘娘带着二皇子求见。”桂公公从外走了进来,向凤千君禀报。

“她?她来干什么!”凤千君蹙眉。

“贤妃娘娘说,她听闻今天凤世子与神医进宫了,说是没有机会去了安王府,就到这来看望看望凤世子,顺路想一睹神医的风采,说是求皇上成全她的一片心意。”

“……,宣吧。”凤千君沉默半晌,松了眉,吩咐桂公公。

一晌后,一着淡黄色宫装的美妇人,温婉大方,缓缓走进了御书房,她身后跟着一个身长玉立,浑身贵气的十五六岁少年。

“臣妾参见皇上,见过世子。”

“儿臣叩见父皇,见过堂兄。”

二人进入御书房后,向皇帝凤千君,凤容若见了礼。在凤千君的示意下,二人就着桂公公端来的凳子坐下。

“世子,本宫听闻你在外染了瘟疫,现在身子可是好了?”贤妃坐下后,一脸的关切问凤容若。

“谢贤妃娘娘关心,已大好。”

“我又听闻,那替世子治好了瘟疫的神医今日也来到了宫中,本宫又是敬佩又是好奇,不知是哪位?”

“民女替师父仙僧问贤妃娘娘,二皇子安。”唐黛不等凤容若介绍,无奈的从凳子上站起,向二人跪下问安。唉,老百姓真是不能进宫,走哪儿跪哪儿,这还没出御书房呢,这已经是跪第三次了!

“哟,小姑娘,神医是你啊?你就是救了世子的,仙僧的高徒?”贤妃满脸的惊讶。

“回娘娘,正是民女。”

“姑娘快快请起。皇上,臣妾真是吃惊啊!没想到这救了河间府百姓的人,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这真是我们凤南国的福气。皇上,您福泽深厚,上苍都不愿意看到我们凤南国的百姓受到折磨,派了小神医来拯救他们。”

“哈哈……也不怪爱妃会惊讶啊!我刚刚听到时,可也是惊讶得狠。”凤千君听了贤妃说他福泽深厚,心中开心,大笑了起来。

一边的唐黛抽了抽嘴角,就她那几句话,看似在夸她,其实所有的功劳都功归于皇帝凤千身上去了,那意思是皇上有福,上苍才会派了她来。凤容若听了,瞥了眼正抽着嘴角,一脸不以为然的唐黛,嘴角勾起,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

“皇上,您可是一定要重重的赏了这小姑娘才是。”

“当然,爱妃不说,朕自也会重赏的。烨儿,你最近的功课怎么样?”皇上龙心大悦,看着坐在贤妃身边的凤容烨,竟破天荒的问起他的功课来。

“禀父皇,儿臣八股文已做得很好了,太傅已经在教烨儿国策,国论。”凤容烨受宠若惊的立了起来,回了凤千君。

“好,太傅博学多才,你跟着他好好的做学问,朕也能放心。”

“儿臣遵命。”凤容烨复坐下。

“皇上,这小神医臣妾也见过了,看到世子安好,臣妾也放了心,那,臣妾告退。”

“去吧。”

贤妃果真是看了凤容若与唐黛后,就向凤千君告退,带着二皇子凤容烨,退出了御书房。

这是个聪明的女人,知进退!

“唐姑娘,你想朕赏赐你点什么?”凤千君看二人走了,侧过头问唐黛。

“皇上,臣女刚刚说了,不敢居功。不敢要求皇上赏赐什么,但是皇上实在要赏的话,就赏点银子给臣女,臣女有银子过日子就满足了,没有大的理想和奢望。”

“哈哈……如你的愿,银子自是会赏的,但免得别人说我这皇帝当得抠门,还会有别的赏赐,朕明天让人送到你哥哥唐风的府上去。”

“臣女遵命,谢皇上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唐黛叩头跪谢。

“平身。唐姑娘,这说过了正事,朕还有闲事问你一问,你那棋谱甚是精妙,朕研究了许久才研究通彻,不知你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啊?”

“皇上,臣女给你的,当然是最好的。臣女这有倒是还有,但是不及给你的精妙,而且,这次臣女来得匆忙,您也是知道的,臣女没有带在身边啊。”

“啊,可惜,可惜了!那你下次再回京城时,定要给朕带了来。”

“臣女遵命。”

凤千君想想还是觉得可惜,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硬是叹得唐黛眉心直跳,她的棋谱哪里是在家里,可全在她的脑袋里,皇帝老儿要是知道她撒谎了,非得剁了她不可,真正是个“棋篓子”!

“若儿,你这次就算是功过相抵,皇伯就不再给你赏赐。等会让人将宫里的上好的药材送一些去安王府,你在家好好休养身体,暂时没什么大事就不用天天上朝。不过,你临走时,我答应过你,我许你的一个条件,不会作废。”

“若儿遵命,谢皇伯赠药草。”

“恩,莫儿前些时间受了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成天的念叨你,你跟唐姑娘一起去看看他。”

“好,那若儿告退。”

凤容若带着唐黛出了御书房,往凤容莫的的宫殿走去。

“唐姑娘,你以前来过皇宫?”凤容若看了唐黛一眼。

“是,我来过一次,皇上,太子殿下,我们都认识。而且,那时……也是你带着我一起来的。”唐黛顿了一下,还是多说了一句,又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凤容若的脸色。

“哦。”凤容若脚步顿了一下,面无异色的点了点头。唐黛看着他淡然的反应,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二人沉默前行。远远的,二皇子凤容烨,朝二人走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气宇轩昂,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

“见过凤世子。”

“见过若堂兄,见过神医。”

二人近前,同凤容若,唐黛打招呼。那男子因为不认识唐黛,只与凤容若打了招呼。

“郑小将军不必多礼。容烨,你与朕小将军这是去哪里?”

“若哥哥,郑国说他得了匹好马,我这正要与他一起去护国将军府看马呢。”

“哦,你们忙。”凤容若点了点头。

二人说话间,郑国与唐黛二人却在大眼瞪小眼,互相探询着,唐黛之所以看他,是因为听了凤容若的称呼,知道他是护国将军府的小将军,听说自己与他的娘甚像,所以就留意起来,而且,一见他,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近感,是原主的感觉,不是自己的。

郑国之所以盯着唐黛看,一是因为听二皇子叫她小神医,二是,觉得这姑娘甚是眼熟,后想起,她特别像自己的娘亲年轻时的画像。所以,心下疑惑,想要看出点什么。

“郑小将军,你这样盯着一个女子看,这就是你护国将军府的教养?”凤容若侧头一看,见唐黛与郑国俩人正似王八对绿豆,看上了眼,互相盯着不放,不由心中生起了醋意,连他自己都还没明白为何有这种感觉,就出口怼郑国。

“啊?啊……凤世子,你误会在下了。我只是觉得小姑娘甚是眼熟,而且对她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对不起,小神医,郑某唐突姑娘了。”郑国回过神来,也不生凤容若的气,向凤容若解释,又向唐黛道歉。

“郑小将军不必道歉,小女没有在意。”唐黛对着郑国施了礼道。

“姑娘大量,谢姑娘的不计较,在下告辞。”郑国忙回了礼,拱手告辞,同二皇子凤容烨走远。

------题外话------

感谢hh332623小仙女投的6张月票,感谢elsaboss小仙女,还有微信登录的id小仙女们的月票,鲜花,谢谢!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