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被赐封县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来到凤容莫的宫殿,凤容莫因为伤势严重,还躺在床上休养着,见了唐黛与凤容若,凤容莫高兴的爬了起来,一把抱住凤容若。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莫儿我担心死了!你不在,就有人要我的小命,我差点也见不着你了。”

“好了,多大人了,还像小时候那样,回床上躺着去。”凤容若伸手拍了拍凤容莫。

“哦。小妞,三年多了,你还记得来看看我啊?”

凤容莫乖乖的躺回了床上,朝着唐黛噘嘴。

“呵,太子殿下,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你今天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去。”

“好啊,好啊,我就想吃你做的菜了。我问了好几次唐大人你什么时候能来京城,他都说不知道。”

“呵……我大哥是不知道哇。太子殿下,你怎么受伤了?”

“唉,可别说了,父皇一直不让我出宫,就是怕宫外不安全。那时候,大哥不是染上瘟疫不治,大家都急死了,各想各的办法,想救大哥,可是最后无都没有办法,就在大家绝望时,安王府里传来消息,说是仙僧的徒弟去了河间府。我与清表哥想知道具体的情况,就一起去了安王府,可是没想到,会有人在安王府前动手啊,我们二人都没带护卫,就只有我的两个暗卫在。刺杀我的人,人还不少,清表哥与我的暗卫拼命护着我,但里面有人箭术厉害,趁清表哥和暗卫对付别人的时候,拿箭射向我,我躲不及,就中箭重伤了,清表哥也受伤了。”

“我说欧阳清怎么会受伤了!原来是这样。太子殿下,你以后可得注意点,不能随意出了宫去,出去也得多带点人。”

“我会让他们将这一箭还回来的!”凤容若听了凤容莫的描述,冷冷道。

“大哥,你现在身子完全好了吗?”凤容莫两眼担忧的看着凤容若。

“好了,只是想不起近几年的事了。”

“啊!你……你失了记忆了?那你还能想起我的事吗?”凤容莫一听急了,大哥可别将他与他之间的事都忘记了。

“不记得你,我会来看你?”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凤容莫,一副凤容莫智商堪忧的样子。

“哦,那就好。那你不记得谁啊?”凤容莫一听,松了一口气,记得他就好。

“他不记得我了!”一边沉默着的唐黛,装作语气轻松的说了句。

“啥?大哥,你不要这样吧?唐姑娘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将她忘记了,我替她不值,哼。”凤容莫一脸的愤愤然。

“你小子又话多!要不是看你受了重伤,我现在就给你拎了出去!”

“大哥……我十五啦,我不是小孩子啦!你总还当我是小孩,动不动要拎我出去罚站。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你也知道你十五啦?刚刚谁抱着我要哭鼻子的?是谁没脑子的,什么护卫不带就往宫外跑?被别人当成了箭靶子射!欧阳清就是个呆子,你整日的在宫里呆着,也不懂啊?还要两个一起发呆,发傻。还面子!面子靠你自己挣的。”

“大哥……你能不能不一见面就训我啊!这次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么鲁莽了。”

“小莫,你要知道,大哥不能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你父皇也不能,以后,你得靠了自己。不仅自己要长武功,还要长脑子。你是太子,就得有太子的模样,以后,你是要继承大统的,那个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坐的。你看看你父皇,那么辛苦,那么操心,你就知道了!”

“大哥……我知道了,我错了,莫儿以后长脑子。那次真的是因为太担心大哥你了,所以……”忘记了自己的安危。

“大哥知道了!”凤容若脸色又恢复了淡然。

“凤世子,太子殿下,你们二位聊。我去做几个太子殿下喜欢吃的菜。”

“小妞,我要吃水煮鱼,水煮肉,酸菜鱼,东坡肘子,东坡肉……”

“凤容莫!你的要求还真多,你肚皮那么大,吃得下?”凤容若打断了凤容莫的无限度的报菜名。

“哦。……一顿吃不完,可以留着吃啊!”凤容莫吞了吞口水,嘀咕了一句,委屈巴巴的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唐黛。唐黛抽了抽嘴角,无视他的眼神,出去做菜了。

一个时辰后,唐黛果然给凤容莫做了他点的菜,另外还加了些清淡的蔬菜。他伤口刚好些,不能吃了辛辣的。水煮鱼这些只让他尝尝味道就好

凤容若,唐黛,凤容莫三人用了饭,稍歇了一晌,二人告辞出了宫,回了唐府的唐黛,脑子在想,皇上到底会给她什么样赏赐呢?好像还很挺隆重的,竟然要派人赏赐到府上来。

凤容若也回了安王府,走进书房,拉开抽屉,呆呆的看着里面的一张纸,两个荷包。纸上的字,是女子娟秀的笔迹,只是娟秀中却不失锋利,上面写着冬笋的吃法,这个字迹他熟悉,是唐姑娘的,在河间府他看过她开的方子上的字,一模一样,只是这张纸,微微的泛黄,可见有些时间了。他,当初为什么会留了这张纸?

还有那两个荷包,一个上面绣着一只大黄猫,胖胖的,很可爱。另一个上面,绣着两个人,只是有些怪,身体很小,头很大,却很逼真传神。一人男子,穿着白色的长袍,应该是他,而另一个,是个女子,是唐姑娘吗?他正抱着她,在漫天的大雪里旋转,看上去二人很快乐,很开心!

他很想想起这些事,可是当他拼命去想时,总会头痛如裂,无法继续,凤容若心中失落的摸着上面的两个小人。他们的曾经,应该是很开心吧?

“世子,王妃请你过去,说有事相商。”楚陌来到书房禀报凤容若。

“好,我这就过去。”

凤容若将纸张,两只荷包放入抽屉里收好,起身去找自己的母妃。凤容若来到前厅,只见自己的父王和母妃二人都严肃的坐在那里,看着应是有重要的事。

“若儿,你来啦,坐。”安王妃同自己的儿子打着招呼。

“父王,母妃,你俩寻我有什么事?”凤容若坐下问道。

“哦,是这样的,母妃准备王府宴请你的救命恩人小神医,同时呢,请了京城的贵女来相陪。”

“母妃,你宴请她就宴请她,为什么要请别的女子来?”

“若儿,你的年纪不小了,你父王和母妃年纪也一年比一年老了,别人在你这年纪,孩子都老大了。这些年,你父王和我没有催你的原因,你是知道的。可是,我们也不能一辈子等着那人出现,如若这辈子她都不出现了呢?!所以说,若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为王府的未来着想。我们请了京城的贵女来,一是为了陪那小神医,因为她是小女孩子,让其他的贵女相陪,以示我们对她的感激和重视。二呢,这些女子来了,若儿你过去看一眼,看有没有入了你眼缘的,你挑一个,我让你父王去宫中禀了皇上,让他为你赐婚。”

“母妃,你知道儿子我失了这些年的记忆,我不能在这时候成婚。儿子总觉得我忘记了顶重要的事,我心须等自己恢复了记忆后,我才敢成亲。”

“若儿,你若是一辈子都想不起那几年的事呢?你父王,母妃我能等你一辈子吗?”

“母妃,你让我想想,好吗?这是我一辈子的大事,我要好好想想才能答复你。”

“好,你想归你想,我这边我办我的事。我等会就让下人开始下了帖子,下帖子到开宴还有几天呢,你这几天好好想想。”

宫中,贤妃的宫殿里,护国将军府的魏姨娘被贤妃召进了宫。

“嫡姐,不知你召妹妹进宫是为了何事?”魏姨娘看着高高在上坐在那的贤妃问道。

“小事,也是大事。我听说你们将军府里的大小姐对凤世子情有独衷?为他寻死觅活的!”

“嫡姐,这……”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是不是,不是就不是。”

“是。大小姐月儿是衷情于凤世子。”

“这是好事啊!”

“嫡姐,你的意思是?”

“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回去,鼓动那大小姐去求他爹护国将军郑柏,让郑柏去求皇上给郑月赐婚凤容若。”

“嫡姐,那凤世子自小就冷心冷情的,对女子从不假辞色,大小姐如果赐婚给他,日子会不好过的。”

“只要她喜欢凤容若就行,她会欢天喜地,心甘情愿的嫁了他,就算是苦也会甘之如饴。她以后会感激你,你不想她对你亲近吗?”

“可是,嫡姐,我没明白你这样做的原因。你要大小姐嫁给凤世子是有什么目的?你能否告诉我一二。”

“这个你现在不需要知道,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做。你要知道是,你我同是魏家的女儿,要以我们魏家的利益,魏家的荣光为重,只有魏家在朝堂上屹立不倒,才会有你我二人的荣华富贵。明白吗?更何况这是郑月心悦之人,我们并没有牺牲她的幸福。”

“是,嫡姐。妹妹这就回去完成你的吩咐,妹妹告退。”

“恩,去吧。将事情办漂亮了。”

护国将军府。

护国将军郑柏,将军夫人王夫人,郑国,郑月一家人正围坐在一起用膳。郑国瞅了好几眼王夫人。

“国儿,你今天老是瞅你娘做什么?”郑柏发现了郑国的异样,问他。

“爹,娘,我今天在宫中见到一个女子,要不是我知道月儿就在我们身边,我真会认为她才是我的亲妹妹呢?”

“恩?此话怎么说?”郑柏喝了口汤,停下看着郑国。王夫人和郑月也停下吃饭,眼睛盯着郑国。

“因为那女子长得太像娘亲了,跟娘亲年轻时的画像简直一模一样。”

“是吗?不过,天下相像人多,你也不必如此惊讶。那女子是什么人?”

“是救了凤世子的小神医。今天她同凤世子从御书房出来,正好我与二皇子路过,碰上了。当时我都惊呆了。”

“她啊!哥哥,哥哥,那女子那么像娘,是不是很漂亮啊?我好嫉妒她,她竟然救了凤世子,还能与他在一起说话,行路。那凤世子看我都不看一眼。”郑月一听,也不管嘴里有饭,嚷嚷着。

“月儿,你是将军府的大小姐,说话做事得稳重大方,你这样子像个什么样子?”王夫人嗔了一眼女儿道。

“唉,月儿你这脾气也不知像了谁?想你娘当年是多么的温婉大方,才气外貌在京城都是无人可比的。”郑柏叹了口气。

“爹,你这话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怎么样我都是你们的女儿,是你们将我生成这样的,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再说,有哥哥给你们争气争光就行了。大哥,对吧?”

“对,月儿只要过得幸福就好,有哥哥给你撑腰呢。”郑国见妹妹又向自己撒娇了,伸手摸了摸郑月的头,宠溺着道。

“哥哥,你最好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你这孩子,一说你,你就将你哥哥抬出来,也怪不得京城人都说国儿是宠妹狂魔!我拿你没办法,等你嫁了人,就知道苦了。”王夫人一脸嗔怪,却掩不住满脸的爱意。郑柏也笑了笑,摇了摇头,继续吃饭。

次日,唐黛接到安王府下的帖子,邀请她去王府赴宴。来送帖子的下人一再表明,这次宴请的主角就是唐黛,是安王爷,安王妃为了答谢唐黛对他们的儿子,凤容若的救命之恩,请唐黛务必赏脸。安王爷,安王妃如此隆重,唐黛觉得盛情难却,便让下人转达,她届时一定准时赴宴。

王府的请帖刚收好,守门人进来禀报唐风,说是有宫中来人了,唐风赶紧前去将人接了进来,领头之人是桂公公。

“哎呀,桂公公,还要劳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呢?”唐黛见了桂公公,赶紧迎了上去。

“哈哈……唐姑娘,皇上让老奴来宣读圣旨,赶紧摆了香案接旨吧。”

唐风,唐黛赶紧摆了香案,这是第二次接旨,二人已经有了经验,熟练的摆好香案,跪下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唐家有女唐黛。因其聪慧明秀,医术高明,治好瘟疫,救我凤国南河间府的子民于水火之中,为赏其对凤南国社稷有功,故赏赐黄金千两,白银万两,并封其为县主,赐封号神医县主,赐封地长安县。着其三日内进宫谢恩,钦此!”

跪在地上的唐风,宁未雨一听,傻掉了,县主?赐封地长安县?小妹以后是长安县的县主了,整个长安县都是妹妹的了!

唐黛一听黄金,白银多少多少时,心中还在想这皇帝凤千君还真是讲信用,她要银子,他果真给她金子,银子,可是听到后面,她也呆掉了。封为县主?赐封号神医县主,还赐封地长安县?她发财了,哈哈,她发财了!长安县以后是她的了。

“恭喜神医县主,贺喜神医县主!唐大人……唐姑娘,快快谢恩接旨啊!”桂公公见地上跪着的三人欢喜得呆掉了,笑着提醒。

“谢皇上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人醒过神来,忙三拜九叩,谢了圣恩,接了圣旨,将圣旨供于香案上。桂公公走时,唐黛又放了几张大银票在一个荷包里,塞给了桂公公。桂公公笑着接了,并谢县主赏赐。

“臣,臣妇拜见县主,恭喜县主,贺喜县主。”桂公公走了,唐风,宁未雨向唐黛行群臣之礼。

“哎呀,大哥,大嫂,这又没外人,你们不需要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