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护国将军请求赐婚/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妞,恭喜你!我们也要习惯的。没外人时,不讲究。但有了外人,却是必须遵这群臣之礼的,否则会被视为藐视皇室,是要获罪的。”唐风严肃道。

“大哥,小妞懂的。”唐黛点了点头。

“小妞,相公,我们今天好好的庆祝庆祝,要不要请了相熟的人一起祝贺?”宁未雨替唐黛高兴。

“嫂子,不请别人,就家里人吃顿饭就行,咱们低调。等回了长安县,还得宴请乡邻,有得烦了。”

“好,那就听你的,咱们低调。哈哈……真心的为你开心。”

“小妞,你出来也有一个多月了,娘在家里肯定挂念你。你这次准备什么时候回去?长安县皇上赐给了你,你以后又得管着全县的事,就更忙了。”

“等进宫谢了恩,去安王府拜访后,我就准备回程了。再晚下去的话,我也怕像去年那样下大雪,路上不好走。”

“小妞,其实嫂子我希望你多住些时间,在这陪陪我。你大哥去忙任上的事后,我一个人在家,没什么事,这京城我认识的人也不多。”宁未雨道。

“嫂子,等你生了孩子后,你就不会这样觉得了。哦,对了,嫂子,你跟大哥成亲也快一年了,咋没有动静?我娘可是一直在家念叨这事,想抱孙子呢。”

“我也不知道啊,其实我和你大哥也想早点要个孩子。”宁未雨羞涩的看了眼唐风。

“嫂子,来,我给你把把脉。”

唐黛替宁未雨把了把脉,并未有什么异样。

“嫂子,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怎么就怀不上呢?”唐黛不解的对着宁未雨,也是自言自语道。又把眼睛瞅了瞅,坐在一旁的唐风,脑中亮光过,不会是大哥的问题吧?

“大哥,来,我替你诊诊脉。”

唐黛走到唐风的身边,伸手替大哥把脉,越把眉头皱得越紧。

“小妞,怎么了?你是说不生孩子,是你大哥有问题?”宁未雨见唐黛的表情,有些紧张的问她,唐风也是双眼紧张的看着妹妹。

“大哥,那次中媚药的事还是对你的身体有影响了。嫂子怀不上,是你的原因。”

“啊!小妞,……那,那大哥怎么办?有没有法子可想啊?”唐风一听是自己的原因,结巴着问唐黛。

“大哥,不用担心,有办法的。不过,我这想早点回去,又回不成了。我必须在这,将你的身体调养好了,才能走了。”

“那我们写封信回去,跟娘说声吧,免得她天天在家盼望着你回去。实在不行,等今年要过年了,我们一起回去,时间上可是来得及?”

唐风,宁未雨听唐黛说能治,松了口气,谢天谢地。

“暂时只能这样了。大哥,你立即修书给娘跟她说声。我让小青陪我一起去外面为你抓药来,今天就开始治疗,越早越好。”

唐风去修家书,唐黛带着小青,驾着马车,出去寻医馆为唐风抓药。二人在京城的街道上逛了一圈,寻到一处小医馆,请医馆的伙计按唐黛的药方抓了药。

二人还未上自己的马车,就听远处一阵嘈杂声传来,有妇人的惊叫声,男子的喝斥声,还伴有小孩子的哭声,路人的议论声。

“小姐,前面好像出事了,要不要避开?”小青问唐黛。

“不用,在这也没人认识我,我们去看看去,看是出了什么事。”

“小姐……你又凑热闹了!”小青无奈,对唐黛这种偶尔喜欢八卦的性子无语。

“嘿嘿……走吧,小青,陪小姐我瞅瞅去。小青……你小姐心情不好,你就当陪我散散心。好不好?”唐黛见小青还是一脸的不赞成站在那,不睬她,只好出语相求。

小青听小姐说得可怜巴巴的,只好护在唐黛身后,往那聚集一起的人群那走去。走近一看,已经是围了许多人,人群围着的中间,有两个男子,旁边有两匹马,一个四十左右,一身华服的男子摔倒在地上,正由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扶起,看服饰,地上的男子应该是主子,而扶着地上男子的人应是地上男子的侍卫。

另外两人,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妇人,还有一个是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那妇人正紧紧的抱着小男孩跪在地上,求那男子原谅。

“老爷,小娃儿不懂事,脱了我的手跑到这街道中心来,害得老爷从马上摔了下来。求老爷原谅,求老爷原谅!”妇人抱着孩子磕头。

“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他摔伤了可不是你几句道歉就赔偿得起的。”那侍卫怒火熊熊的依然在斥责着那妇人。

“小虎,算了,也是因为我骑马骑得太快了,小孩子突然跑出来,我躲闪不急,才导致摔下马来。不能完全怪他们。”

“将军……也就是你心地好!将军,你现在哪感觉不舒服?我扶你去寻医馆。”那侍卫不满,但还是听了自家主子的话。

“别处倒没感觉,只是左腿好像受伤了,无法行力。你走在我左边架着我,寻了医馆看看。”

唐黛听了三人的对话,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地上的男子因为骑马太快,那小男孩调皮脱了母亲的手,跑到街道上来,男子担心伤到小孩,停马太急,被马摔了下来,摔伤腿了。

想想刚刚那小小的医馆,也没见着什么高明的大夫,而这男子的脚不及时救治的话,留下隐疾就麻烦了,而且,她刚刚可是听到那侍卫称他将军!再说,男子的行为,至始至终平和,并未因为他是贵人,就对那母子二人咄咄相逼,甚至是出手打骂,让唐黛心生好感。

“大人,您伤在脚上,去寻医馆也不方便,今天遇见大人也是缘份,如若您相信我,我替大人察看诊治如何?”

唐黛走出人群,向那二人道。那侍卫和男子抬眼一看,见是一十几岁的小姑娘,那侍卫不相信唐黛,正要出言阻止。那男子却是盯着唐黛发呆,没有说行,或是不行。

“大人……”唐黛被那男子盯得皱眉,出言提醒。

“太像了,太像了!姑娘,你太像一个人了!”那男子回过神来,说了几句太像了,知道自己盯着姑娘看,让姑娘误会了,忙解释了一句。

“将军,我觉得她也像!”那侍卫也盯着唐黛看得仔细,接了一句。

“大人……我还是替你先看看腿吧!”唐黛心下一动,想到欧阳清说的话,脸上不动声色。

“好,好,好……谢谢小神医!”

原来地上的男子是护国将军郑柏,他刚刚从皇宫里为女儿郑月向皇上求赐婚回来,心中急着回去将好消息告诉母女俩,马儿快,又走神,那孩子一蹿出来,他就摔下了马。

“恩?大人认识我?大人,你还是坐下,我才好察看。”唐黛疑惑,问了句。又让郑柏坐在旁边人端来的小凳上,就在大街上为郑国看起腿来。

“哈哈……不识。我听了我儿郑国说,他在宫中遇见一个极似他娘亲的小神医。没想到,我今天又在这遇见了你。小神医,我们的缘分不浅啊,听说小神医一身医术出神入化,救了凤世子,救了河间府的百姓,本将军甚是钦佩!啊……呀……”

郑柏说着说着,突然一阵剧痛从脚上传来,大叫了两声。

“大人,你站起来走走试试。”唐黛淡淡的笑了笑说。

郑柏听了,站起来,走了两脚,见果然行走自如了,又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

“小神医,谢谢你的出手相助,今日我有事,本将军改日登门拜访感谢,请问姑娘现住何处?”

“大人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一定要的,要不然本将军心中会过意不去的。”

“将军如若真要相谢,就给些银两给了这母子二人吧,他二人也吓得不轻。”唐黛看了看那还跪在地上的母子二人,看衣着打扮,家境甚是贫寒。

“姑娘真是心善!好,小虎,给母子二人五十两银子,让他们离开,本将军不会与他们计较。”那叫小虎的侍卫,听了郑柏的话,拿了五十两银子给了那妇人,并让他们离开,不要再跪着了。

那妇人一听,忙起了身,向唐黛跪下磕头。

“谢谢小神医,谢谢小神医!小神医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快请起,你们走吧,这银子给孩子买点好吃的,买些衣裳穿。”唐黛忙将妇人扶起,叮嘱她。

那母子二人离开了,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原来小神医真是小神医啊,竟然是个未及笄的女子,心地又善良,真是了不起啊!

郑柏,唐黛离开后没半天时间,京城的老百姓都传遍了,小神医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是个活菩萨,长得又美,顿时,小神医唐黛成了京城百姓心中,天上有,地上无的神邸!

“小妞,明天就得去王府赴宴,我见你对自己的事都不放在心上,就自作主张的给你做了身衣裳,来,过来,试试看。”

唐黛捣鼓完唐风的药,正悠闲的躺在榻上,吃吃喝喝,看得是宁未雨直摇头,将她从榻上拉了起来。

“哎呀,大嫂,我是去赴宴,又不是去相亲,要什么好看的衣裳?就你们那些衣裳,层层叠叠的,一不小心踩上了,还会摔得个嘴啃泥,不换,不换,我这身就很好,你那个,我看着就嫌累赘!”唐黛顺手又丢了两个龙眼在嘴里,鼓着腮帮子抗议,她在家穿的都是自己设计的衣裳。

恩,这新鲜的龙眼不错,也不知欧阳清是哪弄来的,听她说想吃水果了,就送了一筐子龙眼过来。

“小姐……明天那宴会上可都是京中的贵女,你穿得太寒碜了,人家心里笑话不说,也是对主人家的不尊重,这里不是唐家村,你还是忍耐些吧。我看大少奶奶这手里的衣服就不错,来,我们给你试试,不用你自己动手。”小青也劝唐黛。

唐黛心中一阵哀嚎,从榻上爬起来,吐了嘴里的龙眼核,跟着二人去了房间,任二人给她套上那衣裳,在她的头上又捣鼓了一阵。

“小姐,你打扮起来,还真是好看!”小青看着打扮好的唐黛,一脸的惊艳。

“小妞平日里是不打扮,这一打扮起来可是要比京城那第一美女也不逊色!”宁未雨看着也是惊艳的点了点头道。

“京城第一美女是谁?嫂子你见过啊?”

“这京城啊,有四大美女,这四美啊,有魏右相家的女儿魏仙儿,护国将军郑柏的女儿郑月,左相上官玉的女儿上官明珠,皇宫里的大公主凤笑笑。而这四人里,又以魏仙儿排头,被称为京城第一美女。我见过她,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有次你大哥陪我去逛银楼,得以见了一面。不过,我听说这魏仙儿并不是魏相府的嫡女,而是庶出的女儿,只因右相夫人脚下无女,将她收养在脚下,以嫡女身份养大。所以,这在外,那魏仙儿是极害怕别人说她是姨娘所生。”

“呵……嫂子,想不到你这才来京城一年不到,许多事情就打探得清楚呢!”

“是啊。既然你大哥在京城为官,我总要打听清楚,免得不知冲撞了贵人,得罪了,影响你大哥就麻烦了。”

“嘿嘿……我嫂子就是聪明贤慧,有你在大哥身边帮扶着,我们不在这,也放心了。”

“你个小妮子,又耍贫嘴了……好了,衣裳先脱下来,明天你就穿这身衣服去王府赴宴,看你穿着效果不错,没枉费我费的一番心思。”宁未雨娇嗔的拿手指在唐黛额上轻点了一下。

“谢谢大嫂!”唐黛起身站起,给宁未雨一个大大的拥抱,抱得宁未雨嘴角眉梢都是笑意。

次日,宁未雨又给唐黛装扮了一番,让小青拿着她替唐黛准备的给王爷,王妃的礼物,才让二人出发。

唐黛的马车准时到达了安王府的府门前,府前安王妃早早的派了下人在那守着。唐黛马车停下,就有下人上前来,看了唐黛的帖子,知道是今天宴请的主客来了,忙将唐黛主仆人二人请了进门,看了茶水,上了点心,又命人去禀报安王妃,安王爷,世子爷,小神医到了。

而刚从宫中回来,坐在书房里的凤容若,正在想着今天凤千君找他的事,凤千君说护国将军郑柏向他求圣旨,为他的女儿郑月求赐婚凤容若,皇上说他答应了郑柏的请求,但得找他谈谈才会最终定下,下了赐婚的圣旨。

皇上说郑柏手里有五十万大军,谁娶了他的女儿,都将拥有一个强大的后盾,为了平衡朝中的关系,他不想他的任何一个皇子娶了郑月。如若赐婚给凤容若,又是郑柏相求的,未必不是件好事。当然,凤容若下了决心不愿娶,他也不会为难他。

只是希望凤容若为太子凤容莫多想想,就一个女子而已,娶了放在后院养着,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曾经也希望跟着自己最爱的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他最后还不是也没办法,纳了四妃,纳了妃嫔美人无数!最后凤容若告诉皇上给他些时间考虑考虑,再给他答复。

“世子,唐姑娘到了!”楚陌从外走了进来,禀报凤容若。

“到了,这么快?”

凤容若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还没想好怎样答复皇上,唐姑娘就到了!

每在凤容若心中认为皇上说得有理时,又想着母妃对他的请求想答应这桩赐婚时,他脑子里总会跳出唐姑娘的面容,让他感觉心里难过,就是不想现在就考虑成亲这人生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