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我要让你再次衷情于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王爷,安王妃来到待客厅时,唐黛已经小坐一会了。

“小神医,让你久等了。”

安王爷,安王妃一进门就见一个小女娃,气势从容,不急不躁,淡然的坐在厅里喝茶,姿势优雅,打扮得体,知道这位定是那神医女娃子,开口致歉。

“无碍,我也是刚到。拜见王爷,王妃娘娘!”

唐黛落落的大方,起身行礼,因为身份的改变,除了皇上皇后外,她无须对任何一人下跪行大礼。

安王爷,安王妃自是知道,这几天京城可是传遍了,小神医被皇上特封为县主,而且还封了封地,是个实至名归的县主。

“小神医,不知你贵姓?”安王爷觉得老是小神医,小神医的叫,不太方便。

“回王爷,我姓唐,名黛。”唐黛轻抿了一口茶,回道。

“哦,唐姑娘,感谢你对若儿的相救,本王,还有本王的王妃实在是对姑娘感激不尽。”

“王爷,王妃娘娘不必如此感激涕零,我只是尽了我的本份而已。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责,不想王爷,王妃娘娘竟为我大费周章的宴请,甚是惭愧。”

“唐姑娘,你来了!”凤容若从外走进来。

“拜见凤世子!”唐黛起身向凤容若行礼。

“唐姑娘,以后你见我不必行礼!”凤容若忙几步上前,半扶了唐黛。

“若儿,你带了唐姑娘去前面席宴上,我与你父王随后就来。”

“是,母妃。”

凤容若带着唐黛往前面席宴上而去,而前面的宴席上,京城的贵女只要收到安王府请帖的都来了,包手京城四美,一个个的都未缺席,这样近距离接近凤容若的机会,二十多年来头一次,她们怎么会错过!

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或冷艳,或优雅,或清丽,或可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安王爷,安王妃,凤世子,还有那传说中的,世子的救命恩人神医,仙僧的高徒。

“世子到!”随着安王府下人的一声高呼,众贵女都屏了呼吸,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等着凤容若的到来。

半晌后,只见凤容若,她们心目中的世子,依然是一袭白衣,气质清冷,一脸淡然的从大门处走了进来,瞬间所有的女子脸红了,双眼闪亮的看着凤容若,彻底的忽视了他身边的某黛。唐黛抬眼看众女人看凤容若的花痴样,不禁眼角抽搐,帅气的人到哪都是惹眼的,站在他身边的自己,成了小透明一个。

凤容若目不斜视,走到自己与唐黛的位置前,竟伸了手,亲自为唐黛挪了凳子,又扶她坐下,此时,众贵女才回过神来,发现了凤容若身边,还有个娇俏的女子在,凤世子竟然亲自为她挪凳,扶她上坐。

顿时,受了凤容若特殊服务的唐黛,突然打了个寒颤,感觉有千万条带着嫉恨的目光向她扫射而来,抬头再看看那些女子,抽了抽嘴角,这目光不是利箭,若是利箭,恐怕此时,她已经被射成了筛子!这目光一直持续到安王爷,安王妃进来,向众人介绍了唐黛的身份,才勉强变成了平和的眼光。

安王爷,安王妃向众女子介绍了唐黛的身份后,说是为了大家吃好玩好,大家不用介意规矩,想要弹琴,跳舞的,作诗填词的,都可以任意而来,而且安王府的后花园早梅已经开了,大家也可以去赏梅。

众贵女一听,能在凤容若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华,一个个含羞带怯的准备了自己最拿手的表演,只是凤容若的心思,都在身边的唐黛身上,还要考虑凤千君说的赐婚的事,哪有心思看她们的表演。

第四个上来的是护国将军府的郑月,今天的郑月倒是继承了将军府的利落作风,飞身上台后,取下身上火红的披凤,露出一身红色的骑马装,给人感觉娇艳,热烈,不拘小节,有些地方甚至是还有些像唐黛。

凤容若因为赐婚的事,倒是多看了她几眼,站在台上表演的郑月,手上的鞭子舞得是呼呼直响,让人眼花缭乱,台下与她相好的姑娘家,不时出声为她喝彩。不时,收了势,脸微红,气微喘,但是浑身表现出来的傲气,却让唐黛皱了皱眉,破坏了那给人利落的好印象。

只是出人意料的,郑月并未下台回了自己的位置,而是走唐黛与凤容若面前,含羞的向凤容若行礼问好后,一双秀目盯着唐黛,审视了几分钟。

“小神医,我大哥说得没错,你的确很像我娘年轻的时候,只是我娘年轻的时候可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美人,才女。不知小神医你除了会医术,可还会点别的?”

一旁的安王爷,安王妃听了郑月的话,虽有几分不悦,但是也好奇的看了看唐黛,二人对视一眼,这唐姑娘长得的确与将军府的夫人有十分的相似,怪不得他们见了唐姑娘就觉得眼熟,只一时未想到是像谁。

“哈,郑月,你抬举她了,她不就是个会医术的泥腿子而已,怎么能与你们这些闺阁大小姐相比,能会了那么多才艺!”

此人一言出,众人皆变了脸色,是谁如此放肆?出言讽刺安王府的座上宾是个绣花枕头,泥腿子!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也蹙起了眉,往那出语的人瞧去,原来是那次因为欧阳清吃唐黛的醋,推了唐黛一把的大公主凤笑笑。

“凤笑笑,不可无礼!你若是在这都安静不了,滚回宫里去。”凤容若见是凤笑笑在无理取闹,喝斥她。

“堂兄,我说的话又没错,她本来就是个只会种田的泥腿子,不知是在哪学了点三脚猫的医术,正好瞎猫碰死耗子,救了你而已。你还将她做为座上宾的供着,要不是她,清表哥也不会这些年都对我不理不睬。她就是只狐狸精,迷得清表哥七荤八素的,哪是什么神医?!”

凤笑笑想着这些年欧阳清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有次宫中夜宴,欧阳清喝醉酒后,嘴里还念叨着唐黛的名字,心里恨得要滴了血,什么话难听,就挑拣什么话说。

听了凤笑笑的话,本来就嫉妒唐黛救了凤容若,能与凤容若并行而立的贵女们看唐黛的眼神都变了,都低了头窃窃私语。

“笑笑,唐姑娘是我安王府请的宾客,岂能任由你乱置喙。如果还一味的瞎说,我们安王府不欢迎你,请回吧!不过,我得去问了德妃娘娘,问了皇上,我们凤南国的大公主是不是连一个教养嬷嬷都使不起。”安王妃一听凤笑笑越说越不像话,也没等凤容若再次出语,声音眼神都冷了下来,也要撵了凤笑笑回宫。

“向唐姑娘道歉,然后再滚回宫里去,我安王府容不得你放肆!”安王妃话音未落,众人只觉白影一闪,定睛一瞧,凤容若已经将凤笑笑拎了扔在唐黛的脚下。

“堂兄,你欺负我,我要回去告诉母妃,呜,呜,呜……”凤笑笑被凤容若这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唐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站起。

“看来大公主对我有些误会,既是误会,我若作解释,也是无用。所以,我不会做解释。俗话说,清者自清,这时间一长,大家的眼睛都看得清楚。但是,我不做解释,不代表我就任由了大公主每次豪无理由的都对我进行辱骂,这次看在安王府的面子上,我放过你,但是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你个泥腿子,狐狸精……”地上的凤笑笑听了正欲再次开口大骂,却不想骂了几个字停住了,她白嫩修长的脖子那被人抵了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

众人一看,脸色大变,不知唐黛何时,又从何处掏了银针?

她,豪不顾忌凤笑笑大公主的身份,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眼神冰冷的看着凤笑笑,纤手握着银针,没有多余的动作,或是丝豪的犹豫,抵在了凤笑笑的颈脖上,似她再多说出一个字来,银针就会直接穿透了她的脖子而去。

凤笑笑做为金枝玉叶,什么时候会被人拿着利器抵着脖子过,又吓又气,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警告过你,你不听,这是你自找的。招惹了我,我有一千种手法让人死,顺便告诉大公主你一句,这利器就是在下救人行医的银针,你现在可是看清楚了?辱骂我可以,但是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藐视我师父仙僧的医术!如若大公主不信,或是你想试试,我会让这救人的银针变成杀人的利器,不过是一息之间的事!”

“唐姑娘,手下留情……”安王妃,安王爷见唐黛眼神冷厉,不似在说笑话,怕出了事,忙替凤笑笑求情。

“我说过,今天看在安王府的面子上,再容忍你一次。若是再有下次,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唐黛见安王爷,安王妃担心,凤笑笑也被她吓得说不出话来,再次警告了一番,收了手上的银针入怀。

然后,又转了身,拿一双凤目盯着一身红衣的郑月,上下打量着她,直到郑月被她打量得脸上变了色,才出语。

“郑大小姐前面所说的意思是我长得与你娘相似,我就必须样样与你娘亲相比?”

“这……我,小神医,我只是无心之言。只是因为你与我娘长得太过相似,所以对你起了好奇心。”郑月被凤容若当众拎了大公主维护唐黛,又被刚刚唐黛的动作气势吓到了。

连大公主她都不放在眼里,她今天若是与她直接对上,绝没有好果子吃,安王爷,安王妃,凤世子可是都坐在这看着呢,她要是没了脸,皇上的赐婚岂不是要泡汤!

郑月虽做事任性跋扈,被家人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但是这点脑子还是有的。于是语气软了下来。

“好,既然郑小姐起了好奇的心思,那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再者安王妃,安王爷如此大费周章的请了众位小姐来相陪,我不能让他们丢了脸面,更是无以为报,就以一技回报他们二人对我的招待和看重吧。郑小姐,说吧,你娘当年最擅长的是什么?看我是不是能与她比之一二。”

“我娘,我娘当年最擅长的是古琴。”郑月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回答了唐黛。

众贵女看着唐黛不禁惊讶,她胆敢这样说,意思是她样样精通?不论那将军夫人会的是什么,她都能一比!

就连安王妃,安王爷,凤容若听了她这无比自大的话,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心中又有些替她担心,倘若那王夫人擅长的,正好是她不会的呢?!

“好!那就是古琴。凤世子,不知王府内可有古琴借我一用?”

“楚陌,去将我那把上好的古琴拿来,借给唐姑娘使用。”

还坐在地上的凤笑笑见无人搭理她,怨恨的看了众人一眼,也不管他人的眼色,带着宫女,自行离去。

心中已然是彻底的将唐黛恨上了,决定回去找了自己的母妃好好的商量商量,定要了这个小医女,泥腿子的狗命!

众贵女一听,脸色又变了,凤容若的那么古琴可是他的独有的甚是宝贵之物,别人从不敢碰了,全京城都知道,凤容若身边三尺内,除了他母妃,无人可接近半分,更何况是他的私用之物!

众贵女看唐黛的眼神皆变,有的眼神复杂,有的嫉妒。因为凤容若今天做的可是几次破例了,他让那女子同行在他的身边,他让那女子同坐在他身边,甚至是替她挪凳,扶她入坐,维护她对自己的堂妹动了武,现在又让她使用他的古琴。凤世子,对这个女子不一样!就算是救命恩人又如何?!他这不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楚陌很快就取了古琴来,置于表演的台上,唐黛轻身跃起,上了台子,浑身衣襟飘飞,飘飘若仙,那些大家闺秀,包括郑月在内,都咬紧了嘴唇,她会的,还真不少,连轻功都会,怪不得说话如此猖狂。郑月悄悄瞥了眼凤容若,见他的眼神也全部粘在了唐黛身上,心中突然觉得危机顿生,对唐黛生了警惕之心。

唐黛走到古琴前,俯首抬袖,伸了纤纤素手,在琴弦上轻轻拨动了几下,悦耳的音调便从她的手下飞出。

“好琴,好琴,果然是好琴!”唐黛无视下面人看她的复杂的眼神,出口大赞。

台下的凤容若,包括四美之首的魏仙儿,看了唐黛的动作,一个是点头赞赏,一个是脸色微变。都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唐黛还未弹曲,就那出手一试,便可看出是古琴行家。

唐黛试后,心无旁骛,就准备弹奏,琴棋书画,诗书酒茶八样,要问她最顶尖的是什么,不是棋艺,不是烹茶,而是琴!

在现代,她一岁时就开始跟在名师后学习音乐,钢琴,古琴,古筝,长笛……没有哪一样她不会的!只不过穿越到这时空后,她做了农家女,没有机会接触这些。前面她之所以敢问郑月她娘会什么,是因为她知道这古代女子所学的不过也就是那些才艺,她是绝对的相信自己!

唐黛将在现代所学的古典名曲,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十面埋伏,太过激烈不适合今天的场合,高山流水,她不屑在这些自视清高的贵女面前弹奏,就弹一曲春江花月夜吧!

只是,她一抬首,眼角却瞥到凤容若如清风流雪般的身影,心内一痛,却又是万般惆怅,不知何年何月君能再将我想起?!但,我不会认命的,就算你不再想起,我也要让你再次爱上我,衷情于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