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凤求凰,名动京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此念一起,唐黛再不作他想,一曲《凤求凰》在她的素手轻动下,缓缓流泻而出……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凤兮凤兮归故乡,…… ”

随着琴音,唐黛轻启朱唇伴呤,音色动听悦耳,如燕之呢喃,如花落水面,如清风过耳,如泣如诉,众人随着她的琴音,随着她的轻呤,若被她带入到无人之境……那里,有凤在飞,那里,有凰在翱翔,那里,有惊才绝艳的公子,那里,有翩如仙子的倾城佳人。

然而,雁过无声,雪落无痕,却让人生起无限的伤感与惆怅……一滴泪从眼角悄然滑落,唐黛从古琴上收了手,拭了泪,换了微笑,抬眼却正对上凤容若凝视她的如水双眸。他懂的,这曲她是弹给他听的,看她盈泪而落,他有冲动想飞上台去,拥她入怀!

“好曲,好曲……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安王爷也是懂琴之人,唐黛停奏,回过神来,大声叫好,喝采。

顿时,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不由被唐黛琴艺折服,瞬间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唯有那魏仙儿脸色大变,从今天后,恐她这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要让贤了,唐黛的琴艺好出她几倍不止。

郑月虽不懂琴音,但是弹得好不好听,她还是知道的,脸色也变了,眼神复杂的看着唐黛。若不是知道自己就是爹爹和娘的亲生女儿,她都会误认为,眼前的女子才真正是护国将军府的大小姐,娘的亲生女儿!

“王爷谬赞了!”唐黛微微一笑,对着众人,对着安王爷,安王妃轻施一礼,又飘然而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发生了这么多事,又有唐黛惊艳的出手,众贵女也没有心情比下去了,个个静静的埋头吃喝,准备吃完回府。她们今天算是涨见识了,一个人可以会很多,会种田,会武功,会医术,会弹奏……甚至是更多。

此后,宴席上平静,再也没谁敢做了那出头鸟,来对唐黛指手划脚点什么。其中,那四美之一的上官明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两眼闪闪亮,这个小姑娘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巾帼女英雄,她得想了法子同她交往交往,做了好朋友。只是,现在好像有些不合适宜,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吧!

安王妃则是看着唐黛越看越喜欢,这么厉害的女子,她要是认了干女儿,天天陪在她的身边,岂不是补了她没女儿的缺憾?她就凤容若这么个臭小子,一点也不知道体贴她,哼!小子就是不行,还是女儿好。

想着,想着,眼睛就往唐黛身上扫来扫去,见她饭桌上的礼仪,就像宫中教养过似的,比有些大家闺秀还得体,心中更是满意的点头。唐黛感觉到了安王妃的眼神,被她看得浑身上下,心里毛毛的。

安王爷倒是没安王妃想得多,就是心想,这唐姑娘会棋艺,会医术,会种田,还会琴艺,就是不知道字画怎么样?若是也会,那他这个字画谜,岂不是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小友了?!只是心中与安王妃想的一样的是,这小神医第一次来府里,不大好问啊。臭小子又不帮着他问问,唉,他也想有个女儿,女儿是小棉袄,贴心!

凤容若之所以沉默,则是因为心中还因为唐黛的一滴泪,感觉到堵堵的,不想说话。哪里知道,从小到大宠他的父王和母妃因为唐黛的出色表现,开始在心里嫌弃他了。他要是知道的话,估摸着真要泪流满面啊,在父王,母妃眼里,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比不上见了一面的外人!

宴席安静的吃完了,众贵女看着护在唐黛身边的凤容若,只好心有不甘的告辞回了府。而唐黛则也感谢了安王爷,安王妃的热情款待后,告辞回了大哥那。

凤容若则决定遵从心里的感觉,准备去与皇上禀明,他不同意赐婚,要赐婚须得等了他恢复了记忆后,只是还未等凤容若向皇上禀明自己的心迹,皇上又委派他一件重要的事,就是陪同太子接见外国使团。

因为这马上要过大年了,凤北国和大华国为了表明与凤南国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的决心,派了自己的使团到凤南国来。接见使团是关乎国家面子的大事,凤千君为了给太子凤容莫一个锻炼的机会,下旨由上官玉,凤容若二人陪同太子凤容莫,共同接待两国的使者。

唐黛自安王府宴席上弹奏一曲后,声名鹊起,京城的上层,贵人圈子里都知道了有个神医县主,不仅医术出神入化,而且样貌才艺都非凡,听亲眼所见的人说,那琴艺都胜过了京城四美之首的魏仙儿。而且,这神医县主,是唐大人的亲妹妹,就住在唐府,她那医术连太医院首谢院首都说甘拜下风。

这人一生,吃五谷杂粮,谁没个头痛脑热的?得与唐大人,与那神医县主交好了才是。于是,唐府一天到晚拜帖不断,有要求上唐府拜访的,有邀请唐风唐黛上自家门的……弄得唐黛是见到帖子就皱眉,全部扔给嫂子宁未雨去处理。

宫中的贤妃听说皇上这次让太子接待两国来使时,脸色大变,心内焦急不已,又急召了魏姨娘进宫。

“妹妹,上次的事可办妥了?”贤妃一见魏姨娘,没有任何言语上的铺垫,直接出语相问。可见她心里的焦急程度。

“嫡姐,我回去已经怂恿过大小姐了,将军也来寻皇上求过,皇上也答应了,不过,皇上说要经过凤世子的的首肯才行。现在大家都还在等凤世子的回复。”

“妹妹,等不得了,这次两国使者来,皇上让朝中重臣上官玉,还有凤容若,陪同太子凤容莫接待两国的使者。皇上这是朝大家发出了信号,他开始锻炼太子,并且为太子在三国间竖立形象和威望啊。”

“嫡姐,那怎么办?凤容若的想法,连皇上都会听进了三分,又岂是你我能左右的。”

魏姨娘听了嫡姐的分析,也着急,以后一旦太子继位,就凭他们对太子三番五次的刺杀,太子绝不会放过她们,放过魏家的。恐怕太子继位后,首先就得拿了魏家开刀,杀鸡儆猴立威。

“左右不了他,我们可以左右别人,听说那郑国极其宠爱妹妹,京城人称其为宠妹狂魔,只要是郑月想要的,哪怕是星星,是月亮他都想了法子给妹妹弄来。事实可是如此?”

“嫡姐,这话真是没错,小将军真正是从骨子里宠爱大小姐的,大小姐哪怕是掉了一滴泪,他都心疼得不行。比他娘王夫人,他爹爹更宠大小姐许多,大小姐自小就个皮的,不管是她招惹了人家,还是人家招若了她,只要是她吃了亏,小将军绝对出头去为她打了回来,为了她这妹妹可是打了不少的架,为此,将军不知罚过他多少次。所以,后面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这回事,这宠妹狂魔的名号也就出来了。”

“好,就怕他不宠,宠了才能被我们利用上。你回去告诉郑月,这两国使者来,可是要来和亲的,其中凤北国的一位公主可是扬言非凤容若不嫁的,所以让她去求她哥哥,拿她哥哥手上的十万兵马去向皇上换她的赐婚,皇上一定会同意的。而且,使者一来,肯定有宫宴,在宫宴上下旨,那是多有面子的事,又将那异国公主的想法给挡了,两全其美。”

“嫡姐,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何要如此费心费力要凑成郑月和凤容若的亲事,你让二皇子直接娶了郑月,那我们魏家与郑家联姻,二皇子的助力不是更大吗?”

“呵……我也想啊!可是,你以为皇上蠢吗?他心里心心念念的只有那贱人生的儿子才是他的儿子,什么时候正眼看过我的烨儿一眼?他会让烨儿娶了郑月,得了郑家五十万兵马的相助?那他还睡得着吗?那贱人生的儿子,凤容莫的太子之位,还保得住吗?你别忘了,凤容若手里只有二十五兵马,只有郑家的一半。这些年,在宫里,那贱种若不是被皇上死护着,不老早就死在我们的手里了?他一死,我的烨儿已经是正正堂堂的太子了。”

“既然这样,那皇上又为何不让太子直接娶了大小姐?”魏姨娘听到这,脑子里又有了新的问题。

“我猜测不让太子娶她有三个原因:第一,因为郑家太厉害了,不仅是兵马多,那郑柏本就用兵如神,现在又添了一个儿子郑国,丝毫不逊于他。皇上怕自己死后,太子控制不了郑家,外戚干政。第二,你们那大小姐名声不太好,又不够稳重,不是皇上心中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皇后的人选。第三,凤容莫不喜欢你们那大小姐。因为皇上认为,他与那贱人是真心相爱的,他们的儿子也必像他和那贱人,要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才会过得幸福。”

“皇上为了太子还真是用心良苦!那嫡姐你又会怎么知道皇上会让凤世子娶了大小姐?皇上不担心凤世子与郑家联姻后强强联手,威胁太子的位置吗?”

“恩,你这问题问得好。当今皇上甚是贤明,不是疑心很重的人,是因为他很聪明,他知道安王府的人不是有异心之人,就算万一有异心,也在他的掌控之内。太子自小是安王妃带养大,那贱人是安王妃的妹妹,他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们。且,除了相信,太子无人可依,他要将这份相信完完全全的坐实了,郑月嫁给凤容若,就是他相信安王府的最有力的表现,而且,又能让郑家的五十万军队,安王府的二十五万军队完全为太子所用。”

“嫡姐,你既然知道,你为什么却要促成这件事?你这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吗?”

“妹妹,十几年前的事你忘记了?当时我与父亲苦心经营,未雨绸缪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今天!所以,必须让郑月嫁进安王府,我们的计划才不至于一场空,真为他人做了嫁衣。而且,我最近心里很是不安,因为京城突然出现了个像她的女子,那小神医,妹妹你是没有看到,那是像极了她!且她是凤容若的救命恩人,凤容若待她很是不同,我们这事情拖久了,迟则生变,后面更不好办。所以,我今天才急急的召了你来,商量这事,这事必须尽快办好。”

“嫡姐,你是说当年那孩子并没有死?担心那小神医就是那孩子?怎么可能?明明当时……”魏姨娘脸色灰白,震惊的从椅子站了起来。

“坐下!还是那么的不稳重,你都多大年纪了?!我也只是因为她长得极像她,猜测而已,又没有证据证明就是她,你急什么?!那小神医现在已然是名动京城了,将军府不可能不知道她这个人,我派人打探下来,你们将军府的人不但知道,甚至是见过面,但无人想到那上面去。我们现在只要静观发展就好,别给自己没事招了事。你回去后,可别像刚刚那样让人看出了什么端倪,做了蠢事,懂了吗?”

“是,嫡姐,我知道了。”

“恩,回去吧,速速办了我交待的事。”

三日后,凤北国与大华国的使者就要到京城,太子凤容莫在上官玉,凤容若的陪同下,有条不紊的带着各部的人办理接待的相关事宜。唐风做为太子机构的人,也一起跟着忙活,已是几天没有回家了,唐黛为他熬的调理身体的药,又不能断。无奈,唐黛只得在家里熬好,用保温的筒子装好,送到他处理公务的地方,给他喝。

一连送了几天后,唐风的同僚看到了,都纷纷的向唐风表示羡慕能有这么个神医妹妹,又体贴家兄,又能干。完了,还问神医县主可是有提亲的人家了,没有,他们谁家的儿子很优秀,谁家的孙子很优秀,谁谁自己也不错,逗得唐风哈哈大笑,脸上放光,说是妹妹的事妹妹自己做主,他这个哥哥不管。

他们闲聊的话却是被来这巡察的凤容若无意中听到了几句,不由得站在那发呆,想起那精灵般的女子弹奏凤求凰时,一滴清泪滑落的情景,心不由得又痛了起来,这段时间他的心会经常痛,而且是为同一个女子而痛。

对于失了记忆的他来说,明明知道楚陌说的是他与她的事,但是他没有感情,没有体会,就如同听了一个别人的故事。他以前一直在强迫自己去感受感觉,强迫自己尽量去记得些什么,可是总不能如愿。

就在宴会后,他改变了这种想法,他告诉自己,他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尽自己的力量去关心她,去重新认识她,了解她,或者在哪一天,再喜欢上她!她,本就在吸引着他,她的才华,她的独特,她的与众不同。

三日后,凤北国与大华国的使者都如期的进了京城,顺利的住进了驿馆。做为凤南国的太子凤容莫表现出来的气度,让两国的使者是大家的赞美,听到这消息的凤千君龙心大悦,在众臣面前将太子凤容莫狠狠的夸奖了一番,并令此后,凤容莫每日一起上朝,正式开始学习朝堂上的事务。

这消息一出,凤容莫一派的人都是欢欣鼓舞,为他高兴,恭喜他。而贤妃这里,魏相手下的众人,则是心中出现了摇摆,是不是该趁此机会,换了阵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