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进宫赴国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妹妹,今天我收到了宫中的帖子,说是宫中三日后摆国宴,宴请凤北国和大华国的使者。你是县主,应该也收到了帖子吧?”

这日唐风回来,刚进家门就问正斜躺在榻子,无所事事的的唐黛。

“恩,收到了,上午宫里派人送来的。”唐黛撑起脑袋,对着大哥点了点头。

“帖子里说,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带家属,你嫂子我没法带了去。”唐风有些遗憾。

“放心吧,有我啊,我可以带一个的。”

“真的!那太好了,终于也可以带你嫂子去开开眼界了。”唐风一听,高兴的搓了搓手。

唐黛笑着摇了摇了头,宁未雨则是甜蜜的抿嘴笑了,相公啥事都能想到她,嫁给他是她最正确的选择。

“小妞,还得去给你备套衣裳。”宁未雨想到唐黛的那些个性十足的衣服,又想给她置衣裳。

“得,得,嫂子,你别把当女儿养啊!刚刚参加完王府宴席,不是有套衣裳嘛?还做啥?”

“那也只有一套啊,不行,还得做套备着,宴席上万一染上了酒水,菜汁,也好好换换,那种场面,可不能失了礼。”

“哎呀,嫂子,够了,不是还有一套县主装嘛,到时穿套县主装,王府赴宴的那套衣裳备用就行了。倒是你自己得准备准备,做套好点的衣裳。”

“真不要啊?那头面呢,首饰呢?”

“不要,不要,都不要,我最烦那些个复杂的东西,戴在身上,走路都不敢走了大步,忒烦。”唐黛坚决的摇了摇头。

“……”宁未语。知道唐黛的性格,也不多说了,自己去准备自己的东西去了。

公主府欧阳清当然也收到了帖子,想到唐黛,唐风也应该收到帖子了,派了下人来传话,说是国宴那天,他来接唐黛一起去了宫里。

要是在以前,欧阳清还要想想表哥凤容若会不会去接了唐黛同去,犹豫一下,可是自知道凤容若忘了唐黛后,他则没有一丝要避了嫌的意思。

唐黛想着大公主凤笑笑,不想招惹麻烦,就回了话,说是她会和大哥大嫂一同进宫,就不用他来接她了。

国宴这天,唐风,宁未雨,唐黛三人准备整齐,带上帖子,小青驾了马车,往皇宫行去。三人出行时,也不算晚,但到了街道上,却发现到处拥挤一片,全是马车和人,都是往皇宫的方向去。

走了一个时辰,马车才走到皇宫大门处,所有的人都下了马车,让下人将马车赶走,自己步行至皇宫门口排队,等着进宫。唐黛与唐风夫妻二人走到队伍的末尾,也排了上去。

“县主,你排到我们这儿来。”

“小神医,你到我们这儿来。”

有人认出了唐黛,忙与唐黛打招呼,唐黛笑着摇了摇了头,谢过他们,依然自己排队。

“娘,你看,她是不是与你长得极像?”

一辆华贵的马车在唐黛身边停下,有人从里面掀了马车帘子,说道。唐黛听了也抬起头,只见车内并座着郑月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听郑月的话,这妇人应该就是那将军夫人王夫人。

唐黛静静的与王夫人对视着,心内却出现了一丝悸动,是来自于身体原主的感觉。那王夫人看着唐黛的面容,那完全就是她自己年轻时的模样,脑里“嗡”的一声响,响过无数道声音,这才是你的女儿,叫嚣着,欲来欲响,这就是你的女儿!这就是你的女儿!

有泪从王夫人的脸上滑过,心内如刀割,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这女孩子自己会是这种感觉?这孩子与她有什么联系?

“娘,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郑月看着自己娘亲脸上滑落的泪,紧张的问道。

“没,没事,我只是看到这姑娘,想到娘年轻的时候,有些激动!”

“哦,娘,那我们走吧!”

郑月放下了马车帘子,阻隔了王夫人与唐黛的眼神交流,唐黛伸手摸了摸了自己的心脏处,心跳如擂鼓,悸动不已。不由暗思,难道原主真与这护国将军府有联系?可是京城到长安县有千里之遥,这一个小小的婴儿怎么能出现在那?还正好被便宜爹爹捡到?

而马车里的王夫人却想到了十几年前,那年大年初一的夜晚,那年大年初一与任何的一年都不同,不是艳阳高照,也不是大雪纷飞,而是反常的闷热,闷热后又下起了飘泼大雨,而且电闪雷鸣,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

就在那天的傍晚,怀孕十个月的她,突然肚痛发作了,已经生过一个孩子的她,有了经验,也没慌张。

虽然那年相公因为边关出现了混乱去镇守边疆没回来,家里就只有她和大儿子郑国在,但她早就将一切安排好了,稳婆也请好了,只等着孩子的降临。然后,让她没预料到的是,她刚刚发作不久,夫君新纳的魏姨娘的丫鬟来向她禀报,说是魏姨娘也肚疼发作,要生了。

最后,她没办法,只得忍着痛让下人陪着她,冒着大雨去了魏姨娘的院子里看情况,夫君不在家,她不能让夫君的孩子有了闪失。只是那寒风冷雨的,又是电闪雷呜,肚里的孩子应是受了惊吓,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她难产了,幸甚的是稳婆和自己都有经验,生了几个时辰后,半夜才将孩子生了下来,孩子生下来她的一口气也松掉了,还没看一眼孩子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后,下人已经将她收拾好抬在床上休息了,而孩子则由乳娘带着抱过来给她看了一眼,她一看,五官长得还挺像夫君,又是夫君盼着的女孩儿,很是高兴。

而她自己受了顿苦楚,却是没有保住魏姨娘的孩子,魏姨娘的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怕晦气都已经命人抱出去埋了。

自此,那魏姨娘伤了身子,不再能为夫君生孩子,她很是愧疚,后面她一直对魏姨娘特别的关照。夫君回来后,觉得她生孩子没有在她身旁,所以这些年,一直对她很好,对女儿郑月也是极宠。

想了半天没想通的王夫人,突然脑子里一道亮光闪过,会不会那孩子就是她的女儿,而现在的女儿郑月并非她亲生?因为当时夫君不在,国儿又小,她晕过去后,心怀不轨之人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将她的女儿换掉,她自小在大学士府里长大,京城后院腌臜的事太多,她也是有所耳闻的。

想到这,悄悄瞥了眼身边的郑月,看着她极像夫君的脸庞,若有所思,但脸上却不动声色,等国宴后,她得回趟大学士府,请爹爹帮忙查一查。她刚刚不会无缘无故有了那道不明,说不白的感觉,而且还是对着一个陌生,却完全像她的女孩子,看那孩子的身量,年龄也应该与月儿差不多。

“唐姑娘,你随我先进去罢。”

正在发着呆,排着队的唐黛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抬眸一看,是凤容若,不知何时,凤容若的马车停在她们身边,并已经下了马车,看着她道,她刚刚走神了,竟然都不知道。

“这……这合适吗?”唐黛犹豫了一下。

“你是县主,没什么不合适的,走吧。”凤容若淡然道。

“黛黛,黛黛……表哥,你也在啊?”

另一辆马车也停下,欧阳清同唐黛打招呼,一伸头,见前面说话的还有凤容若,沮丧了。为什么表哥失忆了,还是围着黛黛打转啊,一点机会也不给他,哼。

“恩?什么叫我也在?我不能在这吗?”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欧阳清。

“……,我不是看表哥在忙着接待使臣,忙。所以这样问了嘛。”欧阳清被凤容若噎得翻白眼,找了个借口。

欧阳清也跳下了马车,于是凤容若,欧阳清,唐黛一行往宫内行去,每经过一处,那些女子的目光总会花痴的看看凤容若,或是欧阳清,然后一致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不是花痴的眼神,而是刀子,要将她割得体无完肤,亦或是碎尸万段?!

因为没有皇后,唐黛也不用先去拜见皇后,跟着凤容若,欧阳清到了宫宴处,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外面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各自坐下,喝茶水,吃点心水果。

唐黛拿眼四处搜寻了一圈,除了欧阳清和凤容若是自己的熟悉的外,还真没自己特别熟悉的人,也就不管了,闷头吃桌上的水果,在这个季节,这些水果可是千里迢迢从凤南国的南方运来的,外面卖的可贵着呢。

唐风的位置与唐黛不在一处,坐得远远的,只有宁未雨因是唐黛带进来的,位置安排在唐黛一处,宁未雨看着唐黛不顾形象的大吃大喝,不禁抽了抽嘴角,轻声说她,让唐黛注意点自己的形象,结果唐黛耸耸肩,双手一摊,来一句形象是什么?能吃,能喝吗?二人声音虽不高,可是对于凤容若武功高,耳力强的人来说,二人的对话全入了他的耳,不禁嘴角勾起,挑了挑眉,眼中也含上了笑意。

“咦,黑心鬼,你笑什么?就你这面瘫,还知道笑啊?”坐凤容若正对面的欧阳清看表哥笑了,不由大为惊讶。

“你哪只眼看到我笑了?”凤容若恢复了神色,淡淡瞥了眼自家智商堪忧的表弟。

“我两只眼都看到了,哼。黛黛,你看到没?黑心鬼还不承认。”欧阳清干不过自家表哥,向唐黛求援。

“恩?啥?我正吃着呢,没有听到你俩说啥。你俩说啥呢?”唐黛的心思都在面前的葡萄上,想这葡萄不知是哪运来的?能不能弄了种回唐家村种去,要是能种出来,她就经常有葡萄吃了。

“表哥,清表哥,你来了!你怎么不去找我啊?”

唐黛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唐黛顿时翻了翻白眼,欧阳清这二货的桃花债真是让她跟着遭了殃,这不,又来了,等会她又得做了人家眼神的箭靶子。唉,吃葡萄,吃葡萄,装作没看见。

果不其然,凤笑笑一走了进来,看见唐黛就瞪了好几眼,只是唐黛吃水果不睬她,而且欧阳清又没坐在唐黛的身边,才转移了视线,跑到欧阳清的身边坐下,又是剥水果皮,挑水果核儿,又是倒茶水,殷勤的服侍着欧阳清。

“哎,笑笑,你坐下,坐下,我自己长手了,我自己能剥皮。哎呀,我说我自己长手了,茶水我会倒,这不是一个公主做的事,这是宫女做的事,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公主形象?你再弄,你再弄,坐得离我远点……走,走,远点,远点,怎么这么烦人呐?你。”

“表哥……呜,呜,呜,我告诉我母妃去,你又欺负我!”

“哎,凤笑笑,你停了,停了,你再哭,我真走了,不理你了。就知道哭,哭包啊……你!”

顿时,宴客厅里传满了欧阳清无奈的喝斥声,凤笑笑的抽泣声。唐黛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喝自己的,吃自己的,不管了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欧阳清,活该,骚包货,到处招桃花,哼!

唐黛肚子里填满了水果和点心后,大厅内也坐满了人,差不多该到的人都到了。

“皇上驾到,太子驾到,贤妃娘娘,德妃娘娘驾到,淑妃娘娘驾到……”只听门口太监的声音传来,顿时厅内除了凤容若,所有的人都跪下了。

“参见皇上,太子殿下,贤妃娘娘……”

“大家平身。”凤千君威严的声音响起。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三呼万岁后,都又起了身,复坐于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刚刚坐稳,门口又传来太监的呼声。

“凤北国小公主,二皇子驾到……大华国太子殿下,小皇子驾到!”

随着太监声落,首先走进来的是凤北国的二皇子和小公主,唐黛拿眼一看,恩?这凤北国倒有点像现代的新疆人,眼深鼻挺的,穿着打扮也很像。

二人身后还带着几个汉子,抬着几个大箱子,想必是礼品,一行人走了进来,拜见完皇上,向众人问了好,便坐于自己的坐位上,因为后面还有大华国的人要拜见。

在凤北国后进来的是大华国的太子和小皇子,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是皇埔冰,然后后面竟然是唐黛的师兄皇埔影。啊?太子,不是吧?皇埔冰竟然是太子?他不是大华国的三皇子吗?三年时间大华国发生了什么?唐大惊讶得瞪大了双眼。还有啊,还有啊,皇埔冰后面跟着的是师兄啊,我去,她这段时间忙迷糊了,刚刚太监报的时候她竟然都没有想到大华国的小皇子是师兄啊?

皇埔冰与皇埔影二人走了进来,向皇上问好后,都有意无意间的,眼光从唐黛身上扫过,然后嘴角都露出了一抹笑。只是这一抹笑代表的是什么,只有他们二人自己知道了。

二人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唐黛恨不得跑到皇埔影那去,问了他,这些时间跑哪去了,都不知道关心关心她这个小师妹!可是理智又告诉她,皇埔影的身份一直向世人隐藏,只以小仙僧的面目出现,只得按捺下自己的心思,拿眼使命的瞪皇埔影,皇埔影感觉到了唐黛幽怨的眼神,嘴角抽了抽,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今天,为了表达我们凤南国上下热烈欢迎大华国,凤北国的使者来到我们凤南国,我们设下了丰盛的宴席招待客人,请大家不要拘束,尽情吃喝。等大家吃饱喝足后再欣赏欣赏我们大凤南国歌舞技艺,饱一饱眼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