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赐婚凤容若,求娶县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千君见外国来使,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于是从椅子上站起,松了松嗓子,做了开场白。

众人谢恩后,各自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舞姬鱼贯而入,歌舞声起,大家边吃边欣赏。凤北国的二皇子轩辕惊雷站起,向皇帝凤千君献上礼物。

“凤国南的皇上,我带着我父皇的问候,来到你们凤南国,这些小小的礼品,不成敬意。……来人,将礼物抬了过来。”

轩辕惊雷一挥手,他的随从将箱子抬了上来,打开箱盖,里面则是小箱。轩辕惊雷亲自将小箱一个个打开,呈给凤千君,众人一看,不禁咋舌,里面竟然是天山雪莲,灵芝等珍贵的药材,另一个小箱里,则是大小不一的夜明珠,大的如鹅蛋,小的也如鸡蛋般大小,唐黛双眼一扫,竟有数十颗之多,心中感叹,皇家真的是有钱!这要是给她,她做梦都会笑醒。

“好,好,谢谢二皇子所带的珍贵礼物,代我向您父皇致以衷心的感谢。”

凤千君看了这贵重之礼,自然也甚是高兴,谢过轩辕惊雷,又命人收下,入了他的私库。

“凤南国的皇上,我们这次来除了想表达我们的和平交好之意,还有一件事相求。”

“哈哈……二皇子有什么事尽管说。”凤千君心情愉悦,挥了挥大手。

“我的皇妹,凤北国的小公主轩辕至丽自小就喜欢你们凤南国的文化,欣赏你们凤南国的风土人情,甚至是你们凤南国的男子,求得我父皇的同意,一心要嫁到你们凤南国。想凤南国人才济济,优秀男子不少,还请凤南国的皇上能帮我皇妹如了这心愿。”

轩辕惊雷此话一出,同时数个人脸色变了变,一个是郑月,一个就是那贤妃娘娘,还有一个就是郑国,几人一脸紧张的看着凤千君和那轩辕惊雷,生怕他此时就说了那小公主心悦凤容若,非他不嫁之事。

“好,好,既然小公主有这番美意,我又为何不做这成人之美的事。正如二皇子所说,我们凤南国好男儿有的是,不急在此时,我们再斟酌一番,再给令皇妹小公主赐婚,以示郑重。”

“谢凤南国皇上成人之美。此次前来,我皇妹也是做了一番准备,定要那些男儿心悦于她,说要给大家跳一段舞蹈。皇妹小,有些调皮,还请凤南国皇上见谅。”轩辕惊雷笑着看了眼身边的轩辕至丽,笑着对凤千君道。

“小公主勇敢的想要表达自己,这算不得什么。请吧,也让我这糟老头子跟着一起饱饱眼福。”凤千群笑着自嘲。

众人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殿内的气氛顿时更加的放松。郑月,贤妃,郑国心下也松了口气。

“谢凤南国皇上成全,我先去准备一番。”轩辕至丽忙也走上前,向皇上施礼道谢,然后转了身,跟着宫女出了宫殿去换衣裳,做准备去了。

唐黛听了几人的对话,心下则想,以那轩辕至丽的公主身份,绝对不是冲着凤南国全国的好男儿来的,而是冲着皇室子弟来的。听话音,那轩辕至丽心中已经有了心仪的人选,而且这人也在宴席上,否则她不会在这表演自己的舞蹈,也不知那人会是谁?

“凤南国皇上,为表示我们大华国同凤南国交好的诚意,我也是带着我父皇准备的礼物来的。”

皇埔冰也走了过来,对凤千君拱手施礼后,挥手让随行的人员,也抬了几口大箱过来。随行人员将箱子抬来,打开箱盖,任由大家欣赏。

唐黛也伸了头看,一个箱子里是满满的一箱子大华国的特产,千金难买的各种颜色的流光锦,在高烛的照耀下,正闪闪的泛着七彩流光,看得那些个妃子,京城贵女,贵妇都是瞪大了双眼,吞了吞了口水,恨不得这一箱子都是自己的。

面另一个箱子里,却是一棵一箱高的珊瑚树,珊瑚亦是色彩缤纷,散发着诱惑的光芒,与一旁的流光锦相映成辉,闪得大家双眼都睁不开。那些喜欢收藏宝物的官员,看了这珊瑚树,眼露贪婪,恨不得能据为己有。

“谢谢太子,我看到了你们大华国的诚意,也感谢你们大华国皇上的如此用心。等你们回去,我也要为太子你的父皇准备了用心的礼物。”

凤千君谢过皇埔冰,命人将礼物收起。

这时,那轩辕至丽,也准备好了,重新走入殿来,后面跟着八个穿着一色舞衣的伴舞舞姬,只见她已是褪了厚实的冬衣,头插孔雀翎毛,长发及脚,飘于身后,身穿薄薄的孔雀羽衣,脖挂花环,酥胸高耸,长长的玉臂,白晰丰润,暴露在外,手腕上戴着一对金饰铃铛,一双小巧的赤足上,也戴着同色同型的金色铃铛,随着她的走动,叮当直响,铃声清脆悦耳,浓装淡抹,相得益彰,妩媚风情,诱人之姿。

这舞还没跳呢,已经是将殿中的男子看得直了眼。唐黛打量了一眼那小公主的身材,前凸后翘的,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女人天生的就是尤物,别人再怎么补也是赶不上。她,是不是回去也要补一补了?这身材,不够看啊,不够看。

那轩辕至丽,带着八个舞姬,在男人的各种各样的目光中,从容的登上了表演的台子,舞曲响起,带着八人翩翩起舞,随着曲子,时而热情奔放,时而婉转缠绵,身子仿佛柔弱无骨,有时给众人抛一个妩媚的眼光,下面的人躁动不安,齐声叫好。

只是那目光却时不时投向凤容若那一片,只见凤容若一脸淡然的坐在桌前,夹菜吃酒,眼眸却未抬起正眼的看台上一眼,更不谈欣赏那诱人的舞姿了,那轩辕至丽跳到最后,至始至终用眼睛的余光在观察凤容若表情的轩辕至丽,心中失望了。她,本就是跳给他看的,他却没有看她一眼!难道是她的魅力还不够?她的舞姿还不够优美动人?

自那年,他还是少年时,做了凤南国的使者去了凤北国,她就对他一见衷情,还小的她就在心中发誓,她长大了一定要嫁到凤南国去,嫁给他!

轩辕至丽这一走神,脚上的舞步就走乱了,与身后伴舞的舞姬撞在一起,摔倒在地上,顿时殿内响起了一阵唏嘘声,轩辕至丽自小就被身边人宠着长大的,哪有丢过这么大的脸,又是在心上人的面前。如是,又羞又惊的满眼含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双手捂着脸冲下表演台,一把抱着轩辕惊雷,轩辕惊雷感受着别人扫过他们兄妹二人的目光,一脸尴尬的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安慰轩辕至丽。

唐黛扫了一眼坐在那的凤千君,也是一脸尴尬,他做为凤南国的皇帝,此时,安慰也不是,批评更不是。而他身边的几个妃嫔,则坐在那一脸看戏的模样,没有一点为凤千君担下这个解围职责的自觉。

唐黛心中轻哼一声,这就是皇后与妃嫔的区别,若是此时凤千君的皇后,太子凤容莫的母妃在,绝不会让这场面尴尬着。那小公主是个女孩子,女子出言安慰最是妥当。大公主凤笑笑更是没有看见这一回事,正坐在欧阳清的身边,一脸痴迷的看着欧阳清,仿佛她一转眼,欧阳清就跑了。

皇上尴尬沉默,底下的群臣更是不好出语,那些贵妇就是有心相帮,但是那些娘娘,公主都没有说话,她们没有这个权力,也就沉默不做声。

唐黛想了想,走出自己的坐位,朝凤北国的二皇子轩辕惊雷,小公主轩辕至丽走了过去。

“凤南国神医县主见过二皇子,小公主。”

唐黛行至二人面前,对着轩辕惊雷和还趴在他怀里抽泣的轩辕至丽见了礼。

“轩辕惊雷见过神医县主。”那二皇子轩辕惊雷也回了礼。

“轩辕至丽见过神医县主。”趴在轩辕惊雷怀里的轩辕至丽正不知如何下了台阶,停了哭泣。一听唐黛的声音,从轩辕惊雷的怀中抬起了头,红着眼也向唐黛回了礼。

“刚刚欣赏了小公主的优美舞姿,本县主甚至是敬佩,小公主练习这舞蹈应有十几年之久,甚是不易吧?”

“是啊,是啊,我为了能跳好这支舞蹈,日日练习,已经有十年了。”

轩辕丽至从唐黛手中接过帕子,擦了眼泪,听了唐黛这一说,自豪了说了一句,前面的尴尬,羞愤已是荡然无存。

众人听了二人的对话,心下都松了一口气,凤千君眼神赞赏的看了眼唐黛,不愧是他封的,他凤南国的县主,关键时刻知道看了眼色,出来给他解围。想到这里,眼神不明的盯了眼贤妃,德妃几人。

贤妃感觉到凤千君的眼光,心里有些懊悔刚刚看了戏,没有出来说话。只是她一想着这么个妖媚的公主,想要抢凤容若坏了她的谋划,她就想让她出出丑,没脸在这呆下去,自己乖乖的回了凤北国。哪里没有男人?非得来这抢男人!

尴尬解除,台上丝竹声又起,众人只见唐黛附在那小公主耳边,不知道是说了什么,那小公主竟破涕为笑,对着唐黛点了点头。

唐黛解了围,施施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吃自己的喝自己的,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凤容若,皇埔冰,欧阳清的目光却是在跟着她转动。

坐在凤千君身旁的凤容莫也佩服的看了几眼唐黛,唐小妞就是厉害,不管是种田,做菜,还是医术,就连这哄女人,也有一套。他现在长大了,是不是可以准备娶她回宫,为他做菜了?!

唐黛要知道此时凤容莫的想法,估计得对天嚎叫三声,然后拿手敲了他的头,问他一句:你是不是傻?!娶娘子就是为了做饭的!傻缺。

歌舞声间歇,凤千君再次说话。

“今天,是个喜庆的好日子,而喜庆的日子,当然要喜上添喜,朕决定,今天我要为我们凤南国的一对佳偶赐婚。小桂子,宣旨。”

凤千君满脸笑容,他身边的贤妃也是一脸的笑容,而坐在下面的郑国,郑月则是紧张的握紧了双手,心“呯呯”直跳,终于要宣读赐婚的圣旨了!

众人也全都停下了吃喝,议论着皇上会是为谁赐婚呢?唐黛,凤容若二人心里则生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凤容若想起自己的心事还没来得及禀报凤千君,而唐黛则是莫名的有了直觉和不好预感。

“请安王府世子凤容若,护国将军府大小姐郑月上前听旨。”桂公公,手持圣旨,高声叫了凤容若与郑月的名字。

郑月欢喜雀跃的按捺着心中的激动,快步走到凤千君的面前跪下,凤容若心中不安的看了眼唐黛的方向,也走到凤千君面前跪下听旨,唐黛则耳朵嗡的一声,头脑一片空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将军府嫡女郑月,聪慧敏捷,知书识礼……安王府世子凤容若礼仪周至,风华无双,武功卓绝……二人当是佳偶天成,天造地设,特为二人赐婚。钦此!”

圣旨一出,殿内顿时炸了锅,唐黛满脑子只有赐婚二字,凤容若被赐婚了!凤容若被赐婚了!那些贵女们满眼的嫉妒看着跪在地上的郑月,郑月则一脸娇羞的谢了恩。

“凤世子……凤世子……快接了圣旨,谢恩呐!”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凤容若,被桂公公催叫了几句。

“皇上,凤世子这是喜欢得傻掉了啊?嘻嘻。”贤妃讽刺的看了眼凤容若的脸色,假笑着用手掩了嘴。

“哈哈……看来朕的确是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啊!”凤千君哈哈大笑。

“皇上,臣……”凤容若看了眼凤千君,又看了眼全殿的人,凤南国的所有官员,加上凤北国,大华国的人,乌压压的一片,凤容若想说明自己的心思却是说不出口了,只觉得头又开始痛,呼吸也开始窒息,满头大汗,强撑着没倒下去,说不出话来。

“凤世子,凤世子,接旨谢恩呐。”段公公又催促了一遍。

“臣接旨,谢皇上隆恩。”凤容若迷迷糊糊中接了旨,又费力的站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的走回了自己的坐位,郑月则是一脸羞涩的也回了自己的位置。

坐在位置上的唐黛,多么希望凤容若能当场拒了婚,当凤容若接了圣旨,回了座位后,她的心则冰冷,看着他手上的一抹黄,分外刺眼。她与他的情意,她与他的缘分,就这样了结了?

而凤北国的小公主轩辕至丽,则也是傻在了座位上,不知该做了何反应?她没想到,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凤南国的皇上在她的面前给他与另外一个女人赐了婚,圣旨已下,她还能求得回来吗?

“凤北国的皇上,既然要喜上加喜,不知你愿不愿意也给我赐一桩姻缘?”

皇埔冰冷冷的扫了眼凤容若,再看了一眼面色灰败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唐黛,想起三年前,凤容若拉着她的手,向他宣示他的主权。可三年后再次相见,却不想见到了这戏剧化的一幕。

他来的时候就派人去查了,说是凤容若忘记了她,忘记了正好,他要在凤容若记起来以前,将她抢了过来!经过今天这一幕,她,应该对他死了心吧?!

“哈哈……不知太子是心中有了意中人?还是像凤北国的小公主一般,要慢慢斟酌挑选?等选好了,我再为你们赐婚?”

“回凤国南皇上,不用挑选。你们凤南国的神医县主,凤姿卓越,聪明伶俐,正是我心中的佳偶,我愿意求娶她回去做我的皇后。”

------题外话------

谢谢多多13小仙女的4张月票;母狮子123小仙女的9朵鲜花,1张月票;七月纪旅小仙女的2张月票,还有以微信登录的id小仙女们的月票,谢谢你们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满满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