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凤容若恢复记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埔冰从容的回了凤千君,只是他此言一出,全殿内的人,包括欧阳清,凤容莫,皇埔影,凤千君的脸色都变了。不仅是单单的求娶,还许了未来皇后之位,什么时候,这大华国的太子对他们的神医县主看对了眼?

“这……”凤千君语塞了。

他可不想让小神医嫁到他国去,就小神医那会种双季水稻的本事,还有一身的好医术,哪一样都能抵他凤南国的百万雄兵,且丝毫不夸张。

“怎么?凤南国的皇上舍不得?我可以娶了她,现在给她太子妃之位,未来许了她皇后之尊,不知凤南国皇上除了这小小的县主之外,还能许神医县主什么?”皇埔冰脸色淡然,言词锋利。

凤千君自是听出了皇埔冰的意思,意思他留唐黛在凤南国为凤南国做奉献,却没有给她她该得的,现在就看他能不能也许小神医更高的尊位?!

“皇上舅舅,清儿也一直心慕县主唐姑娘,我愿意娶神医县主,虽我不能许她什么至尊至荣,但是我能许她的心愿,一生一世一双人。凤北国太子,你既是太子,你觉得你能许了黛黛的心愿?”

坐在下首的欧阳清,自是看明白了舅舅凤千君的为难,黛黛一身的本事,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她是他的小丫头,表哥已经接了皇上的赐婚,现在只有他能保护她,他岂能眼睁睁的看她嫁到异国他乡去,不管黛黛对他是什么感觉,他都得做最后争取。

“我能!为了神医县主,我已遣散了我的美人,休了侧妃,太子妃位虚位以待,就是为了等她。欧阳公子,三年前,有些人说的大话,你不是听得清楚,可是,他又做了什么?你不是看得很明白?!无需我多说罢。为了她的幸福,今天我不会再退却,必须让她嫁了我,我来给她一生的幸福和尊荣!”

“我……”欧阳清自然记得三年前,在京城茶楼内,凤容若牵着唐黛的手,向皇埔冰,向他宣示自己的心意,霸气表白唐黛的话。

“清表哥,你怎么能这样?除了我,你谁也不许娶!父皇,不要答应清表哥,我不许他娶了别的女人。”凤笑笑惊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出了自己的位置,跪在欧阳清的身侧,对着凤千君嚷嚷。

“呵……欧阳公子,这就是你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自己的事都还未解决,又怎么娶了县主,你还是少给县主招惹麻烦为好。”皇埔冰冷笑一声道。

“父皇,既然大华国的太子认为我们没有给了神医县主应该的尊荣和保护,那就请父皇为儿臣赐婚,我要娶县主为太子妃。以后,就由我来保护神医县主,由我来给神医县主同等的尊荣。凤北国太子,你我同为太子,你能给的,我全部能给,这样,你还要求要娶了我们凤南国的县主吗?”

太子凤容莫也在凤千君的面前跪下,满是为父皇担当的赤诚之心。

凤千君虽然没有心理准备,又觉得有些荒唐,他的一个赐婚之举,竟惹来了这么多事?可是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欧阳清和凤容莫,心里还是感动的,孩子们都长大了,特别是他的莫儿,知道替父皇分忧了!

所有人的眼神都复杂的看向了唐黛,然而唐黛却坐在那低着头,一声不吭,仿佛是没有灵魂的躯壳,这殿内发生的事,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而那接了圣旨的凤容若,此时才清醒过来,正皱了俊眉看着手里的赐婚圣旨,刚刚他是怎么了?竟然接了这圣旨。当时,他只突然感觉到无数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涌现到脑子里,头痛如裂,喘不过气来,画面里有许多的人和事,还有好多好多唐姑娘。

“凤南国太子,你错了!我想娶她,是因为我是真心的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能力非凡,她的貌美如花。”皇埔冰严肃的瞥了眼凤容莫,纠正。他可不想让唐姑娘误会了他的想法。

“凤北国太子,既然如此多的人都想娶神医县主,那我们问问她心中的想法,再作决定如何?小桂子,宣神医县主过来。”

“是,皇上。”桂公公脚步匆匆的走到唐黛面前,告诉唐黛皇帝宣她问话。

唐黛机械的点了点头,跟上桂公公的脚步。而一旁的宁未雨,坐在远处的唐风则是满脸担忧的看着她,殿上发生的事,他们二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这是一个左右为难,前有狼后有虎的选择。更何况今天凤容若被赐婚了,他们知道妹妹的心思,妹妹坐在那已是不对劲了。

皇埔影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唐黛,他今天的身份不是仙僧的徒弟,是大华国的小皇子,他所说的话代表着大华国,他不能出声,他没法走上前去帮她。他要知道三皇兄今天有这打算,他定会拦住他。他口口声声的说喜欢师妹,可是做的事却是咄咄逼人,让师妹怎么选才好?!

唐黛走到凤千君面前跪下,未出声。

“小妞,你的想法呢?”凤千君不愧是个贤明的皇帝,在这种乱糟糟的情况下,并未迁怒于唐黛,而是亲切的叫了声唐黛的小名,问她。

这一声小妞,又叫得众人变了脸色,这神医县主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凤南国,凤北国最出色的男子争相娶她,能让皇上为她轻言细语,听取她的意见。

一旁的贤妃感觉到了巨大威胁,来自于唐黛的威胁!

而将军府夫人王夫人今天的眼睛就没脱离过唐黛,一直在找唐黛是她女儿的可能性,在想唐黛到底家居何处?父母可是健在?又是什么机缘巧合拜了仙僧为徒,成了小神医?现在看着唐黛被逼得要当场做选择,心中更是疼痛万分。

若是她的女儿,有相公护着,有国儿护着,有她护着,就像月儿那样,活得幸福无忧,哪需要自己去替自己打下一片江山?!

“回皇上,小妞愿意接受……”唐黛的眼角瞥了眼依然坐在那,稳如泰山的凤容若,不由心中赌了气,准备接受皇埔冰的求亲。

“世子,世子,凤世子……你怎么啦?”只听“呯”的一声,一声惊叫,唐黛的话被这声惊叫打断了。

众人纷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凤容若已经在倒在地上了。坐在不远处的安王爷,安王妃也看见了,忙赶了去。

“若儿,若儿,你怎么啦?这是怎么回事?皇兄,皇兄,快叫太医,若儿晕过去了。快,快……”

“小桂子,快,去宣太医来!”凤千君听着安王爷的叫声,忙吩咐桂公公。

“呵……你累了吗?我也好累,好想睡觉啊。”唐黛轻笑一声,身体一软也倒了下去。

“唐姑娘,唐姑娘……”皇埔冰伸手却是没有接住唐黛,“呯”的又是一声,唐黛也倒在地上。

“黛黛……”欧阳清。

“唐小妞!”凤容莫。

顿时,殿内一场争婚闹剧落幕,兵荒马乱,皇埔冰眼神狠厉,瞬间做出一决定,抱起唐黛。

“凤南国皇上,我带县主去看大夫,你们管好凤世子。皇弟,马上带着人回驿馆,给唐姑娘看病。”

皇埔冰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嘴上与凤千君告辞,又吩咐皇埔影带了大华国的人回驿馆,脚下不停出了大殿。等众人反应过来,皇埔冰抱着唐黛不见了影子,皇埔影则带了自己的人,向凤千君告辞,脚下生风去追皇埔冰。

说起来慢,做下来快,一切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

欧阳清身形一闪,也出了殿外追了上去。而唐风与宁未雨着急,又无奈,也起身向凤千君告辞,出了宫殿,准备去寻大华国住的驿馆,找到妹妹。

凤千君知道皇埔冰不会伤害唐黛,没有吩咐人去追,让皇埔冰,皇埔影带走了她。这边凤容若还在被太医抢救,其他众大臣,也纷纷告辞,出了宫殿,回家去。一场精心准备的国宴就这样不欢而散,不由叹了口气。

太医抢救了半个时辰后,凤容若醒了,一双眼恢复了清明和凌厉。

“若儿,你醒了?你吓死母妃了?”安王妃见凤容若睁开了眼,抹着眼泪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安王爷也连连说道。

“好了,若儿醒了,你俩不用担心了。”还在一边等着的皇帝凤千君见凤容若醒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安慰安王妃,安王爷一句。

“皇上,父王,母妃,我没事了,我只是头痛撑不住了,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了。”凤容若看着一脸关心的三人,站了起来。

“凤世子,你回去后,还是多多休息,暂时你还是要少费脑子。因为瘟疫时高热伤了脑袋失了记忆造成了你现在一动脑子就会头痛,不过,这是要恢复的好迹象。一切别操之过急,你会慢慢想起来的。”谢院首对着凤容若道。

“好,我知道了。父王,母妃,走吧,我们回王府。”

三人向凤千君告辞,走在最后的安王爷则拿了那明黄的圣旨。今天皇兄给若儿赐婚了,若儿也接了旨,他,很快就有儿媳,有了孙子。虽然那郑月不是他喜欢的,只要若儿喜欢就好。

坐在马车里回将军府的郑月,则是满脸的激动,根本没发现今天娘亲完全不在状态,没有替她高兴,替她欣喜。而另一辆马车里的郑柏,则是脸上乌云密布,双眼紧盯着郑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国儿,我知道你疼爱你的妹妹,我宠她不比你少,可是,你要知道,你犯了军家大忌,被别人乱了心神,被人家牵着鼻子走。这样的大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十万兵马,你说让出去就让出去了,而且还是以我的名义让出去的,你不怕京城人笑话你爹爹我无脑吗?当今皇上圣明,可是再圣明,他也是皇上,你要知道,伴君如伴虎这道理啊!唉……”

“爹爹,我……国儿知道错了。当时妹妹哭着求我,我一心痛她,不舍得,脑子一热,我就答应了她,以你的名义去求了皇上,让出了自己手里的十万兵马。”

“国儿,你痛爱妹妹没错,但是,你没有动脑子却是大错。你妹妹一个女孩子,从哪里知道了用这种办法,皇上一定会爽快的答应?你想过没有?这主意是哪个给你妹妹出的?此事,回了家后,在月儿面前不要多说,你只需暗中注意,这些时间谁与月儿走得最近,查出是谁给了她这个主意,看看这人到底是要做什么?就那么一个小小的赐婚主意,轻而易主的让我们郑家让出了十万军队,绝不是小角色。”

“是,爹爹,国儿知道错了,以后有事一定多多动脑筋,与爹爹多多商量。”郑国听了爹爹郑柏的一番分析,察觉到了这次赐婚背后的不简单,心下后悔,态度认真的向爹爹认错。

皇上的这次赐婚,除了郑月自己和那魏姨娘,没有一个人是开心的,因为,郑家付出的代价太大。王夫人回了府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同夫君郑柏打了声招呼,一个人回了大学士府,没有带自己的宝贝女儿郑月。

正兴奋激动,做着新嫁娘美梦的郑月,也没在意娘亲的态度,破天荒的呆在自己的屋子里绣花,幻想着嫁给凤容若后的幸福生活。

大华国的驿馆里,唐黛已经醒了,睁开眼,看到的是师兄关切的眼神,还有皇埔冰担忧的眼神。

“小妞,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不?”皇埔影出语问她。

“师兄,我还好,我……只是感觉累了!想好好睡一觉。”唐黛声音嘶哑的回复皇埔影。

“累了?呵……唐姑娘,你累得真是时候!你心中想的什么,我皇埔冰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当年,你选了他,可是他呢?他今天毫不犹豫的接了赐婚的圣旨,他可又记得他当年的诺言,他的豪言壮语!哼,我可不管他是什么世了,皇子的,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这个负心汉,陈世美!”皇埔冰冷着脸恨恨道。

“好了,皇兄,小妞刚醒,需要静心休息,你就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再来刺激她了。小妞,来,躺好,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师兄在这守着你,你放心睡。”皇埔影堵了皇埔冰的喋喋不休,伸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哦!”唐黛应了声,闭上眼,她现在可没力气与皇埔冰争论什么。

驿馆外,欧阳清,小青,唐风,宁未雨都赶到了,但是却被堵在了馆外,没法进去。因为馆内的侍位被皇埔冰下了命令,不论是谁,今天一概不见。把馆外的几人急得是团团转,不知道唐黛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苏醒了?还是昏迷着?

回到王府的凤容若,一个人将自己关在了书房内,谁也不见,连楚陌都不让进去。他的桌上放着他收藏了几年的那张纸,那两个荷包,还有皇上的赐婚圣旨。

他觉得他真的没脸见他的小丫头了,就刚刚在皇宫里醒来后,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他的记忆恢复了。因为记忆恢复时,无数的情景充盈了他的脑子,引起了剧烈的头痛,才晕倒的。

他记起了他与唐黛间的所有事情,更是知道她辛苦的从长安县赶去河间府救他,想起了这些时间,他因为失去了他与她之间的记忆,就像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一样疏离着她,他就懊悔不已!

而且,今天他居然在小丫头的面前接了皇上的赐婚圣旨,那一刻,她的心里该是有多么的绝望,对他又该是有多么的失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