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探查身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他得去找她,立即去找她,向她道歉!哪怕她与他闹,骂他,打他,他都要受着。

“楚陌,楚陌。”凤容若开了房门。

“世子,你肯出来了,王妃,王爷可是急死了。有事吗?”

“我要马上去找唐姑娘,你跟我父王,母妃去禀报声,免得他们担心我。”

“世子,你这,这圣旨都接了,你还去找唐姑娘干什么?唐姑娘还能见你吗?不过,我在宫外等你时,看见大华国的太子皇埔冰抱着她回去了,应该是回了大华国使者住的驿馆。唉,世子,你要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啊?唐姑娘真可怜!今天都在宫里晕倒了。”

“楚陌,正因为我恢复记忆了,我才要去找黛黛,我要去求她原谅我。”凤容若叹了口气,看着楚陌为唐黛鸣不平的样子,庆幸自己这时候记起了一切,要不然,他与小丫头之间的缘份就真的尽了。

“啊?啊!啊……世子,你记起来了?你记起以前的事了,太好了,太好了!”楚陌惊喜得手舞足蹈。

“楚陌,你在大声嚷嚷什么?”一道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是欧阳清来了,后面还跟着小青。

“欧阳公子,小青,我们世子恢复记忆了,他记起以前的事了,太好了,太好了!小青……”楚陌见到欧阳清和小青又是一阵手舞足蹈,还跑到小青的面前,激动的拉着她的手,告诉她。

“你放开……”小青脸一红,挣开了楚陌的大手。

“表哥,你记起以前的事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既然记得,为什么还要接了圣旨?”

欧阳清一听,高兴的同时,又责怪凤容若。

“我刚刚才记起的,具体的等我回来再与你细说,我要去找黛黛,跟她说清楚。”凤容若心急的要出去找唐黛。

“表哥,你甭找了,我们知道她在哪,但是就是见不到她。皇埔冰将她藏在他住的驿馆里,我们又没办法强闯,就连黛黛的大哥,大嫂都没见着人,回唐府去了。表哥,皇埔冰不会对黛黛怎么样,他会照顾她的,现在就算皇埔冰同意你去见她,我看黛黛也未必想见你。”

“我总得去试一试。”

“表哥,与其浪费这试的时间,还不如解决了你自己的问题再说。你说说,你现在有皇上的赐婚,黛黛见了你,你又能怎么样?黛黛又能怎么样?”

“那我现在就去见皇上,将实情向皇上禀明,让皇上再赐了退婚旨。”

“表哥,我怎么觉得,你这恢复了记忆反而变傻了呢?你怎么不想想皇上舅舅为什么突然给你赐了婚?他先前不是说要等你的回复吗?这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

“世子,这原因已经传得满京城都是了,说是护国将军府,拿了十万的军队做为交换,请皇上赐婚。刚刚从驿馆到王府来的路上,满耳都是大家的议论。”小青接了欧阳清的话,告诉凤容若。

凤容若听到这,脸色阴沉了下来,原来趁他这些时间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才能恢复记忆,疏忽了其他的事,有些人又开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现在他恢复了,那些人就等着他的报复吧,想到这的凤容若眼中冷芒顿盛。

“表哥,你现在不必着急去求了皇上舅舅撤了赐婚旨,一,既然是郑家用十万兵马换来的,想必皇上舅舅也不会轻易的就撤了这圣旨。二,因为,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就是黛黛的身份,我一直在暗中调查,我怀疑黛黛不是唐家村她的父母亲生的,父母另有其人,现在引起我最大怀疑的就是护国将军府,因为黛黛太像那个王夫人了。”

“恩?你查到了什么?”凤容若一听,看了一眼欧阳清,忙问他。

“我自怀疑后,查到一件事,就是在十几年前,护国将军府的王夫人,还有将军府里的魏姨娘在同一天肚痛发作,同一天生了个女孩,只不过,王夫人的女儿,好好的活了下来,就是现在的郑月,而那魏姨娘生的女儿,却是生出来后就夭折了。我怀疑那个女娃并不没死,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世子,今天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那王夫人看到小姐时,竟然发了呆,流了泪。另有一件隐密的事,我本答应小姐不向任何人说的,但是我看到小姐这么痛苦的晕了过去,现在也不知在那是个什么状况?全是因为那郑月,那郑府惹的祸,我就心中不舒服,我要告诉世子,欧阳公子,你们不用再猜测和查探,小姐的确不是夫人亲生的。这是夫人亲口告诉小姐的。”

“所以说,你们俩都怀疑黛黛的真实身份是护国将军的女儿,而且,还是王夫人亲生的嫡女。”凤容若听了,点点头道。

“是的,世子,我怀疑当年有很大的隐情,才致使小姐流落在外,被现在的郑月占了小姐的身份,享受着小姐应得的一切。那天夫人还给了小姐一件襁褓,说是小姐的,小姐说她没想要寻亲生父母,又还给了夫人收着。至于那襁褓是什么模样,我当时并未看到。”

“好,很好,楚陌,派人立即去查,把我们的人全部放出去,给我往死里查,查当年护国将军府的情况,查当年生出来的另一个女娃,到底是死是活。还有,连同护国将军府这次拿十万兵马换赐婚的事一起查,我看到底又是谁在后面作妖。”凤容若眼内淬着冰,浑身放着冷气。

“是,世子,我马上去办。”楚陌转身出去办事,心中则感叹了句,世子恢复了记忆,真好!

“表哥,你恢复记忆了,真好!”欧阳清见凤容若身上又露出了以往的霸气,也感叹了一句。

“怎么?我恢复记忆了,不是耽误你向黛黛求亲吗?不是正好趁着我不记得黛黛了,将她抢走嘛!”凤容若想起了大殿上欧阳清向皇上求赐婚的话,戏谑了他一句。

“哎,黑心鬼,你这是什么话?就许你喜欢黛黛,就不许我喜欢她啊?!咱俩公平竟争。”欧阳清气极败坏的嚷嚷,小青则看着前主子,抿着嘴笑了。

“一直是公平竟争,我又没让你不见黛黛,关键是黛黛不喜欢你,只喜欢我啊!”凤容若直接狠狠的捅了欧阳清的心窝子。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的欧阳清,则是明白了,表哥这是报复他在他失忆间接近了黛黛啊。

还公平?公平个屁!那些年找了各种借口将他留在京城,不让他去长安县,不就是不让他在黛黛面前晃吗?哼。可惜等他明白过来时,黛黛的心已然不在他身上,在表哥那了。唉!

“表哥,你也别得意早了。别忘记了,此时的你在黛黛心里就是个负心汉,陈世美!哼。黛黛什么时候才会原谅你,见你,还是个未知数呢!那个皇埔冰可是一心一意要将黛黛娶回去做他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今天在大殿上,若不是我与太子小莫儿在中间横插了一棍,说不定黛黛已经被皇上舅舅赐给皇埔冰了。”

“皇伯不会同意黛黛远嫁他国的,要不然,就算你与莫儿再求都不行。”凤容若淡淡道,倒是没反驳欧阳清说他是个负心汉。唉,马夫前蹄啊,估计黛黛此时还真是这么想他的!

“我当时看皇上舅舅为难,也想到了这点,黛黛的本事太大,嫁给他国,他国的国力上涨,对我们凤南国就是个威胁。那皇埔冰想娶黛黛回去,除了他是真心喜欢黛黛外,恐怕也有这些打算在里面,这人是个聪明极致的人,也是个野心极大的人。三年,他就从皇子爬上了太子的位置,听说大华国的原太子,被大华国的皇上扒了太子身份不说,还被长期幽禁了,也不知是犯了何事?!要说这里面没有那皇埔冰的手笔,打死我也不相信!”

“恩,这个人心机深沉,我们以后还是得小心点对付。走吧,我还是想去驿馆看看。”凤容若起了身,带着欧阳清与小青,又去了大华国的驿馆外。

因为前面是凤容若陪着凤容莫一起接待的大华国的来使,那些侍卫一看,认识是他,就让他稍等,跑到里面去禀报皇埔冰。

房间内,唐黛已经睡醒了,只是还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想动,皇埔影,皇埔冰都在房间里陪着她,皇埔冰听了侍卫的禀报,看了唐黛一眼。

“你要见,还是不见?”

“不见,我见他做什么?他是来寻你的,又不是寻我的,他与我又没有半文铜钱的关系。”唐黛淡淡的回了皇埔冰。

皇埔冰深深的看了眼唐黛,不语,缓缓的踱着步子,到了驿馆外。

“凤世子,你若是寻我有事,就快说,我还得回去陪着唐姑娘。”皇埔冰还是冷冷的眼神,瞥了眼凤容若。

“皇埔冰,我要见黛黛,她现在人怎么样了?”凤容若并不在意他的态度。

“她说了,她怎么样都与你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所以,你不必问她怎么样,还是去关心关心你那未婚妻吧。……你是黛黛的丫鬟小青吧?你随我进去,黛黛要见你。”

皇埔冰将唐黛的话回了凤容若,又看了眼凤容若身后的小青,同她道。

“是,我是小青。小姐她醒了?她好不好?”小青听到唐黛的确切消息,惊喜的问。

“恩,她醒了。好不好,你进去就看到了,走吧。”

皇埔冰扭了头,转了身,再没理凤容若,带着小青进了驿馆。

“表哥,我们回去吧,看来黛黛现在不想见我们,等她气消了,我们再来。现在能知道黛黛醒了就好。”

凤容若瞥了眼驿馆,沉默了一晌,点了点头。他必须回去加紧将黛黛的身份查清楚,还要想法子让黛黛原谅他。

此时,大学士府的书房里,王大学士坐在书案后,听着女儿说她今天碰到的事,王夫人则是抹着泪,说自己见到那神医小姑娘的感觉和自己的猜测。

王大学士今天也是去参加了宴会的,当然也看到了女儿嘴里的小神医的模样,那孩子可是长得与他的女儿小时候一模一样啊,也怪不得女儿有了这种想法。

“慧儿,这事不怪你有了这想法,那县主的模样爹爹也是看到的,与你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啊。而且,外面的传言,说这女孩儿甚至是稳重,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不说,在安王府的宴会上,一曲凤求凰,更是名动京城,这让爹爹想到了那时候的你啊!你那时候也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优秀。放心吧,爹爹会派人去查的。只是让爹爹疑惑的是,朝中唐风唐大人就是那县主的亲哥哥,他的家乡在庆安府,庆安府离京城千里之遥。如若县主真是护国将军府的亲骨肉,当时她那么小的婴儿又是怎么去到那里的呢?”

“爹爹,这也是我的不明之处,所以女儿才不敢鲁莽的与将军说了自己的疑惑,转而来寻爹爹帮助女儿查访的原因。而且,让女儿想到的更是当时我与魏姨娘同日生产,若当时是她那边的人趁我晕了过去,动了手脚,我现在更不能被她发现我起了疑惑,打草惊蛇,那孩子就危险了。所以,请爹爹你暗中派人查坊最好。”

“孩子啊,你做得对,你自小就聪明,思虑周全。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善良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唉!”

王大学士叹了口气,其实女儿成亲后,郑柏的心思全在女儿身上,并亲口在他面前许下诺言, 一生只有一妻,不娶平妻,不纳妾。

可是因为女儿觉得自己几年只生了国儿一个,又禁不住那两个姨娘绕过郑柏来求她,就自作主张的替郑柏纳了两房妾。才有了这后院之争,若是那女孩儿真是女儿亲生,女儿的后半辈子要在痛悔中度过了。

王夫人听老父亲叹气,知道他指的什么,想着那县主今天被逼得当场晕倒,被那大华国的太子抱走了,也不知道后面怎么样?现在会不会醒了?还是还在昏迷着?不禁泪又流下来了。

“慧儿,别哭,到前面去同你娘说说话,明天再回了将军府,回去后就同平常一样对待月儿,不要让任何人看出了端倪,万一那县主只是极像你,与将军府,与你没有关系,也不至于寒了月儿的心。懂吗?”

“知道了,谢爹爹的教诲,那女儿出去了。”王夫人出了书房,去寻自己的母亲去了。

王大学士看着女儿的背影,想了想,拍掌叫了一个人了出来。

“你去庆安府,现在就去,将神医县主小时候的事,全部打听回来,不要露了一点蛛丝蚂迹。”那人听了,消失在王大学士的书房,往庆安府去了。

皇宫中,贤妃的宫殿内,还是那太监,跪在地上向她禀报。

“娘娘,你所料不差,今天那王夫人见了那神医县主后起了疑心。今天她赴宴回将军府,没呆半晌,就出了府,去了她娘家大学士府,与王大学士在书房里说了许久的话,但因王大学士书房边有高手守着,我无法近身,所以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但那王夫人是红着眼出来的,而且,王大学士立即派了人出了京城,我因急着回来向娘娘汇报,不敢跟远,看他出了京城后,我就返回了。”

“很好,如若我猜测不错,他们应该是派人去查访那县主小时候的事了。你立即派人跟过去,打扰他们的视线,不要让他们查到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