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再次相拥,原谅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属下这就去办。”

“还有,派人去寻当年那接生的稳婆,那时吩咐她将孩子抱出去弄死,到底有没有弄死?”

“好,属下告退。”那太监模样的人消失在殿中。

贤妃坐在殿内却陷入了回忆,那年大年初一的夜晚,狂风暴雨,电闪雷呜,一切都按照她的谋划顺利进行,她的庶妹魏姨娘在得知王夫人肚痛发作后,立即服下了她早就准备好的催产药,平安的将孩子生了出来,趁王慧慧晕过去后,在她安排的高手协助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孩子换了,并连威胁带收买的封住了稳婆的嘴。

当时,她本计划将孩子互换就算了,但父亲怕这个孩子由庶妹魏姨娘抚养,也是在将军府里,在王慧慧身边,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怕孩子和王慧慧二人母子天性,夜长梦多生出是非来,她便让那稳婆将孩子带走了,让她走得远远的,再将孩子弄死。

现在想来,那时候因为自己也刚做母亲不久,心还是不够冷不够硬,不想对那无辜的小孩亲下重手,更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天气,让她心惊胆战,那晚,电闪雷鸣,狂风暴雨,让她觉得自己做了造孽的事,怕老天惩罚她,就没派了自己的人去杀了孩子,只听说稳婆的确抱走了,就没再追究。

如若是现在,她一定要亲眼见孩子死了才放心,就因一时心软,才导致了现在的担心和麻烦。

大华国使者居住的驿馆里,小青跟着皇埔冰进了驿馆,见到半躺在床上的唐黛,激动的跑过去,拉着她的手。

“小姐,看见你没事了,我这心才放到肚子里。你担心死我们了!”

“我没什么事,就是有些累了,傻丫头。”唐黛脸上勉强浮起了淡淡的笑。

“小姐,大公子,大少奶奶在家担心你呢。接下来你怎么安排?”

“当然要回去。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小姐,外面天已经黑了。”

“哦,那我现在就起来回去。师兄,我回去了,免得大哥大嫂着急。”唐黛对一旁坐着的皇埔影道。

“好,小妞,有些事你不要想得过多,车到山前必有路,知道吗?”皇埔影叮嘱唐黛一句。

“太子,谢谢你的出手相救,我这就告辞了。”唐黛又转过头看着立在那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不说的皇埔冰道。

“唐姑娘,我不会强留你,也不会强制你现在就喜欢上我,说跟我回大华,但是今天在皇宫里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我希望你回去后能认真考虑考虑我说的话,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而且,我在凤南国还有些时间,如若你想通了就来寻我,我带你回大华,立即大婚。我说到做到,没有一句虚妄之言。”

皇埔冰双眼紧盯着唐黛的面容,一字一句认真的再次的表达了自己的娶唐黛的心愿。

“谢太子对我的高看和欣赏,也谢太子的赤诚相待。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过上什么富贵荣华的日子,只想平平淡淡的一生,只是事到如今,我答应太子,我会好好考虑的。”如若这一生又是注定她情缘淡薄,她等不到那个她爱的和爱他的人,那就退而求其次选择一个爱她的人,也未尝不可!

她不想富贵荣华,但是现实却告诉她,她手上必须拥有权力,有强大的后盾,才能保证不会有人来欺负她和她的家人!她想要的,皇埔冰的确都可以给她。

“好,我会等你的。我派人护送你回去。”

“皇兄,不用另派他人,我护送师妹回去。”

皇埔影听着二人的对话,若有所思的看了唐黛一眼,他感觉到师妹经过这一次的打击,心态似乎在改变,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得避开皇兄与小妞聊聊。

皇埔冰没有拒绝,安排了一辆马车,由皇埔影和小青一起护送唐黛回唐府。

马车上。

“师妹,你可还记得在唐家村时我对你说过的话?虽然我与三皇兄是兄弟,但是你是我师妹,我还得劝了你,不要随意答应他什么,哪怕你现在心情不好,也不要动摇你心中的坚持。你若是嫁给他,不是担心他以后会对你不好,但是你的性格师兄了解,从来就是宠辱不惊,淡淡然然的,没有想要争什么,你若是嫁给他,你以后的日子会很累很辛苦。三皇兄的野心太大,他的目标不仅是大华国,你懂我的意思吗?”

皇埔影瞥了眼前面赶车的马夫,用了内功,传音入秘,只有唐黛一个人能听到。

“师兄,我……”唐黛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

“小妞,你什么都不用说,将我刚刚与你说的话好好的想想,师兄不愿你一辈子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不要冲动的做任何决定。”

唐黛朝师兄点了点头,表示她明白了。

车里陷入了沉默,小青听了皇埔影再次叫唐黛师妹,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大华国的小皇子竟然就是以前在小姐家住过一些时间的小仙僧,是小姐的师兄,那小仙僧是他易容的。

“小姐,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那,那个,凤世子恢复记忆了,他因为想起了以前的事,前面才着急来见你的,可是小姐你不愿意见他。”小青看着唐黛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他记起来了?他记起来了!快,车夫,去安王府!”唐黛一听,心下激动,大声吩咐前面的车夫。

“不对,我去找他干什么?他都已经接了赐婚的圣旨,我还去找他自取其辱。不去,不去,车夫,按原路回去。”唐黛想想又站立起来吩咐车夫。

“哎呀,小姐……坐下,你静静心,静静。既然决定去安王府,那就去,你与世子之间的误会一定要解除才行,免得你以后后悔。”小青知道小姐此时心绪乱了,将她拉着按下来坐着,替她做了回主。

“小妞,世子是个能托付终身的人!师兄与他早就认识,虽然一直是以小仙僧的面目与他交往,但是对他还是了解的。去吧,去安王府,师兄陪着你。”皇埔影见唐黛激动,手足无措,心中叹了口气,伸了手摸了摸她的头,出言抚慰她。

“师兄!”唐黛眼红了,伸手抱了皇埔影的手臂,头靠着他没再说不去安王府的话,任由马车静静的带着三人往安王府行去。

“小姐,我先去安王府通知凤世子,你坐马车在后面,慢慢来。”快到安王府时,小青跃出了马车,先去找凤容若了。

等唐黛的马车到安王府门前时,凤容若已经立在王府前等着唐黛。

“师妹,你下马车吧,我先回去了。”马车停在那,唐黛却久久未动,皇埔影催促了唐黛一句。

唐黛下了马车,皇埔影的马车没有做任何停留,立即返回大华国的驿馆。

而立在王府门前的凤容若,唐黛二人远远的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一动不动,二人此时的内心如惊涛骇浪,拍打心岸。又如别了一世,这一世又重新找回了彼此。

彼此就这样静静的凝视了许久,突然微风起,白影一闪,唐黛被人拥进了怀里,往无边的暗夜,纵身飞去。耳边的夜风呼啸,寒风吹打在脸上,唐黛习惯性的将头往凤容若的怀里靠了靠,凤容若感觉到了怀里小丫头的动作,嘴角勾起了一抹大大的弧度。

唐黛在凤容若的怀里回过神来,没有出语相问,他要带她去哪里?只犹豫了一晌,慢慢的伸出双手轻轻的拥上了凤容若的长腰,脸埋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上,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她终于等到了,等到他又记起了她!虽然这过程,很辛苦,很累。

不知道走了多久,凤容若带着她飞出了京城,在一处山谷前停下,伸手在山谷的大石上轻轻叩动了几下,大石向两边分去,原来是石门,凤容若拉着唐黛的手走进了山谷,石门复关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那里就是一颗天然的大石,不是山谷的入口。

进入小山谷后,唐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星星点点的烛火映照下,夜晚下的小山谷亮如白昼。小谷的位置,四面环山,国周是悬崖峭壁,且又是大谷中的小谷,位置极其隐秘。

在这寒冷的冬季,谷中却是一面百花盛开,青草荫荫,绿树葱葱,而另一面却是枫叶红得胜火,倒映在一汪清泉上,泉面上白色的雾气缭绕,潺潺的流水声远远的传来,偶尔夹杂着几声夜鸟和虫子的轻鸣。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这是哪里?”唐黛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凤容若,问他。

“黛黛,你跟我来,我不想任何人打扰到我们两个,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

凤容若牵着唐黛的手,缓缓的走下石阶,来到一片草地上,那里有个搭满了鲜花的秋千架,凤容若将唐黛抱到秋千架上坐着,两眼凝视着她。

“黛黛,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这次是我的不对,我伤到了你。你原谅我,好吗?我以后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再忘记你。”

“我……,可是,你已经接了赐婚的圣旨,我能怎么办?还有,不许你说不吉利的话,什么死不死的?!就算你不记得我,我也希望你活得好好的,过得幸福。”唐黛红着眼,伸了白晰的小手,捂住凤容若的嘴,不许他瞎说。

“黛黛,你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解决这个赐婚的事的,除了你,我不会娶了别人。任何人都不能让我做了这违心的事,就算是皇上,他也不能。”

“凤容若……这些时间,我好担心,好累,好害怕……”唐黛眼泪流了下来,谁能理解这些时间她的担心和害怕!

“黛黛,小丫头,我懂的,所以,我这里,很疼。”凤容若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处,告诉她。接着伸了长臂,将唐黛搂入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眼,她的脸,要将她的眼泪吸干。

良久,见小丫头不再拒绝他,停了哭泣,慢慢吻上了她的双唇,由轻柔至深重,辗转流连,热烈,缠绵,深情,霸道……快了,快了,小丫头很快就长大了,只有将娶回家中,他才能放心,杜绝那些窥视他家小丫头的人。

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也热烈的回应着,回应着他的热吻,回应着他的深情,如果可以,她愿意与他天荒地老,天地毁灭,海枯石烂,也不要分开!

凤容若感受到唐黛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离了她的双唇,放开她,久久凝视着怀里的小丫头,小丫头已经慢慢长开了,一身风华已现,小脸精致,眉眼清秀,却又带着三分妩媚,眉若远山,肤如凝脂,粉颊微红,如施粉黛,樱桃小嘴因为他,现在正饱满水润,有些微肿的噘起,似在向自己无声的撒着娇……看得凤容若眼眸深沉,又想再继续蹂躏它,霸占它的美好。

“凤容若,这是哪里?”听到远处的流水声,唐黛感觉这谷内甚是暖和,问凤容若。

“这里本来就是个无名的山谷,被我无意中发现后,我做了些改动和设置,就被我占为己有了。我尚未给它取名,平日里就叫它无名谷,你若是有兴趣,倒是可以给它取一个。”凤容若一张俊脸满是温暖的笑,又夹着一丝调皮,眼神宠溺的看着唐黛道。

“就叫无名谷吧,我觉得这名字就挺好,倒不用费了心再取别的名字,无论什么名字配这谷,都觉得俗气。”唐黛一双凤眼又在谷内扫了一圈后,回道。

“好,那就仍然叫无名谷。黛黛,走,前面有一块桃林,这季节,挂的果应已经成熟了,我带你摘桃去。”

“啊!真的?冬天还有桃啊?这里面咋这么暖和?奇怪。”唐黛有些诧异。

“不奇怪,你前面进来时远远望到那些冒着白色雾汽的泉水没?那是温泉。而且这小山谷,是谷中谷,不容易受到外面气候的影响。这里可是四季如春呢,等会摘了桃,吃桃后,你还可以在温泉内泡温泉呢。”

“太好了,太好了,快走,快走,我要吃桃,我要泡温泉。”已心无它挂的唐黛,又恢复了少女的心性,欢呼雀跃,拉着凤容若的手,近不及待的要去摘桃,洗澡。

“好嘞,走咯!摘桃去咯……”凤容若见小丫头极高兴,这里又没有第三人,也放开了自己的天性,任由唐黛温软的小手拉着他微凉的大手,跟在她的身后,在绿色的草地上奔跑,往桃林奔去。

“哇,好大的桃子啊,哇……凤容若,你看,你看,全是啊,又红又大,一定很甜,很好吃……啊,我口水要流出来了,今天我定要吃个饱!”

望着桃林中,桃树上,一树树又大又红的桃子,唐黛撒开了凤容若的手,朝桃树奔跑了过去,围着桃树打转,仰头挑她认为是最大最红的那颗。可是转了半天,也没挑出来,怎么感觉这桃都长得一个样啊!

“凤容若,这桃是有用模子套着长的不成,咋全长得是一个样,让我怎么挑嘛!”唐黛站在桃树底下,朝凤容若噘嘴,跺着脚,一脸的不乐。

“哈哈……你这是挑花眼了!还好,你当初挑我的时候没有像这样挑啊,要不然,我哭都来不及了。整天挑挑这个,再挑挑那个,说全长得一个样,让你咋挑嘛?我是哭,还是笑?”

凤容若看着唐黛皱着小脸,站在那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大笑了起来,嘴里逗着唐黛,缓步走到她的面前,宠爱的一把抱起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