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尴尬了,老铁!/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喏,你现在和这树一样高了,看得清楚了吧?挑一个你喜欢的。”

“咦,这样可以有,哈哈,我挑到了,……就这个,这个,这个……”唐黛坐在凤容若的肩头,高兴的看着横在她眼前的大桃,挑着,挑着,又挑花眼了!

凤容若听着唐黛嘴里在念着,这个,这个,这个……都没停歇,抽了抽嘴角,这还是挑不定呐?算了,帮她挑一个吧,要不然,等到天亮了,她,他,桃都吃不进嘴。

凤容若放下唐黛,轻身飞起,目光在树上横竖一扫,很快锁定目标,伸手,左右开弓,左右手各摘了一颗又大又红的桃下来。

“喏,你看,这不是挑到了?又大又红吧?”

凤容若伸了大掌,伸到唐黛面前,让她看。

“恩,这两个大,走,去洗桃去。”唐黛伸了双手,从凤容若掌上拿走了桃,迫不及待的走到小溪边,就着小溪清澈温暖的水,将两颗大桃洗干净,递给凤容若一只。

“哇,好甜,好香……”唐黛像只小仓鼠,两只爪抱着大桃咬了下去,顿时汁水四溅,桃的甜香味溢满了整个口腔,唐黛含着满嘴的桃大叫,接着又连续大啃了几口。

凤容若正优雅的咬下一块桃,细细品尝,眼光却看着小丫头贪吃,欢快的模样。看她实在是吃得香,也学了她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恩,这样吃,好像是更甜更香了!

唐黛眼角的余光瞥着凤容若也丢了他的优雅,大口的吃着,脸上现出一丝狡黠的笑。二人吃完,凤容若又去摘了两颗,等两颗大桃吃完,唐黛已是撑得肚皮滚圆,打着饱嗝,毫无形象的摸着肚子。嘴上还直嚷,太好吃了,太好吃了,明天她还得吃桃当饭。

吃完桃,二人又要去泡温泉,唐黛为难的瞅了瞅凤容若,又瞅了瞅满谷的蜡炬,这,她怎么好意思脱衣服泡澡嘛?

“这,这里,怎么泡嘛?”唐黛指了指露天的温泉,又指了指蜡炬,结结巴巴。

“恩?就这样泡!我俩一起泡,我离你远点,在那边泡,你在这泡,我不看你就是了。”凤容若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逗着害羞了的小丫头。

“不要……才不要。谁知道你偷不偷看?!你武功那么高,你要看了,我又遮不住你的眼。哼。”唐黛坚持不妥协。两人一起泡?要是,泡着,泡着,两人泡一块儿了,她今天可是要献身了。

外面圣旨的事还没解决,她再相信凤容若,可也不能干了蠢事。万一到时自己一时糊涂,献了身,可是要得不偿失,后悔莫及了。

“真不跟我一起泡?”

凤容若继续坏笑,逗着一脸纠结的小丫头,他不过是逗她而已,他哪里舍得现在就对她动手动脚,委屈她,他可是要等着她长大,明媒正娶,再和她共享洞房花烛夜,人生这一大乐事。

“真不一起!”唐黛对着凤容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对着他龇牙,露出一嘴大白牙。当她傻呀!

“好,不一起也行,那我先泡,你别走,替我看着衣服,别让人拿跑了。”凤容若继续深诱。

“你先洗可以,但是我可不在这替你看衣服,你说了,这里就我两人,谁拿你的衣服?”唐黛不上当,当我傻呀?!引诱我犯罪。

“哈哈……那我先下去洗了,你转身,不许偷看。”凤容若哈哈大笑,不再逗唐黛,张了修长的十指,就开始脱衣了。

“呀……你咋不说声,让我先转了背啊,你个黑心鬼。”唐黛一瞅,脱衣服了,忙捂了双眼,大叫着转了身。

“哈哈……我不是说了,是你要看呐!”凤容若大乐,脱下衣袍,下了水。唐黛听着水声在背后想起,知道凤容若已经下了温泉。

“你好了没?我可以转身了没?”唐黛背对着凤空若大声问他。已经在温泉内坐下的凤容若,则挑了挑眉。

“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啊!你不是还没好吗?呀……凤容若,你变得越来越坏了……”

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话,真转了身,结果一看,凤容若的上半个身子在水外,正背对着她,精壮的腰身,宽宽的肩膀,皮肤呈健康的铜色,皮肤上的水滴,如晶莹的露珠,往泉水里滚落下来,整个让她一览无余。看得她是脸红心跳,大叫一声,又用手捂了脸。

“哈哈……我哪知道我的小丫头转身转得如此之快啊?可比平时的动作灵活了许多!我都来不及躲藏呐。”凤容若高声大笑戏谑唐黛。

他不笑还好,他一笑,唐黛恼羞成怒了,知道是凤容若在故意逗她,现代的本性被笑出来了,nnd,姐好歹是新社会新时代的新女性,还怕你这老古董,小鲜肉!今天,姐不让你求饶不罢休,哼!

“凤容若,你个大坏蛋,我今天不收拾了你,我不姓唐,我跟你姓!”唐黛嘴里嚷嚷着,脚上“咚咚”的朝凤容若那边跑去。

“等你嫁我了,肯定不姓唐,必须跟我姓啊!”

唐黛一听,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还真是!古代的女子嫁了人就是跟夫家姓,我去。

唐黛跑到凤容若身前,他已经坐入水里了,只余脑袋露在外面。唐黛双手叉腰,斜眼瞅着他。

“你说,你使坏,我要怎么罚了你,才能让我自己出了口气!”

“你自己想!你想我罚我,还得我给你出了主意啊?!没门。”

唐黛抽了抽嘴角,蹲在泉边,用双手捧了水,往凤容若脸上泼了去,只是人小手也小,等水飞到凤容若那,已经不剩几滴了,又逗得凤容若一阵大笑。

唐黛趁凤容若正笑得欢,挥掌凝气,拍水向凤容容,水练正好全部进入了凤容若因为笑张大的嘴里。

“呜呜……你个坏丫头,居然敢跟我来阴的!”凤容若好不容易吐出了自己的洗澡水,张嘴骂唐黛。

岸上的唐黛见自己得逞了,站在那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凤容若哪里服输,也动了武,将泉里的水朝唐黛泼洒而来。

没有意料到凤容若报复的唐黛,顿时淋得停了笑,拿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再看看一身湿的自己,傻眼了。她,可没衣服换啊!

“凤容若!”唐黛一声狮子吼,像风一样卷到凤容若的背后,也不管他是不是赤着身子,抱着他的头,一个千斤顶坠进了水里。“噗通”一声,无防备的凤容若随着唐黛的力量,二人扎进了温暖的泉水里。

反应过来的凤容若,看着满身湿漉漉躺倒在水里的唐黛,轮到他傻眼了,自己裸着身,抱她不是,不抱也不是。脑中不由浮现起她第一次发疯咬他的情景,还真是彪悍!凤容若眼角抽搐,她在他面前柔情久了,他都忘记了她那彪悍的本性了。

“咳……咳……凤容若,你想呛死我啊?明明看见我扎进水里了,也不抱我起来。咳……咳……”唐黛挣扎着从水里坐了起来,呛了一口水,咳嗽着责怪凤容若。

“我,我不敢……不敢扶你!”凤容若脸红了,眼光慌乱的瞥了眼唐黛湿了的衣服,小丫头已经发育了,衣服裹在身上,胸前鼓鼓的,完全是引人犯罪。

她自己还一点自觉都没有,坐在水里咳着,喘着粗气,胸随着她的动作起伏,凤容若感觉自己的身体又起了变化,坐在那更不敢动一动了,早知道这样,他就不逗她了,或者自己多穿点衣服,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了。

“恩?为啥不敢扶我?”唐黛傻傻的问了句,然后的然后,看见凤容若短暂的瞥到她胸前的眼光,又急转开,才明白了,脸哄一下红到了脖子。

“那,你……你先起来,穿衣服,我不看你。我衣服脱了,你帮我烘一烘,用你的内力帮我把衣服烘干。”唐黛再不敢继续抽风了,结结巴巴的道。

“好,你转过身去。”凤容若点了点头,虽然谷里温暖,可是小丫头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还是会受凉的。

凤容若出了泉水,迅速的烘干了自己身上的水份,将衣服穿好。唐黛也将身上湿的的衣服全部脱下,放在岸边,自己则沉入水底,只露了个小脑袋在外面。

“你慢慢泡着,不着急,这温泉泡了对身子好,以后有时间我都带了你来。我去将你的衣服烘干。”

“哦,知道了。你去吧。”唐黛朝凤容若点了点小脑袋。

凤容若微笑的看着小丫头躲在水里,就不打扰她享受温泉,拿了她的湿衣服,到一边有岩石的地方,将衣服放在岩石上,动了内力,慢慢将唐黛的衣服烘干,只是烘到那粉红的绣着小碎花的小肚兜,随着他手里发出的功力渐干,还散发着女孩儿特有的馨香时,还是禁不住红了脸。

衣服烘干了,凤容若在岩石上坐下,帮唐黛将衣服叠好,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准备等会再送过去,让丫头多泡一会。

坐在温泉中的唐黛,眯着眼享受着温热的泉水浸泡着每一寸肌肤,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只是泡着,泡着,她却睡着了。这些时间,她太累了,前面又吃了桃,饱着肚,最容易睡觉。

睡着了,又做梦了。

梦里的她,不是她自己,而是一朵金莲,听着晨钟暮鼓,吸取日月精华,迎风长大,模糊中,经常有一个小童子来看她,夸赞她长得好。于是,日日夜夜,她都盼着他来,他果真也来了,就像是两人有心约好的一样。

只是画面一变,她又变成了那个穿着暴露的青楼女子,她的面前还是那个男子,他陪她弹曲,喝茶,欢笑……甚至在他的身下承欢。可是好景不长,他被他的家人带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梦里出现了第一次做梦的场景,他死了!他,无生无息的躺在床上,有一个女子,应是他的母亲,在大声责怪她,说是她害死了那个公子,说她有罪。

“救命啊!救命啊!别杀我,别杀我……”泉水中的唐黛因为又做了噩梦,大声惊叫了起来。

而在另一处的凤容若,俊目望着山谷的远处,正在思考着什么,听到唐黛的惊呼声,思绪断了,只有一个念头,丫头又遇到刺杀了!飞身而起,往唐黛那飞掠过去,眼里瞥到唐黛的身影,什么也不管,将她从水里捞起,抱入怀里。

离开了温暖的泉水,唐黛顿时感觉到了凉意,清醒了过来。睁开双眼,蒙逼的看着凤容若,脑子里还在想着刚刚的梦,傻傻的任由凤容若抱着她,忘记自己是脱了衣服在泡温泉了。

凤容若同样也没有想起唐黛此刻是赤着身子的,拿一双眼紧张的看着唐黛,问询她。

“丫头,你怎么啦?又有人刺杀你?这谷里甚是隐秘,除了楚陌和我,可没第三个人知道。你是不是又看花眼了?”

“我……我没说人家刺杀我啊,我只是睡着了,做了个噩梦,吓醒了。然后,你就来了。”唐黛不好意思呐呐道。她又吓人了!

“你睡着了?你在泡温泉,泡睡着了?啊……你是……”赤着身子的!

此时已完全醒过神来的凤容若,已经感觉到了手中唐黛柔软滑腻的肌肤,一声惊叫,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又瞥到了唐黛身前的两团柔软,就像两只小白兔般的可爱,手一软,差点将唐黛扔回了水里。

“啊!我没穿衣服,快快放我下来!我要去泉水里,啊,啊……你把眼睛闭起来,闭起来。”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唐黛身上的肌肤也感受到了凤容若身上温暖,连续惊叫数声,小手胡乱的在凤容若的身上拍打着。

“我放……我就放,就放……你别叫,别叫。”

凤容若手脚僵硬,闭着眼,出了一头汗,凭着感觉将唐黛放进了泉水里,然后又僵硬的转了身,将岩石上的衣服拿来放到岸边,再接着僵硬的转了身,回到了岩石那,只是鼻子里一股热流滴落下来,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回了泉水中的唐黛,在温泉里又呆了半晌,才定了神,抖抖索索的弄干了身上的水,再将已经烘干的衣服穿上。站在岸边,恨不得掩面而泣,今天全给那登徒子看光了,还不能怪他,呜,呜,好丢脸……这脸真是丢大发了,丢到她娘的姥姥家去了!

唐黛站在那磨磨蹭蹭的不敢去找凤容若,凤容若更是不敢来找唐黛,坐在那蹙着俊眉看着手上的,还有白袍上染的鼻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让小丫头看见了,准得又要骂他大坏蛋,大流氓。他真不是故意要看那一眼的,只是习惯性,不自觉的瞥了眼,他怎么能想到,他就看到了不该看的,还该死的流了鼻血!今夜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凤,凤容若……这桃也吃过了,温泉也泡过了。我们今天是,是回去?还是留在这啊?”唐黛终于用龟速移到了凤容若的身后,不敢正面瞧他,问他。

“太晚了,不回去了,我们在这睡。”凤容若听唐黛主动来问他了,忙平息了心中的躁动,依然背对唐黛,回她。

“那……那,在哪睡呢?”

唐黛嘴上问着,心中则在哀嚎,还要一起睡?那她今天太危险了,她怕她将他扑倒啊!呜,呜……太让人难堪了,她都被他看光了,不给他扑了,实在对不住自己啊。

“走吧!我带你去。你累了吧?”凤容若站起,强制自己冷静,不动声色的拉了唐黛的手,要带她去休息的地方。

“血!凤容若,你流血了?你哪里受伤了?”

凤容若一转身,唐黛就看到了他的白袍上,有几滴醒目鲜红的血渍,忘记了心里的害羞,紧张的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