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我想收她做义女/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你鼻下也有血!你流鼻血了?外衣脱了,我帮你去洗,时间久了,不好洗下来。你鼻子上的你自己去洗一洗。”

凤容若还未回答,唐黛一抬头,发现是鼻血,神经有些大条的她,也没往深里想凤容若为什么流鼻血了,催他赶紧去洗了。凤容若见唐黛没有发现这里面的原因,心下松了一口气,免了尴尬。

忙脱了外袍递给唐黛,自己则去洗了鼻子和手上的血,唐黛蹲在溪水边,搓了半天,才将白衣上的血渍勉强洗干净,再将衣裳还给了凤容若。

凤容若将自己的衣服烘干,穿上。又牵了唐黛的手,往一处洞穴走去。走进里面,却是别有洞天,里面有小院,房间,摆设,流水,草木……凤容若带着唐黛一一逛过去。

“凤容若,这里面还有厨房啊?咦,厨房内有蔬菜,有米……我明天我给你做饭吃。”唐黛伸头瞅了瞅厨房道。

“好啊,好久没有吃你亲手做的饭菜了。只是,今天已经晚了,我们还是早点睡。”

“哦……可是凤容若,我有些奇怪,为什么我们来这前,这里的蜡炬都是亮着的?而且那么多,这洞外洞内都是,一个人去点燃得弄到什么时候啊?”

唐黛瞅了瞅洞内同样是烛火通明,觉得有些奇怪。

“呵……我们到之前,楚陌已经来过了,烛火是他燃着的,包括厨房内的东西也是他准备的。因为我偶尔要过来住一住。至于那烛火,是设置了机关的,不用费力一根根的去点燃。”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呢。恩?那你自己下厨做饭弄给自己吃?”唐黛有些惊讶,他一个世子会下厨房。

“不是,我能做点,但做不好。是楚陌做,但是他做得也很难吃,呵……”凤容若想起二人学做饭,差点烧了厨房,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

“我能想像,还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黑暗料理?!你竟然也敢凑和着吃。”

“哈哈……以后不是有你嘛,以后我只要来这,就带着你,你做给我吃。”

凤容若一听,哈哈大笑起来,黑暗料理这词他懂,黛黛以前向他解释过。只是楚陌要知道黛黛对他做的饭是这评价,得伤了心咯。

“好,我明天就做给你吃。”

“走吧,到房间了,我们睡觉去。”凤容若推开了一间房间,里面设置简洁大方,但不简陋,床,桌,椅,榻……该有的都有。

“好嘞。”唐黛趴到床上,抱着软软的被子,好舒服啊,她是困了,想睡觉了。

“恩?我俩睡一个房间吗?”唐黛从软软的被子里,抬起头,眨着一双清澈的凤眼瞅着凤容若。

“对啊,这里就两间睡房,一间我的,一间楚陌的。别想得多,我就抱着你睡。上床,睡了。”凤容若戏谑了句,伸手将被子从唐黛身下拉起,铺了。

唐黛乖乖的爬上了床,躺下,凤容若也合衣上了床,像以前那样搂着唐黛,拉了被子将二人盖上,闭了一双俊目,闭眼睡觉。

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睁眼瞅了瞅他,见他睡了,也安心的眯了眼,闻着熟悉的梅花香,不久,就传了来轻微的呼吸声,也睡着了。听到唐黛均匀的呼吸声,凤容若嘴角勾了勾,多久了?!他终于又抱到她的小丫头睡觉了。

二人就这样在谷里,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话说,山中无岁月,一转眼,三天就过去了,在唐黛觉得还没吃够这里面的大桃时,楚陌来了。

“世子,我们查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楚陌对着正在秋千架旁,用力推着唐黛荡秋千的凤容若道。

“是……”楚陌看了看坐在秋千上一脸笑容的唐黛不知道该不该说。看了楚陌的眼神,凤容若明白了。

“你等一下再来禀报,我先跟黛黛将这事说一说。”凤容若伸手将唐黛抱了下来,牵着她去了温泉边的大石上坐下。

“黛黛,那天我与你说,会解决了这个赐婚之事。解决这个事有两种途径,一种呢,就是在我去河间府前,我皇伯答应了我一件事,就是我可以向他任意提一个条件,只要他能做到,他都会做。我准备动用他这个许诺,将婚退了。第二种呢,这个事有关到你的秘密,你不是你唐家村父母亲生的,父母另有其人。又因为你与护国将军府的的王夫人长得极像,我与我表弟欧阳清都怀疑你是护国将军府的血脉。所以,若是证实了你这身份,那么我也就不需退婚,那时还是你嫁了我。但这第二种,因为涉及到你的秘密,你的身世,我得让你知道,我在查这事,如若,你不愿意我这样做,我就立即停下这查探。”

“自我的本心来说,我是不欲再寻找亲生爹娘,因为现在我的家人对我都很好,他们很疼我。但是,如若这里面的确是有阴谋,是有人阴谋的霸占了我的身份,霸占了属于我的一切,甚至现在还要来同我抢你,我则是不会忍让的,这不是我的性格。我可以不欺负别人,但是别人想欺负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说,你同意我的做法。”

“恩,我同意。等查到了真相,如若我与护国将军府有关,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还有,我那是有物证的,就是那件襁褓。”唐黛眼里冷光闪过,如若原主真与护国将军府有关,而且还是被人害得被丢弃到了路边,才被便宜爹爹救起,现在她占了她的身体,她有义务为她讨回属于她的一切,还她公道。

“好!有了物证,人证就好办了。那叫楚陌过来,问他查到了什么。”凤容若将手放在嘴里,吹了一个哨音,几息后,楚陌就来到二人面前。

“楚陌,将你查到的事说一说。”

“禀报世子,我们的人跟着王夫人去了大学士府,而且我们发现还有一拨人也在跟踪她。当时王夫人跟着王大学士去了书房,二人秘谈了许久,因为书房边有高手相护,我们与那拨人都未听清他们二人谈了什么,只是随后王大学士就派人出了京城,我们的人一个跟了上去,刚刚发了消息说,王大学士的人去的方向是庆安府,我猜测应该是王夫人在国宴上见到了唐姑娘,起了疑心,回家求助自己的爹爹派人去查唐姑娘的事。唐风唐大人在京中任职,王大学士不难知道唐姑娘的家乡在哪。”

“恩,如此一来,王夫人和王大学士的态度更能证明了我们对黛黛身份的猜测。只是,另一拨人呢?他们是谁?”凤容若点了点头道。

“另一拨是宫中的人,当时那人也跟着到了城门处,后又折回进了宫,没多久出了宫后,就派人出了京城,也是去庆安府的方向。另外,还派人去了京城郊外,在寻找什么人,听他们的问话,是在寻找一个老婆子,当年做过稳婆的,应该就是当年替王夫人和魏姨娘接生的稳婆。我们的人一直在盯着他们,准备等他们找到了人,就强抢过来。”

“好,很好!狐狸很快就要露出尾巴了。楚陌,回去奖赏兄弟们,这次的事办得很漂亮,都有赏。还有,一定不要让他们将他们寻的人带进了宫,我估计这稳婆应是唯一的人证。”

“属下明白,那我先走了。世子,你也该回去了,呆久了,免得王爷,王妃挂念你。唐风大人,已经派了小青来问了几次,问唐姑娘什么时候能回去,在家急着呢。”

“恩,我这就同她一起回去,你先去办你的事吧。”凤容若点头。

唐黛也担心大哥,大嫂在家里急,也说马上就回了。只是想着大桃子,就同凤若容商量能不能摘些带回去吃,凤容若笑她是小馋猫,现在不带,他会安排了,摘了给他送到唐府去。唐黛一听,只好噘着嘴同意了。

二人回京城后,在京城外坐上了楚陌安排的马车,凤容若先将唐黛送回了唐府,自己才回了安王府。

唐风,宁未雨,小青见到安然无恙回来的唐黛,挂念着的心才放下来,那天,唐风,宁未雨就听了小青回来说,凤世子将妹妹带走了。所以,三人现在都保持了一致,没有问她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妹妹长大了,她有自己的事,他们只要她安全,其它的不多过问。宁未雨只是心疼的让厨房给唐黛做了好吃的,并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哪儿都不要去,其他的事也不要多想。

唐黛也果然听了宁未雨的话,就呆在家吃了睡,睡了吃,准备等大哥年终沐休了,一块回唐家村过年去。至于赐婚圣旨和她身世的事,就让凤容若去操心。

第二天一早,唐黛刚起了床,宁未雨跑来说家中的院子里这时候竟然出现了好几大筐的桃子,而且那桃又大又红,像极了仙桃,不似凡尘之物。唐黛听了宁未雨的形容,咧着嘴笑开了,还仙桃呢?她都吃了几天,咋没见自己成了仙呐。

唐黛见桃摘得还挺多,就让人给公主府欧阳清送了些,想着凤容若肯定不知道给王府留些,又让人给安王妃送了一些去,唐风带了些给同僚吃,余下的就留在家里吃。看着这大桃,唐黛想做桃罐头了,她穿越到这时空里,不知果冻是啥味,也不知道水果罐头是啥味。

说干就干,唐黛带着宁未雨,小青,还有家里的下人,将家里的桃全削了皮,去了核切成块备用,又去外面买了bin糖,砂糖,小罐子回来,将桃和着糖煮熟,放冷了后,装到罐子里,再将罐子密封,放在外面院中冷藏,现在的天气,不怕坏,正好做这罐头。

安王府的安王妃接到唐黛的大桃后,笑得眯了眼,收干女儿的念头又起了,想着儿子对唐姑娘比她更熟悉,决定让儿子先去探探唐姑娘的口风,看她愿不愿意,免得小姑娘不愿意,她一说,强认了就不好了。

凤容若正在书房里听着楚陌汇报近期查将军府事情的进展,听了下人的禀报,就让下人回去告诉母妃,他等会就去。

“楚陌,你是说那稳婆的身份,应该不是很简单,那些人查了很久,都没找到她?”

“是的,世子。我们的人听了他们人的议论,意思是说,那稳婆离开当时住的县郊很久了,听她的邻居说,她自从那次去了将军府接生后,就没再回去过。世子,你猜想,如果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稳婆,她哪里有那么大气魄?在大年初一,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夜里,连夜抱着孩子离开,而且家里所有的家产都不要了。那稳婆,平日里就是孤身一人,靠着接生过日子,因为接生有经验,出了名,才会被王夫人寻到,去给她接生。”

“对,当时将军府的两个孩子出生是在同一天,一个安然成长,一个夭折,这事不难查,欧阳清已早就查到了。现在,这事已经是慢慢有眉目了,当时的事,这稳婆肯定参与其中,而且另外一个夭折的孩子就是她抱走处理的,当然是真夭折,还是活着的,我们现在也能猜想个大概了。”凤容若点了点头,很是赞同楚陌的猜测推断。

“世子,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那帮人熟悉那稳婆都无法找到,我们对她一无所知,更是难寻了。”

“真找不到,也不必找了,定是当年稳婆带着那女孩儿远走,出了问题,现在那稳婆是死是活都难说。但得麻烦了黛黛现在的家人,这是她不想的,也是我不想的,是最后一步不得而为之的一着棋了。”

“世子你是说让李夫人上京城做证?”

“是的,她只是间接的证人。还有那件黛黛小时候穿的襁褓,也是间接的物证。但都不是直接的证据,只要将军府看到了襁褓,并同意与黛黛滴血认亲,也是可以的。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都不想走这一步。”

“那我们现在再派人去寻那稳婆,不仅只盯着他们走?”

“好,可以,一部分人另查,一部分人继续盯着,我要去母妃那了。”凤容若起了身,往安王妃院中走去。

凤容若脚刚踏进安王妃的院子,听了下人禀报的安王妃就迎了出来。

“哎,母妃,你小心点些,走慢点,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在屋里都等不住孩儿自己走进去了。”凤容若看着飞身出来的安王妃着急道,生怕她摔着了。

“臭小子,你母妃我当然有着急的事,才会找你啊,走,走,进屋,我与你说。”安王妃拉起凤容若的手,拖着他进了屋。

“好了,坐下,有什么,你现在慢慢跟我说,我又不会跑了,真是的。”凤容若按着安王妃的肩,将她按在榻上坐了,吁了口气,母妃这急性子,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若儿,你跟唐姑娘现在是不是很熟悉了?”

“恩,很熟悉。怎么了?”

“母妃我一见她就喜欢得紧,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收她为义女,以后她就是我安王府的郡主。但是,我又怕吓着她了,所以找了你来,准备让你去探探她的口风。你觉得我的主意怎么样?帮不帮母妃?”

“我觉得不怎么样!”凤容若听了,眼角抽搐,他可不想做黛黛的哥哥!

“咦?臭小子,母妃难得求你一件事,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叫不怎么样?你倒是说说,我收她做义女,对她,对安王府有什么不好的?!我就觉得挺好。”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晚的第二更要到晚上十点左右更新了!这过年拜年拜得水莲愁死了,唉,哭唧唧……请小仙女们原谅,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